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一百九十一章分靈(1)

[更新時間]2015年03月03日 00:47 [字數] 40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爾等留下,伺機而動。」

陰雪歌手一指,靈木分身傀儡悄然從他眉心飛出,頂替他站在了眾人身前,而他自己已經偷偷遁走。一切都完成得悄無聲息沒有半點兒煙火氣,就連對面監視他們的眾多神魂境高手,都沒有察覺半點。

白玉子齜牙咧嘴的,攀爬在了靈木分身傀儡的頭頂,點點滴滴的口水很不客氣的滴答在了傀儡身上。

現在以至聖法門的厲害,他們肯定知道,陰雪歌身邊有白玉子這麼一條邪門的蛟龍存在。所以陰雪歌不論想要離開做什麼,白玉子都要留在這裡混淆耳目的。

這讓白玉子很不滿,他只能在這裡嘀嘀咕咕的抱怨著——陰雪歌不管去做什麼,肯定不是什麼正大光明、冠冕堂皇的勾當,搞不好就是一些偷雞摸狗的行徑。

這種見不得人的事情,肯定會有很多的便宜好占,這讓白玉子何其羨慕?

這廂里,雙方大軍打成了一團,傀儡遺族的那些傢伙則是在一旁虎視眈眈。三方的絕大部分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這一片戰場上,所以沒人注意到陰雪歌悄然的離去。

借著玄妙莫測的遁法,陰雪歌悄然潛入了第一顆圓月。

雖然沿途有無數的陣法禁制,有無數的衛兵往來巡遊。但是陰雪歌自從天譴法眼時得了天地意志的承認,他對於天道奧義的理解,已經穩穩的站在了元陸世界的最頂峰。

這裡的所有陣法禁制,九成都是按照元陸世界的標準布置,其中雖然有來自上界的一些奇妙手法錦上添花,但是這些手法只注意了加大陣法禁制的破壞力,並沒有在防範人侵入的方面做調整。

所以陰雪歌猶如一個熟練的開鎖匠,輕輕鬆鬆的打開了一重一重的禁制。悄然遁入了第一顆圓月的最核心處。循著老中青三人身上的奇特氣息,他來到了第一顆圓月地心極深處的那一方小小空間中。

濃郁猶如水波的天地元氣在這裡匯聚,而且一座奇異的聚靈大陣對天地元氣進行了某些提純和提升。讓這裡的天地元氣擁有了某些上界靈氣的特質。

陰雪歌驟然進入這一方小小空間中,只覺一股濃郁的清新力量撲面而來。順著渾身每一個毛孔流入了他的身體。他的身心一陣暢快,體內法力驟然靈動起來,短短几個呼吸間就提升了一倍以上。

這就好像一株一直生站在懸崖峭壁上的大樹,已經習慣了懸崖上貧瘠的土壤和稀薄的營養,驟然間他被移植到了一片肥沃的黑土中,那濃郁充沛的養分嗆得他直打飽嗝。

陰雪歌現在就是這樣,從境界上而言,他已經在很多方面達到了元陸世界的極限。現在限制他實力增長的。反而是元陸世界這無窮無勁濃郁至極的天地元氣了。

這裡的天地元氣固然充沛無比,但是品質上還是略差了一些。就好像讓一個大肚皮的漢子整天嚼沙子,你每天吃掉一萬斤沙子,也不會有飽滿的感覺。但是只要給他三斤五花肉,燒得油汪汪的配合一碗大米飯吃下去,他會滿足得直哼哼。

現在陰雪歌就是這等模樣,他很滿足的深深的吸著氣。

雖然混雜在這裡水波一樣的天地元氣中的靈氣,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絲半點兒,但是陰雪歌的巨木元神宛如八爪魚一樣向著四面八方伸出了無數的氣根,短短几個呼吸間。就把這一方虛空中的所有稀薄的靈氣全部抓進了體內。

他身體內的法力劇烈的翻滾著,發生著巨大的、天翻地覆的變化。

他的元力在凝聚、在凝練,在提純、在凈化。他的法力逐漸帶上了一絲瑩潤的光澤,猶如大海一樣在他體內不斷沖刷的法力中,已經有很是黯淡的天道符文逐漸浮現。

「這三個老傢伙,倒是下了大本錢。這裡的環境,很享受么。」

雖然這一方小小空間只有直徑百里左右,建築和景緻也遠不如外界。但是這裡有下界絕無的上界靈氣存在,這就絕對值了。如果不是蘭水心這些人突兀的從上界降臨,單純老中青三人,從他們可以享受這裡的上界靈氣就可以判斷出。根本沒人可以對至聖法門的統治造成衝擊。

很快陰雪歌就繞著這一方小小空間中的各處宮殿建築走了一圈。

一邊走他一邊在心中暗自咒罵,作為至聖法門最要緊的核心所在。三大至聖世家壓箱底的戰略力量隱居的場所,這裡到處擺放的陳設。居然都是上古時代億萬流派的重器。

比如說在一座宮殿門前的廣場上,用來鎮壓四方風水氣息的,赫然是道門的四方四相聖獸的雕像。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座青銅雕像穩穩的佔據了廣場一角,散發出厚重古樸的道門氣韻,牽扯著四方的天地元氣,按照一個玄奧的軌跡運轉著,為這裡營造出最佳的氣候環境。

一座偏殿的大門,陰雪歌打量了一下,整扇大門都應該是從某座上古佛殿的門框上拆下來的。

原木色,沒有絲毫裝飾雕琢的木門上,隱隱透著一絲禪門特有的空靈氣息。隱隱檀香從門檻上飄散開來,香飄百里,香氣中充盈著鎮定心神、辟邪清神的強悍力量。

更讓陰雪歌麵皮發黑的就是,在一處宮殿後方的小花園中,一座涼亭內,一張小小的茶台四周,擺放了四張供人落座品茶的小圓凳子。

但是這小圓凳子,赫然是四尊佛陀雕像的頭顱。也不知道上古那一座禪院遭劫,四尊佛陀雕像的頭顱被至聖法門的先祖們砍了下來,就丟棄在這裡充當墊屁股的物事。

這四尊佛頭雖然只有兩尺多高,但是雕刻的手法真正是宗師級的佳作。而且這些佛頭原本所屬的佛像,也不知道在那禪院中受了多少年的香火,四顆佛頭本來材質只是普通的千年生檀香木,但是經過無數年香火的熏陶,加上有無數佛門高僧在他面前禮拜誦經,他們全都轉化了材質。

原本檀香木雕刻而成的佛頭,此刻都變得珠圓玉潤,猶如琉璃寶珠一般,驟然一眼看去,這四顆佛頭內好像還有一朵金燦燦的九品蓮台在緩緩旋轉。

這樣的佛門珍寶,放在無名這樣的佛門弟子手中,就是鎮壓邪魔的至強佛寶。如果用來輔助修鍊,只要將這四顆佛頭內積蓄的禪門佛力吸納一空,立刻就能造就四尊金身羅漢出來。

在上古之時,元陸世界的佛門修士,修為再深也只能成為肉身羅漢。唯有功行圓滿,內外功夫都達到了極致的佛門高僧,飛升到聖靈界,受到無量佛光洗鍊之後,才能成就金身羅漢。

也就是說,放在上古時代,這四顆佛頭,就能讓四個佛門小和尚一步登天,直接飛升去聖靈界享受無邊清凈福分。但是在這裡,在這個時代,在至聖法門的核心之地,這四顆珍貴無比的佛頭,居然被他們焚琴煮鶴的當做了喝茶時使用的椅子。

「暴殄天物,遲早遭報應的呵。」

陰雪歌搖頭嘆氣,一如前面的四方聖獸雕像,那一扇古樸厚重的大門一樣將這四顆佛頭納入了囊中。

他又盯著那茶台看了看,嗯,沒錯,這茶台也是上古的寶物。

看這造型,應該是上古儒家一脈,某些大德高賢揮筆潑墨使用的書案,被至聖法門的這群人擄掠回來后,稍微加以修飾,就變成了他們喝茶的茶桌。

這書案好啊,無數儒家大德在這上面耗費過精力、揮灑過汗水,在陰雪歌法眼看來,這書案核心處,已經存下了一百零八顆拳頭大小的『儒門墨舍利』。

這些墨舍利隨便一顆,就能造就一個七巧玲瓏心的聰明人,什麼過耳不忘、過目不忘、一目十行、日破萬卷之類的本領,對他們而言就是吃飯喝水一樣的天賦,可謂是世間最聰明、悟性最高的怪胎。

這種寶貝對陰雪歌已經沒什麼用處,但是用來栽培未來新收錄的門人弟子,則是無上奇珍。

「可惜,可惜,他們居然用你做茶台?可想,這些至聖法門的混蛋,也都是一群不讀書的蠢材。」

感慨了幾聲,陰雪歌撫摸了一下這張茶台,隨手將他也收進了袖子里。

他又看了看四周,嗯,這涼亭的柱子和瓦片,還有地下鋪的磚頭,都是寶貝。一塊都不能放過,全部收走吧,全部收走吧。上古之時,有某些宗門的門人弟子,專門入市開闢皇朝做皇帝,引龍脈皇氣輔助修鍊。這涼亭中的所有物事,都來自那個流派的門人弟子建立的皇朝宮城中。

就說地上的這金磚,每一塊都是三尺三分的長寬高,經過三千遍精工才能鑄造而成。每一塊金磚內都銘刻了八萬一千條『皇圖雄霸』的龍氣符印,威嚴無比、堅硬異常。雖然只是普通鋪地的地磚,但是這些地磚拿去砸人,就算是凝成了神魂的非人存在,也會被砸得腦漿迸射。

這些地磚可都是好東西埃

用來修建道宮洞府,起碼能給自己的道場憑空增加三倍的防禦力。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