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一十一章重創(2)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9日 02:46 [字數] 363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飛梭劇烈的跳動著,化為刺目的紅光穿刺激射。火焰蓮台不溫不火的懸浮在半空中緩緩旋轉,任憑飛梭如何掙扎跳動,始終擺脫不了蓮台噴出的青色火焰的控制。

而且一道道青色火焰還凝成了點點青藍色的火星,宛如飛蛾撲火一樣飛向飛梭,附著在飛梭的表面,緩慢而堅定的向飛梭內部侵蝕了過去。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飛梭表面的紅光就黯淡了一大截,這是他內部銘刻的陣法被陰雪歌用火焰之力毀壞了一部分。

司馬囂震驚的看了陰雪歌一眼,手指彈動,飛梭驟然噴出無數火星,『啪啪啪』巨響不絕於耳,飛梭硬生生衝破青色火焰的包裹,帶著可怕的高溫飛回了他的手中。

上下打量著陰雪歌,司馬囂手扶劍柄,神色冷厲的笑著。

「你就是那個,那個誰?司馬德那小子,從野地里撿回來的烔焱真人?豬狗一樣的東西,沒根沒底、無依無靠的喪家狗,你敢插手我的事情?」

陰雪歌指了指腳下的地面,冷笑了一聲:「這裡,現在是我的宅郟」

又指了指跪在地上不敢吭聲的那些女眷,他又冷笑了一聲:「她們,現在是我的侍女。」

臉色一寒,陰雪歌指著地上躺著的幾具無頭屍身,憤怒的咆哮著:「他們,現在是我的僕役1

他指著司馬囂的鼻子,跳著腳的破口大罵起來。

「司馬囂,誰給你的膽子,讓你派人闖入我的宅邸,殺了我的僕役。強奪我的侍女?這官司,就算打到聖人面前,我也不怕和你分說道理1

司馬囂被陰雪歌突然飆漲的氣勢嚇了一大跳,他下意識的向後倒退了好幾步,避開了陰雪歌嘴裡噴出的口水。但是他很快就清醒過來。他憤怒的盯著陰雪歌,氣急敗壞的用那根飛梭指著陰雪歌,嘴唇哆嗦著尖聲叫罵。

「你……你……你,烔焱真人,你不過是被趕出家門的罪人後裔,區區一介散修。你,你1

「公子我看上這些女人,派人來取,你還有不給的道理?你是想要幹什麼?想要造反么?你不就是仗著司馬德的威風么?」

遠處再次響起了破空聲,又是十幾頭雙翼飛龍破空而來。衣衫歪歪斜斜,肚皮上、大腿上大量皮膚暴露在外,身上還帶著一股子濃烈脂粉溫倉倉皇皇的帶著十幾個護衛闖了過來。

雙翼飛龍還沒從空中落下,司馬德就一骨碌的跳了下來。

很顯然,這廝不愧是盤嶺衛司馬一家子的『人種』,大白天的,他就在進行繁衍後代的神聖工作。而且很明顯的,他除了繁衍後代這門本領。在其他方面實在是乏善可陳。

從離地不到七八丈的高度跳下來,司馬德居然一個趔趄,腳脖子很明顯的崴了一下。他痛得慘嚎一聲。一個狗吃屎結結實實的撲倒在地,鼻子撞在了地上,很快就流出了兩行鼻血。

罵罵咧咧的從地上掙扎著爬起來,司馬德搖晃著有點摔得糊塗的腦袋,小眼睛眨巴著,突然盯准了司馬囂。然後他猶如潑婦罵街一樣跳了起來,指著司馬囂就是一通破口大罵。

「司馬囂。我干你老-娘-的,你想要幹什麼?啊?烔焱真人是老子請回來的貴賓。誰給你膽子來這裡搗亂的?他奶奶的,我大哥他們只是帶人出去,清剿一下聚集起來的獸群,早上剛出門呢,你就覺得我司馬德好欺負?就敢欺負上門來了是不是?」

陰雪歌雙手抱在胸前,冷冷的看著司馬囂。

司馬囂的臉上閃過一抹青氣,他狠狠的拍了一下司馬德差點杵到自己鼻子上的手指,同樣大聲的叫囂著。

「司馬德,不要仗著你受寵,就敢和我較勁兒。」

司馬德『嘎嘎』怪笑一聲,他乾淨利落的扯開自己身上裹著的長衫,露出了瘦可見骨的胸膛,得意洋洋的向司馬囂勾了勾手指頭。

「我不敢和你較勁,我怎麼敢啊?你司馬囂,一個可以打我一百個。」

「只不過,有種你打我啊?有種你抽我啊?來,往我心口這裡來,給我一個好看的,不見紅咱們這事不算晚!有種你弄死我,沒種你就是我孫子1

司馬囂氣得臉色發黑,他指著司馬德的鼻子,硬生生氣得說不出話來。

「孫子耶,你不敢,我打賭一個大錢,你有種動我一根毛試試?」

「嘿,你親爹,也就是我親二叔,他還指望著我多生幾個男娃了,給他膝下過繼七八個過去呢。你敢動我一根毛,你親爹就敢打斷你的三條腿!孫子耶,你忘記老子十八歲的時候,你抽了我一耳光,被你爹罰跪半個月,差點沒跪斷腿的事情?」

白玉子很快樂的飛回了陰雪歌的肩膀上趴著,和陰雪歌一樣快樂的看著司馬德。

這個傢伙,真的是人渣中的極品,敗類中的至尊。這麼說起來,司馬囂其實就是他嫡親的堂哥?對自己嫡親的堂哥,口口聲聲一口一個『孫子』,他們司馬家的這個輩分,到底是怎麼計算的?

「嘿,我就知道你司馬囂是個王八羔子。以前司馬豪在城裡的時候,你沒膽子這麼囂張放肆啊?怎麼我大哥剛剛把司馬豪給趕出去,你就當自己才是這盤嶺衛的老大了?」

「這也不對啊,你真把自己當個角兒,你想要霸佔羅軍留下來的女眷,你得趁著我大哥他們在城裡的時候來下手啊?」

「噢,我明白了1

司馬德恍然大悟般大叫起來,用自己瘦弱不堪的胸膛,狠狠的頂了頂司馬囂遠比自己雄壯的身體。

「爺爺我明白了,你是覺得,羅軍的這些女眷,已經被我送給了烔焱真人。覺得烔焱真人好欺負,所以才闖上門來的吧?你知道不知道,烔焱真人是我的救命恩人?」

這時候的司馬德,已經完全忘記了陰雪歌差點沒殺了他,忘記了陰雪歌幹掉了他的好幾個護衛的事情。他完全把陰雪歌當做了自己的貴賓。仗著自己在司馬家的特殊身份,為陰雪歌出頭了。

「我告訴你,就算大哥他們不在城裡,打得你滿口噴血的司馬豪也被趕了出去,這盤嶺衛城,也輪不到你出來瑟!管好自己的褲襠。別有事沒事把你這張臉給露出來,討厭不討厭啊?」

司馬囂氣得三屍神暴跳,他指著司馬德聲嘶力竭的尖叫起來。

「司馬德!我們才是嫡親的兄弟!你為了一個豬狗不如的散修,你和我這樣說話?我不就是,不就是從這個散修的手上。搶幾個女人!反正你們都看不上的女人,我搶了又如何?」

司馬德無比放肆,無比挑釁的往司馬囂的胸甲上吐了一口吐沫。

雖然大雨很快將這口吐沫沖得乾乾淨淨,但是司馬囂也噁心得向後連連倒退。

「別,雖然大家是兄弟,但是我司馬德向來是認理不認人,我最是……」

司馬德正想要標榜一下自己的道德高度,盤嶺衛城的城門方向。突然傳來了沉悶如雷的咆哮聲。

「開啟所有城防禁制,打開城門,接應衛守進城1

「快。快,快,打開所有城防禁制,開啟城門,接衛守進城1

伴隨著咆哮聲,虛空中無數雨點同時跳動了一下。高空中的雨雲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瞬間蒸發,盤嶺衛城上空的雨雲在短短几個呼吸中消失得無影無蹤。一股強大、渾厚的靈氣波動從盤嶺衛城各處噴涌而出。化為一道一道符文組成的鏈條,深深的扎進了四方虛空中。

陰雪歌飛上天空。向四周張望了過去。

盤嶺衛城的城牆上,無數道色澤瑰麗的禁制符文亮了起來,各種禁錮、約束的禁制同時發動。他只覺身體一沉,環繞身體四周的法力驟然消散,狼狽的從空中一頭栽了下來。

盤嶺衛城的城防禁制開啟了,除非是超過了正一品修為的聖人,否則以盤嶺衛城為核心,周邊三千里內,再也沒人能夠飛行。而且在這三千里範圍中,除開盤嶺衛城,空氣中再也不會有一絲遊離的天地靈氣存在。

司戮馬囂對視了一眼,剛才還好像鬥雞一樣怒目相視的他們同時怪叫了一聲,招呼了一下院落中的戰士們,用最快的速度向城門的方向狂奔而去。

陰雪歌皺了皺眉,也跟著司戮馬囂跑了出去。

剛才那咆哮聲聽得很耳熟,分明是前些日子被司馬信嚇走的司馬豪在大吼小叫。而且這城防禁制突然開啟,司馬德的幾個兄長,居然又領著軍隊出去清剿聚集起來的獸群了,這司馬豪突然返回城內,這事情怎麼都透著一股子不對勁。

一行人奔跑的速度極快,短短半刻鐘就來到了城門附近。

大隊大隊甲胄破碎,身上儘是血跡,好些人都缺胳膊斷腿,或者乾脆就黑氣纏繞中了劇毒的士兵,正狼狽的順著城門返回城內。

這些士卒雖然都是重傷狀態,但是他們行動依舊快捷,就這麼半刻鐘時間,居然已經有兩萬多人返回了城內,正聚集在城門后的廣場上。

在這些士卒環繞中,一名身披金色重甲的壯漢歪歪斜斜的躺在擔架上。

壯漢肋骨以下的身軀,已經完全失去了蹤影。

他的皮膚上更帶著一絲詭異的墨綠色,分明是中了某種怪異的劇毒。

而且他的左臂,也已經齊根斷裂,只剩下一段白骨掛在傷口上。

讓人駭然的是,如此重傷,大漢居然依舊活著,而且他每一次喘息,都在身邊掀起了一道狂風,卷得四周戰士立足不穩。

陰雪歌則是心中明白,這大漢的喘息聲如此威勢,正是他控制不住自身法力,體內力量正在消散的徵兆。未完待續R655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