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二十三章跟蹤(1)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7日 03:12 [字數] 42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仙螺窟的風波很快就平息了,很顯然有玉螺仙城的大人物壓制了此事。

市面上見不到人談論此事,蘇葵和他帶來的人,也不知道藏去了哪裡。

陰雪歌也不再潛修,每天都走出仙螺窟,在市集上轉悠,打探雲羅和尚的消息。他碰到了幾個曾經和雲羅和尚合作過的仙人,這才知道雲羅和尚不放心自己的師弟雲覺,約了幾個佛門中的好友,四下里打探雲覺的消息去了。

而蘇葵能準確的跑去仙螺窟找陰雪歌的麻煩,則是千機宗何妙手不小心漏了風聲。

何妙手也是雲羅和尚攻打盤嶺衛城的夥伴之一,前些日子他重傷逃回玉螺仙城,還是普聞菩薩親自出手救了他。雲羅和尚和他交情不壞,又向他打探雲覺和尚的下落,就無意中說出了陰雪歌的消息。

而何妙手也是在酒樓中偶遇蘇葵,痛飲一頓后,無心向蘇葵流露了陰雪歌的下落。

蘇葵得知陰雪歌居然跑到了『自家的地盤上』,他頓時興緻勃勃的帶了幾個同門,拉上那個手持蛇頭拐杖的老婦人『天蛇姥姥』坐鎮,渾然沒想到後果的去找陰雪歌的麻煩。

如果不是白玉子一聲大吼驚動了玉螺仙城的人,以蘇葵的做派,他還不知道會作出什麼事情來。

打探清楚了前因後果,知道蘇葵登門尋仇並不是雲羅和尚故意設計后,陰雪歌心裡舒服了許多。他在市集上轉了幾圈,將手上一部分材料兌換了出去,換取了一些對自己有用的物資。比如說一條被禁錮煉化,長有五十里的微型靈脈,以及幾座仙城的接引飛符等。

翠薹仙城、白虎仙城、雲渦仙城、浮舟仙城,這四座仙城,就是玉螺仙城周邊最近的四個聖靈界修士的聚居點。陰雪歌已經下定決心。以後沒事,是絕對不會靠近玉螺仙城半步了。

在蘇葵登門搗亂之事五天後,陰雪歌一行人離開了仙螺窟,來到了玉螺仙城外的傳送陣上。

今天傳送陣所在的廣場上不見普聞菩薩,取而代之的,是一名身披白色鶴氅。生得清秀飄逸的中年道人。看他模樣,正是陰雪歌他們進入玉螺仙城的那天,在城外向老羅傳授道家秘術的道人。

道人坐在一個蒲團上,斜靠著一塊大石,手裡握著一卷黃色紙張抄錄的符籙道書。笑呵呵的看著傳送陣上人來人往。雖然發生了幾天前的不快事件,但是玉螺仙城過往的名聲還是不錯,這幾天玉螺仙城的人流量,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看到陰雪歌幾個人走了出來,就要走上傳送陣,坐在蒲團上的道人直起了身體,向陰雪歌稽首行了一禮:「貧道少沅,蘇葵孩兒年少無知。還請道友原諒則個。」

陰雪歌轉過身來,看著少沅金仙『嘿嘿』一笑:「年少無知?敢問蘇葵修鍊多少歲月了?」

少沅金仙閉上了嘴,不再吭聲。他默然向陰雪歌微微欠了欠身。又斜斜的靠在了那塊大石上一言不發。『年少無知』這種話,實在是缺乏說服力,少沅金仙心知肚明,蘇葵的所作所為,用年少無知是無法解釋的,這分明就是紈惡少仗勢欺人的戲碼。

只不過。少沅金仙眸子里依舊是閃過一抹不以為然的幽光。

他堂堂巔峰金仙,只要再進一步。就是真正長生逍遙不朽不壞的無上存在,妙牝真丹宗又是那等赫的宗門。他親自開口向陰雪歌這麼一個『野路子散修』道歉,已經夠意思了。

再多說哪怕一句話,他都覺得太丟臉,甚至太丟妙牝真丹宗的面子。

陰雪歌看出了少沅金仙眸子里的那一絲不以為然,他眯著眼琢磨了一下,向少沅金仙『嘿嘿』冷笑了幾聲,然後轉身就走。他分明已經向普聞菩薩表明了他『空渺道祖傳人』的身份,但是少沅金仙依舊不把他放在心上,要麼是妙牝真丹宗後台強硬無懼道祖,要麼就是他根本不知道這個消息。

「小小仙城,廟小妖風大,池淺王八多,是非之地啊1

一邊走上傳送陣,陰雪歌一邊低聲冷笑。

「這仙城倒也不小了。每天來往的人流量在十萬以上,每天流動的天級以上靈藥最少也有三十萬株左右,進出的上品靈石超過千萬塊,而所有店鋪都要向玉螺仙城大雷音寺和妙牝真丹宗繳納三成的純利潤。長年累月下來,這是一筆極其龐大的收入。」

緊貼著陰雪歌,悄然開口的,赫然是幽泉。

陰雪歌驚訝的看了幽泉一眼,沒想到這幾天的時間,他都沒有注意到的細節,被幽泉把握了清清楚楚。

幽泉說完這番話,就不再吭聲,只是好奇的湊到了傳送法陣的一座控制台上,點開了控制台的光幕,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數千個不斷飄動的光點。

盻珞得意的舉起手來,滿臉是笑的向陰雪歌邀功:「這是盻珞幫著幽泉姐姐花了五天時間整理出來的。天級靈藥、上品靈石,這是玉螺仙城通用的硬通貨,其他的地級、人級的靈藥,還有極品、中品、下品靈石的數量,流通數字是這些通用硬通貨的十倍、百倍哩。」

白玉子的眼珠頓時變得通紅通紅的,他咬牙切齒的低聲咆哮著:「坐地分贓的賊窩,這裡做一筆,可比任何一座衛城都要來得肥。」

陰雪歌也是一陣心動,他想要突破到六品修為,需要耗費的資源太過於龐大。而且他想要參悟天地妙理,各色天道法則都要接觸,如果他能得到大量聖靈界的高深典籍,這些道書中都記載了眾多聖靈界大能對天道的理解,這能節省他很大的一筆時間。

似乎,打劫是一個不壞的主意?

只是玉螺仙城這樣的地方,有金仙級的大能,而且是巔峰金仙坐鎮,想要下手風險太大了。

走到控制台前,陰雪歌看著光幕中巨大的地圖以及閃爍的光點。每一個光點,都是玉螺仙城派出去的一頭飛禽,背負著流動的傳送法陣。數千個光點分佈在方圓數億里的廣袤範圍內,每個光點之間的距離,起碼都在千萬里以上,足以保證進出玉螺仙城的人基本上不會碰到一起,足以確保安全。

沉吟了一陣,陰雪歌對比從玉螺仙城購買的地圖,捨棄了盤嶺衛周邊的大片地域,挑選了距離一個人階衛城『千湖衛』不遠不近,大概相距十五萬里的傳送陣。

在主控台上填充了一筆靈石后,打了一道印訣進入主控台,陰雪歌等人身體被一道強光籠罩,眨眼間就消失無蹤。

他們剛剛從傳送陣離開,過了不過一盞茶時間,蘇葵就帶著二十幾個青年男子,在天蛇姥姥的陪伴下,快步走出了玉螺仙城。

坐在城門口的少沅金仙抬起眼皮向蘇葵望了一眼,沉吟了片刻,向他神識傳音告誡了一通:「要麼不做,要麼就不要有任何後患。那少女體質玄陰,內蘊無比精純先天壬葵水之精華,是你最佳爐鼎人選,這固然是你最佳機緣,但是福禍相依,你要想明白。」

蘇葵傲然一笑,向少沅金仙欠身示意,然後大步闖到了主控台前。

他掏出一塊傳訊玉符,一道神識輸入了玉符中,聲色俱厲的呵斥著:「老羅,你要明白,是我妙牝真丹宗造就了你。你要懂得感恩,要懂得回報,我只是要你告知他們去了哪裡,剩下的就和你無關了。」

老羅委屈的聲音從玉符中傳來:「七少爺,這,這,這壞了玉螺仙城的規矩呀1

「不會有人知道你壞了玉螺仙城的規矩,我用蘇家的名義擔保,不會有人知道。」

蘇葵很是嚴厲的呵斥著:「你未來就算飛升聖靈界,加入妙牝真丹宗,你也要從外門雜役弟子做起。現任的外門長老,乃至雜役殿的執事,可都是我蘇家長輩,你不要自誤。」

沉吟半響,老羅輕嘆了一口氣。

「他們去了編號地字一零七七號傳送陣,小妖已經讓那扁毛畜生,返回剛才原地等候了。」

蘇葵聽得心頭大樂,他滿意的點了點頭:「老羅,你這麼識趣,以後我自然會讓家中長輩多多關照一二。那傳送陣已經回到了他們剛才傳送的原位么?很好,我們這就出發。」

冷笑了一聲,蘇葵在主控台光幕上選中了地字一零七七號傳送陣,大咧咧的灑下了一堆極品靈石丟在傳送陣上,稍後一道強光衝出,他們一行二十餘人,眨眼間就消失了。

少沅金仙斜靠在大石上,全神貫注的看著蘇葵等人消失在傳送陣中。

過了足足一盞茶時間,少沅金仙這才突然開口:「普聞,你這賊禿說那少年並無任何根腳來歷,你可不要坑我。你家大雷音寺,我家妙牝真丹宗,雖然是佛道有別,但是多年以來,都是守望相助共同進退的。」

普聞菩薩柔和恬淡的聲音悄然在少沅金仙身邊傳來:「道友何出此言,出家人不打誑語。貧僧以大千法眼觀之,此子並無甚根腳,不足一提……除非,他的根腳是貧僧都看不透的,那卻不是貧僧的責任了。」

少沅金仙頓時放下心來。

普聞菩薩的大千法眼威力無窮,若是他都看不透陰雪歌的根腳來歷,難不成他還能是道祖親傳么?

唯一讓他心中還有點疑惑的就是,前些天,陰雪歌進門的那天,正在門前值守的真丹宗弟子,怎麼就莫名其妙的失蹤了?難不成他們外出的時候,碰到了虛空戰場的聖族魔頭么?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