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二十八章發動(2)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30日 21:46 [字數] 421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藏在一株樹冠覆蓋了數百畝地面的大樹枝葉中,陰雪歌用迷離蜃影珠放出絲絲迷離霧氣遮蓋住了一行人的身形。他將一塊玉簡放在面前,大片光影閃爍,顯示出了四周方圓十萬里的山勢地形。

他們所在的叢林,屬於木濤衛的領地。

木濤衛也是人階衛城,但是他的底蘊雄厚,無論領地面積還是軍隊數量,都比盤嶺衛強出許多。

木濤衛中單單萬人軍隊就有二十四支,統轄領地方圓三十萬里,領地中開闢的各種礦脈和葯田,更是盤嶺衛的十倍以上。如果真的能攻破木濤衛,陰雪歌他們的收穫會比盤嶺衛不知道多出多少。

但是木濤衛的攻克難度,同樣比盤嶺衛大了許多。

至少有一個,木濤衛的高層團結一致,木濤衛的衛守司馬怒年齡是盤嶺衛的衛守司馬水的十倍以上,他在木濤衛經營了數萬年時間,整個木濤衛沒有任何人可以對他的權力造成威脅,木濤衛不可能發生盤嶺衛那樣的內訌、自亂陣腳的事情。

「難度,有點大埃」

圓真和尚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他雙手把玩著一串佛珠,眸子里有兩朵黑色蓮花急速旋轉。黑蓮宗乃佛門旁支,走的是斗戰證道的路子,他們不參禪,極少誦讀佛經,但是聞戰則喜,是佛門最強橫的一支武裝力量。

雖然知道攻擊木濤衛的危險性很大,但是圓真和尚依舊來了。

不僅僅是因為他和雲羅和尚的交情,更重要的是他覺得這樣非常的過癮。對黑蓮宗的和尚來說,無論是殺人還是被人殺死。都是證道的必經過程。黑蓮宗的和尚,從不懼怕危險和死亡。

「我說過了,你們一切都要聽我的。」

陰雪歌白了圓真和尚一眼:「從現在開始,你們不許說話,不許質疑。不要有任何問題。按照我吩咐的去做,因為我這樣說了,你們就這樣做,然後我帶著你們成功,就是這樣簡單。」

幾個和尚同時點頭,幽泉眯著眼笑著。身邊隱隱有一圈一圈黑色的水波擴散開來。

深夜,木濤衛綿延萬里的葯田內,無數破爛的茅草棚中,葯奴們在白天繁重的勞動之後,紛紛睡死了過去。葯田四周的塔樓上。每個塔樓都只剩下了一個值守的甲士。

空中巡遊的騎士也少了許多,只剩下了白天的一成不到。

叢林中猶如一張大網一樣密布四處的河流中突然湧出了濃霧,沒有任何法力波動,只是幽泉一個念頭生起,這些河流就冒出了濃霧。好像牛奶一樣的水霧瞬間淹沒了方圓萬里的葯田,將所有生靈都環繞在霧氣中。

甚至飛翔在高空中的妖禽和他們背上的騎士,也被不斷升高的霧氣籠罩了進去。這些負責夜間巡邏的騎士們低聲的咒罵著,他們只是最下層的士卒。修鍊的是最簡單的鍛體功法,以他們的實力,根本無法看透這些濃郁的霧氣。

陰雪歌站在幽泉身邊。他面前懸浮著一個人頭大小的葯鼎,大片淺綠色的葯霧從葯鼎中飄出,迅速融入了四周乳白色的霧氣中。這些淺綠色的葯霧迅速伴隨著霧氣蔓延開,眨眼間就傳遍了萬里方圓。

低沉的撞擊聲不絕於耳,妖禽一頭一頭的從空中墜落,他們背上的甲士四仰八叉的被甩出老遠。

塔樓上的甲士們也丟下了手上弓弩。強烈的困意好似潮水一樣用來,他們的眼皮好像塗上了膠水。剛剛一眨眼,他們就歪著腦袋睡了過去。然後一頭從塔樓上栽了下來。

短短半刻鐘,方圓萬里內整整一萬名負責守衛葯田的甲士同時陷入了沉睡中。

陰雪歌放下藥鼎,向大覺寺的明和、明覺吩咐了一聲。兩個小和尚同時掏出了一個金色缽盂,裡面密密麻麻的儘是綠豆粒大小的金彈子。他們抓起一把一把的金色彈珠丟了出去,細小的金光閃過,大片大片身穿僧袍的光頭小和尚紛紛從金光中蹦了出來。

佛門神通八部天龍兵,這是大覺寺的和尚們最常用的護法神通。以明覺、明和的實力,他們召喚出的這些小和尚最多就是遊仙境門檻上的實力,真箇用來作戰,木濤衛內的士兵,隨便一個都可以輕鬆砍殺上百個他們召喚出的八部天龍兵。

但是這些小和尚戰鬥不行,用來盜取藥草卻是再好不過。

兩個缽盂內的金彈子數量超過十萬,不多時就有十萬多小和尚滿樹林的亂竄。在明和、明覺的驅動下,他們撩起僧袍,近乎破壞性的挖掘葯田,將一株一株藥草不管成熟與否,都塞進了僧袍里。

畢竟是遊仙門檻上的實力,十萬小和尚一起出手,加上幽泉、盻珞等人也施展神通幫助,花費了大半夜的功夫,萬里內數千塊大小葯田內的所有藥草被挖得乾乾淨淨。

這些藥草只有三成成熟,而且都是人工大量種植的普通品種,最好的也不過是人階中品的藥草。但是這些藥草勝在數量眾多,拿回白虎仙城,也是一筆不菲的收入。

在別人忙著採摘藥草的時候,陰雪歌則是忙著在葯田內往來奔波。

每一塊葯田下面,都有一處靈穴,直通木濤衛的主靈脈。以這些靈穴為中心,配合上從萬兵樓內搜刮的大量靈石,陰雪歌布下了大量的陣法。萬兵門以煉器著稱,他們在陣法一道上自然有著可怕的造詣。

蒙虎特意幫陰雪歌煉製了一塊『天地混沌顛倒陰陽大陣』,這座大陣布置起來極其複雜,對靈氣的需求極高,更要數量龐大的各種陣旗、陣盤充當分支陣眼。

但是大陣一旦布成,就有顛倒天地、扭曲時空、混沌天機的強大效果。以陰雪歌布陣的陣旗、陣盤的品質來說,除非是金仙級別的大能用暴力破陣,否則一旦踏入陣中,生死就不由自主。

而且這座大陣是一座幻陣,以幻象困人為主,不是動輒就爆發出龐*力波動的殺陣。所以在這裡布下這麼一座大陣,也不容易驚動嗅覺靈敏的聖族大能。

幸好是預先煉製好的陣盤和陣旗,雖然大陣繁瑣異常,陰雪歌終於是在天亮后不久,終於將這座大陣布置齊全。他站在大陣邊緣,手持主控陣盤將神識注入,隨著他的心念一動,方圓萬里的叢林內就有淡淡的迷霧繚繞,看上去就好像普通的晨霧一般。

白玉子趴在陰雪歌肩膀上,眺望著遠處山坡上盤踞著的木濤衛城,鬱悶的嘆息了一聲:「幽泉大姐的那一場大霧,如果能飄進城裡,就一切妥當了。」

陰雪歌拍了拍白玉子,不說話。

如果真這麼簡單就好了,每一座衛城四周都有大量的防禦禁制,哪怕是自然產生的霧氣都無法靠近城牆半步,就不要說幽泉用神通升起的濃霧了。

天色大亮的時候,木濤衛城內響起了低沉的戰鼓聲。城內一角的軍營中,大群大群的巨型妖禽紛紛衝天飛起,每一頭妖禽背上都馱負著一名身披重甲的戰士。

這些妖禽分成千人一組的隊伍,迅速向四周疾馳而去。這樣的千人隊一共有十一隊,看起來正是一個萬人軍的規模,一萬下屬戰士,一千萬人將的親兵護衛,正好是一萬一千人的編製。

大隊妖禽迅速飛離衛城,從低空急速掠過。這是城內飛行軍隊的例行巡邏,領軍的將領神識化為大網,迅速掃過方圓百里的區域。一次這樣的巡邏,足以清理衛城周邊數萬里方圓內的閑雜可疑人物。

緊接著城門開啟,大隊大隊僅僅是胯下包了一塊麻布,袒露著身體的戰士從城內沖了出來。他們背上背負著沉重的負擔,喊著口號從城門向著千裡外的一條大河奔跑過去。

這些戰士奔跑如風,雖然背上馱著猶如小山一樣大小的金屬錠,但是他們依舊比駿馬還要跑得快。他們奔跑時,渾身肌肉劇烈的跳動著,懸挂在他們胸前布袋中的靈石,就不斷散發出濃郁的靈氣被他們吸入體內。

「最低等的鍛體功法。這些魔頭對下屬的戰士,果然苛刻得緊。」

圓真和尚不屑的抨擊著這些早起進行修鍊的戰士,背負沉重的負擔,依靠超負荷的運動,被動吸收靈石中釋放的靈氣進行修鍊,這的確是最低等的鍛體修鍊功法,圓真根本看不上這些敵人。

當然,他也只是抨擊這些戰士的功法,哪怕他已經是真仙修為,那數萬名修鍊不入流功法的遊仙境戰士一擁而上的話,他除了落荒而逃,也只有落荒而逃。

在沒有充足天地靈氣補充消耗的情況下,圓真最多能擊殺數百遊仙就會耗盡全部法力,那時候的他除了戰死,想要逃跑都不可能了。

這些晨練的戰士超過四萬人,他們邁著整齊的步伐,大喊著口號,整齊的跑進了一片葯田邊的叢林。陰雪歌心念一動,等這四萬多戰士同時踏入這一片區域后,大陣發動了。

淡淡的霧氣往這些戰士身上一繞,他們就驟然消失不見。

在大陣中,他們遭遇了無數稀奇古怪的幻象,瞬間就被幻象掌控。而在大陣外的人看來,他們消失了,徹底不見了,好像瞬間就從世間蒸發了。

木濤衛城剛開始沒有注意到這裡的異象,過了足足小半個時辰,突然有尖銳的警鐘聲響起,大群騎著各色坐騎的甲士狼狽的從城內沖了出來。

沒有絲毫猶豫,在一名雙眸噴射著怒火的中年男子帶領下,這些人一頭撞進了葯田所在的叢林,然後迅速被捲入了大陣中。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