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二十章仙城(1)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25日 02:51 [字數] 40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陰雪歌動了。

數十面陣旗被丟了出來,懸浮在洞府正中,放出一條一條煙霞盤旋飛舞。

陣旗正中,他放入了一個一尺多長的破空梭,這是他在元陸世界為了應付各種可能的風險,提前煉製的有備無患的寶貝。

他還將這些日子,從靈脈中提煉出的大塊靈石放在了陣法中。得到了靈石內龐大靈氣的催動,大陣發出輕微的轟鳴聲,破空梭的頂部放出一縷拇指粗細三尺長的寒光,在陰雪歌的調整下向著極遠處吞吐不定。

剛剛布置好大陣,身披猩紅袈裟的小和尚已經飛過了靈脈末端的小山。

搖搖欲墜的巡天聖器噴出一道銀光,正好打在了小山上。一聲巨響,陰雪歌布置在這裡的封印禁制被暴力破開,小山坍塌了大半,靈脈內蘊的精純靈氣化為五彩噴泉衝天而起,足足衝起來有十幾里高。

後方遠遠綴著的三個重甲戰士同時驚呼一聲,一名重甲戰士立刻掏出一塊玉符,向著裡面咆哮幾聲后一把捏碎。他們眼尖,看到封印禁制破碎后四周橫七豎八倒下的一些殘破陣旗,這證明這條靈脈分明是被人力封印,而不是自然隱匿的。

陰雪歌大吼了一聲幽泉,小和尚剛剛飛過的那條大江頓時劇烈的蕩漾了一下,一條水波衝天而起,向著面無人色的小和尚一卷,小和尚頓時被水波卷得無影無蹤。

三個戰士同時驚呼,大江內無聲無息的噴出了三顆拳頭大小黑色水雷,精準的命中了他們的身體。低沉的雷鳴聲中,水雷炸開。黑色的電光籠罩了畝許方圓的空間,三個戰士被炸成了一縷灰燼。

水光波動,小和尚身形一閃,被幽泉藉助水脈之力帶到了洞府中。

陰雪歌哨一聲,雙手向著洞府外一指。他布置下的各種隱匿陣法和禁制所用的陣旗、各色法器紛紛飛起,化為一道道流光沒入他的袖子里。

收回這些陣旗、法器耗費了他小半刻鐘的功夫,當最後一面陣旗也飛了回來,三個戰士隕落的那一方虛空中,一座淡銀色,邊長百丈的金屬城池突然跳了出來。

這座金屬城池雖然體積不大。但是站在城牆上的近百名甲士個個目露精光,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化為無形波動席捲四方,震得四周的山峰一陣陣的顫抖。

一頭背生雙翼,鼻頭銀白的細犬從城池中騰空飛起,他在天空一個盤旋。立刻對準了洞府所在的方向,伸長了脖子向著這邊大聲的狂吠起來。隔著數百里地,這頭細犬已經鎖定了小和尚身上的味道,找到了他的藏身之所。

陰雪歌從冰鏡中看到了這條細犬的模樣,不由得冷然一笑。

「嘿,吞天犬的遺種?倒是稀罕物件。」

被水波卷回洞府的小和尚苦笑了一聲,深深的看了陰雪歌一眼。

「道友若是喜歡吞天犬,小僧潛修的禪院。倒是養了幾條巡山的純血吞天犬,可以送道友幾條幼崽……這狗是小事,現在想辦法逃命罷?就我們。肯定對付不了這座巡天衛城。」

「誰說要和他們硬碰呢?」

陰雪歌大笑一聲,拎著耗盡了力氣的小和尚,帶著一行人走入布置好的大陣中。正中的破空梭噴出一道極長的寒光向著遠處激射而去,陰雪歌等人就融入這條寒光,眨眼間遁出去了十幾萬里。

一股巨大的力量當頭落下,洞府所在的小山轟然化為大片灰燼。

金屬城池已經破空挪移到了小山上空。一名身穿紅色長袍的中年男子站在城牆上,低頭俯瞰著山腹中露出的山洞。以及洞府正中依舊在閃耀著淡淡光芒的大陣。

所有的陣旗包括破空梭都在急速的崩潰,散發出強烈的空間波動。擾亂了陰雪歌他們遁走的那一條寒光留下的空間痕。紅袍男子陰沉著臉看著崩解中的大陣,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這裡有他們接應的人,居然預先布下了逃走的陣法。這些域外天魔,可不好對付。」

「這裡多了一條小型靈脈,居然都無人知曉,無人發現?傳我命令,附近幾座衛城的衛守,都痛責一百杖,未來十年內,他們的納貢增加一倍,每個衛城每年都要向上面多送去五萬精銳士卒。」

冷哼了一聲,紅袍男子再次一掌按下,長達三百里的靈脈劇烈的震蕩了一下,已經快要徹底凝形的靈脈轟然崩解,化為無數條極細的精純靈氣散入了四方山嶺之中。

肉眼可見方圓數萬里內的花草樹木同時快速的生長起來,一些速生種的樹木甚至直接就膨脹了一倍以上。這個區域內的各種飛禽走獸也無比享受的仰天長嘯,一頭面容猙獰的黑虎驟然跳上了一座小山,仰天長嘯著,背後憑空生出了一對兒羽翼,張口噴出了一道寒氣襲人的黑氣。

「喲?異種黑水虎,居然藉助這一道靈氣成精了?好東西,抓回去吧。」

紅袍男子對於抓捕那小和尚似乎並不是很放在心上,他反而一眼看到了這頭黑色猛虎,笑吟吟的向著數百裡外仰天咆哮的黑虎指了指,巡天衛城頓時快速的向那邊飛了過去。

寒光閃爍,陰雪歌一行人從寒光中沖了出來。巨大的衝擊力推動他們步履踉蹌的向前沖了幾步,這才停下了身體。藉助預先布置的陣法,陰雪歌他們向著這個方向瞬間遁出了十八萬里,任憑至聖法門有著各種通天手段,也極難抓到他們的蛛絲馬跡了。

身穿猩紅袈裟的小和尚深吸了一口氣,他看了一眼陰雪歌等人,一言不發的掏出了一顆拇指大小金色舍利,放出一道金色霞光向陰雪歌掃了一下。

陰雪歌身上一道火光沖了出來,頭頂三朵蓮花急速盤旋。小和尚仔細的盯著陰雪歌打量了一陣,這才重重的鬆了一口氣,再次催動舍利,放出金霞逐次掃過了幽泉、盻珞等人。

幽泉、盻珞、青蓏身上都有各色異象出現,小和尚的神色也變得越來越輕鬆。唯獨金霞掃過青雀和赤羽的時候,她們身上突然有細密的符文浮現,眉心也有一枚清晰可見的奴隸符文若隱若現。

小和尚的臉一僵,異常緊張的看了陰雪歌一眼。

「這兩位女施主,是道友的什麼人?」

陰雪歌看了看小和尚手上的金色舍利,他大致明白了,這枚金色舍利的作用就是辨別他們這些人,到底是出身虛空靈界的土著,還是外來的所謂『域外天魔』。很顯然,青雀和赤羽身上,有著虛空靈界的特殊烙印,畢竟她們就在這裡出生,一出生身體內就烙印上了虛空靈界特有的氣息。

「她們是青雀、赤羽,我從盤嶺衛城的公子司馬德手上搶來的女奴。」

陰雪歌輕鬆的攤開雙手,很燦爛、很有親和力的向著小和尚笑了笑。

「她們原本修鍊的是奼女嫁衣玄功,這種功法太陰損惡毒,被我們救下后,她們現在修鍊的,是我道侶幽泉傳授的玄冥*。道友目光如炬,當能發現她們體內的法力還在融合轉化中。」

小和尚『嘎嘎』笑了幾聲,他將金色舍利放在眉心,雙手劃了一個佛印往自己眼皮上一點,他的眸子里就放出了一絲絲宛如實質的金光,向著兩女望了過去。

在他的視野中,兩女體內果然存在著兩種不同的法力。玄冥仙力更加的精純,蘊藏著一股強烈的先天寒意,正在不斷的從另外一種品質相對較低的元力中一絲絲的抽取其中的力量,逐漸的轉化。

根據這種吞噬轉化的速度,大概再有一個多月的時間,兩女體內就只會剩下一種玄冥仙力。

小和尚的臉色就變得好看了許多,他收起那顆金色舍利,正兒八經的向陰雪歌合十行禮。

「道友,如有冒犯之處,還請道友體諒。這虛空戰場乃魔頭巢穴,稍有不慎就有隕落之危。唉,小僧雲羅,出身聖靈界大雪山大雷音寺,敢問道友出身、道號?」

陰雪歌看著小和尚,沉默了一陣,終於還是沒把自己的真正來歷說出來。

這要說出來也太驚人了,至聖法門修建的飛升台,壟斷了元陸世界的飛升之路,除非是他們的門人弟子,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安全的飛升。他要說自己是下界的飛升修士,怕是會生出無數的變故。

沉吟了片刻,他掏出了十方超度晃了晃,一朵青色蓮花冉冉在十方超度上綻放開來,四周的空間和時間,同時發生了某些奇異的變化,空間扭曲了,時間的流速變得跌宕起伏,讓人無法適應、只覺得天旋地轉*和靈魂都不受控制了。

「評人,乃空渺道祖門人,奉命來此歷練。」

看著目瞪口呆的雲羅和尚,陰雪歌很是深沉的笑了笑。

「貧道冒充散修,化名烔焱真人,挾持盤嶺衛司馬德,混入盤嶺衛城,想要找機會搬空他家秘庫,卻被幾位道友攪了好事,入寶山而空回,實在是……心酸哪1

雲羅和尚很有點抓狂的看著陰雪歌,重傷之餘,他神智一陣糊塗,都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