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武俠仙俠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九章祖先的問候(2)

三界血歌

第二百二十九章祖先的問候(2)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31日 16:12 [字數] 37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深吸了一口氣,司馬怒回頭看了看身後的兒孫們,再次鄭重的看了陰雪歌一眼。

「當然是,活爭……」

司馬怒神色複雜的看著陰雪歌,然後迅速變得冷漠無情,雙眸也充滿了殺氣:「等你輸了,老夫也不會殺你,老夫只會砍下你的四肢,削了你的五官,將你送回你家老祖面前。」

陰雪歌笑了笑,向那身穿麒麟軟甲的青年勾了勾手指。

那青年大步上前,一步跨過十幾丈距離,幾個大步就衝到了陰雪歌面前,劈面就是一拳砸了下來。一團厚重的土氣包裹著他的拳頭,這一拳就好像流星天降,帶著一股沉重異常的壓迫感。

「司馬雄鷹,特來戰你1

青年大吼聲中,陰雪歌長嘯一聲,每一個毛孔內都有紫色的火光噴出,他迅速變成了一個紫色的火人,頭頂更有三朵紫色蓮花盤旋飛舞。粘稠的紫色火焰散發出恐怖的高溫,司馬雄鷹剛剛逼近陰雪歌,就被高溫燒得頭髮眉毛同時燃燒起來,他怪叫一聲,腳下大地一抖,身體迅速向後急退。

他身上軟甲亮了起來,一聲麒麟咆哮從軟甲中響起,絲絲黃氣噴出,在他身邊纏繞成了一頭麒麟虛影,擋住了陰雪歌身上散發出的恐怖熱力。

陰雪歌看著司馬雄鷹,手指一彈,一道火光激射而出,宛如箭矢一樣洞穿麒麟虛影,穿透了司馬雄鷹的右肩,將他大半個肩膀都燒成了灰燼,一條手臂差點就從身上掉落下來。

「下七品亞聖,不堪一擊1

陰雪歌傲然看著司馬怒,得冷哼了一聲,隨手向剛才站在司馬雄鷹身邊的一名青年指了指:「輪到你了。」

司馬怒看到陰雪歌渾身被火光包裹的時候。他差點就跳了起來。但是他強逼著自己坐在大椅上一動不動,冷肅冷漠的面孔狠狠的抽了抽:「好,好,好,老夫看你年紀,不過千歲。居然已經是六品亞聖的修為……難道你家老祖,不知道拔毛助長的風險么?」

司馬怒身後的兒孫們則是七嘴八舌的咒罵起來。

「好小子,下手真狠。不就是依仗修為欺負人么?」

「不滿千歲的六品亞聖?你家老祖在你身上浪費了多少靈丹妙藥?」

「啊呸,被外力提升的亞聖,能有什麼用?根基不穩,你小子現在就算能逞一時威風,你的前途也完蛋了。」

「可不是么?我們的修為,都是在戰場上,和域外天魔一刀一劍打殺出來的。我們根基穩固。修為雄厚無匹,依靠自己的底蘊衝破瓶頸,這才是真正的實力1

一眾司馬怒的兒孫大聲喧嘩著,陰雪歌對此置之不理,只是向剛才那青年勾了勾手指。

那青年臉色有點發白,他的實力比司馬雄鷹高出了一點,也不過是下七品亞聖的實力。七品和六品的差距,實在不是能輕易跨越的。

司馬雄鷹抱著被燒化的肩膀在那裡嘶聲慘嚎。這個青年看著汗如雨下的司馬雄鷹,頓時雙股戰慄。根本看都不敢看陰雪歌一眼。

陰雪歌笑了起來,他向司馬怒點了點頭,輕蔑的譏嘲著:「難怪老祖會讓我捎來祖先的問候,感情司馬怒大人的兒孫,都是這種慫貨?這種軟骨頭,真正是丟了我們司馬聖族的臉1

司馬怒的臉驟然一沉。丟了司馬聖族的臉,這個評價太重,重得他根本不敢承受。只有他這種活了幾萬年的老不死,才知道所謂『聖族』的全部含義,那不僅僅是榮耀和尊貴。更代表了血腥和恐怖。

『鏗鏘』一聲,司馬怒拔劍,起身,身體一旋,將那不敢出戰的青年一劍劈成了兩段。長劍刺進青年的眉心,將他的元神也徹底滅殺,司馬怒滿臉是笑的坐回大椅,向陰雪歌點了點頭:「這廝,不是我司嘛。」

說這話,司馬怒還向四周望了望,好似在尋找某些藏在暗地裡的人。

陰雪歌在心中偷笑,看來冒充司馬一族的人,給司馬怒帶來祖先的問候,真正是嚇住了司馬怒。他心知肚明,他身後根本沒跟著什麼暗地裡監察的高手,但是司馬怒絕對不會這麼想。

估計在司馬怒心裡,他一定覺得,暗地裡不知道埋伏了多少實力遠超自己的高手,都在冷眼旁觀這一次的挑戰呢。這就是司馬怒一劍擊殺自己孫子的緣故,單單一個『臨戰脫逃、不敢迎敵』的罪名,就足以讓司馬怒一家子被司馬聖族除名,趕出木濤衛貶為散修了。

一個身穿獅子掩心甲,生得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緩步上前,他向地上兩截殘軀望了一眼,怨毒的向陰雪歌陰沉一笑:「小子,我司馬白駒來會會你。」

陰雪歌笑著向司馬白駒點了點頭,身邊火光驟然向前奔涌,在他胸前凝聚成了三顆拳頭大小的紫色火雷。手掌一推,三顆火雷激射而出,迅速向著司馬白駒轟了過去。

司馬白駒長嘯一聲,他身上甲胄亮起,數十道縱橫交錯的黑色光幕在他面前一陣纏繞,牢牢擋住了激射而來的火雷。巨響聲中,司馬白駒被火光淹沒,肆虐的火光向著四周擴散開,在校場的邊緣被突然亮起的禁制抵消。

司馬白駒突煙冒火,帶著渾身火光衝到了陰雪歌面前,距離陰雪歌不到三尺。

他咬著牙,低聲的咆哮著:「飛鷹,是我唯一的兒子!你害死了他1

咆哮聲中,司馬白駒張口噴出一柄飛刀,帶起一道寒光向陰雪歌脖頸絞殺了過來。兩人距離如此近,飛刀飛行的速度如此快,司馬白駒面容扭曲的笑了起來,大吼了一聲『中』。

一點火光噴出,赤炎蓮台懸浮在陰雪歌面前,道道火光重重疊疊的噴出,將飛刀牢牢的包裹在內。陰雪歌手一指,蓮台上火光向內回卷。將飛刀捲入了蓮台鎮壓。

司馬白駒瞪大了眼睛,猶如見鬼一樣盯著陰雪歌。那是他的本命飛刀,淬鍊了數千年的本命飛刀,他是下六品亞聖的修為,從實力上說,他和陰雪歌實力相當。這蓮台得是什麼品級的寶物,才能輕鬆鎮壓了他的飛刀?

「去1

陰雪歌袖子里一道青光閃爍,十方超度轟然出擊,將司馬白駒的獅子掩心甲打得粉碎。

不等司馬白駒反應過來,連續十八顆火雷砸在了他的身上,硬生生炸碎了司馬白駒所有的防護,炸得他胸膛血肉橫飛,肋骨都被炸碎了十幾根,狼狽的吐著血帶著渾身烈焰向後飛了出去。

司馬怒大叫一聲。一躍而起將司馬白駒接了下來,忙不迭的雙手連拍,將他身上的火焰熄滅。幾顆救命的丹藥灌了下去,一瓶專門治療燒傷的靈液澆在了司馬白駒的胸膛上,司馬白駒終於抽了抽,回過了一口氣痛苦的呻吟起來。

不等司馬怒開口,另外一名中年男子已經大步向陰雪歌走了過來。

他一邊走,一邊冷厲的笑著:「木濤衛附近的司馬聖族中。修鍊火屬性功法的,也就是這麼兩家人。和我們木濤衛有仇怨。一直對我們打壓不止,甚至硬生生壓制本家,讓木濤衛萬年來始終無法晉陞為地階衛城的,也只有纖霽鎮的司馬一家。」

冷然看著陰雪歌,中年男子冷笑一聲:「我司馬白熊,可有說錯?」

陰雪歌恰到好處的驚訝了一下。他瞪大了眼睛,挑了挑嘴角,然後不知可否的笑了笑,顧左右而言他的笑道:「司馬白熊么?準備好了?請1

司馬白熊搖了搖頭,他指著陰雪歌冷笑道:「你不承認?那就是承認了!纖霽鎮。纖霽鎮,我木濤衛記住你們的大恩大德了。小子,你到現在,還不報上自己的名字么?」

陰雪歌沉默了一陣,搖了搖頭:「按照規矩,我沒必要報上自己的名號。我贏了,木濤衛是我的,你們自然會知道我的名字;我輸了,我就算活著離開這裡,回到家中的結果……呵呵,世上也不會有我這個人存在過,你們知道我名字做什麼?」

司馬白熊深沉的看著陰雪歌,冷哼了一聲:「說得,倒也有道理,如此,請了1

一個『請』字開口,司馬白熊一聲長嘯,他渾身都被土黃色的濃鬱氣息環繞,伴隨著『擦』脆響,他的身體迅速石化,短短一彈指間,他就變成了一尊高達三丈開外的土黃色巨人。

狂笑一聲,司馬白熊一招手,天空就有一塊巨石呼嘯著向陰雪歌當頭砸下。

「小子,這是我木濤衛三萬年前,從域外天魔身上繳獲的一部《戊土金身》秘術,只要我腳踏大地,我就擁有無窮無盡的力量。試試我……」

司馬白熊的話被陰雪歌狂暴的攻擊打斷了。

陰雪歌根本不管頭頂降落的巨石,他大吼一聲,渾身環繞著烈焰的他沖向了司馬白熊,雙手緊貼著身體化為土石后變得極其僵硬轉動不靈的司馬白熊,掌心突然噴出無數團紫色的火雷。

「爆,爆,爆,爆,爆1

火焰升騰,雷光呼嘯,司馬白熊巨大的身軀硬生生被炸飛起來,被轟上了離地千丈的高空。陰雪歌騰空飛起,帶起一道火光追上了司馬白熊,緊貼著他的後背,掌心連續噴出了三百六十道狂雷。

司馬白熊的後背被炸得土石亂飛,痛苦的慘嗥聲中,他巨大的身軀筆直的下墜,甚至墜落的速度都超過了他召喚出來的隕石,沉甸甸的墜落在校場上。

校場的地面上無數道禁制光芒閃過,司馬白熊的撞擊沒能破壞地面分毫,所有人都聽到了他體內傳來的大片碎裂聲,這沉重的撞擊,讓司馬白熊引以為豪的戊土金身幾乎粉碎。

司馬怒剛剛救活了司馬白駒,又一個兒子被重創。他急忙掏出靈藥沖向司馬白熊,陰雪歌已經飄然落下,笑容可掬的向司馬怒身後目瞪口呆的兒孫們勾了勾手指。

「下一個,誰主動一點?」想知道《三界血歌》更多精彩動態嗎?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選擇添加朋友中添加公眾號,搜索關注公眾號,再也不會錯過每次更新!未完待續……R129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