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一百五十九章援兵(2)

[更新時間]2015年01月13日 12:29 [字數] 35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些三頭蝠修成的妖魔,全部被飛舟仗著速度丟在了後方。

沿途的三頭蝠,再也不能對陰雪歌他們造成任何的威脅。這些三頭蝠,有些弱小的程度,甚至只和元陸世界的凡人平民相當。弱小到這等程度,陰雪歌他們此刻一聲大吼,就能震死方圓千里內的所有三頭蝠。

如此一路前行,五天後,飛舟衝出了這一片廣袤的黑樹林,來到了一片淺海之前。

淡藍色的海……或者,確切的說,是鹹水湖?

不好確切的區分,但是眼前就是這麼一片綿延不知道多少里的水域。淡藍色的鹹水,陰雪歌跳下飛舟,伸手沾了點水用舌頭舔了舔,然後他皺起了眉頭。

咸,鹹得發苦。陰雪歌的舌頭都有點抽筋了,這滋味實在是太可怕。

這一片鹹水廣袤無邊,一眼看不到邊際,但是鹹水很淺,大概只有百多丈深,而且這個深度很均勻,神識掃過水麵,方圓數萬里內,都是這樣的水深。

如此鹹的水裡面,居然還有大量的水草和魚蝦鱉蟹之類滋生,一些地方還有大群大群的水鳥,用各種樹枝、草葉和礦石之類的材料搭建了巨大的巢穴。有些鳥巢方圓數十里大小,裡面聚集了數以萬計的水鳥。

這裡的水鳥只有一種,類似於天鵝一樣優雅的身軀,但是翅膀極大,翼展超過十丈,而且鳥嘴又長又尖,散發出淡淡的銀色光輝,就好像金屬鑄成的短劍一般。

讓陰雪歌心動的就是,在這些鹹水的下方,在湖底或者說海底的淤泥內,蘊藏了大量的極品水系寶石。他的神識掃過的地方,他發現的祭品水系寶石數以百萬計,其中一些寶石體積堪比水牛,裡面蘊藏的精純水系元力,甚至和一個修成了神魂的非人存在體內全部的元力相當。

這些寶石對陰雪歌用處不大,但是對幽泉和白玉子,可都是極佳的補品。

他也顧不得皇普靈異就在身邊,他雙手一揮,兩條水汽從他袖子里噴出,水面上突然有無數條水線噴出。每一條水線上方都托著一顆小則人頭大小,大則水牛般巨大的青藍色的寶石。

蘭雲在一旁挑了挑眉頭,他現在冒充的是水家族人,對於這些水系寶石,他必須表現出極大的驚喜才是,所以他『欣喜若狂』的跳了起來,一言不發的衝到水邊,也開始施展神通秘術,收集這些珍貴異常的水系寶石。

一邊施展秘術,蘭雲一般回頭向皇普靈異笑著解釋。

「皇普大人,這裡的水系寶石蘊藏的水屬元力精純無比,居然沒有一絲半點兒負面能量,真箇是奇。可見這一片水域中,定然有某種天地奇珍,將那負面能量驅散了。」

「這些寶石對我水家族人而言,珍貴異常,所以,還請皇普大人見諒。」

皇普靈奇皺起了眉頭,他看了看左右,然後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他掐著指頭計算了一陣,然後無奈的搖了搖頭。

「罷了,你們只管行事吧,這些寶石,果然,對你們水家族人大有裨益。多收集一些,後面或許還用得上。既然這裡沒有那種負面能量,那麼……」

陰雪歌和蘭雲冒充的是水家族人,是在月面輪值的水家族人。而在月面輪值的這些至聖法門的人,他們一個個都是對月面的土特產,對月面的毒蟲妖獸有著深刻了解的專家。

所以皇普靈異這麼一開口,陰雪歌立刻裝作很內行的滿口胡謅起來。

「皇普大人放心,按照我們在這裡鎮守數百年的經驗,凡是沒有那種負面能量滋生的地方,一般也不會太容易碰到前面那些甲蟲和三頭蝠之類的凶物。」

「所以,我們在這裡,應該是比較安全的。」

陰雪歌這就是純粹在胡說八道了,但是皇普靈異還真相信了他的話。

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皇普靈異很是有點悲從中來的仰天長嘆。

「是老夫大意了,本來以為,老夫親自出手,帶著一批族中精英來此,不管月面有如何兇險,我們總能順利的完成諸位長老的委託,去到那裡。」

「想不到,這裡居然兇險如斯,我們才走了不到一成的路程,居然就損失了這麼多精英子弟。」

嘆了一口氣,皇普靈異很是有點不舍的從袖子里掏出了一塊玉符。

這塊玉符一出,陰雪歌和蘭雲的眼角就同時抽了抽。

元陸世界的玉符一般而言,都成長方形,這是元陸世界最常見的制式玉符。

而皇普靈異拿出來的這塊玉符,卻是一塊直徑一尺左右的圓盤狀符籙。玉符厚達半寸,通體青紫色,散發出淡淡的月光,有一種極其雋永深邃的道韻隱藏其中。

玉符表面顯然是人工雕刻出了大量奇妙的雲紋符籙,而且這些符籙的紋路一眼看去自成日月星辰、山川河嶽諸般天象,雖然是人工製品,但是看上去卻和天生一般。

玉符的氣息讓人心醉,那等道韻深邃醇厚,好似一壇陳年美酒,讓人不自覺地沉浸其中。

但是玉符的氣息又是如此的宏大渾厚,好似數百座大山沉甸甸的壓在陰雪歌和蘭雲的心頭,讓他們望而生畏,忍不住對製造玉符的那個存在充滿了敬畏之心。

這塊玉符,顯然不是元陸世界的土著鍊氣士能夠製造出來的。

這一定是來自上界,也就是虛空靈界的產物,是那些飛升后的聖人或者聖人後裔們,用不知名的手段送回了元陸世界,最終落入了皇普靈異的手中。

「這是『天遁』。」

撫摸著這塊玉符,皇普靈異將舌頭咬破,一口血噴在了玉符上。

一道青紫色的淡淡光芒衝天而起,光芒中有日月星辰、有山川河嶽、有無數奇異的形象冉冉擴散開,同時裡面有數以億萬計的光點牽扯著,慢慢的勾勒成了一條條複雜的線條,組成了一座複雜的大陣。

「但凡在元陸世界內,天遁無所不能,無所不至。」

皇普靈奇很是感慨的搖頭嘆息著,一張老臉心痛得連連抽搐。

「奈何,此物在上界製造極易,想要送回下界來,卻是無比困難。如今整個至聖法門,也不過區區三枚罷了。」

嘆了一口氣,皇普靈異越發無奈的感慨了起來。

「而且,想要藉助此寶去往某處,還必須在另一方有人牽引才行,如此就大大的不方便了。」

無數水系寶石帶著點點流光飛進陰雪歌的袖子,白玉子也乾脆從他袖子里鑽了出來,堂而皇之的出現人前。他張開嘴,瞅准了一塊碩大的紫藍色寶石就是一口吞下,然後渾身鱗片噴出絲絲紫藍色寒氣,周身氣息就變得強大渾厚了不少。

皇普靈異也只是看了白玉子一眼,然後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

區區一條龍鯉,雖然凝成了神魂,但是也不過如此。至聖法門內,什麼神獸神禽沒有?那些牲口,在至聖法門也只是充當坐騎的命。

淡淡的月光中,一百零八點淡淡的身影飄然落下。這些身影原本只是霧氣凝成的一點極淡的影子,但是眨眼間飄落到陰雪歌他們頭頂后,這些人影就凝成了實體。

他們同樣身穿紫色長袍,袖口了三聖紋章,身上佩戴著大量流光溢彩的玉符、玉佩、玉環、玉鉤等諸般器物。這些玉器件每一樣都雲霧纏繞,密密麻麻的雕刻了無數的符文在上面,顯然每一件都是極上品的靈物。

這些人中,領隊的是三位相貌古樸,身材高大,腰身筆挺的白髮老人。

他們身穿長袍,頭戴制式古樸的高冠,單單往陰雪歌他們面前一站,就有一種類似於洪荒巨獸的蠻橫氣息撲面襲來。

「皇普令。」

「獨孤尊。」

「令狐絕。」

三位老人語氣森冷的報出了自己的名號,隨後皇普令一耳光就抽在了同樣白髮蒼蒼的皇普靈異臉上,打得皇普靈異『吱兒』一聲慘嚎,抱著臉打著轉兒被打飛了數十丈遠。

「無能,廢物,這才幾天時間,你帶來的數十精英,就只剩下你一人了?」

陰雪歌和蘭雲停下了收集水系寶石的神通,乖乖的垂著手站在一旁不吭聲。很顯然,這三個老人才是三大至聖家族的真正核心高層,沒看到皇普令教訓皇普靈異就和教訓孫子一樣的?

皇普靈異捂著臉,乖乖的跑了回來。他不敢為自己分辯,而是一五一十的,將自己這一路上的遭遇說了出來。皇普令、獨孤尊、令狐絕三人聽了皇普靈異的話,頓時皺起了眉頭,臉色都變得極其難看。

「如果真是這樣,這月面的危險程度,還真是……」

獨孤尊低聲的咕噥著,語氣中大有不以為然之情流露。

「也不知道,當年,那些前輩,他們到底付出了多大代價,才……」

三人相互望了一眼,然後同時搖了搖頭,丟開了這件事情。不管他們所謂的『當年』是怎麼回事,現在他們要做的,只是順著皇普靈異手上的那張地圖,繼續走下去而已。

一枚天遁符威力有限,被皇普靈異接引而來的援兵,也只有一百零八人。

一行人同時登上了皇普靈異的這條飛舟,瞅准了方向,向著前方繼續前行。

在他們身後,無數甲蟲和三頭蝠鍥而不捨的追了上來,但是一到了這一片淺水邊,他們就同時停下了腳步。數百頭修成人身的妖魔望著飛舟散發出的一點微光,惱羞成怒的破口大罵著。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