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三界血歌

第一百三十一章婚宴(2)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10日 15:18 [字數] 37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服下他,這是我家老祖,和你家老祖的意見。」

南宮南嘴角微微一抽,他的目光火熱的看著花汨羅。

花汨羅的身體本能的一縮,畢竟是沒有出嫁的少女,她對某些侵略性的目光,有著太強的直覺敏感。

她感受到了南宮南身體和心理上的一些變化,一些讓她有點畏懼,有點羞澀,同時又有點興奮,有點狂熱的變化。她沉默了一陣,然後抓起了那顆生子丸,微笑著張開嘴,將他吞了下去。

深吸了一口氣,花汨羅站起身來,在數百隻鳳蝶的簇擁下,她的身體曼妙的一旋,身上衣衫就猶如凋零的花瓣一樣輕盈的飄了下來。腳踏著一縷雲煙,花汨羅站在了平靜的泉水上,驕傲的將自己完美的身軀暴露在南宮南的面前。

「說罷,兩個死老頭子,他們想要做什麼?」

南宮南也站起身來,他乾淨利落的一把撕開了自己的衣衫,強健有力的身軀就此暴露無遺。

他看著花汨羅絕美而陰柔的身體,雙眸微微泛紅。

「不是兩個死老頭子,而是很多個死老頭子。南宮家的所有長老,花家的所有長老,以及……」

沉吟了片刻,南宮南向著某個方向望了一眼。

「還有,蘭家老祖……心祖。」

花汨羅沉吟了一陣,她搖了搖頭。

「蘭家,心祖?沒聽說過……現在的蘭家,有一位以『心』為號的老祖么?」

南宮南一躍而起,他一把摟住了花汨羅,將她壓倒在了泉水中。泉水劇烈的震蕩起來,潔凈的泉水中,一縷嫣紅的鮮血漸漸的擴散開來。

一邊喘氣如牛的劇烈動作著。南宮南一邊低聲的咕噥著。

「此話說來就長了,還記得那年,我奉命去昆吾國朝行事么?」

…………

「那陰雪歌。乃正一品青木之體的體質。我南宮家知曉心祖急需此子,故而生生從中佔了一份。」

…………

「現在。心祖先天五行聖體大成,已然奪舍重生成功。雖然心祖修為並未恢復,但是他老人家畢竟是從上界返回的老祖,神通法力,不是我凡俗之世的鍊氣士能比的。」

…………

不幾日,就在陰雪歌孩子啊西疆蠻荒之地亂竄,跟著兩隻白玉螃蟹逐次拜訪各處來自聖靈界的妖魔時,一個很帶著几絲旖旎粉色的消息在聖人世家之中傳播開了。

南宮家的傑齣子弟南宮南。還有花家的妖孽之才花汨羅,兩人聯手在元陸世界探索某處上古遺時,不小心中了某種惡毒的禁制,被上古『淫-龍』的內丹丹液噴中,頓時胡天胡帝、胡攪蠻纏,不小心就珠胎暗結,那花汨羅,居然就有了身孕。

按聖人律法,女子墮胎乃重罪,更是極不祥的事情。尤其聖人後裔。對此事更加迷信,花汨羅不可能處理掉腹中的孩兒。

但是花汨羅勢必不能在嫁人前,就挺著一個大肚子吧?

所以南宮家的家主親自出面向花家提出訴求——南宮南的一位直系老祖修鍊之時急於求成。不小心走火入魔,傷損了根基;此乃大不吉的事情,故而請求將南宮南和花汨羅的婚事提前,以婚事沖喜!

花家家主當即就答應了南宮家的請求,兩家族人就緊鑼密鼓的操辦起了兩個小輩的婚事。

同時兩家同時向各家家主和主事長老發出請帖,請各大聖人世家的家主和長老出席兩人的婚典。

緊接著就有小道消息流傳了出來——

兩人所謂探索上古遺而不小心中了暗算,導致懷孕,實則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情。

根據某些『消息人士』打聽來的『內幕』,這根本就是南宮南道德有虧。酒後亂性,強逼著花汨羅和他一夕歡好。以至於讓花汨羅未婚就成了孩兒他娘。

信誓旦旦的說,花家的家主和眾多長老、老祖對此事以為奇恥大辱。向南宮家高層私下裡提出了嚴厲抗議,並且聲色俱厲的向他們提出了一系列的索賠條款。

而南宮家自知理虧,為了讓花家的長老出氣,同時也因為南宮南某位直系老祖力主,一來二去的,南宮南居然就被確立成了下一任家主排名第一的級人眩

各大聖人世家的族人弟子嘩然,他們做夢都沒想到,事情居然有這樣的變化。

本來普普通通的兩個核心族人的婚典,居然就演變成了,南宮家下一任家主的婚禮?

從禮法上來說,南宮家下一任家主的婚禮,各大聖人世家的家主和負責日常事務、實際大權的諸位長老,都是要出席的。畢竟聖人世家同氣連枝,無論各家之間是否暗地裡有罅隙,面子上的功夫都要做到。

自從這些流言八卦出現后,短短七天的時間,南宮家和花家就準備好了一切。

這一日,南宮家和花家所有的宮殿樓閣都被打扮得喜慶一片,無數的紅色綢緞將所有宮殿都厚厚的包裹了一層,視線所及之處,到處都是喜氣洋洋的大紅色。

無數的鮫人油脂製成的常明燭宛如星辰,在各處宮殿樓閣中閃亮。

堆積如山的極品香料被當做柴薪,在篝火中熊熊燃燒,一道道青色狼煙直衝高空,濃郁的香氣隨著風飄出去了數百數千里遠。

各色珍貴的明珠被當做了砂礫,密密麻麻的鋪在了地上,鋪成了寬敞的道路任人踩踏。

一車一車富含天地元氣的珍稀寶石被堆成了小山,點綴著婚宴的氣氛。在這些寶石堆積而成的小山上,無數依靠汲取寶石中的玉髓、玉膏才能生長的珍稀果木碩果累累,任憑往來賓客取用。

聖人世家豢養的蛟龍、麒麟、鳳凰、青鸞等神獸神禽在天空遨遊,他們背負著大量的花童,將新鮮採摘的花瓣從高空灑落。漫天都是絢爛的花瓣飛舞,落在地上的花瓣很快就鋪上了厚厚的一層。

被邀請來參加婚宴的各大世家的家主、長老們緩緩點頭,看來謠言沒說錯。花家的家主和長老們果然是惱羞成怒了,真的逼著南宮家的長輩們,確定南宮南是下一任家主的人眩

否則的話。單憑南宮南以前的身份,他雖然是南宮家比較重要的核心子弟。但是他的婚禮,也絕對不會弄出這麼大的排常

珧無憂鬧出來的那點小風波,一時間被人遺忘腦後。

漫天祥雲,紫氣盈空,無數神禽神獸破空御風而來,身後拉拽著各種奢侈華美的車駕。

南宮家和花家在聖人世家中,實力都非同小可,算得上鼎盛的大家族。不論是出於禮法。還是聖人世家之間的交情,或者乾脆是因為兩個強勢家族的聯姻,各個聖人世家的家主和實權長老都到了。

聖人制定的律法中,對於各家家主和長老的出行儀仗也有著明確的規定。

諸如至聖家族的家主,他們出行就必定有三萬六千甲士隨行,有八千一百隊童男童女前後簇擁,更有成年的嬌艷宮女三千六百對隨行左右。

普通聖人家族的家主,他們的儀仗比起至聖世家的家主,就略降一等。而各家的權勢長老,也各自按照禮法隨之降低。

饒是如此。八百多個聖人家族,數百位家主,上萬名權勢長老齊聚一堂。漫天都是祥雲流光,無數車駕隊伍錯落有致的按照身份高低絡繹而來。南宮家、花家出動了數以百萬計的迎賓和執事,所有人都忙得腳後跟打後腦勺,前後奔波,忙得汗流浹背。

花家、南宮家的家主和地位最高的一票長老,加上南宮南、花汨羅的嫡親長輩,一行人身穿盛裝華服,滿臉是笑的站在正門,和絡繹前來的各家家主、長老見禮。

這些家主、長老又帶來了無數的後生晚輩來看熱鬧。

兩家的青年俊彥紛紛出動。將各家的年輕後輩帶去了後院側典,那裡自然備了各色酒水任憑他們享用。

左一撥右一撥的人不斷趕來。突然間一聲金鐘響起,一頭體長數千丈。通體瑩白如雪不見絲毫雜色的獨角巨龜四足踏著紫雲緩緩行來。巨龜碩大的頭顱上,蘭家家主蘭若和一眾長老笑容可掬的站在那裡。

隔著老遠,蘭若就已經向南宮家、花家兩家的長輩連連拱手。

「恭喜恭喜,今日老夫,可要向諸位討一杯水酒喝喝。」

南宮家、花家的家主滿臉堆笑的迎了上去,爽朗的笑聲隨風傳出了老遠。

「蘭家主說得什麼話?喜酒是有的,但是這禮金么,可是一點兒都不能少的。」

談笑間,另外一個聖人世家冼家的家主冼珩也湊了過來,他熱絡的和蘭若等人相互問候了一番,然後他突然看向了站在蘭若身邊,身穿一件普普通通淡藍色粗布長衫的蘭水心。

畢竟是兩大聖人世家聯姻的大日子,所有人都穿著盛裝華服,誇張點說,在場任何一個人身上的首飾配件折算成黃金,都能在元陸世界買下三五個一品國朝。

這樣冠冕輝煌的場面上,蘭水心居然只是穿了一件頗有點寒酸的粗布長衫,這就有點不給南宮家和花家面子的意思。

蘭若飛快的向蘭水心望了一眼,然後一把抓著冼珩走到了一邊去。

「老冼啊,這是我家老祖新收的親傳弟子,脾氣有點……呵呵,還請諸位多多體諒。」

冼珩和在場的幾位家主皺起了眉頭,上下打量了蘭水心一陣,也沒當做一回事。老祖新收門人?年輕人有點傲氣,也是難免。只是在這種場合,居然還穿了一身粗布衣衫來體現個性,在場的家主都對蘭水心下了決斷,這小子沒什麼前途。

就在寒暄見禮時,遠處幾聲玉磬聲傳來。

一個悠揚的聲音響起。

「令狐家主令狐夭夭駕到1未完待續

ps:豬頭微信獨家更新作品《仙緣》,請大家關注血紅微信觀看,搜索微信號『g-1979』或者直接搜索「血紅」添加關注!R580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