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二百零六章落籍(2)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15日 20:49 [字數] 355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幾個老人急忙點頭稱是,向著一旁的村人使了個眼色。

十幾個身材纖細,生得頗為秀麗的少女被幾個婦人帶了上來。這些少女沒有塗脂抹粉,只是乾乾淨淨的清水臉蛋,長發在腦後扎了一個長長的馬尾。她們雙眸清澈,秀眉烏黑,健康的皮膚細膩光滑,透著一層淡淡的粉紅色,看上去頗為討人歡喜。

尤其是站在最前面的兩個少女,更是出落得眉目如畫,精緻的面容猶如兩朵水靈靈的蓮花,讓肥胖男子的眼睛不由得一亮。

「唉喲,你們這群老不死的賤種,你們的狗窩裡,還有這麼幾顆寶珠呢?」

「嘻嘻,罷了,罷了,這些普通娃娃的材料,就免了你們的了。嗯,這兩個姑娘,德少爺鐵定會歡喜的,哎喲,這小臉蛋,這小長腿兒1

肥胖男子『嘻嘻』笑著,上上下下的打量著這些少女。

少女們身體微微戰慄著,拘謹的低下頭,不敢和肥胖男子對視。

「成嘍,這些丫頭,既然是你們一份孝心,咱也就收下了。哎,德少爺回來,還不知道多開心呢。那兩條小鹿兒,可真能逃啊?這都出去好幾個時辰了,也不知道德少爺玩得開心不開心?」

幾個老人面露哀色,同時向跪在最前面的老人望了一眼。

這位老人佝僂著身體跪在地上,額頭貼著地面,老臉上淚水混著雨水滾滾流下。

被司馬德當做獵物獵殺的兄妹,正是老人僅有的一對兒孫子。司馬德帶人來收孩兒稅,窮極無聊,一眼看中了少女就要行不軌之事,卻被少女的哥哥踢了一腳,司馬德勃然大怒。當即就逼著兩個娃娃逃入了山林中,將他們當做獵物虐-玩。

想到自己的孫兒孫女註定遭受的悲慘命運,老人心如油煎。卻哪裡敢在肥胖男子的面前流露出來?

整個村子,將近一萬人的死活。都在肥胖男子的一個念頭下;若是司馬德玩得不開心,整個村子就全毀了。盤嶺衛的領地上,他們這種規模的村子何止十萬?屠滅幾個村落,不過是稀鬆平常的事情。

『吽、吽』的狗叫聲遠遠傳來,肥胖男子很是驚喜的一躍而起。

「哎,德少爺回來了?趕緊派人去看看,德少爺玩得可盡興么?若是沒盡興么……這裡,不還有這麼多生得俊俏可愛的小鹿兒?」

肥胖男子猙獰的向那十幾個少女笑了笑。嚇得這些少女一個個站立不穩,全都軟在了地上。

雨很大,路很滑。

十幾條兇殘的大狗在雨幕中賓士,不時回頭咆哮幾聲。

陰雪歌一隻手攙扶著司馬德,穩穩的踏著泥濘向前行走。司馬德軟綿綿的掛在他身上,就好像一隻被抽掉了骨頭的泥鰍。他歪斜著眼睛,不時向陰雪歌飛快的看一眼。

「司馬公子,我的身份,就是我對你說過的,散修。」

「曾經。我家祖上,也是某位聖人。奈何十幾代前的長輩無德,犯了過失。被驅出家門,淪為散修。」

「僥倖的是,我家祖輩雖然被勒令不得修鍊聖門功法,但是在戰場上,得到了隕落域外天魔留下的一部《三宵烔焱天經》,以之為根本,一路修鍊到了現今。」

手指緊扣司馬德的肩膀,陰雪歌手指差點陷進了司馬德的骨頭縫裡。劇痛讓司馬德齜牙咧嘴,猶如見鬼一樣看到陰雪歌。他痛得五臟六腑都在抽筋,但是卻一點兒不敢說出話來。

他只是連連點頭。不斷的說好,不管陰雪歌說什麼。他都忙不迭的答應。

剛才,他已經向陰雪歌坦白了他所知道的一切,關於盤嶺衛的一切機密,包括現在盤嶺衛擁有的軍力,掌握的資源,後備的力量有多少等等。

按照聖人制定的律法,他向陰雪歌交代了這些機密,實則已經是死罪了。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已經是死罪,司馬德也就答應了陰雪歌,做他的『落籍』擔保人,讓陰雪歌在盤嶺衛的地盤上,擁有合法的身份——借口也很容易找,陰雪歌作為聖人律法允許的散修出身,他救了在山林中遇險的司馬德,那麼司馬德就有這個權力償還恩德。

「前輩放心,前輩如此神通法力,我盤嶺衛和周邊衛城,正是軍力被抽調一空,實力最空虛的時候。能有前輩這樣的大能高手歸附,這對我們盤嶺衛正是了不得的好消息。」

司旅很諂媚。

他偷偷摸摸的向陰雪歌看了一眼,小心翼翼的壓低了聲音。

「而且前輩還說,前輩修鍊的三宵烔焱天經,是頂級的火屬性道書,精通煉丹之術。無論煉丹,煉器,制符,陣法,乃至傀儡、聖器等等,只要是精通這些手藝的人才,到哪裡都吃得開的。」

陰雪歌笑著點了點頭,他狠狠的一捏司馬德的肩膀,捏得他骨頭『卡卡』作響。

「這樣最好不過,只要我正式落籍,你就是我的擔保人,你當然……不會出賣我是不是?你被殺死的幾個護衛,你不會因為他們找我的麻煩吧?」

司馬德急忙搖頭,賭咒發誓的保證他絕對不會出賣陰雪歌。

看著司馬德燦爛而扭曲的笑臉,陰雪歌微微鬆了一口氣。

他現在需要時間,給他時間,讓他參悟虛空靈界的天道法則,擁有足夠的力量,他就無所畏懼。他隱隱有一種預感,他將要在虛空靈界,進行一次最重要的蛻變。

這次蛻變,關係著他是否能夠真正的超凡入聖,關係著他是否真正能夠永恆不滅。

那些從他本體衍化的鴻蒙世界中,不惜風險跨界轉生的上古道祖大能們,他們之所以轉世此界,所謂的就是真正的超脫,真正的永恆。這一切,只能在這裡做到。

用力拉拽著司馬德,陰雪歌分開雨幕,大步走到了山谷入口的寨牆前。

站在寨門兩側的勁裝大漢立刻向陰雪歌望了過來,更有人下意識的手一動,將佩劍拔出了半截。

陰雪歌冷冷的看了一眼這些修為比剛才斬殺的護衛強不到哪裡去的戰士,手指微微一用力,司馬德就『唉喲』一聲大吼起來。他掙脫陰雪歌的手,張牙舞爪的朝著這些護衛破口大罵。

「幹什麼?幹什麼?要造反了一個個?想要全家被送進死營或者奴營送死么?看好了,看清楚了,認清這張俊朗非凡的臉,記清這玉樹臨風的身材!這是我司馬德少爺的救命恩人,烔焱真人1

「以後見到真人,得尊敬一點,再尊敬一點!!!明白?」

司馬德衝到一個戰士面前,對著他就是正反二十幾個耳光抽了過去。這個戰士挺起腰桿,低下頭,很配合的任憑司馬德胡亂抽打。

其他的護衛也都低下頭,將兵器收回鞘中,很好奇的用眼角餘光偷瞥陰雪歌。

陰雪歌背著手,昂著頭,做道裝打扮的他眯著眼睛,擺出了一副飄逸出塵的高人姿態。他的神識透過雨幕,籠罩了整個山谷,對山谷內正在發生的事情,陰雪歌已經了如指掌。

快捷的腳步聲傳來,正在裡面收孩兒稅的肥胖男子宛如一縷清風,『唰』的一下撕開雨幕,猶如鬼影子一樣衝出寨門,迅速繞著司錄溉Α

隨後他恭恭謹謹的跪在司馬德面前,滿臉堆笑的用額頭貼了貼司馬德滿是泥濘的靴子。

「哎喲,少爺您回來了?老奴正擔心呢,這雨大得,這山路又濕滑,您又沒有帶什麼高手在一旁,這要是摔了、擦了,老奴這條命也就沒了。」

肥胖男子大驚小怪的大聲叫嚷著,同時他目光如刀,不動聲色的在陰雪歌身上掃了一圈。

陰雪歌鎮定自若的看著肥胖男子,同樣冷厲的目光硬頂著他的目光望了回去。陰雪歌和肥胖男子都覺得眼球一陣刺痛,眼前驟然一黑,淚水『嘩嘩』流淌下來,混在雨水中流了下去。

陰雪歌身體微微一晃,駭然色變。

這個看起來不堪的肥胖男子,他的*強度就不說了,陰雪歌從未見過如此強橫的身體,幾乎達到了九靈聖尊本體的三成。反而是他的法力修為遠遠配不上他強橫的肉身,但是他的法力修為,也超過了現今的陰雪歌幾乎十倍。

虛空靈界的實力劃分中,剛剛飛升的鍊氣士屬於不入流。

而入了品流的強者,按照實力高低,劃分為九品二十七階,眼前這肥胖男子如此強橫,也不知道他是哪一品的實力。

司馬德不耐煩的拍了拍肥胖男子圓溜溜的大白臉蛋,大聲的訓斥起來。

「少廢話,老奴才,我知道你一片忠心耿耿,明白了?」

「趕緊的,做一份落籍文書,我這大恩人,從一頭妖虎手上救了少爺我,他精通煉丹技巧,以後咱的私房錢,就有來路了。嗯,還不快點去準備?」

相對於肥胖男子弱小猶如螻蟻的司馬德飛起一腳,狠狠的踹在了肥胖男子的大圓臉上。

肥胖男子嫣然一笑,身形猶如鬼魅一樣飄起,沖開雨幕闖入了山谷中。

司馬德回過頭來,滿臉是笑的向陰雪歌欠了欠身。

「恩公,真人,前輩,這老奴才是我母親家的家生子白開心,世世代代都是我母親家的奴隸,最是忠心好用的,您只管驅使就是。他現在是盤嶺衛的民部副令,有什麼事情找他,好使得很1

陰雪歌望著肥胖男子的背影,緩緩點了點頭。

希望這白開心,真的這麼好用才行。未完待續R655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