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界血歌 武俠仙俠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武俠仙俠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零八章根基,死士(1)

三界血歌

第一百零八章根基,死士(1)

[更新時間]2014年11月19日 16:03 [字數] 360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天還沒亮,羅平就披衣起身。

他走出門,沒有驚動家裡的僕婦,親自抓起掃帚,將自己居住的院落掃得乾乾淨淨。

然後他還進了廚房,煮了一鍋噴香的粟米粥,煎了幾塊雜糧煎餅,切了一碟榨菜,淋上了一點香油。他又打開罈子,撈了幾塊豆腐乳,一頓簡單但是溫馨的居家早餐就成了。

平日里,這些事情都有家中僕婦去做。

但是今天,他親自操刀上陣,做出來的東西居然還很bucuo。

叫醒了睡得昏昏呼呼的小兒子,羅平笑著幫他刷牙洗臉,將他拎到餐桌旁,和自己共進了早餐。

年過四百歲的羅平,有一正妻,兩平妻,妾六人,兒女子孫眾多。唯獨這個八年前他最寵愛的小妾為他生下的幼子最得他喜歡,也只有他才和羅平住在了一個院落里。

捧著粥碗,羅平笑容可掬的看著胖乎乎、憨頭憨腦的小兒子。

他不時寵溺的拍拍兒子的腦袋,用手絹擦走他嘴角的粥糊糊。

已經有很多年,他沒有對自己的骨肉流露出這樣的血肉親情。四百年的歲月,悠閑富貴無憂無慮的生活,羅平這輩子過得一帆風順,子女如此眾多,骨肉親情什麼的,太奢侈了。

「小胖,以後乖乖聽娘親的話。」

看著東方已經大亮的天色,羅平放下粥碗,最後一次拍了一下小胖的腦袋,走出了房門。

兩個僕婦誠惶誠恐的站在門邊。低聲下氣的賠罪不迭。今天的事情太古怪,自家的老爺居然親自清掃了院子,做了早餐,服侍小少爺起身。他把僕婦們的任務都做了,這讓僕婦們極其的不安。

笑著擺擺手,羅平搖了搖頭,安慰了兩個僕婦幾句,背著手走進了房。

出門的時候,羅平已經穿上了自家官服。他雙手扶著腰間玉帶,一步一步四平八穩的走了出去。在他身後。在他家效力了數百年的老管家大禮跪拜了下去。

十幾個勁裝大漢不知道從哪裡走了出來。在老管家的帶領下,他們用堅定、不容辯駁的態度,將羅平的所有直系眷屬聚集了起來,通過一條隱秘的渠道離開了紫陵都。

羅平的宅子里。有一群男女一如平日的作息起居。但是這些人和羅平已經沒有半點兒血緣關係。

紫陵都被皓嶽國朝攻陷。皓嶽國朝駐軍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了搜刮民間浮財上。

奐國朝的世家豪門,被皓嶽國朝用某種潛規則允許的方式。合情合理合法的打壓著,大批的世家覆滅,大量世家子被殺或者逃得無影無蹤。

紫陵都乃至澋州和奐國朝,所有的高級官員要麼賣身投靠了皓嶽國朝,但是更多的高級官員被斬首、滅門。唯獨羅平這樣的中低級官員們,他們活得很滋潤。

像羅平,他的履歷很乾凈,他沒有家族勢力做背景,他家就是普普通通的下級官吏家庭。羅家在紫陵都,世世代代都有出任兩三個中下級的小官職,有些年份,他們家是依靠《恩襲律》這才傳承了祖輩的官位。

如今奐國朝被覆滅,民間亂成一團,但是基本的行政體系還是得到了保留。羅平這樣的不引人注意的,手握一定實權的小官員,在皓嶽國朝的軍管下過得還是bucuo。

作為紫陵都城守府下屬的典令官,羅平掌握著紫陵都最後一支建制完整的法尉和法役力量。三百法尉,下轄三千法役,這支力量勉強維持著市井上的治安。

雖然現在的紫陵都沒有治安可言,每到夜裡就有無數盜匪堂而皇之的進出城池燒殺擄掠,但是起碼在白天,羅平手下的這些人,還能勉強控制著大街上不至於爆發大規模的動亂。

對此,羅平有清楚的認識,他現在的任務就是『遮羞布』。

只要他能在表面上維持好紫陵都的『治安』,那麼皓嶽國朝就能堂而皇之的對外宣稱,紫陵都在他們的統治下維持著《律法》所規定的穩定和安全。

「皓嶽國朝的軍隊是一群婊子,我就是杵在他們面前的牌坊。」

在自己辦公的籤押房見到陰雪歌的時候,羅平笑著對陰雪歌如此說。

「比喻得很形象……你知道我要做什麼?」

陰雪歌坐在屬於羅平的椅子上,隨手翻閱著面前條案上的案卷,頭也不抬的問羅平。

羅平點了點頭,他從一個合金鑄造的厚重柜子里掏出了一個厚重的牛皮袋,從裡面取出了數十份紙質發黃,看上去年月很久遠的身份檔案。

將這些檔案放在陰雪歌面前,羅平笑著將這些檔案一份一份攤開。

「我們已經接到了武乙王陪同寵妃返回紫陵都省親的通知,皓嶽國朝統軍大元帥勒令我們,一定要在武乙王省親期間,維持好市面上的安定。」

「說白了,他們不希望見到,有奐國朝的百姓上街鬧事。」

手指在檔案上點了點,羅平眯著眼笑了。

「大人您現在的身份,是我麾下的法尉隊長,手下有法尉二十人,法役兩百。」

「你們負責巡哨的區域,就在城中樂家祖宅附近。」

陰雪歌仔細的審視著面前的檔案,這些檔案都是很多年以前就備下來的,所有檔案都是按照最正統的官方渠道,用最正統的程序登記入冊。

每一份檔案上,都配發了一枚令牌。

只要抓起這枚令牌,陰雪歌就會變成檔案上的人。

檔案中所有的身份信息都完整無缺,親屬名字,居住地址,上循十八代的親眷履歷等等,沒有任何地方有任何的瑕疵。原本世界上沒有檔案上所記載的人。但是只要陰雪歌帶了相應的人過來,這個人就活靈活現的出現了。

「你們花費了很大的心思。」

陰雪歌看著這些不知道多少年前就備下的身份檔案,由衷的感慨了起來。

羅平,是一個死士,一個奐國朝安插下來,如今直屬珧荊命統轄的死士。他的父親,他的祖父,他的曾祖父,他世世代代的祖先,都是相同的身份。

他們平日里。就像無數其他人一樣普普通通的生活著。但是只要接到一條特定的指令,他們就會立刻發動,用手上的權力和人脈,豁出去身家性命的完全交代的任務。

陰雪歌抓起了一塊純銀打造的令牌。

這是他法尉隊長身份對應的令牌。純銀鑄造的令牌好似常年被人摩擦撫弄過。令牌表面蒙上了一層黯淡的黑色包漿。也正是這一層包漿。讓這塊令牌看上去格外的『真實』,就像是一個真正的,在紫陵都效力了數十年的法尉隊長。他的令牌就應該是這等模樣。

陰雪歌帶著所有的令牌走了,他記下了那些檔案上的資料。

他只要將這些資料交代給陰飛絮等人,將對應的身份令牌發放給他們,他帶來的陰家精銳們,就搖身一變,變成了現在紫陵都城內維持治安的法尉和法役。

兩百二十名通過鑄體殿,完成了黃金三段鑄體,擁有最少十龍以上**力量的強者。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好似一滴水融入了大海一樣,用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融入了紫陵都。

時間一天一天過去,陰雪歌帶著人,每天在紫陵都殘破的街道上往來遊走。

他每天都能見到羅平在四處奔波,每天都能接到羅平反饋回來的消息。奐國朝在紫陵都內隱藏的好些人手,都因為陰雪歌的一個要求,因為他手上出示的代表珧荊命的身份令牌,猶如驚蟄后的毒蟲一樣發動了起來。

外人沒有注意到紫陵都混亂的水面下,這一道逐漸變得湍急雄厚的暗流,但是陰雪歌自己能夠感受到。

每天他在市井中走過的時候,已經被他熟悉的一些人的精氣神,都發生了奇妙的變化。那種變化就好像一柄被塵封了好多年的利刀,突然抖去了身上的灰塵,正逐漸煥發出森寒的光芒。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想要徹底覆滅一個世家,都極其的困難。

更不要說奐國朝這樣立國無數年的一品國朝,他們的隱藏力量,實在是太多、太深了。

短短半個月的時間,陰雪歌手下掌握的武力,除了混進城裡的兩百多陰家子弟,又多出了被羅平激活的數千人手。這些人隱藏在紫陵都的各處,他們出身市井底層,各行各業的人都有。

他們當中有屠夫、有乞丐、有小偷、有老鴇,甚至還有在青樓中混跡了數百年的無聊酸文人。

但是羅平用特殊的手法,特殊的指令將他們激活后,這些人頓時抹去了自己職業留給他們的烙櫻他們現在都是一種生物奐國朝隱藏在黑幕下的死士,向人報復的利刃。

時光流逝猶如流水,眨眼間一個月時間就過去了。

廈佑國朝以強大的國力相威脅,武乙王攜帶樂幽兒返回紫陵都省親的要求,終於被皓嶽國朝同意了。

根據反饋回來的信息,皓嶽國朝向武乙王提出,他身邊的親兵護衛不能超過千人。而武乙王沒有絲毫的猶豫,就答應了這一請求。

圓月當空,月色如水。

曾經被夷為平地,但是在短短一個月內被重新修建起來,而且裝飾一新的澋州紫陵都樂家大宅內,數百名樂家的女眷正強打笑容,應付著皓嶽國朝的特使。

在過去的兩年中,樂家的女眷因為出色的姿容,遭受了極其可怕的命運。未完待續……

ps:豬頭已經開始在微信首發連載《仙緣》,請大家關註:xuehong1979,或者搜索『血紅』加以關注後進行閱讀。R752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三界血歌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