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49、東窗事發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30日 01:37 [字數] 391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也就是說,喜歡一個人,會有得到她的**;

而愛一個人,則會全心全意地希望她幸福,也會毫無悔恨的為她付出。

小娥之於棒子,是愛與被愛的關係。

他們深深的愛著彼此,生怕對方有任何的閃失。

小娥怕棒子被村長報復。

而棒子怕小娥受到別人的欺辱。

他們的內心深處,無不盼望著長相廝守,無不渴望著牽手到老。

但是張娟和棒子,則明顯是一個愛的多,一個愛的少。

張娟愛棒子多,棒子愛張娟少。

張娟自從和棒子在麥柴跺上有過如膠似漆的纏綿后,她的內心裡,已經認為自己是棒子的女人了。而張娟畢竟年齡偏小,有些任性,甚至脾氣有些暴躁。

對於臉蛋長的天仙般的美女來說,這是再正常不過的。可是和小娥這位成熟的女人比起來,張娟就顯得有些不講道理了。

「說吧,你讓我怎麼幫?」張娟最終還是抵擋不住良心上的不安。

「其實很簡單。今天晚上,我約了張熊在廟裡喝酒,意思就是和他嘮嘮家常,說說心裡話。總得讓他一吐為快,倒倒心裡的苦水才是。」

「哦,你們喝酒,跟我有什麼關係?」

「你也一起去吧。」

「你是讓我和你們一起喝酒1張娟杏眼圓睜。

「娟兒,你別多想!肯定不會讓你喝的,放心好了!你去的目的主要是給張熊一個好好活下去的理由。話說白了,對於張熊來說,他見到你,等於看到了明天。」

張娟猶豫良久,才點了點頭說道:「那好吧。幾點?」

「到時候我來喊你。」

自從村長的球被寡婦給咬斷了之後,整個霧村的男女老少炸了鍋似的議論開了。

其中一部分人已經猜了個**不離十,他們雖然無法確定誰咬斷的,但確定是被女人給咬斷的。大部分人只是風聞傳言,都激動不已的竊竊私語。

「喂我說老張,真有這麼回事?」

「我要是騙你就不是人!老球挺上想日人家縣長的女人呢!結果被縣長的女人給『嚓』一聲,」一個女人邊說邊給旁邊的女人們比劃,「從根子上給剪斷了1

「不對呀!我咋聽人說,他是半夜裡看到一個穿一身白的女人,上去按在牆上就日,日著日著他的球就斷了,然後這個穿白衣服的女人就『噗嗤』一聲化作一股青煙了1

「肯定是遇到鬼了!不然好端端的,球咋就斷了呢?」

女人們茶餘飯後,終於又有了可供把玩的話題,三三兩兩地聚在一起,說個沒完沒了。

膽兒大的女人,看到村長雙手撐著腰,呲牙咧嘴地走過時,總會試探性的問道:「村長!身體還好吧?」

「好的很1村長敷衍道。

「哦聽說你前段日子病了?」

「沒病啊,你聽誰說的?」

「沒病?沒病咋看不到你的人影了?老實說,啥病嘛?我家裡還有些山裡采來的人蔘,不行的話你就拿去補補」

「我他娘的沒病1村長惱羞成怒了。

問話的人心裡樂開了花。但她依舊不動聲色的周旋道:「沒病更好嘛!我說村長啊,這幾天村裡人都說你呢,說你得的病是怪病,下面那話兒出問題了?」

「你個欠操的貨1村長恨不得衝上去動手了,「說你媽的逼1

「哎呦我說村長!你可是咱們的父母官呢,你說話咋就這麼沒水平呢?我們還指望你給咱村建設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呢,你這個樣子,精神文明咋建設啊?」

「把精神文明建在你的饞逼上行不?」村長歇斯底里的喊道。

「哎呦我的村長,你這是咋的了?和你開個玩笑,你咋生氣了呢?行啦行啦,當我什麼沒說好啦!哦對了,你為啥子用手扶著你的腰呢?你是不是腰疼啊?」

村長再也無力應付,憋著一張大紅臉,瞪著一副大紅眼,蹣跚的朝村口三伢子家走去。

話說三伢子也風聞了有關村長的傳說。當他看到村長顫巍巍的朝自己走來時,三伢子像是見到了失散多年的父母,流著口水,擺著尾巴迎了上去。

「哎呦!原來是村長您老人家來了1

村長惡狠狠的盯著三伢子,一句話都不說。

「您進屋坐村長,這幾天村裡人都說你壞話呢。」

「我知道。」村長冷冷地說道。

「說你的幾把被女人給咬斷了」

「閉嘴!1村長顫抖著嘴唇,厲聲吼叫。

三伢子瞪著一雙賊溜溜的眼睛,猥瑣的看了看臉色慘白的村長。

他覺得傳言也許不再是傳言,弄不好是真的了。

「哪個逼女人弄的?村長您老人家給個話,我去弄死她1三伢子湊近村長的耳朵,偷偷說道。

「我來的目的就是這個。」村長說道。

「這麼說,球真的斷了?」三伢子不甘心的問道。

「你再說,我就弄死你個**的1村長又歇斯底里了。

「我錯了我錯了,村長您原諒我1三伢子連忙點頭哈腰,滿臉賠笑。

「去雲村找到寡婦,把她幹掉。」村長冷不防的從牙縫裡冒出了這句話。

三伢子一聽,頓時明白了村長的球肯定是被寡婦給咬斷了。

他飛快的想了想,然後訕笑著說道:「這事不好乾啊,是犯法的事啊,你這是叫我去殺人呢1

「三伢子,你要是不去,我就把你從霧村趕出去。你要是去,我回頭給你找個媳婦。」

「真的假的?」

「我村長啥時候說過謊?」

「容我考慮考慮」三伢子猶豫了。

「考慮你媽個比!你要是不去,老子叫你在霧村沒有半點活路!你要是去了,我給你擺平所有的後事,神不知鬼不覺!你替我村長報仇,我村長還會虧待你?」村長吼道。

「那好1三伢子狠狠的點了點頭,說道,「事辦完了,你得把媳婦給我!不然」

「放心吧1村長將右手放在三伢子的肩膀上,「君子一言快馬一鞭。」

寡婦獨自一人在田間汲水。

黃昏時分,殘陽如血。

她聽到身後有腳步聲。

然後回頭。

接著感到腦門上「啪」地響了一聲,然後眼前一黑,不省人事。

三伢子顫抖著扔下磚頭,四顧無人之下,雙手抓著寡婦的腳脖子,將她拖到了旁邊的一片密林里。

「這個女人長的這麼美,真是可惜了」三伢子看著昏迷不醒的寡婦,喃喃自語道。

可是他一想到這個女人居然連村長的球都敢咬,他就不再對她抱什麼希望了。

三伢子以為寡婦已經死了。

「這麼美的女人,活著的時候居然日不上!太他娘的遺憾了1三伢子想到,「不過,死了以後總該能日上了吧?總不會咬掉我的球了吧?」

他脫下自己的那件破夾克,仍在滿臉是血的寡婦身上,然後就撩起寡婦的衣襟,朝上一推,雪白的胸脯就袒露無遺。接著他又解開寡婦的褲帶,急急忙忙的拔掉了寡婦的褲子。

三伢子沒弄幾下,就噗嗤噗嗤的完事了。

他實在是太緊張。太激動。

完事後的他提起褲子,撒腿就跑。

這事發生后的第三天,一群警察牽著狼狗蜂擁而入。

三伢子還躺在破爛里做著娶媳婦的美夢。

審訊的時候,三伢子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將全部責任推給了村長。

無疑,村長也隨後被警察帶走了。

「你為什麼叫三伢子去謀殺寡婦?」

「因為寡婦破壞了我的家庭。」

「怎麼個破壞法?」

「她經常跑到我家裡來騷擾我1

「怎麼個騷擾法?」

「就是脫了衣服,撅著屁股讓我干,我不幹,她硬要我干」

「好了別說了,請注意你的用詞1警察汗顏不已。

「事實如此嘛!不信你問寡婦去1

村長原以為寡婦被三伢子幹掉了。死無對證,所以他讓警察去問死人。

可他沒有想到,寡婦只是昏迷了過去。

當他看到寡婦纏著繃帶出現在訊問室的時候,他終於低下了頭。

「說,為什麼要謀殺寡婦?」

「因為她把我的球咬了。」

「什麼意思?」

「什麼什麼意思?我的球!她把我的球咬斷了1村長帶著哭腔說道。

兩個訊問的警察面面相覷。

「不信你打開我的手銬,我把褲子脫了讓你們看看1

「好啊1警察說著,走上前來解開了他的手銬。

村長絕望的褪下自己的褲子。

「寡婦為什麼要咬掉你的球呢?」警察問。

「因為因為我老婆把寡婦的逼給扯爛了。」

「你老婆為什麼要扯爛寡婦的下身呢?」

「因為因為她不想讓我和寡婦睡覺」

「這麼說,你和寡婦偷情?」

「不是的不是的!是我老婆讓我和寡婦睡覺的1

「那你老婆為什麼還扯爛人家的下身呢?」

「因為因為我老婆的意思是讓寡婦替我們生個娃,我老婆自己生不了娃,所以我就和寡婦干,乾的目的是讓寡婦懷娃可是寡婦來月經的時候我和她也幹了,正好我老婆發現了,所以她就把寡婦的下身撕爛了」

警察聽的直搖頭:「身為國家的幹部,居然生活糜爛,知法犯法,不但不為人民服務,而且還殘害人民的兒女!你真是罪有應得!事實已經清楚了,接下來你就等著審判吧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