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一百五十二章截殺(1)

[更新時間]2015年01月03日 01:54 [字數] 338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帳篷內殺氣瀰漫,恐怖的神魂波動凝成一塊宛如實質的大鐵板,沉甸甸的壓在所有人的心頭。

帳篷外,血狼君的數十位親衛狼妖已經趴在了地上,恐怖的神魂壓力讓他們的靈魂僵硬,讓他們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更讓他們肢體麻痹,只能像是死人一樣躺在那裡。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陰雪歌的臉上。

手持法旨的老人冷笑連連。

血狼君握住了身邊大斧。

一旦爆發衝突,血狼這柄大斧會毫不猶豫的著老人的面孔劈下去。已經吸收了琅琊王黑狼妖一部分生命精髓,得到了他一部分力量的血狼君相信,他一定能一斧頭劈死這老傢伙。

但是陰雪歌沒動,他低著頭,靜靜的看著老人手上的法旨。

要麼乖乖的服從老人的命令,按照蘭水心的徵調,去參加不知目標、不知用意的任務。

要麼就乖乖的交出手上的傀儡,或許蘭水心還有一絲半點的良心,能給陰雪歌彌補三瓜兩棗;要麼乾脆這些人就是空手套白狼,帶著這些傀儡轉身就走,一個銅板都不給陰雪歌留下。

看著面前咄咄逼人的老人,以及他身後那些氣勢洶洶,周身煞氣瀰漫的非人強者,陰雪歌沉吟了片刻,突然很是爽朗的放聲大笑。

「前輩既然這麼說了,又是……又是……」

白髮老人聽出了陰雪歌話語中的鬆動之意,他急忙提點陰雪歌。

「心祖,他老人家乃我蘭家先輩,從不可測天上天降臨,乃是神聖一級的人物,非我等凡人能想象。」

陰雪歌急忙點頭,他向白髮老人稽首行禮,很是謙卑的笑著。

「而且又是心祖他老人家看得起晚輩,親自頒發了法旨,那麼晚輩就隨著諸位走一趟吧。」

微微一頓,陰雪歌耷拉著眼皮,『小心翼翼』的,帶著一絲童養媳婦向婆婆請安的『小心勁兒』低聲下氣的提出了自己的一點點意見。

「只是,晚輩能否,預支一部分的報酬?」

抬起頭看了一眼白髮老人,陰雪歌像是唯恐對方誤解一樣,急匆匆的開始解釋。

「不是晚輩貪婪,而是晚輩道號就是木道人,修鍊的是木系道法。若是前輩能夠為晚輩提供一些青木系的天才地寶,那麼……晚輩就能在短時間內提升修為,也能幫前輩更多的忙。」

白髮老人深深的看了陰雪歌一眼,然後曬然一笑,不以為然的搖了搖頭。

他還以為陰雪歌會提出什麼樣的條件?不就是一些青木屬性的天才地寶么?他可是蘭水心的代表,而現在蘭水心幾乎掌控了大半個至聖法門,整個元陸世界大半的資源盡在他掌握中。

區區一些青木屬性的天才地寶,或許對於那些藏身在異域的邪魔外道而言是無比珍貴的寶貝,但是對於至聖法門來說,這算什麼?

「只要你努力賣命,乖乖的聽老夫的命令行事,自然有你的好處。」

白髮老人很慷慨的朝著陰雪歌笑了笑。

「老夫蘭雲,乃是心祖最嫡親的後輩,你叫老夫雲老就是……些許天才地寶,算得什麼?」

帳篷內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鬆懈了下來,所有人都皮笑肉不笑的『呵呵』笑著,其中尤其以血狼君和九靈聖尊笑得最難看。他們雖然修成了人形,但是畢竟保留了獸的本性,對於人類的爾虞我詐並不是很看得過眼。

蘭家的效率極高,陰雪歌答允了蘭雲的條件后,只過了半個時辰,一個容量極大的儲物錦囊就送到了他手中。陰雪歌神識往錦囊中一掃,他的心臟都不由得劇烈的跳動了幾下。

他突然有一種,不管不顧的,現在就衝上七輪圓月,瘋狂劫掠至聖法門的衝動。

這個錦囊內的空間極大,巴掌大小的錦囊內的空間有數百里方圓,濃郁的青木靈氣充斥其中,一顆高有三百里,直徑十幾里的巨木靜靜的懸浮在這個錦囊中,枝繁葉茂、根須齊全。

這是一株杏樹,一株『黃斑玉核杏』,在元陸世界,這也是極其不錯的靈根。這種黃斑玉核杏比不上空渺萬世蓮這樣的先天鴻蒙靈根,也比不上後天那些有數的靈木,但是他在元陸世界無數靈根靈木中,排名也能列入前八百位。

陰雪歌對草木植物極其熟悉,他一眼就看出,這顆黃斑玉核杏的年月極其悠久,只比鳳梧道人的本體年輕數十萬年。鳳梧道人可是從上古時代就生存至今的老怪物,這顆大杏樹的氣候可想而知。

按照常理,以元陸世界濃郁到變態程度的天地元氣,這顆老杏樹早就應該修成樹妖了。

但是他體內一絲靈性誕生的跡象都沒有,三百六十顆『五惡金』鑄造而成的滅魂刺深深的沒入了老杏樹的樹榦各處,杜絕了他誕生靈性的最後一絲可能。

除了滅魂刺,在老杏樹的樹皮下,還被人埋下了三十六枚強力的法符。這些法符時刻的吸收天地元氣,放出渾濁的類似於神魂衝擊的能量波動。在這些法符的影響下,就算這株老杏樹得到了某些機緣,偶爾誕生了一絲神智,也會被這些能量波動攪成粉碎。

這就是至聖法門的行事標準了,被他們栽培種植的靈木,永遠不可能有變成妖怪的機會。不僅是他們門內栽種的靈木是這樣,整個元陸世界,律宗的觸角所及之處,所有古木都是一般的命運。

正因為這株老杏樹沒有滋生靈智,他無數年來吸收的所有天地元氣,全部都用來孕化自身,所以這株老杏樹中蘊藏的生命源力比起鳳梧道人還要強出了一等。他的樹榦核心內,更是凝聚了一塊比鳳梧道人的樹心更加精純的晶核。

鳳梧道人的樹心呈木、火雙屬性,變化靈動至極。

而黃斑玉核杏的樹心,則是『玉』屬性,堅硬異常、凝聚無比、有極強的破邪誅魔的屬性。

有了天聾地啞傀儡宗的煉器秘術,陰雪歌有信心用這顆老杏樹的樹心,煉製一整套威力巨大的煉魔大陣。甚至他有信心,讓這套大陣取代他現在還無法激發全部威力的十方超度,成為自己威力最強的撒手。

他預料到了,蘭雲的出手會很慷慨。

因為他的這三十六尊傀儡威力巨大,所以蘭雲不可能小氣,這是最基本的對等交易的原則。

但是他同樣沒有預料到,蘭雲居然會有這麼大的手筆。這麼一株上古時就存在的古木,可以讓任何一個精修青木道法的修道者,或者在短時間內法力飆升,迅速提升數倍、數十倍的實力;或者就能用這株古樹煉製三五具分身,不僅能夠直接提升戰鬥力,而且還能多出好幾條性命來。

將錦囊小心的納入袖子里,陰雪歌向端端正正的坐在中軍大帳正中,正在品茶的蘭雲行了一禮。

「雲老實在是慷慨,貧道只能捨命相陪了。不得不承認,這株上古靈木,對貧道的用處實在是太大了。」

陰雪歌滿臉是笑,所有人都能看得出來,他打心眼裡流露出的歡喜和雀躍。蘭雲帶來的那些人相視而笑,紛紛點頭。在他們心中,他們自然認為,『木道人』這個從西疆蠻荒之地突然冒出來的邪魔異端,見了這種上古奇珍,自然是死心塌地的為他們所用。

他們絕不懷疑陰雪歌的笑容有假!

因為無數年來,至聖法門統治整個元陸世界,他們已經摸清了這些邪魔異端的生存狀態。他們絕不會相信,居然會有一個邪魔從這樣的奇珍的衝擊下,還能保持著一定的清醒。

蘭雲舉起茶杯,一口將茶水連同茶葉都吞進了腹中。

他看著陰雪歌,滿意的、矜持的緩慢的點了點頭。

「既然木道人感到滿意,這樣就好。此次我們的行動,因為某些原因,必須要依仗木道人的大力。」

『嘿嘿』笑了幾聲,蘭雲深深的向陰雪歌看了一眼,然後著重在他藏下了三十六尊傀儡的大袖上掃了一記。他放下茶杯,站起身來,腰桿挺得筆直。

「只要這次我們成功了,那麼,還有數倍於此的寶物奉上。還請木道人,真箇不要留任何力氣才好。」

陰雪歌點了點頭,認真的應諾下來。他現在是真的感到好奇了,蘭雲,或者說他身後的蘭水心到底要做什麼事情,為什麼要用大價錢招攬他這個外人摻合進來?

而且他們的目標分明不是陰雪歌,而是他的那些傀儡?

這些傀儡,在什麼樣的地方,才能發揮出最強的功效?

帶著滿肚皮的不解,陰雪歌袖子里揣著白玉子和三十六尊傀儡,緊隨著蘭雲出發了。

一條長不過三十丈,僅可容納百五十人的飛舟衝上了高空。飛舟尾部的幾塊碩大晶石急速閃爍著,整條飛舟突然消失,一個圓形的立體法陣在飛舟的附近冉冉擴散開來,當這座閃耀的法陣逐漸消融在空氣中時,整條飛舟已經挪移到了極其遙遠的地方,一個遙遠得讓陰雪歌都難以用言辭形容的地方。

這裡,是元陸世界的背面。R11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