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20、王曉雅的失望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3日 11:28 [字數] 346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行。這個女人嘛,姓名王曉雅,今年38,年輕的時候聽說是村裡的一枝花,喜歡吃豬腸子,還喜歡說他人壞話。」

「還有呢?」棒子問道。

「還有就是勢利加浮誇,喜歡趕時髦,看不起農民家的娃,總說你們這幫人沒文化,穿的像堆亂麻,走出去像個王八。但是呢,這個女人對自己的男人卻是唯唯諾諾,唯命是從,無比忠誠,見人就誇,所以大家給她起了個外號……」

「這個我知道,」棒子說道,「大家叫她小花。」

「哈哈,沒錯沒錯,就是小花。唉,好久沒有見到它,真的有些想念它。」張熊嘆了口氣。

「恐怕早就死了。它其實是條好狗……」棒子感念不已。

「的確是條好狗啊!上學的路上,我總是見到小花甘願讓全村的公狗干,被黃狗干,被黑狗干,被渾身沒毛的光狗干,毫無下限,有求必應,我獨自艷羨,真想上帝把它變成一朵真正的花。可惜啊可惜,你說它到底是上哪裡去了?」

「哈哈,有點意思不過我至今沒有弄明白為什麼大家叫她小花。君不見這條野狗渾身黑不溜秋的」棒子說道。

「這有啥。不就是無比忠於主人的原因嘛。」

「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完全如此,」棒子說道,「我猜可能是因為有人和它發生了不正當的關係,然後情非得已,顧名思義叫它小花。」

張熊皺著眉頭罵:「真他娘的噁心!人狗都能想象的出來!你還數落我吃大便,我看你是心懷不軌,見到活物就想插。」

棒子揮手言道:「無他無他!不過是想讓村長他老人家見識見識,我棒子不是省油的燈,不是說想拿捏就能拿捏的。既然他膽子那麼大,那我就上了他的小花1

張熊佩服的連連點頭:「雄心真箇價大!不成功,便成仁,你如果能把小花拿下,那麼往後的村長一職,恐怕非你莫屬了。」

「此話怎講?」

「當官的都搖頭晃腦的講:究竟是滑落誰家?你既然上了小花,肯定是花落你家了。」

棒子笑道:「大丈夫志在遠方,怎麼可以在霧村孤老終身1

「你可別這麼說,」張熊不服氣的說道,「這兒煙霧繚繞,層林密布,空氣清新,生活安逸。關鍵是這兒的女人,放得開,玩的來,身上滑,水很大,你跑到外面,哪能見到像霧村一樣領秀的女娃娃!我聽說城裡面擁擠不堪,臭水流淌,滿大街都是車,車後面冒廢氣,抬頭不見太陽,低頭不見草地,整個晚上都燈火通明,無比喧嘩,恐怕」

棒子不以為然的說道:「怕他娘的幾把,是騾子是馬,幹完再說話!沒有親身體驗,親口品嘗,你咋知道那樣的地方就不適合你?你咋知道那裡的女人就沒意思?」

張熊無可奈何的嘟囔道:「我說的是實心話,聽不聽由你。當然你有走出去的雄心壯志,我嘛,他娘的就在霧村打出一片天地,過我神仙般的日子。」

棒子拍了拍張熊的後背,說道:「好啦,太遙遠的未來不應該成為咱倆的話題。我們還是把目光盯在小花的身上。到底如何才能拿下她,關鍵在於你的一臂之力。只要你掌握了她的規律,那麼剩下的一切就交給我棒子。我保證讓她到最後心甘情願。不僅如此,我還能讓她哭著喊著讓我上她。」

「好吧好吧,我回頭去給你觀察。你呀1張熊搖頭說道,「真的是膽子夠大1

寡婦夜夜造訪,持續數月有餘。第一個月過後,王曉雅就天天都在寡婦的耳邊嘀嘀咕咕。

她實在是盼兒心切,恨不得讓寡婦變成鮮嫩樹枝上的蚜蟲,一兩天就繁衍出三四代的孝子賢孫出來。寡婦每次都皺著眉頭輕輕的嚷嚷:「沒那麼快,不要心急啊老嫂子!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女人懷娃娃的艱辛,運氣好了,一次就搞大肚子,運氣不好的話」

「說的也是,你看看我和我家男人,都多少年了,還是沒啥動靜。真真兒的能急死個人呢。唉。也怪我命薄,這麼一個好男人,我卻沒法子給人家留個后,你說說看,這叫啥事1王曉雅唉聲嘆氣的說道。

「老嫂子,多少人羨慕你呢!娃娃好生不好養,一生下來就是個哇啦哇啦的哭,你也不知道他是餓了還是尿了,病了還是疼了,反正是沒法從人家心事上來。你倒好,省去了照看娃娃的拖累和麻煩」寡婦言不由衷的安慰道。

「話雖這麼說,但我和我家男人年紀漸漸大了,俗話說的好,錯過這個村,沒有那家店。說到底還是得有個小人兒陪著,不然等到我們老了,走不動了,連個照看我們的人都沒有。」

話說到一半,王曉雅注意到寡婦皺著眉頭,臉色煞白,雙手捂在自己的肚子上。

「咋的了這是?不舒服嗎?」

「肚子疼呢。」

「你今兒個吃啥了?是不是吃壞肚子了?」

「不是吃的緣故,是咱女人家的事情。」

王曉雅聽到寡婦如此一說,立馬就明白了。原來寡婦並非吃壞了肚子,而是疼經。

大多數女性在排卵期都有這樣的癥狀。王曉雅看到寡婦一副痛苦不堪的樣子,連忙找來一個打過點滴的玻璃瓶子,往裡面灌上滾燙的開水,再找來一條濕毛巾纏在上面,讓寡婦捂在自己的肚子上。

「你看看你,連自己的身體骨都照顧不好!這段時間你得小心才是,要忌口的,辛辣的、刺激的、涼的東西都不能吃,不然惹了病根,有你騷貨好受的。」

寡婦點了點頭,說道:「老嫂子,謝謝你的照顧,我想上趟廁所。」

「去吧。」王曉雅不放心的扶著她站了起來。

王曉雅知道疼經的痛苦,她在二十來歲的時候曾有幾次疼的暈了過去。正因為有過這樣的痛楚,所以當她看到寡婦那副冷汗直冒的樣子,就不由得擔驚受怕了起來。

她輕輕的走到廁所門前,聽了聽裡面的動靜。

然而廁所裡面竟然什麼聲音都沒有。

「該不會是暈過去了吧?我的老天爺1王曉雅心中一緊,連忙推門而入。

進去的剎那,王曉雅看到寡婦光著屁股蹲在坑上,手裡攥著一捲紙巾。在便槽里,赫然是一條帶著鮮血的衛生紙。

「媽呀嚇死我了!你倒是吭個氣呀!還以為你出事了。」王曉雅摸著胸口說完,突然間有種無以名狀的絕望。

寡婦有些難堪的說道:「我沒事的啦!你剛剛嚇我一跳,還以為是誰家的男人呢。」

王曉雅默默的退了出來,走到廚房台階旁,頹然坐了下來。

「一個月,白白浪費了。做的都是無用功。」她默默的說道。

很明顯,寡婦來例假了。

來例假的意思是,她沒有懷上。

「到底是咋回事?」王曉雅不解的想,「每天晚上都在干,從來沒有拉下過一天,每次都是讓她在屁股上墊著枕頭,好讓我家男人的寶貝別浪費掉一點一滴,這到底是咋的了?」

王曉雅一想到後面還得接著來,她就感到有些氣短。

儘管做到最後,王曉雅都有些麻木,不願意再跑到村長和寡婦中間爭風頭,但她無時無刻不再盤算著這件事情的了解。

她一再告誡自己,一旦寡婦懷上,她就會立馬停止寡婦和村長的往來。

可憐的王曉雅怎麼也不會想到:有問題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家的男人。

感情就是如此,它如同早晨的迷霧,儘管給村落披上了神秘的外衣,但終歸要遮住進山的路,讓羊群駐足,讓礁夫失足。

具體到張曉雅身上,那就是她過分的相信自家的男人,最終讓她變成了一個睜著眼睛說瞎話的傻子。無數的人都曾在她面前旁敲側擊過,說她男人可能有問題,或者說她男人在外面有女人,但王曉雅總以為這是別人的羨慕和嫉妒,自己男人高端大氣,不可能幹那些偷雞摸狗的腌臢事。況且村長是一村之長,大小也是個國家的幹部,而且自家男人三十歲的時候就入了黨,咋可能在外面搞女人?咋可能在那方面有問題?

不到黃河心不死,不見棺材不掉淚。讓王曉雅相信她家男人在外面搞女人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讓她親眼看著自家男人搞女人。如果不是她親眼目睹,誰說她都不信。

「老嫂子」寡婦有些疲憊地從廁所里鑽了出來,手指上站著星星點點的血跡。

「哦,你個騷貨咋回事到底?」

「啊?」寡婦不解的望著王曉雅。

「別裝蒜了,剛剛我看到了。」

寡婦突然間紅了臉蛋。她有些難為情的說道:「我真真的不知道是咋回事咧。按理說不應該這個樣子呀!我都辛苦了一個月了,忍氣吞聲的,天天想著趕緊懷上,懷上了就不用再被村長那個了。可是現在來了例假,到底咋辦嘛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