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零八章為難(1)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6日 19:10 [字數] 337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劍影如山,當頭壓下。

白玉子臃腫的身體驟然繃緊,他靈巧的翻過身,深深的望了司馬豪一眼,張嘴噴出了一道黑紅二色的水線。一股深寒之氣湧出,方圓里許內的雨水突然凝固成冰,『嘩啦啦』的掉了一地。

趾高氣揚不可一世的司馬豪臉色慘變,他感受著細細水線中那股子可怕的寒氣,一股可怕的邪惡氣息呼嘯襲來,逼得他元神動搖,差點從七竅中噴了出來。

「什麼鬼東西1

司馬豪怪叫一聲,腳下大片金光驟然一閃,身體突兀的出現在百丈外的一棟高樓頂部。

白玉子嘴巴開闔一下,念誦一聲咒語,水線炸開,化為一片黑紅二色的霧氣籠罩在司馬豪坐騎獨角雲煙獸上。凄厲的慘嗥聲驟然響起,然後就驟然停止,好似一株大樹被巨人狠狠的一刀劈斷,獨角雲煙獸沉甸甸的倒在地上。

當霧氣散開,獨角雲煙獸已經變成了滿地黑紅色的冰渣子。他的身體先是被凍成了冰塊,然後邪氣迸射,將他的血肉炸成了粉碎。無數冰渣灑得滿地都是,隱約可見一塊人頭大小的冰塊中,獨角雲煙獸身上最堅固的那根獨角已經斷成了三節。

司馬德仰天狂笑,大吼了一聲『好』。

白開心掏出了一塊令牌用力的晃了晃,大吼了一聲『戒備、保護少爺』!

衛城門口的衛兵立刻沖了上來,他們手持足足有一人高的方形重盾,在司馬德的面前組成了一座寬達數丈的盾牆。這些盾牌上雕刻的符籙花紋拼湊在一起,居然融合成了一道寬達數丈的靈符吞吐天地靈氣,盾牆被一道厚重的靈光包裹,將陰雪歌他們護在了後面。

司馬豪驚疑不定的看著白玉子,他持劍的右手輕輕的哆嗦著。

白玉子的修為,司馬豪一眼能看透,他的修為很弱小,也就是比虛空靈界的那些平民強,應該屬於虛空靈界最弱的不入流的靈獸品階。但是白玉子吐出來的這一條水線,居然差點傷了他。

不對,確切的說,是差點殺了他。

司馬豪怔怔的看著自己的坐騎,這頭獨角雲煙獸,是他本命祭煉的戰獸,從小以心血配合靈丹飼養,和他心神相通、有各種奇妙之處。依仗著這頭戰獸,司馬豪也曾經踏足戰場,生死廝殺了十幾場,好幾次差點被強敵斬殺,都是仗著獨角雲煙獸的速度才逃了回來。

少了這頭獨角雲煙獸,司馬豪的戰鬥力起碼被削掉了三成。

而且獨角雲煙獸作為下品靈獸,除了速度飛快,一根獨角更是擅長抵擋各種毒氣毒瘴,更有破邪除魔的神效,對各種詛咒和陰鬼之力都有強大抗性。

但是白玉子噴出的水線,居然輕鬆毒殺了獨角雲煙獸。

司馬豪難以想象,如果是他被這條水線命中,他會變成什麼樣子。

想著想著,一股強烈的恐懼和後悔猶如夢魘一樣湧出,司馬豪渾身冷汗潺潺,雙眸迅速密布上了無數血絲。他死死的盯著白玉子,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來。

「來人啊,將這廝給我扣押下來!有人刺殺我,居然有人敢刺殺我1

「召集本將軍麾下士卒,居然有人敢在盤嶺衛城,刺殺我盤嶺衛的萬人將!給我將這廝生擒活捉,嚴刑拷打,讓他交代到底是誰派他來的1

一邊尖叫著,司馬豪一邊貪婪的看著白玉子。

那一條水線,絕對不是白玉子修鍊的神通秘法,而是某種歹毒異常的毒液。這種惡毒的攻擊,就好像某些毒蛇、毒蟲一樣,他們雖然沒有任何的修為,但是他們分泌的毒液,可以威脅到很多很多強大無比的存在。

司馬豪看上了白玉子,看上了他口吐劇毒的本事,他想要收服白玉子。

雖然損失了一頭從小豢養的得力戰獸,但是能夠得到一條有著詭異殺傷力的寵獸,這筆買賣也不虧了。這種可怕的劇毒,司馬豪已經想到了好些用處。

百多名騎著血眼烏雲豹的壯漢紛紛跳下坐騎,他們同時一拍頭顱,眉心一道黑光噴出,化為一塊直徑三尺的,邊緣帶著鋒利尖刺的圓盾緊握在手。他們張開嘴重重一噴,『哼哼』幾聲,他們分別噴出了長刀、重劍、長矛、重斧等兵器握在手中。

他們佩戴的頭盔上一陣流光閃爍,一塊厚重的,雕刻了猛獸頭像的面甲從頭盔內滑出,將他們的面孔遮擋起來。伴隨著細微的『擦』聲,他們鎧甲上各處關節部位,紛紛彈出了長有一尺的黑色尖刺,讓他們看上去越發的猙獰兇惡。

陰雪歌拍了拍白玉子,冷笑著看著司馬豪,很是有力的大笑了三聲。

「幹得漂亮,有些人太不是東西,就該好好的教訓一下。可惜,可惜,你打歪了一點。」

白玉子神色冷厲的盯著司馬豪,將他死死的記在了心底。

小人報仇,一天到晚,司馬豪敢說他白玉子長得醜陋難看,作為一個標準的小人,從小立志成為一個像他老爹羅一樣的極品惡魔的白玉子,已經將司律死敵人。

不用等過幾天了,就今兒晚上,找到機會溜到司馬豪的房裡去,沖著他的臉狠狠的吐上一口。

雖然現在修為低,但是白玉子對他吃人無數,用三千冥魔之氣煉製而成的冥魔劇毒,有著無比的信心。

司馬豪聽到陰雪歌挑釁的話語,他跳著腳的尖叫起來。他的笑聲猶如銀鈴一樣清脆,此刻氣急敗壞放聲尖叫的時候,可就好像上百個小姑娘被一萬個地痞無賴包圍了一下,那叫聲尖銳難聽得可以嚇死荒山孤墳中的惡鬼。

他指著陰雪歌,嘶聲怒罵著。

「這是刺客,姦細,兇手,將他抓……殺了!給我當場斬了他。」

「不許傷到那條魚,給我將這條肥魚生擒活捉,不許傷到他一片鱗片1

司馬豪大叫大嚷,正結成了陣勢向前一步步逼近的百多個精銳甲士頓時一愣。白玉子的攻擊如此詭異,不許傷到白玉子一片鱗片,你讓他們怎麼斬殺陰雪歌呢?

但是白玉子不愧是流氓中的極品,無賴中的至尊,聽到司馬豪的命令,他立刻一躍而起,身體被濃郁的黑紅二色雲霞包裹著,大聲奸笑著向那些甲士沖了上去。

他快若旋風般繞著這些甲士急速飛行著,身體就在這些甲士微微分開的雙腿之間竄來竄起,強壯有力的尾巴瘋狂的抽打著這些甲士的胯下。可憐這些甲士身上的重甲,維護住了他們身上所有的致命要害,但是哪裡有什麼甲胄,會照顧到這種尷尬的部位?

他們身穿甲胄和敵人作戰的時候,也不可能有什麼攻擊是從這個方向來的啊!

尤其是他們騎著血眼烏雲豹衝鋒的時候,他們的坐騎鞍子前後都有遮擋,足以防護到這一塊脆弱之地。

但是白玉子如此無恥的用尾巴狠狠的抽打他們胯下,就聽得『彭彭』巨響,十幾個修為強悍,在盤嶺衛都算得上頂尖精銳的壯漢同時慘嚎一聲,丟下手上兵器和盾牌捂著下身劇烈的跳動起來。

白玉子單純用尾巴抽打他們脆弱之地也就罷了,這個無良的傢伙,還將尾巴上的所有鱗片都一片一片的豎了起來,他的鱗片尖銳鋒利,就和刀片一樣。鋒利的刀片扎進了這些大漢的脆弱之地,切得他們血肉模糊,很快就有鮮血順著他們的大腿流淌了下來。

這等殘酷的攻擊,無恥之極卻又卓有成效。

司馬豪身體一個晃蕩,差點沒吐血倒地。

司馬德手舞足蹈的大聲叫好,他一下子就深深的愛上了白玉子。如果不是陰雪歌給他的心理陰影太強大,他甚至都要向陰雪歌開口購買這條神奇的,讓司馬豪丟人現眼的胖頭魚了。

雙手叉著腰,司馬德聲嘶力竭的放聲笑著。

「司馬豪!你吹噓你統轄的雲豹軍是盤嶺衛最精銳的一個萬人隊,你身邊的親衛親兵,是僅次於我父親親兵隊的頂級精銳。看看啊,看看,一條魚,打得你的人嗷嗷叫娘,你還有臉吹牛么?」

「你以前在戰場上的那些戰功,不都是胡編亂造的軍功吧?」

司馬豪一張臉黑得好似鍋底,他震怒的一跺腳,一道金光從他腳尖轟進腳下高樓,上下六層、高有十幾丈,表面包了一層厚重金屬甲板的高樓『轟』的一下炸成了漫天碎片。

高樓中哆哆嗦嗦藏在角落裡偷聽外面動靜的屋主一家齊聲慘嚎,除開修為最強的屋主化身長虹帶著一個家人逃了出來,其他老小百多人都在司馬豪一跺腳中炸成了大團血霧。

司馬德一驚,他眨巴著眼向那炸碎的高樓望了望,沒當回事。

白開心則是瞪大了眼睛,作為盤嶺衛掌控民部的高級官員之一,他對盤嶺衛城外的每一棟宅邸的歸屬情況都了如指掌。尤其是這些靠近衛城的豪宅,他們的主人情況都被他銘記在心。

眼看著高樓炸開,司馬豪宛如一顆流星一樣直衝高空,白開心運足中氣,大聲的尖叫了一聲。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