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9、女校長也有春天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22日 13:32 [字數] 355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灌注著憤怒,發泄著情緒,體驗著刺激——張熊在女校長的臀后搖身一變,原形畢露。..

體內潛伏著獸性,女人的氣息總能成功地誘發它的破殼而出。

理性儘管能夠掃平一切,但情感如同洪水猛獸,勢如破竹,更具殺傷力。

女校長儘管緊咬牙關,但下體猶如沉睡多年的凍土,在暖人的春風撫揚下,開始慢慢的蘇醒,漸漸的溶解。

麻木變為酥軟,酥軟轉為電擊。每一次的深入,似乎都能給她的全身帶來非同一般的愛撫。

沒錯。

的確是愛撫。

一發不可牽,牽之動全身。

一洞不可進,進之爽遍體。

張熊里啪啦的聲音讓女校長多多少少體驗到了合二為一的甜蜜,儘管這次猛烈的撞擊並非真正恰到好處地點到了真穴。

不是真穴又何妨呢?只要女校長倍覺舒坦,只要張熊感到刺激。

後庭花,後庭花;

人們又叫你菊花;

儘管常常拉巴巴,

時機一到頂呱呱。

「快了快了!親愛的我不行了1張熊哼哼唧唧的叫完,女校長就背剪雙手,連忙按在了張熊的兩個屁股蛋蛋上。

「you_dare!」

「哎呀校長,您能不能不用洋文跟我說?」張熊睜著布滿血絲的雙眼,喘著。

「你敢1女校長改口叫道。

「敢啥?」

「你膽敢這麼快就結束1

女校長是認真的。

既然無力反抗,於是閉眼享受。

那麼就要享受到滿足為止,而此刻的張熊,其言下之意是要提攜投降,射完了事。

哪有這麼容易!

「拔將出來1女校長命令道。

張熊這次十分順從地將雙手壓在女校長臀腰位置,然後呲牙咧嘴的抽了出來。

物件濕噠噠的,不知什麼時候,它的上面粘著一些頗似爛菜葉子的東西。

張熊皺著鼻子,眯起眼睛。

「咋這麼臭1

「你難道不知道嗎?」女校長一臉怒容,轉身質問。

「啥?您說的是?」

「裝什麼糊塗!disgusting!」女校長低頭看了一眼張熊快要挺到肚皮上的大物件,發覺紫色的光頭上沾有粘物時,忍不住抱怨了一聲。

張熊再次低頭,仔細的盯著自己的物件,然後又好奇的伸出一根指頭,蘸了蘸物件上的異物。

當他放在鼻子上嗅了嗅后,就一臉苦相、滿腹辛酸的喊道:「是屎的桅回事?」

女校長用一種不可救藥的絕望神色望著張熊,然後搖了搖頭,有氣無力的說道:「how_silly_you_are.這就是見洞就插的結果。自己釀的苦酒,只有你自己去喝。」

「難道?」張熊恍然大悟。

「沒錯。你進錯了房,上錯了炕。舉個例子好了:等於你和自己的老婆幹完了,這才發現懷裡的女人並非你的老婆,而是別人家的媳婦。」

「如果這樣的話,那感情不錯1張熊心滿意足的點了點頭,然後得意洋洋的拍了拍自己的物件,物件如彈簧,隨之亂顫一氣。

女校長故作輕鬆,偷偷的掃了一眼張熊胯下高昂的頭顱,然後心中暗想:「與其半途而廢,不如一鼓作氣。既然決定了開始,那麼就將它進行到底。」

一念至此,女校長臉上的陰雲一掃而盡,換上了陽光明媚的面子。她擠出一臉的笑容,以一種連她自己都吃驚的嗲語說道:「你先休息休息,等冷靜下來了再試。不過作為校長,我認為我有提醒你的權利和義務。」

「提醒啥?」棒子捏著自己的腫脹,盯著女校長的兩團**。

「過會兒你再進入我的時候,不能見洞就上。分清楚,看明白,瞄準確,慢慢入。庶幾能夠功成名就,一竿子插到底。」

「ok1張熊激動的擼了兩把自己。

「看你德行!土槍打了個洋子彈,一點都不高雅1

「我就一俗人1張熊笑著辯解。

「俗了不可怕,怕的是以俗自誇。這樣的人是恬不知恥,應該活剮。」

張熊吐了吐自己的舌頭,光著屁股坐在了旁邊的一張木質太師椅上。

女校長也不將推著脖頸處的衣物撂下來,而是照例裸著兩團如同足球大小的兩團**,忽閃忽閃的在張熊眼前晃來晃去。那兩根大象一樣的粗腿更是惹眼,走起路來純粹是外八字,因為大腿根部的肥肉實在太擁擠,倘若不輕分雙腿,估計大腿上的肥肉立馬就要噴薄欲出。

還沒有來得及晃上幾步,張熊就按耐不住心中的狂熱,毛躁躁的抬起自己的光屁股,端著一根漲物,沖著女校長,像頭捕獵的獅子,準備撲倒馬上到口的肥肉。

女校長本來想著讓他緩緩氣,稍微壓壓馬上就要噴發的熾烈,但看到那根和橡膠棒子一般粗細的東西后,她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來就來,戳就戳,只要你有這本事,本尊也能陪到底。

女校長於是保持了沉默,心甘情願的讓張熊再一次從後面上了自己。

和第一次不同的是,這次女校長使了個巧勁,她在張熊進入的時候,輕輕的抬了抬自己的屁股。

差之毫釐,謬以千里。第一次是菊花,這一次是蜜隙。

軟乎乎、鼓漲漲的柳葉葉,果然是肥膩無比,溫潤如初。

「哇它1張熊的驚叫聲說明了一切。

一種隨然更緊,但是有點乾澀;

一種稍顯寬鬆,但是潤滑無比。

相比之下,后一種的感覺更加提氣,無論是女校長,還是張熊,都品嘗到了作為男人和女人的至樂。

經過無數次橡膠棒子的演練,女校長的下身練就了一個絕技。

並非所有的女人都有這個本事,而女校長,她能收縮自如!

想緊就緊,想松就松,完全在她本人的把握。

一開始,她故意讓自己的蜜隙松的像抹布。所以張熊覺得自己好像是拿物件蘸著一片湖泊;

過了一會兒,女校長暗暗發力,讓自己的蜜隙將張熊輕輕的裹祝這個時候的張熊,感覺到自己的粗物載進了橡膠皮里,滑滑的,好他娘的舒服。

再過了一會兒,女校長深吸一口氣,將全身的力道集於一處,蜜隙頓時變成了橡皮圈,要多緊就有多緊,而張熊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每次深入都好像是被人狠狠地捋著。

就這樣從松到緊,從慢到快,從淺到深。

就這樣弄著,拍著,響著。

水水冒著,流著,淌著。

順著肥肥的大腿,流到膝蓋關節處;流到小腿肚子處。最後流到了腳踝處。

白白的,黏黏的。

張熊最後幾乎被「勝利」沖昏了頭腦。

排山倒海般的巨浪,將他推到了天上。

他暈的一塌糊塗,爽的連聲哼唧。他雙手捏著女校長的腰腹,十指扣進了肥肉里。他拼盡全力地往裡,再往裡,然後停下來,雙臂卡住,他帶點惡意地看著女校長在輕輕的顫抖,他心裡重複著:「看我日不死你!看我日不死你1

熱流滾燙,衝擊著至為敏感的處所。女校長再也無法忍受快意恩仇,終於張開肥嘴,「哎呦哎呦」的叫了幾聲。

她咬牙夾住張熊,直到熱流衝擊完畢。但她感到體內的硬東西慢慢的軟乎,像是憑空消失了一般的失去力道,她才鬆了一口氣,頹然倒地。

不曾想張熊的物件上面沾滿了粘液,粘液順勢滴落,嗒嗒的砸到了女校長的胖臉上。

張熊看到后,突然有種奇怪的感覺。

既噁心,又滿足。

「成功拿下一個逼。」

這是張熊提起褲子,在女校長疲憊的指令下退出辦公室的時候,心裡所湧現出來的一個念頭。

「大門不出的一個人,要碰到她都難,咋可能那麼容易讓她上鉤?」

「如果毫無難度,我自己一手就辦妥了,還求你幹個屁。」

「讓我想想看。」

「辦法總會有,你得用腦子。」

日薄西山,紅霞滿天。棒子和張熊躺在一堆柴草上,望著紅雲舒展,探討著一個問題。

「還有,你有沒有調查她的歷史?」棒子扭頭問道。

「草他娘的,還需要調查她的祖宗八代?」張熊瞪著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棒子。

「知己知彼,百戰不殆。只有充分地了解對手,方能找到對付的良法。」

「高!實在是高1張熊嘖嘖稱讚,朝棒子豎起了大拇指。

「什麼時候學會了拍馬屁1

「這也算拍馬屁?」

「草!經過女校長的一番調教,你的水平空前提高!舔別人屁眼都能舔出一番理論出來1棒子笑著說道。

「過分了啊!誰他娘的舔屁眼啊!戳屁眼還差不多。」張熊邊說,邊意猶未盡的舔了舔嘴唇。

「好了好了,這個話題到此為止,再說下去就是吃屎了。我們現在說的是村長老婆。」

「唉,剛勾起老子的饞蟲,你他娘的就……好,說村長老婆。你想知道些啥?」

「剛剛不是說了嗎,有關她祖宗八代的事,知道多少說多少1..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