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42、暗藏殺機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3日 11:08 [字數] 354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呵呵,一晚上沒有睡著,」寡婦點了點頭,說道,「你是草比草的沒睡著。不是擔心我擔心的沒睡著。你應該知道自己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啊?我我你看看你,你這樣說,我就覺得冤枉!你說咱倆的關係,那是不分彼此的親密關係!你說是不是!你也知道的,我老給你舔你那裡的,就算你一個月不洗澡,我也能把你的那裡給你舔的乾乾淨淨的,因為我心裡有你,如果我心裡沒有你,你說我會」

村長說著說著,無意間瞥見了站在門口、一臉紅暈的小娥。

他心裡暗暗罵自己真他娘的畜生,咋當著小娥的面說這樣的話!這話一旦說出來,萬一這小娥吃醋了可咋辦!

「這個小娥,你能不能迴避迴避,我和我的老相好有幾句掏心窩的話,少兒不宜」村長連忙朝小娥揮了揮手。

小娥楚楚動人的望著寡婦,猶豫不已,不知道走還是留。

寡婦輕輕的揚了揚下巴,小娥這才悄悄的退出院門,消失不見。

村長連忙幾步跨到寡婦跟前,噗通一聲跪在地上,雙手伏在寡婦的雙膝上,抬起臉,裝做無比可憐的樣子望著寡婦。

「都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傷你的心」

寡婦痛苦的閉起眼睛。她胸口劇烈的起伏著,放在扶手上的雙手也在輕輕的顫抖。

過了一會兒,她費力的睜開眼睛,對跪在自己面前的村長說道:「我們相識一場,也是上天註定的緣分。你說的沒錯,我本來是個寡婦,沒男人疼,沒男人愛。我只得自己想辦法,我不勾搭人家,晚上睡覺的時候就沒人陪我。這一切都是我自找的,我不怨你。」

「真的?」村長將信將疑。

寡婦沉重的點了點頭,接著說道:「本來我還想著你沒良心,可是事後覺得這件事跟你沒關係。而是跟你老婆有關係。撕爛我下身的人畢竟不是你,我跟你置的哪門子氣,你說是不是?」

「是是是!大大的是1村長興高采烈的點著頭。

「冤有頭,債有主。既然跟你沒關係,我也就不會找你的麻煩。」

「你真是我的好女人。」村長快要被感動的哭了。

寡婦接著說道:「想起我們之前的點點滴滴,我還是很懷念的。也不知道我的下面還能不能長好,反正口子挺大的,這兩天癒合了,不咋疼了。我擔心的是以後人家男人想弄我的時候弄不成都是天意,我也沒什麼好抱怨的,你老婆生我的氣,也是應該的,畢竟你不是我男人,你是王曉雅的男人。」

「你也是我的女人,雖然」

「快不要這麼叫了,」寡婦擺手說道,「我知道自己的斤兩。我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而且說句心裡話,我以前真的是太委屈你了,老是讓你給我舔下面。我心裡清楚,下面味道不好聞,騷哄哄的,其實也沒有什麼好舔的。你說的對!如果你心裡沒我,你不愛我,你根本不會給我舔下面。你的好,我也不知道該咋報答。」

「快不要說了,再說我就要哭了。」村長說道。

「唉!我本來是個命苦人,好不容易有你的呵護。晚上和你睡覺的時候,我是真心實意的想和你做,讓讓你草,我盼望男人狠狠的草我,我也很喜歡你草我時那副滿足的樣子。可是草完了,總覺得好像缺少點什麼。可能這種失落,是因為畢竟你是王曉雅的男人,而不是我的男人。自己出了事,有了教訓,才會慢慢的想起你村長給我的好處。這樣吧,就讓我回報回報你。」

「別這麼說,你不欠我的。」村長含著眼淚說道。

「怎麼說不欠你呢?欠你的,我下輩子都還不清了。我只能象徵性的為你做點事了。」

寡婦說完,慢慢的站起身,把村長攙了起來。

她望著村長說道:「以前都是你幫我舔,今兒個就讓我給你舔吧。算是我對你多年以來照顧我的一點回報吧,你也別嫌棄。我的下面還沒有長好,今兒個就不能讓你草了。但我的嘴巴還是能讓你舒服的。」

寡婦說完,伸手抓住了村長的褲帶。

村長心中既感動又心虛。本來他覺得自己比較過分,王曉雅撕破了人家的下身,自己卻眼睜睜地看著人家痛苦的掙扎。沒想到寡婦這麼明事理,句句都說到了自己的心坎上,不僅如此,而且現在人家還要替自己唆幾把,這樣的女人真是好女人,甚至比小娥都要強呢!

村長有些後悔。早知如此,就應該阻止一下自己的那個瘋老婆。人家寡婦的下面還是緊緊的,水水的,而自己老婆的皺巴巴的,乾澀澀的,弄起來總是感到撕裂般的疼痛,兩個人都咬牙切齒的,純粹沒啥舒坦的。

村長一念至此,不禁情愫暗生,雙手捧住寡婦的臉蛋,看到她那紅艷艷的嘴唇,白如編貝的牙齒,下面的大龍就呼嚕嚕的朝上翹了。

他一想到自己的幾把要被這麼好看的嘴巴給唆來唆去,心裡就開始樂的不行。

管他娘的三七二十一,先沖她一嘴再說!

村長任憑寡婦雙手摩挲,褲帶輕解,任憑自己的大龍呼嚕一下從跨中彈出。

她也任憑寡婦柔指纏繞,任憑寡婦雙手揉搓。

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

出了一口爽快的氣。

他看到寡婦慢慢的跪在了自己面前,然後,他看到檀口輕啟。

那紅紫紅紫的光頭,噗茲一聲就隱沒在了兩片紅唇之中。

輕輕的唆吸了幾口,寡婦吐出蘸滿唾液的光頭,抬頭問道:「舒服嗎?」

「舒服舒服!就是不夠深」村長滿意的說道。

「嗯,我知道了。」

寡婦說完,又一次張口殷桃小嘴,一口含住了大半截子。

「嘿嘿,這樣子的話,甚好甚慰1村長滿足的說道,「差不多要頂到你的嗓子眼眼了1

「嗯」寡婦忙於吞吐,象徵性的點了點頭,代表自己聽到了村長的意見,然後她又努力地托住村長的屁股,臉使勁朝前挺著,盡量將村長的物件吞的完滿一些,幾次嘗試,果然整根全部進入了寡婦的喉嚨。

村長爽的直罵娘,雙手扯住寡婦的頭髮,催促著讓寡婦稍微動一動看看。

「放心吧嫂子,他絕對不敢來。」

「可說不上。我還是怕。萬一來的該咋辦。」

「好辦。有寡婦在。」

「萬一來了呢?我是說萬一。」

那天晚上,棒子在離開的時候,和小娥在門口說著。

「萬一來了,讓寡婦出馬。你放心,寡婦不是吃素的。她是個好女人。敢愛敢恨。我能看的出來。」棒子胸有成竹的說道。

「嗯呢。可是」

「別擔心了嫂子,你放心吧。你到時候就直接找個機會遛。在溜之前,你最好跟寡婦交代好。」

「交代啥?」小娥抬臉問道。

「村長不是經常說『你有本事,來把我的球咬掉』嗎?」

「嗯。他經常這麼罵人。」

「我覺得寡婦有這個本事。」

「你是說」

「沒錯。」棒子親了親小娥的額頭。

小娥替寡婦換洗完下身後,照看著寡婦躺了下來。

「謝謝你,小娥。」寡婦笑著說道。

「你也別跟我客氣了。都是苦命人。」小娥低下頭來。

「是嗎?我還以為就我一個人是苦命人。」

「嫂子」小娥掙扎良久,終於向寡婦道出了實情:

我有一次去玉米地鋤草,突然發現村長從裡面竄了過來。我當初還以為他找我是說說話,哪曾想」

「原來你也是村長胯下的女人。」寡婦嘆氣說道。

「唉。當時我也是半推半就。我男人走了很久了,你是知道的村長就說了許多話,我也一時糊塗,就心動了,然後他就把我壓在身下,掏出來他的那個」

小娥頭低著,說不下去了。

寡婦理解地拍了拍她的手背,然後說道:「都過去了。都過去了。別在惹這個男人。我的下場你看見了的。」

「還沒有過去。」小娥搖頭說道。

「什麼意思?」

「村長一直在糾纏我」

「畜生1寡婦突然面部青筋暴漲,顫抖著吼了一聲。

「事情還沒有結束,我怕他再來找我他欺辱我也就罷了,我是擔心我的棒子。你是知道的,你也聽見了的,我不願意因為我,而讓棒子受到牽連。我很清楚村長手裡的權力。」

「一個幾把村長,有他媽的逼權力1寡婦憤恨的罵道。

「有的有的雖然不大,可是很要命。棒子是個很有前途的青年,我老是聽人說,棒子很可能是飛出霧村的一隻金鳳凰。我不大明白這句話是啥意思,我猜他們說的是棒子學習很好,將來是要考上大學的。但你知道的,考個學,存上要對他的祖宗三代進行審查,如果審查不過,棒子的這條路就堵死了。而這個權力,」小娥深吸了一口氣,「就在村長的手裡。」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