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3、女校長那禽獸一樣的父親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7日 13:21 [字數] 393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情感的閘門一旦被打開,強烈的**會讓人喪失起碼的理智。

有時候,我們稱之為愛情;

有時候,我們把它叫發騷。

更多的時候,我們只是滿足自己內心深處被壓抑太久的**。

這種**可以是**,也可以是物慾,甚至是吃欲。

女校長的童年是陰暗的。父親生於晚清,長在民國,死於文革。

這個被儒家文化浸淫的體無完膚的老頭子對待女兒就像對待畜生,對待老婆就像對待種豬。他一輩子說的最大的一句話是什麼呢?

「唯小人與女子難養也1

在這個老古董的意識里,女人這種玩意兒最不值錢,女人的唯一用處是生娃。可能女校長的媽媽是小腳的緣故,農村的大多數粗重活她幹不了。

這也難怪。凡是小腳的女人,很少有下地幹活的,畢竟他們連走路的時候都顫顫巍巍的,更不用說挑水放羊耕地打場了。

很難想象,讓她們趕著一批羊出去,夜幕降臨的時候到底能趕回來幾隻?弄不好恐怕不是她們放羊,是羊放她們。

女校長在這樣一個「知書達理」的家庭里成長生活,根本就沒有人權可言。父親無疑是家裡的權威,是至高無上的老大。人家皇上管天下,他管老婆和女兒。他長長說:「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1可惜老頭子掃了一輩子的屋,把老婆和女兒幾乎都掃成神經病了,他最終還是一個走出不霧村的老農民。生不逢時、英雄無用武之地的他認為都是晦氣的老婆生了一個不中用的女兒,要是生上一個男娃,就算他本人做不到飛黃騰達衣錦還鄉,他也能夠憑藉自己淵博恢弘牛逼的知識和無比高超的方法讓自己的兒子穩噹噹的考個狀元。

他時常用詩歌來表達自己內心真實的想法。比如當他對月獨飲小米酒的時候,他會長嘆一聲,然後拖長聲調,半是歌唱半是哭泣的吟道:

「明月像飯碗,我是酒中仙。本是朝中兒,兩逼把我絆。」

這詩被許多不明真相的文盲村民討回自家,貼在上房的正牆上,然後逢人邊誇:「看看!你們看看!字是張師的字,詩是張師的詩。好上加好,價值連城。」

女校長的爸爸所有的自尊,都是通過這種方式來達到的。他愛極了給村民們寫對聯,分文不取,自己磨墨。

女校長那個時候還是個不懂事的小屁孩,她只是覺得父親好偉大,好神氣,覺得父親知道的怎麼那麼多,似乎是全世界最牛逼的詩人。她常常給小夥伴們炫耀:

「我爸爸是詩人.一粒珍珠藏霧村,多載過去無人知。朝著東方拜三拜,東風代我表忠心。』聽聽!這是我爸的詩1

然而女校長有個事情弄不明白。她好幾次都聽到自己的父親在很晚的時候大吼大叫。

她睡的迷迷糊糊的時候,上房裡就會傳來父親的聲音:「龍翻!準備1

過上幾分鐘,父親又會突然大喊一聲:「虎步,準備1

「猿搏!準備1

「最後一式,鶴交頸!姿勢擺出1

驚心動魄的嘶吼和里啪啦的聲音總是讓幼小的女校長感到莫名的恐懼。她擔心父親遲早會殺了母親。

但讓女校長弄不明白的是,如果夜裡發生了這種怪事,第二天的時候,自己的母親反而滿面風光,笑容不斷。

女校長是個好奇心很強的孩子。

她最終沒有忍祝

一天深夜,當父親的嘶吼再次響起的時候,她沒穿鞋子,躡手躡腳的爬到門縫裡朝里望去。

「龜騰!準備1

女校長看到父親和母親一絲不掛,赤身**。父親汗流浹背,母親氣喘吁吁。

當父親一聲暴喝,母親就急急忙忙的躺在炕上,兩臂展開,然後曲起自己的雙膝。

然後

女校長看到了不該看到的一幕。

她發現自己的母親身上有一根大棒子。

讓她心驚肉跳的大棒子。

而且,她看到父親用大棒子把母親捅了個大窟窿。

女校長一邊看,一邊尿了。

她默默的哭著,拳頭塞進了嘴裡。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回房間的。

自此以後,她覺得母親遲早會死的,會被父親給捅成馬蜂窩,會被父親折磨成一堆枯骨。

內心備受打擊的女校長從此以後更加的內向了。原先,她起碼餓的時候還跟母親說一個字:「餓。」

現在,她連這個字都不說了。

父親看到日漸消瘦的女兒,厭惡地跟他老婆說道:「你看看,什麼玩意!你怎麼生出來的都是這種貨色!有本事給我生個狀元出來1

母親看她可憐,悄悄的塞給她一些好吃的。

又一次,女校長暈倒在院子里。父親進門看了一眼,頭也不抬地朝母親擺了擺手,說道:

「看看活著沒,死了就隨便找個坑埋了,別跟親戚們說了,說了也是白說,他們除了借喜事喪事吃上一頓,就沒其他的意思。我偏不給他們這個機會1

母親可能是出於同病相憐的心理,所以偷偷的抱回屋子,一步不離的照顧著這個瘦成一把柴了的女兒。

女校長醒來后問媽媽:「媽媽,我死了后,你就趕緊跑,跑的遠遠的,別回頭1

母親一聽嚇壞了!

這個女兒一天到晚一句話都不說,咋突然說了這麼多!該不會是傳說中的迴光返照吧?

想到此,母親就忍不住扶在女校長身上大哭了起來。

女校長緊緊的揪住母親的衣領,紅著眼睛說道:「媽媽,要不你現在就跑吧!再不跑,恐怕來不及了1

「我的女兒啊,你到底是咋滴了嘛,你咋說開胡話了啊1

「媽媽,我沒說胡話,我清醒的很1

「沒說胡話,咋讓我跑啊1

「我都看到了。」女校長一句話就止住了母親的哭喊。

母親擦了一把眼淚,一聲不吭的望著女兒,她不明白女兒到底是啥話意思。

「看到啥了?」

「看到爸爸打你了。」女校長痛苦的說道。

「啊?」

「我都看到了。」

「女兒,你真是說開胡話了,爸爸啥時候打過媽媽啊?」

「晚上,乘我睡覺的時候,他打你1

「沒有啊1女校長的母親被女兒給弄糊塗了。

「咋沒有?把你脫光了打,還拿大棒子打,在你身上戳窟窿!他邊打邊喊:『鶴交頸』」

女校長的母親這才恍然大悟,她連忙用兩隻手死死的捂住女兒的嘴巴,緊張的打牙關子。

她趕緊低聲給女兒說道:「這不是打,這不是打!你個薄命的娃!你還不懂,你還小,不許你再跟別人提起這件事,聽到了沒有?」

女校長只是默默地流著眼淚。

「這是你爸給我補身體呢,你知道不?」

「你胡說!你騙我!你是為了讓我不難過,所以你不敢說實話1

女校長邊哭邊說。

「你這娃咋這個樣子!說是補身體,你咋不相信?」

「他拿著一根那麼大的棒子戳你呢,你還這樣騙我」

「女人就是被戳的,要不咋生娃,要不咋」

女校長的母親也沒讀過書,不知道跟女兒咋說這件事。她只能含含糊糊的說道:「反正你爸拿大棒子戳我,我舒坦的很!不戳不舒坦,戳了就舒坦!你別為這個擔心。聽到沒?」

女校長依然不相信。她還是哭個不停。

後來,女校長的母親把這事告訴了自己的男人。

這個自恃清高如同冬天裡的梅花的男人,偷偷的把自己的女兒叫到身邊。

「知道什麼叫陰陽相交嗎?」

女校長搖頭。

「知道萬物是怎麼來的嗎?」

女校長接著搖頭。

「知道什麼叫龍鳳呈祥嗎?」

女校長慚愧的低下了腦袋。

在淵博的父親面前,她第一次感到了沒有文化的可悲。

「你讀過玄女經嗎?」

搖頭。

「你知道為什麼我和你媽身體這麼好嗎?」

搖頭。

「女子無才便是德。你知道的越多,你就越不是個女人。你長大了要伺候你的男人,你這個樣子,恐怕長大了會被你男人打死的。人終有一死,黃帝也無法擺脫這個輪迴。生死之事,與我如浮雲也!我看你再這樣下去,離死也不遠了。佛家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也就救你一命,你可要聽好了:從今天開始,我給你傳授玄女經,你十日之內,將其中之精華倒背如流,那麼你的病就能治好。」

「爸爸,玄女經是神葯嗎?」

「不是葯,但是比葯更管用。你跟我說:『黃帝曰,所謂九法,未聞其法,願為陳之。』」

「黃帝曰,所謂九法,未聞其法,願為陳之。」女校長虔誠的跟著父親讀了起來。

「男跪其後,抱其腹,乃內玉莖,刺其中極」

「男跪其後,抱其腹,乃內玉莖,刺其中極」

「外為開舒,女快乃止,七傷自除」

「外為開舒,女快乃止,七傷自除」

儘管女校長無比虔誠,但她還是不明白這些話到底是什麼意思。當她對玄女經之九法爛熟於心的時候,她忍不住問父親到底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好讀書不求甚解,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你自己領悟其中的奧妙。不過你是女的,恐怕領悟不到其中的精髓。只希望你能活下去,別讓你媽天天為你哭哭啼啼的。」

女校長雖然雲里霧裡的什麼都沒有弄明白,但是她似乎覺得父母大半夜的兇狠「打鬥」可能真的不會要命。而且自己的母親也沒有奄奄一息,還是跟平時一樣餵豬餵雞,整理家裡的零碎。

女校長漸漸的好轉了,只是沒到夜幕降臨的時候,她就開始輾轉難眠。

小小年紀,患上了嚴重的失眠症。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