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一百七十八章敗露(2)

[更新時間]2015年02月03日 18:55 [字數] 362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少女們的鮮血,就是燈油,而這一點火焰,則是依靠這種蘊藏了怨毒之力的少女血液,才能存在。

這是一種極其邪惡的法門,這麼一點綠豆大小的火焰散發出的邪氣,比起瀰漫了整個月亮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還要邪惡污穢千萬倍。甚至就連蘭水心,這個精修逆五行真光,精通無數邪惡密咒的蘭家老祖進入這個密室后,都被那一點火焰上衝天的邪氣震得渾身直哆嗦。

站在密室的邊緣,怔怔的向祭壇望了好久,蘭水心的身體微微的哆嗦了一陣子,這才咬咬牙,猶如閨閣中的少女見到了劇毒蛇蠍一樣,一小步一小步的,極其謹慎小心的向祭壇靠近。

距離祭壇還有七八尺遠,蘭水心已經停下了腳步。

他渾身戰慄著看著這座由無數扭曲的細小白骨,用極其複雜的方式相互交錯編織而成,表面浮現出無數怪異紋路的祭壇,渾身冒出了大量粘稠的冷汗。他死死的盯著祭壇,瞳孔已經縮成了針尖大校

「那月面中的東西,或許,並不足以對付我。」

似乎是要說服自己,蘭水心從袖子里掏出了兩團拳頭大小的光暈。

「至聖法鼎的鼎心,已經被我拿到了三件。他們不可能啟動法鼎對付我。」

「元陸世界的生靈,再強大也不過是凡人,他們根本不可能對付我。沒有集中了整個世界氣運的至聖法鼎,他們傷不了我一根頭髮,他們連我的皮毛都不能觸動絲毫。」

「我……或許,是想得太多了。」

神色艱難的向白骨祭壇看了一陣子,蘭水心緩慢的轉過身,慢慢的向密室外退去。

但是他剛剛走了三步。白骨祭壇上那一點綠豆大小的火焰突然高漲。原本綠豆大小的體積,突兀的就膨脹到了數尺方圓,薄薄的一層火幕懸浮在祭壇上。一隻森冷無情,眼皮呈血色。眼球慘白一片,透著萬分邪異和猙獰的眼睛慢悠悠的從火幕中浮現出來。

懸浮在空中的幾個少女齊齊嘶聲慘嚎,她們斷指上滴落的血液速度驟然增加,她們的精氣神都混在血液中不斷流逝,隨之溜走的還有她們的陽壽。她們渾身劇痛無比,就好像有人在用針筒抽取她們的骨髓,那等難以形容的痛苦,讓她們發出了人類所能想象的最凄厲、最慘厲的叫聲。

點點鮮血落在火幕上。火幕就越發的清晰了許多,那顆眼珠也變得更加的立體。

一股冷風平地而起,蘭水心的身體激靈靈打了個寒戰,他剛剛提起來的一隻腳將應在那裡,半天沒有落下。過了許久,他才緩慢的轉過身,向那火幕中的眼球深深的稽首行了一禮。

「前輩。」

蘭水心很是恭謹的向那眼球問候了一聲。

眼球冷漠的盯著蘭水心,一道無形的精神波動狠狠的轟進了蘭水心的識海,一個飄忽不定、陰惻惻帶著萬分殘忍的聲音在他的識海中悄然響起。

「既然來了,怎麼也不招呼一聲?這麼著急走。是害怕我么?」

蘭水心渾身冷汗突然消失得無影無蹤,他乾笑了幾聲,急忙搖頭。

「前輩說笑了。晚輩只是突然想起,這裡的燈油不夠了,想要去挑選一些上品的燈油備用而已。」

幾個少女懸浮在半空中,她們依舊在凄厲的慘嚎掙扎著。蘭水心所謂的燈油,就是她們。這些少女全都出身三大至聖世家,都是上古三大至聖的嫡系後裔,她們血統尊貴,修為也著實強橫,小小年紀。卻都一步踏入了神魂境的境界,假以時日都能進入三聖殿接受最頂級的栽培。

但是至聖法門內亂突生。原本的天之驕女被蘭水心偷偷擄來此地,變成了這一團怪異火光的『燈油』。

「噢?是這樣么?那麼。你就沒別的事情給我說說?」

「比如說……你在月面的事情,成了么?聽說你挑選了一批得意的精英族人潛了過去,時間過去這麼久了,想必已經成功了吧?他們留在月面的寶貝,到底是什麼物件?」

蘭水心張了張嘴,他沉默了一陣,然後掏出了蘭雲的本命元神牌和那塊通訊玉符,乖乖的將他們放在了祭壇上。他唉聲嘆氣的,老老實實的將這些日子他根本無法聯繫上蘭雲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火幕中的眼珠微微轉了裝,慘白色的眼球內閃過一抹邪戾的凶光。

『嗤嗤』笑了幾聲,眼球血色的眼皮緩緩的合上。眼皮上幾條扭曲的怪異符文悄然閃現,然後逐漸的隱去。眼球又緩緩睜開眼睛,一道強勁無匹的精神波動再次蠻橫的闖入了蘭水心的識海。

「我們,按規矩來?」

蘭水心的臉蛋抽搐了一下,他堆起滿臉的笑容,急忙向火幕中的眼球連連稱是。

伸手向虛空一抓,一柄用黑色石頭磨製而成,造型兇猛猙獰猶如巨獸獠牙的短刀被蘭水心握在了手中。黑漆漆的短刀上密布著斑駁的血痕,隱隱散發出濃郁的血腥味,很顯然,這是一柄屠戮無數的兇器。

咬咬牙,蘭水心舉起短刀,向自己的身體狠狠的切割了下去。

他在兩條大腿上,分別切下了一條肌肉,剁下了自己四根腳趾。

兩條手臂,同樣分別切下了一條肌肉,同時也剁下了四根手指。

他咬著牙,用這並不是很鋒利的短刀,艱難的切開了自己的肚皮。他用法力禁錮了自己的傷口,小心翼翼的沒有讓傷口流出一滴兒鮮血。面色猙獰的蘭水心握緊了短刀,將自己的五臟,連帶心臟在內,分別切了一半下來,然後和那些肌肉、腳趾、手指放在了一起。

火幕中一道陰風卷了出來,蘭水心從身上取下來的這些肢體被捲入了火幕中。

細微的咀嚼聲傳來,『嘎』聲中,那顆眼球很是滿意的感慨著。用一種含糊的語氣,讚歎著蘭水心肢體的美味。蘭水心艱難的笑著,他匆匆的服下靈丹。默運秘術,迅速的修復肢體。讓自己殘軀的內臟重生,讓身體上的傷口癒合,同時被切掉的手指和腳趾也迅速長了出來。

也就是蘭水心修為強橫,已經不是凡俗之身,換了其他人,這樣的自殘早就要了他的性命。

大汗不斷的湧出,蘭水心看著火幕,很有點低聲下氣的低聲笑著。

「前輩。您看?」

火幕中的眼眸驟然張開,一抹血淋淋的魔光從眸子深處噴出,籠罩在了蘭雲的本命元神牌和那通訊玉符上。『嗤嗤』聲中,蘭雲的本命元神牌迅速融化,變成了一團兒血雲浮了起來。

血雲中,出現了搖曳的身影。

過去一年多來,從蘭雲主動找到陰雪歌,勒令他跟隨自己前往月面時起,一直到陰雪歌等人同時進入臍眼為止,所有的事情事無巨細的都在血雲中出現。

但是事情也有例外。但凡陰雪歌動用了十方超度的景象,這顆邪異的眼珠都沒能將其反溯出來。

陰雪歌動用五彩菩提樹枝時發生的所有事情,這顆眼珠同樣沒能將那一段時間的事情顯示出來。

而陰雪歌得到混沌法源鍾后。陰雪歌的身影就徹底從血雲中消失,蘭水心再也無法看到和陰雪歌有關的任何影像。

但是這一切已經足夠了。

蘭水心的臉色變得極其的難看,他聲嘶力竭的朝天咆哮了一聲,頓時密室外猶如實質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劇烈的翻滾起來,不斷發出沉悶如海嘯的巨響。

「蘭雲,你這個廢物,你居然被人制住了?」

雖然對事情的詳細經過不是很清楚,畢竟陰雪歌動用十方超度和五彩菩提樹枝的次數不少,這讓蘭水心無法確切的明白陰雪歌在月面的全部舉動。但是結合最終的影像來看。很明顯的,蘭雲等人已經被陰雪歌控制住了。他們變成了陰雪歌的奴僕,一舉一動都盡在陰雪歌的掌控中。

三大至聖世家和蘭水心爭奪的重寶。毫無疑問也落入了陰雪歌手中。

「木道人……好,好一個木道人……」

蘭水心急速的繞著祭壇轉著圈兒,他雙眸怒火如潮,聲嘶力竭的不斷詛咒著。

火幕中的眼珠『嗤嗤』的笑著,他緩緩的閉上了眼,火幕開始緩慢的縮校

「嗯,很顯然,你們都失敗了。」

「那件重寶,可以對你造成致命威脅的重寶,落入了那個木道人的手中。」

「所以,趕緊想辦法吧。奪回那件寶貝,趕緊把那三個老傢伙在元陸世界的基業給徹底剷平。」

「趕緊,趕緊完成你對我的許諾。你想要的,我能給。但是我不能白給,所以,你得體現出你的價值。蘭水心,如果你這點小事都無法完成的話,我就要考慮考慮,是否繼續和你合作下去了。」

「你以為,強行撕開逆行通道,和你跨界傳音,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么?」

『嗤嗤』笑聲中,眼珠消失得無影無蹤。

火幕緩慢的縮小,最終變成了一滴黯淡的綠豆大小的火點,懸浮在祭壇上靜靜的燃燒著。

被禁錮在空中的幾個少女已經變得白髮蒼蒼、枯槁猶如九十歲老人。她們的生命力已經快要耗盡,眼看著她們隨時都可能咽氣。

蘭水心冷笑了一聲,他隨手一揮,濃郁的大圂涒逆五行真光中又飛出來十幾個赤身露體的少女,嘶聲慘號著被禁錮在了半空中。他大袖一揮,這幾個已經耗盡了精血的少女同時化為一縷灰塵飄散,他身形一閃,帶著大片殘影急速衝出了密室。

「木道人……木道人……木道人1

「蘭雲,你這個廢物!你該死!你的三代內的所有直系親眷,都該死1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