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4、爛醉如泥,背回宿舍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7日 13:21 [字數] 366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儘管張師堅信,所謂女人除了生娃養娃就是伺候男人,深信女子無才便是德,但自從村裡興建了第一所「雲霧之上小學」以來,他發現其餘的家長開始先後將自家的孩子三三兩兩地送到了學校上學。

張師想不明白:這些村民大字不識一個,成天價在地里下苦,他們這是咋地了,腦袋被驢踢了還是被門給夾了,這簡直是突如一夜春風來的節奏哇!

原先的娃娃不是放羊就是跟著父母在天地間晃蕩,順便還能當個小幫手,打打下手,撒撒籽種,現在突然之間就全部跑到學校里去了?

張師一直沒有弄清楚這其中的原委。可是一年過後,他才後知後覺,恍然大悟:

這幫狡猾的村民並不是為了讓自己的兒女們學知識長見識,而是讓學校的老師替他們照看孩子。

一般是家裡的老大拉著家裡的老二,老二又拖著家裡的老三,嘻嘻哈哈的朝學校裡面走。老大和老二還好點,老三就不行了,連話都說不全,三歲不到的樣子。

事實證明:孩子們去了學校比跟著自己要安全的多,省心的多。而且到了學校后多多少少能認幾個字,出門在外,能分清楚男廁所和女廁所。

張師望了一眼跟在自己屁股後面、一臉怨毒的女兒,這才悲涼的發現屁股後面的拖油瓶其實早就應該交給學校的老師看管了。

夜夜失眠的女校長小小年紀就看起來蒼涼的不像樣。她的膚色發暗,嘴唇發紫,渾濁的眼睛里偶爾會流露出一絲的莫名其妙的詭異。

沒有笑容的孩子是可怕的,有個女人,半夜起來上廁所,於黑暗中看到了一臉慘綠的女校長,結果嚇得尿了一褲子,連路都不會走了,躺在地上,口吐白沫,抽搐不已。

可憐的女校長每天夜裡除了捂著耳朵忍受她父親的獅子吼之外,她還得和漫漫長夜較量耐力。睡不著就是睡不著,睡不著還不能躺在炕上等待睡神的光臨。

怎麼辦呢?

女校長那個時候還不懂的數羊。無聊透頂、煩躁抑鬱的她只好默默的背誦玄女經。背上幾遍,還是沒有睡意。然後她就躺在炕上,兩隻手漫無目的的到處亂摸。

一開始摸被子,從上到下的摸,摸上幾遍,如果還沒有睡意,她就開始摸自己。

她是個秩序井然的人。總是先從頭髮開始。

有時候是撕扯,有時候是拿手指頭當梳子,比較溫柔的弄一會兒自己的頭髮。

然後是脖子。有好幾次,她差點沒把自己掐死。她驚喜的發現:窒息的滋味有種說不上來的刺激,可惜不能太久,太久的話人就會沒有力氣,頭腦也會糊塗。

後來她摸的是自己的胸部。那個時候的女校長還沒有發育,平坦的胸部和男孩子沒啥差別,無論她怎麼搓揉,沒感覺還是沒感覺,況且那個時候,她還瘦骨嶙峋,肋骨的輪廓總是讓她感到不

舒服。

肚子摸起來還算舒服,問題是越摸越餓,所以她在這個項目上不會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總是一筆帶過,象徵性的騙騙自己。

唯一讓女校長感到不錯的摸自己的溝壑。

她是如此的痴迷,以至於最後她摸了一手的血。

她到底用了多大的力,誰也不清楚。可是當她看到自己的手指沾著鮮血,她叫聲叫了出來。聞訊而至的母親衝進屋子,一把抱起自己的女兒,還以為有歹徒闖進了屋子,拿刀捅傷了她。

「咋的了?到底是咋的了?」母親顫抖著問。

一臉淚水、驚慌失措的女校長感到無比的羞恥,但是巨大的恐懼讓她忍不住說出了實情。

聽完女兒的哭訴,母親也流下了悔恨的淚水。

她對女兒說道:「我的娃娃呀,你闖下大禍了,你以後就是跳到黃河裡也洗不清了,你把膜給弄破了啊我的娃娃!你咋這麼傻啊,你還是個小孩子氨

如果女校長的母親當初能夠安慰幾句,可能現在的女校長也許早就結婚生子了,也許女校長也不會有如此特殊的變態愛好。

可惜她母親當初說出了自己的心聲。

其實說的也是實情。

所有的錯誤就是母親沒有估計到幼小的心靈根本無法承受這種莫名的慌張和恐懼。

自此以後,女校長慢慢的變了。

她變得越來越冷漠,越來越自閉。她除了學習還是學習,學習完后,就坐在炕上,像唐僧打禪一樣一動不動的坐上幾個小時。

面如死灰,眼睛緊閉。

再後來,就是前文交代過的那個男人,那個為她而自殺的男人。

她沒有一絲一毫的悲傷。她對於其他人的惋惜和痛苦感到十分的不解。

「不就是把自己弔死在樹上了嗎,這有什麼好哭的?」

她象徵性的去看了看那個為了愛情而把自己弔死在樹上的男人。

當她看到他眼球突出、嘴唇青紫、舌頭軟噠噠的伸出來一截子的時候,校長突然心臟加速,呼吸短促,雙腿打顫,。她忍不住上去摸了一把屍體的屁股。

然後,校長校長瘋狂地泄了。

褲襠濕的不像樣子。

女校長也許有過一次實實在在的經驗。

那是畢業聚會上,她第一次放開了喝。那個時候的酒是高濃度的二鍋頭,一瓶有一斤,絕對不會缺斤少兩的一斤。女校長第一口就被嗆的喘不過氣來。旁邊的幾個男生捂著嘴巴笑個不停,這

讓女校長感到了無法忍受的羞恥。

她於是端起瓶子,閉著眼睛,咕咚咕咚的灌了下去。

起初她是清醒的,她還記得自己跟旁邊的一個戴眼鏡的男生說過話,她好像說:「好想找個男人氨

當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躺在男生宿舍里,身上穿戴的整整齊齊。那個戴眼鏡的男生坐在她的身旁,鬼鬼祟祟的,看起來有些不正常。

「渴。」她說。

「等下我給你倒水去。」眼鏡男說完,端起搪瓷缸子去廁所盛了滿滿一缸子的涼水端給她。

她二話沒說,咕咚咕咚的全部灌了下去,然後她就搖搖晃晃的起身走出了宿舍。

那個眼鏡男也沒有跟出來,這讓她多少感到了空虛,可是一直沒有朝這方面想過的女校長隨即就忘了。

到了晚上,她睡覺脫衣服,脫著脫著就滿腹的疑問:

「我的內褲呢?」

她自信自己不會忘記穿內褲。可是自己的確沒有穿內褲。她滿屋子的找了一通,沒有就是沒有。

她十分不解的去上了趟廁所,蹲在茅坑裡想了半天,也沒有任何的線索。

可是當她撿起茅廁里的一個土疙瘩擦屁股的時候,她發現自己的下體流出了一些黏糊糊的東西。她好奇的用手指蘸了蘸,然後放在鼻子上嗅了嗅,然後伸出舌頭舔了舔。

有股腥臭味,唱起來鹹鹹的。

她又摸了摸自己的兩片柳葉,發覺柳葉漲漲的,有些疼。

「奇怪,這玩意喝多了,連逼都出來酒精。」

女校長沒有多想,他以為是那瓶酒的緣故。她不知道眼鏡男其實在她爛醉如泥的時候,把她背到了自己的宿舍。

眼鏡男和女校長一樣,當別人都開始厭倦了情啊愛啊的時候,他還沒有摸過姑娘的手。

他當時是跪在女校長身邊,顫抖地扒光了她的衣服的。

那個時候的女校長已經很胖,顫巍巍的肉白花花的鋪了一床。

眼鏡男咽著唾沫,下身的東西成了硬的不能再硬的東西。

然後

眼鏡男雖然十分膽怯,但最終還是沒有忍住,他先是匆匆忙忙的脫掉自己的褲子,然後爬在女校長溫熱的身體上。

可是毫無經驗的他不知道咋弄。他胡亂的戳了一會兒,越戳越急,越急越氣。

他最後只能拿褲帶吊起女校長的腿。

一條腿掉在上鋪的鐵架子上,一條腿垂到地下,盡量讓她大開門戶。

他就這樣一邊流著口水,一邊把門從裡面緊緊的反鎖,然後他就汗流浹背的上了女校長。

喝醉的人並不好上。完全沒有配合或者反抗的意思。

如同上一灘泥。

而且生澀不已,有種撕裂般的痛楚。

當然,痛楚是眼鏡男所體會到的,爛醉的女校長毫無意識。就算上她千百遍,她也照樣鼾聲如雷。

本來眼鏡男是個負責任的好男人,他一邊上,一邊自言自語的說:「肥姐姐,我喜歡你,回頭咱倆談對象,結婚,白頭到老,天天日逼」

可是當他抽搐完畢,拿洗臉的毛巾擦拭那根濕漉漉的物件時,他怎麼都沒有看到自己想看的東西。

「這逼長成這副樣子,居然是個破鞋!誰他娘的這麼沒出息1眼鏡男看著爛醉如泥、叉著雙腿的女校長,捏著自己的鼻子,那毛巾匆匆的擦了幾下女校長那泥濘不堪的粉嫩處,然後就開始

給她穿衣服。

內褲被眼鏡男扔到了床下。他忘記了。

這是一個讓人遺憾的失誤。

如果女校長稍微少喝一些;

如果眼鏡男有勇氣當面質問女校長為啥不是處女。

也許這兩個人最終會和萬萬千千的普通家庭一樣,結個婚,生個娃,然後過個日子,攜手相伴,走完一生。

可是生活沒有假設。錯過了就是錯過了。這是上帝給人類開的玩笑,連女校長這樣性情迥異的女人也不例外。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