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三十章密旨(1)

[更新時間]2015年04月01日 01:36 [字數] 34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時間已經過去小半個時辰,司馬怒的所有兒孫都已經被陰雪歌擊倒重傷。

上六品修為的司馬怒親自上陣,和陰雪歌鏖戰半刻鐘,藉助層出不窮的神通秘術,硬生生和陰雪歌打了個平手。

校場的地面已經裂開了無數裂口,校場邊緣的防禦禁制更是被衝破了許多,化身為一團烈火、一團雷光的陰雪歌和司馬怒在校場內接連暴力對轟,狂暴的法力波動從破損的禁制處衝出去,炸飛了數以千計的士卒和城內居民。

又一次猛烈的對轟,陰雪歌放出的三百六十枚火雷和司馬怒的上百團雷火同時湮滅后,兩人同時落在地上,隔著整個校場遙遙相對,沉沉的喘息著。

司馬怒身上多了一件鎧甲,此刻鎧甲已經被燒得通紅,高溫灼燒著司馬怒的皮肉,隱隱有一絲烤肉香氣飄散出來。而陰雪歌的上半身衣衫已經化為灰燼,胸前有兩處雷火灼燒后留下的傷痕,破損的皮肉上還有一絲絲電光縈繞。

陰雪歌看著司馬怒,周身烈焰熊熊,迅速抽取四周天地靈氣補充消耗。

司馬怒修鍊的是正統的道門雷法,以至聖法門奇異的鍛體功法為輔,兩者相輔相成,讓司馬怒擁有可怕的戰鬥力。無論近身肉搏還是神通鬥法,他的殺傷力都極其驚人。

半刻鐘的鏖戰,只能算是熱身,以陰雪歌和司馬怒的實力,現在的一點小傷根本算不得什麼。

深吸了一口氣,陰雪歌傲然指著司馬怒冷笑著:「司馬怒,脫了身上的甲胄罷?你不怕被活活烤成肉餅么?或者說,沒有這套鎧甲,你就沒有信心和我對敵?」

這是心理攻勢,陰雪歌直指司馬怒身上被燒得通紅的鎧甲。

司馬怒冷哼一聲,他不以為然的雙手在胸甲上一陣亂拍,流水一樣的電光繞著鎧甲旋轉了幾圈,燒紅的甲胄就恢復了正常。他冷眼看著陰雪歌,雙眉一挑,一股強勁的氣息就向陰雪歌壓迫了過來。

氣息如山,呼嘯湧來。陰雪歌長嘯一聲,頭頂一道火光衝起來數百丈高,他的氣息猶如火山爆發一樣硬生生頂了上去,兩人的氣機交纏劇烈的相互摩擦撞擊,空氣中頓時發出恐怖的爆鳴聲,火光、雷光不斷的迸射出來,刺得人眼睛生痛。

陰雪歌向前狠狠踏了一步,更加狂暴的氣勢向前一頂,沉重如山的壓力轟然坍塌,他只覺渾身一陣輕鬆,周身的火焰更加熾熱難當。他指著司馬怒,冷聲笑著:「今天,木濤衛註定成為我囊中之物。司馬怒,你的修為比我略高一等,也不過如此。」

司馬怒冷厲的看著陰雪歌,他怒笑幾聲,慢慢的從袖子里拔出了一柄造型奇特的三棱錘。紫色電流從鎚頭上噴涌而出,『啪啪』有聲的向著四周亂打亂射。

校場頓時被紫色的強光籠罩,除了陰雪歌身上的紫色火光,更多的就是這柄三棱錘散發出的紫色電光。空氣中充滿了細微的電流,陰雪歌只覺皮膚一陣刺痛,稍微一動身體,頭髮和眉毛上就迸射出了強烈的電火花。

「好寶貝啊!真的是好寶貝。這,不是我聖族之物吧?」

陰雪歌瞪大了眼睛看著這柄雷錘,這分明是聖靈界道門仙人的煉器手法,和至聖法門通行的煉器手段完全不是一碼事。雷錘的氣息極其可怕,好似一條怒龍在咆哮怒吼,散發出的威壓讓陰雪歌都有點立足不穩,體內法力都快要凝固了。

這是一柄巔峰金仙器,威力強大的巔峰金仙器!

「三萬年前,於朱雀域極南荒原之地,百萬聖族大軍絞殺域外天魔,天魔的首領,就留下了這麼一柄寶貝。」司馬怒無比懷念的撫摸著雷錘,輕聲冷笑著:「我木濤衛司馬一脈,世代修鍊的是土系功法。唯有我司馬怒,得了這寶貝和一顆雷霆內丹,故而修鍊了雷霆功法。」

陰雪歌看著雷錘,有點不解的搖了搖頭:「三萬年前?你的實力肯定沒現在這麼強。以你木濤衛的地位、實力,你能得到這寶貝?」

司馬怒冷眼看著陰雪歌,夾Γ骸耙暈夷咎撾賴氖盜Γ這寶貝自然沒我的份。但是那一場大戰,百萬聖族大軍死傷殆盡,我是唯一的生還者,所以這寶貝就歸了我!除了我,就連我的兒孫,都不知道我有如此奇遇。」

司馬白熊、司馬白駒等人同時呻吟了一聲,自己父親居然還隱藏了如此秘密,這麼多年來他們這些做兒子的居然一點都不知道,這讓他們心裡很是糾結。

司馬怒舉起了雷錘,遙遙向陰雪歌指了指:「今日,我就用這至寶,破了小娃娃你不該有的野心。」

狂笑一聲,司馬怒手中雷錘化為一團刺目的紫色太陽,帶著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向陰雪歌砸了下來。陰雪歌一言不發的迎頭向那雷錘沖了上去,烈火蓮台化為一團紫色火光擋住了雷錘,十方超度全力向司馬怒當頭一擊。

烈火蓮台擋住了雷錘,任憑他瘋狂衝撞始終無法破開蓮台的防禦。

司馬怒的修為比陰雪歌高了一等,但是也強不了太多,上六品亞聖,也依舊是真仙境的實力,根本無法發揮出巔峰金仙器應有的威力。雷錘每一次撞擊,都震得陰雪歌五臟六腑一陣翻滾,但是所有的殺傷也僅此而已。

十方超度轟然落下,司馬怒急忙祭起了一面厚重的牆盾。方圓三丈厚達三尺的牆盾擋在了十方超度面前,陰雪歌咬破舌尖,一道血箭射在十方超度上,頓時有曼妙的仙音從十方超度內冉冉飄出。

十方超度的表面同時浮現了無數大大小小的蓮花虛影,各色仙光、佛光、霞光瑞氣纏繞著十方超度,讓他充滿了神聖威嚴不可侵犯的氣度。陰雪歌手持十方超度,全力一擊砸在了牆盾上,厚重的牆盾轟鳴一聲當場炸開,十方超度緊接著落在了司馬怒的鎧甲上。

司馬怒痛呼一聲,他身上甲胄粉碎,胸前大片肌肉被砸得粉碎。他急速向後倒退,手中多了一張黑漆漆散發出無限寒氣的大網,化為一片黑雲向陰雪歌籠罩了過來。

十方超度霞光縈繞,擋住了那一片黑雲,陰雪歌袖子里幾條極細的白光一閃而逝,從萬兵樓內得來的一套金仙器『萬毒白眉針』已經激射而出,深深沒入了司馬怒的面孔。

長有一尺二寸,比牛毛還要細十倍不止的萬毒白眉針鋒利無比,飛行無聲無息,更兼鋒利無比。司馬怒慘嚎一聲,兩隻眼睛被長針穿透,長針直接沒入了他的腦子裡,針上劇毒即刻爆發。

萬兵門作為聖靈界鼎鼎有名的煉器宗門,出產的金仙器品質極佳。萬毒白眉針上的劇毒,真正是聖靈界一萬種絕毒之物混合而成,毒性猛烈無比,除開某些罕見的天地奇珍,幾乎無藥可救。

司馬怒仰天悲鳴一聲,他的身體突然僵硬,沉甸甸的一頭栽倒在地,很快就沒有了半點兒氣息。

陰雪歌手一招,萬毒白眉針無聲無息飛回袖子里。他將十方超度收起,一掌抓住了雷錘,將烈焰蓮台納入眉心收拾妥當,這才轉過身,向目瞪口呆說不出話來的司馬白熊等人傲然一笑。

「依仗法寶之力,勝之不武。但是不管怎樣,我勝了。哪怕是藉助法寶的威力,這也是我的底蘊,這也是我的機緣。現在,木濤衛是我的了1

他走到司馬怒身邊,將他腰間掛著的衛守令牌一把扯了下來。

他舉起黑漆漆沉重異常的衛守令牌,向校場四周的士卒以及城內貴民家族晃了晃:「按照聖族的規矩,我一人挑戰木濤衛司馬怒全家精英,僥倖獲勝,現在,我就是新的木濤衛守,誰敢不服?」

校場邊的士卒們相互看了看,不知所措的紛紛喧嘩起來。他們的統軍將領和軍官同樣茫然的看著司馬白熊等人,聖族雖然有所謂『祖先的問候』這種殘酷的更新換代的規矩,他們也只是偶爾聽聞相關的消息。真正輪到木濤衛自己頭上,這些從小到大就在木濤衛接受訓練,跟著司馬怒一家子征戰廝殺的將士,依舊不願意服從陰雪歌的命令。

司馬白熊、司馬白駒以及另外幾個兄弟同時上前一步,他們緊握兵器,大有群起而攻,將陰雪歌亂刀斬殺的衝動。但是他們面孔抽搐,臉色也青白變幻不定,身體更是僵硬無比,顯然還沒有下定決心。

看著心神失守的司馬白熊等人,陰雪歌冷笑一聲,高高舉起了衛守令牌大吼了一聲:「不遵聖族規矩,你們是想要挑戰整個聖族么?」

司馬白熊強壓怒火,語氣艱澀的掙扎著:「你,若真是我司馬氏族人,你當……你當……報出姓名來。」

司馬白駒則是在一旁放聲叫囂:「小子,你還不算戰敗了我們全部人。除開我們兄弟,我們還有好幾個兄弟實力遠比我們強大,他們正領軍在外例行巡邏,我們這就發警訊,讓他們趕回來。」

陰雪歌臉色一寒,異常不快的呵斥起來:「這麼說,你們是準備不要臉了?也好,我也沒準備你們能乖乖聽話。」想知道《三界血歌》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zhongwenwang」,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read2002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