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24、主動出擊,找她嘮嗑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01日 14:45 [字數] 374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村長!你不要這個樣子了啦1

這寡婦心裡是又急又羞又喜。她嘴上說著不要醬紫啦,實際上已經開始瘋了似的胡亂思想了起來。

她盼望著接下來就是村長把自己一下子壓倒在地上,然後三下五除二,把自己給那個了

啊呀啊呀!羞死人了!寡婦邊想邊扭,故意反抗著村長的摟抱。

而村長似乎就是寡婦肚裡的蛔蟲,似乎早就知道了寡婦內心真正所想望的東西。

他只是無可置否的笑著,一如既往的摟著,而且他還右手暗自用勁,偷偷的捏了兩把寡婦那溫溫軟軟的腰肢。

「不要啊村長1寡婦的臉蛋像極了紅蘋果,眼神變得有些迷離,也不知道是因為激動還是因為興奮,她的嘴唇瑟瑟地抖著,平添了一份妖嬌的艷色。

濃烈的女人香讓村長按耐不住內心的衝撞,於是趁著寡婦裝模作樣反抗的空擋,他毫不猶豫的抓住寡婦的雙肩,僅僅是那麼輕輕的往下一瓣,寡婦就順勢仰面倒在了又厚又軟的草坪之上。

「村長!不要1寡婦急促的喘息著說道。

村長給她的回應是一隻手和一張嘴。

他一隻手捏住了寡婦的左胸飽漲,一張嘴壓在了寡婦的紅唇上。

側身一翻,村長龐大的身軀就死死的壓在了寡婦的身上。

「不」還沒有來得及說全,寡婦的嬌聲就戛然而止。

中斷她欲拒還迎的呻吟的,自然是村長激烈的搓拿揉捏和如蛇的舌頭。

還沒有進行多久,寡婦就已經閉上了自己的眼睛,胸脯隨著村長的搓揉而開始劇烈的起伏。

這個飢腸轆轆的女人,和這個拈花惹草的男人,因為撒了一泡尿,因為偷看了幾秒,就莫名其妙的滾在了一起,連通常的前戲和挑逗都沒有。

這是什麼邏輯?

**的邏輯。

一個成天盼望著男人的深入,一個成天盯著女人的光。

一拍即合,合二為一。

一鼓作氣,氣喘吁吁。

吁喘嬌喊,騷勁十足。

哪個男人不喜歡風騷的女子?

哪個男人不喜歡主動的女子?

當到口的肥肉太容易時,也許暗藏的風險就越大。

一邊是熱火朝天的修建梯田,一邊是滾在一起又捏又唆。

雖說大家對村長的感覺十分的操蛋,但突然之間看不到他,就會有人開始念叨。

「驢球日下的咋八慫!剛剛還認真的看門呢,咋一回頭不見了?」一位老漢拄著鐵杴,汗流浹背。

「咋八慫尿尿去啦1一個玩泥巴、穿著開襠褲的孩子抬起頭來,吸著鼻涕,傻愣愣的說完,還朝遠處的草叢指了指。

「尿都比人多!一尿一小時1老漢憤憤的說完,吃力的彎下腰去,撿了一塊雞蛋大的石頭疙瘩。

他拾在手中掂量了幾下,然後咬牙切齒的丟向了遠處的草坪。

「砸你娘的咋八慫1

村長抖抖索索往出來掏的時候,突然「哎呀」一聲叫了出來,接著驚恐的從寡婦身上翻了下來。

儘管寡婦雙手捂著村長的屁股位置,但受到驚嚇的村長起身太猛,她沒有來得及捂祝

寡婦望著一臉痛苦、朝四下不停張望的村長,幽幽地說道:「村長您咋了?」

本來寡婦要說「你咋就停下來了」,但話到嘴邊,還是覺得不夠妥當。於是變相的成了關心的表象。

「噓1村長制止了寡婦,依舊不停的張望了一回。

「馬勒戈壁,誰!!1

當他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有人時,這才捂著屁股,呲牙咧嘴的發起狠來。

「咋地了這是?」寡婦覺得莫名其妙。

「我剛剛挨了一石頭1

「啊?挨了一石頭?誰打的你?周圍難道有人呀1寡婦連忙翻身坐起,手忙腳亂的整理著自己的衣服。

「哪個***乾的!日***」

當村長還在罵罵咧咧的時候,寡婦早已把自己收拾的像個沒事人似的。

「我去幹活去了。」寡婦說道。

「可是」

「不行的。」

「咋又不行了呢?」

「會被人發現的。」

「媽的真掃興!到底是哪個***,別讓我知道,知道了我草他全家三代1

「村長,您還是趕緊回去吧,我稍等等再回,不然會被人家懷疑的」

寡婦已經沒心思聽村長罵人了,她急急忙忙的建議道。

村長煩躁異常的說道:「真他娘的敗興!今兒個算我倒霉1

「別呢村長,」寡婦抬頭望了一眼村長,然後低頭說道,「這兒不合適,家裡還可以」

是夜,村長摸黑進入了雲村,鑽入了寡婦的屋子。

和在草地里不同的是,寡婦已經將自己洗的乾乾淨淨,渾身散發著一股茉莉花的清香。

她特意換上了嶄新的被面,自己一絲不掛的鑽在裡面。當村長推門而入的時候,她羞的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臉。

「來啦。」

「嗯。」

「上來。」

「嗯。」

然後是村長的埋頭舔舐,一上來就是寡婦的兩腿之間。

寡婦自然是無比享受的雙手抓著村長花白的頭髮呻吟。

她將自己的兩隻白嫩白嫩的雙足扣在村長的腰背。

她也會時不時的發出命令:

「恩!太癢1

村長會知趣的減緩自己的上下刮擦。

「太軟1

村長趕緊鼓起自己的舌根,像只大熱天躺在樹蔭里的狗。

「要裡面1

村長連忙將自己的舌尖頂進去。

寡婦很滿意。

不用過多的言語,一兩個字就完全能夠滿足心意。甚至有些時候,寡婦的身體微微動動,村長就能明白她當時的意思。

這天夜裡,村長只是用了自己的舌頭。

當他饞涎三尺的掏出物件時,寡婦早已經被他給伺候到位了。

一頭大汗,軟綿綿的伏在嶄新的被子上,她輕輕的搖了搖頭。

「今晚我好了。改天。」

從此之後,村長和寡婦的這層關係就頑強的持續了下來。

在草叢裡,在炕頭上,在樹林里,在泉水旁,在麥田裡,在自家的廚房

一有機會,就黏在一起,拔都拔不開。

寡婦喜歡的是村長的低賤。

而當村長跪在寡婦的跟前,雙手捏著寡婦的腰臀,嘴巴湊在粉嫩的濕潤時,他會滿足的想哭。即使不拿出跨中的粗物,他也心滿意足,別無他求。

張熊的任務就是弄清楚王曉雅的底細。

其實王曉雅是個呆在屋子裡不願意出來的人。這和年輕時的她判若兩人。年輕的時候,她喜歡到處走動,成天夢想著有朝一日能進城去,嫁一個穿西裝、打領帶、穿皮鞋的城裡人。當她和村長在麥田樹下忍不住纏在一起、並且村長的手伸進了她的小短褲時,她就打定了主意:她一定要嫁給這個時髦的年輕人。

後來就是小樹林里的幽會,再後來是順理成章的結婚,但卻沒有生子。

沒有孩子這事讓她一直抬不起頭來。村裡的女人們指指點點,竊竊私語,這讓她感到心虛。每當她看到三五個女人湊在一起有說有笑的時候,她就懷疑這幫**一定是在取笑自己沒有辦法生孩子。

久而久之,她就越發的心虛,越發的孤立。以往她無論走到哪裡,她都是大家圍上來爭取的對象;而現在,只有當她一個人呆在家裡乾乾家務、洗洗掃掃的時候,她才能覺得心安。

她本身是一個愛說閑話的人。可是她自己認為自己十分聰明,總是能夠發現別人發現不了的秘密。她有時候給別人一說,別人立馬就興奮的兩眼冒光:「真有這事?」

「那還有假?」每當這個時候,王曉雅覺得自己簡直聰明死了!

「姨1

沉思中的她被一個瓮聲瓮氣的聲音喊醒。

她抬頭望了望,這才發現眼前站著的魁梧漢子是距離自己不遠的張熊。

「哦,熊熊啊!你啥時候來的,我都沒發現」她連忙做出一副好客的喜樂,連說帶笑的招呼著。

「也沒啥事,剛吃完晚飯,到處逛逛,順便進來看看姨1張熊特有的傻勁具有極度誠懇的假象。

「看人家熊熊!就是懂得疼人1王曉雅笑道,「咋了,看你今兒個紅光滿面的,是不是沒挨你爸的打?」

「哈哈1張熊仰天笑了一嗓子,然後無所謂的擺了擺手,「他純粹是給老子撓痒痒!老子啥時候怕過他1

「哎呦!你看你!你爸要是聽到,拆下你一根肋骨1王曉雅打趣道。

「他除了打的**,他能打的上我的精神嗎?」張熊得意的說道,「姨,你說能打上我的精神不?」

「還精神呢1

「實話給你說了,姨,他打不上!永遠打不上!我是啥人?我是他兒子!兒子一般都比老子強!等我過幾年,吃香的,喝辣的,我讓他呆在一邊眼饞的看著1

「哎呦,想法蠻多的嘛1王曉雅笑眯眯的說道。

「那不是!我還要找個美女當我的媳婦,我就在他面前把媳婦一樓,然後我吧唧一聲就是朝臉蛋蛋上一口,我還當著他的面踹上兩把!讓他看看我的牛逼!讓他眼巴巴的羨慕1張熊越說越得意,一臉的激動。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