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一百五十章狼行

[更新時間]2015年01月01日 00:29 [字數] 33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自作自受,真是自作自受。」

陰雪歌耷拉著臉,坐在一張玉石小几子上。

幽泉眯著眼,站在一旁笑著,嘴裡叼著一塊一頭楓樹精用自己本體糖液熬煉出來的楓糖。看著陰雪歌鼻青臉腫的模樣,幽泉感到很是有趣,甚至帶著一點惡作劇的幸災樂禍。

從前世到今生,在幽泉的記憶中,她就沒見過陰雪歌這樣的狼狽過。

被自己製造的傀儡,一拳打得整個頭部的所有骨骼開裂,腦部受到劇烈震蕩,根本無法正常的走路,乾脆是四肢著地的從自己閉關的靜室中爬了出來。

這樣狼狽的陰雪歌,可真的是很罕見,真的太罕見了。

青蓏唉聲嘆氣的蹲在陰雪歌面前,拎著一罐鳳梧道人親手熬制,已經在自己樹根下埋了數百萬年,吸納了無窮無盡地脈靈氣,藥力強得驚人的藥酒,小心翼翼的塗抹著陰雪歌青腫變形的面孔。

那些傀儡的殺傷力,完全超出了陰雪歌這個作俑者的預計。

他將自己對元陸世界所有殺傷力天道法則的感悟,全部融入了這些傀儡。他將自己在破壞法則上的所有理解,全部化為複雜、玄奧的符文,銘刻在了這些傀儡中。

這些傀儡,代表了陰雪歌現今道行的最高成就,起碼在未來數十年內,陰雪歌看不到自己有超出這些傀儡成就的半點兒希望。這就到了極限了,已經無比趨近於元陸世界天道法則所能演繹的極致。

所以陰雪歌根本無法抵擋這些傀儡的攻擊。

一擊,他的護身靈光粉碎,千錘百鍊的*受到重創。

而青蓏所謂的自作自受就是,陰雪歌唯恐這些傀儡的殺傷力不夠,他在這些傀儡的身體上。除了爆發性的即時殺傷的符文,還銘刻了大量延時性的緩釋符文。

也就是說,這些傀儡的攻擊力不是一次爆發后就消失了。而是有大量陰柔綿韌,持續性極強。宛如跗骨之蛆一樣難以驅散、難以消融的負面能量,持續的作用在傀儡的敵人體內,不斷的消哪生命生機。

這種力量出自陰雪歌自身之手,是他現階段所能掌控的最強力量。

所以,這種力量他自己都無法驅散,只能用自身的元力慢慢的消磨、抵消。按照陰雪歌自己的估計,他挨了這麼一拳,雖然當場沒有被打死。但是他必須要保持這種鼻青臉腫的模樣一年以上,他才能將這些傀儡送進他體內的負面能量全部消除。

「少爺,您小時候也挺聰明的。怎麼現在就這麼傻了呢?」

青蓏看著陰雪歌,將手上最後一點藥酒很不耐煩的胡亂塗抹在了他的額頭上,用一種恨鐵不成鋼的語氣,很是不解的,很是怨憤的教訓著自家的少爺。

「可是現在看看,您怎麼就蠢到了這種地步?您見過哪位鐵匠打造了一柄絕世寶刀,會對著自己的脖子來這麼一刀,就是為了試試刀子快不快的么?」

青蓏舉得例子很傷人。陰雪歌很不忿的屈指彈了一下她的腦門。

「說的什麼話呢?你家少爺有這麼蠢?」

青蓏和幽泉對視了一眼,然後同時拚命的點頭。幽泉不吭聲,但是她眼睛和嘴唇都彎成了月牙狀。臉上儘是掩飾不住的笑意。如果不是幽泉將一抹寒氣注入自己的面孔,凍僵了自己大部分的面部肌肉,她是真的忍不住會大聲笑出聲了。

陰雪歌所做的事情,比起青蓏所說的,用自己鍛造的寶刀砍自己脖子的鐵匠,倒也相差不遠了。

看看一字兒排開,工工整整的站在陰雪歌身後的三十六具傀儡,看看陰雪歌因為偷懶,沒有給他們製造出標準的人類五官。只是一塊橢圓形光滑鐵板的死氣沉沉的面孔,再感受一下他們身上那種洪荒古老。強大森嚴的肅殺氣息,幽泉和青蓏就覺得。陰雪歌可能比那鐵匠還要蠢。

感受到臉上的藥酒不斷滲入身體,和那具傀儡轟進自己體內的負面能量劇烈衝突、相互消融帶來的痛苦,陰雪歌摸了摸腫脹了三圈的面孔,無奈的嘆了一口氣。

狠狠的朝著青蓏的腦門拍了一巴掌,陰雪歌無奈的呻吟著。

「滾蛋,趕緊把我交代的事情做好,否則,青蓏,我考慮不給你嫁妝,就這麼把你隨便送出去。」

「你考慮一下,陰飛飛怎麼樣?」

青蓏的臉色驟然一白,她眨巴著眼睛,低頭看了看自己依舊乾癟瘦削的小身板,再回想了一下陰飛飛那魁偉肥胖,一條胳膊就比她腰身還要粗的變態身體,青蓏激靈靈的打了個寒戰。

「這就去,我……這就去。」

「我寧可一輩子嫁不出去,也絕對不會嫁給那頭死肥豬的。」

慌慌張張的丟下手上裝藥酒的玉罐,青蓏手舞足蹈的跑了出去,一溜煙的竄進了隔壁一間專門開闢出來的,由鳳梧道人協助,從地下數千萬里的深處引出了一百零八條地火靈脈的大殿。

用天火熔金砂整體鑄造而成,通體呈現出一種瑰麗的淡紫紅色,每一寸地面都在噴射出灼人高溫的大殿內,一口沒有蓋子的三足大鼎懸浮在一百零八個拳頭大小的火眼上空。

一百零八道紫色地火噴射而出,幾乎凝成實質的噴射在了大鼎上。

在大鼎附近,高溫讓虛空和時間都發生了奇異的扭曲。這一百零八個火眼,每一個火眼都對應著一條地下極深處的超級地火靈脈,而每一條地火靈脈的全部威力爆發,都有著瞬間摧毀數萬個一品國朝全部領土的恐怖力量。

這樣的一百零八條地火靈脈的全部力量都聚集在一起,可想而知在方寸之地內聚集了多麼可怕的能量,這一塊小小的空間中發生著多麼劇烈的法則湮滅和消融。

青蓏脫光了身上的衣衫,下意識的屏住呼吸后,一小步一小步的靠近了大鼎。

這座大鼎附近的溫度高得讓人絕望,就連鳳梧道人,能夠掌控鳳凰神炎的鳳梧道人,他也不樂意靠近這座大鼎。這附近的高溫,甚至已經讓鳳梧道人都有一種本體會被焚毀的恐懼。

在整個森羅域,乃至整個西疆和北疆的地下異域中,也只有青蓏可以面不改色的靠近這座大鼎。

但是這附近的溫度,實在是高到了讓正常人無法想象的程度,所以青蓏自身雖然能承受這種高溫,她身上的衣衫也受不了。每次她都必須脫去衣衫,否則等她靠近大鼎后,身上衣衫也是全部焚毀的下常

距離大鼎二十丈,青蓏的身體開始泛紅。

走近大鼎十六丈,青蓏的身體開始噴火。

當青蓏靠近到距離大鼎不到三丈之地,從火眼中噴出的火焰幾乎噴到她身上的時候,青蓏的身體已經變成了赤紅色半透明狀。她的身體已經不復人形,而是變成了一團流動的略微呈人形的火焰。

她的長發不復是一根一根的模樣,而是變成了一團流動的火,足足有十幾丈長的火焰在她身後熊熊燃燒。透過她半透明的胸膛,可以看到在青蓏的心臟處,一團人頭大小的純粹火焰在瘋狂的奔涌著。

在那一團火光中,有一頭形如雄獅、麒麟,背生鳳凰雙翼,額頭生有龍角,通體披掛著赤紅色鱗甲,面孔猙獰猶如惡鬼的凶獸蜷縮著爪牙,呼呼的打著瞌睡。

陰雪歌閉關修鍊的這些年內,青蓏的實力也有了天翻地覆的變化。

她日夜吸收火眼中噴出的地火精華,每一點火力都順利的激活了她的一部分炙血脈,這些精純霸道至極的地火精華,每時每刻都在讓她的炙血脈變得更加的精純,更加的強大。

時至今日,青蓏的血脈已經有七成轉化為炙血脈,也就是說,她已經完全是一頭人形的上古神獸了。

而炙又是以饕餮的血脈為主,以其他各種神獸血脈混合而成的複雜血統,這樣青蓏的身體已經擁有了本能的吞噬地火精華,不斷增進實力的天賦神通。

上古神獸嘛,就沒有哪一頭上古神獸是需要刻苦修聾們睡睡覺,吃吃飯,遊戲個三五百萬年,他們的實力就自然而然的增長到了巔峰狀態。

現在的青蓏也是這樣,她只要在大鼎附近多多停留,火眼中噴出的火焰精華就不會有半點兒浪費,全部都會轉化為她的力量,並且讓她的血脈更加的精純、更加的強橫。

盤坐在距離大鼎不到一丈遠的地方,如今的青蓏已經徹底變成了一團火,一團光,一團連基本的人形都沒有的狂暴能量。她大口大口的呼吸著,所有的別的屬性的天地元氣都被狂暴恐怖的地火之力排斥,她吞進體內的,只能是最純粹的火焰力量。

大鼎內,來自聖靈界萬靈天的琅琊王黑狼妖的屍體懸浮在那裡。

狂暴的地火之力燒著黑狼妖的屍體,這麼些年來,他的屍體一直被放在這裡。

無窮無盡的地火之力猶如大浪淘沙,將琅琊王體內那些無用的血肉骨骼等堅硬之物緩慢熔解,慢慢的將他體內有用的血脈精髓,他的力量本源,乃至於他在體內凝聚的天道痕給燒出來。未完待續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