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11、離奇的強迫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3日 10:00 [字數] 357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俗話說的好: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張熊的眼淚讓棒子突然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老女人——也就是張熊惡狠狠的稱為「老逼」的校長,難道真的讓張熊受盡了委屈嗎?

棒子和張熊一起,在校長辦公室外親眼看見校長和張大勝之間的那些齷齪情事。但就本質上來說,這些東西不至於讓一個七尺男兒痛哭流涕。

棒子唯一無法忍受的一點是校長那個老女人居然讓張大勝吃了自己拉下的。這種行為倘若不是神經錯亂引起,那麼背後所支撐的**會讓棒子感到不寒而慄。

推己及人,從對小娥的感覺來說,棒子能夠體會到一點:

如果他從骨子裡愛著對方,那麼他可以像張大勝一樣喝小娥尿下的。但也僅限於尿下的,絕不是拉下的。

而要是真的愛對方,就會時時刻刻替對方考慮。比如說小娥,她連棒子要吃她的下面都覺得過意不去。她覺得臟,覺得對不住棒子,儘管棒子無比的渴望,一點都不會覺得有任何骯髒的感覺。就連這個,小娥都會考慮到棒子的感受,小娥怎麼可能讓棒子喝自己尿下的,更不用說拉下的!

「如果就這些花樣,你應該能受的了吧?」棒子試探道。

「如果光這些的話,那我就感謝我的祖宗八代了!」張熊咬牙切齒的說道,「關鍵是她還讓我」

棒子預感不妙。

「她讓我吃屎呢!操他大爺日他媽1張熊抽噎著擦了擦自己血紅的眼睛。

「真他娘的變態1棒子不禁憤憤的說道,「當你是張大勝了?說什麼都不能吃!太他媽噁心了1

「就是!說啥都不能吃1張熊哽咽道,「可是你知道,如果不吃,老逼會生氣,老逼一生氣,就要開除我,你說我他娘的招誰惹誰了我1

棒子徹底無語了。看來事態的發展超出了自己的預料。

「所以我」張熊泣不成聲了。

棒子無奈的拍著哭得天昏地暗的張熊,直到他漸漸平息了下來,這才安慰他道:「沒事沒事,都過去了。」

「我他娘的吐了一地,她還站在一旁笑個不停!後來我憋著一肚子氣,暗暗尋思著把老逼給日了算了1

「好1棒子朝張熊豎起了大拇指。

「你先聽我說。我有了這個想法后,就強忍著自己的噁心,然後配合著老逼,當老逼把橡膠幾把從我的菊花里抽出來,拿著往柜子里放的時候,我看到了一個非常好的機會。」

「說說看。」

「她的肥溝子朝我撅著,雖然我看不到溝子里的黑老逼,但是我下面一下子有反應了。」

「然後呢?」棒子問。

「還用說!我當時啥話沒說,就衝上去死死的抱住了她。」

「從後面抱住了她?」

「就是的!那個老逼的腰太他娘的粗了!差點沒抱住!不過我使了使勁,還是勉強扣住了雙手。」

「看來老逼被草的事實不可扭轉了。」

張熊紅著臉說道:「也不能說的那麼絕對。我抱住后,老逼使勁的掙扎,邊掙扎邊喊:『大膽狂徒,敢在老娘後面放肆/」

「真這麼說的?」

「不止呢!她勁兒可真大!不像個女人!老逼邊掙扎邊說:『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一意孤行,天誅地滅/」

棒子笑著說道:「你不要小看這老逼,出口成章,下筆成文。沒兩把刷子,校長是咋當上的。」

張熊點了點頭,認同的說道:「文化是很深的,除了給我念詩,還給我說洋文。記得她當時也喊:『油忘了法克蜜?油忘了法克蜜?』」

棒子補充道:「是『youwanna**me』吧?」

張熊瞪著眼睛問:「啥話意思?她說的啥話意思?」

棒子笑道:「還能有啥意思。她說:『你想草我?你想草我?』」

張熊艷羨的朝棒子豎起了大拇指:「你洋文學的好,能聽懂!要是我有你一半的水平就好了,如果我當時就聽懂了,我就用洋文說:『我就想草你!我就想草你/哦對了,這個用洋文咋說?」

「『Ohyeah,Iwanna**you!」

「噢耶,啊忘樂法克油?」

「沒錯。」

「嘿嘿,好!下次我就這麼說1

「你還準備和她有下次?」棒子驚呆了。

張熊一臉苦相的說道:「你不知道情況!完事後她說叫我熊兒1

「叫你熊兒你就想下次了?草你大爺1

張熊紅著臉說道:「關鍵是老逼加了一句:『一回生,二回熟,三四五六七。』」

「什麼意思?」

「老逼希望我和她建立關係吧?」

棒子搖頭苦笑道:「本來想著讓你把她給征服了,結果你變成了第二個張大勝。」

張熊解釋道:「也不是,你聽我說。情況還是完全不同的。我跟張大勝完全不一樣」

「怎麼個不一樣?都是老逼的奴隸,草。」

「你聽我說嘛!我把她日了。」

「啊?」棒子感到難以置信。

「我從後面抱緊了她,她咋掙扎都沒用。」

「的確。你這麼雄壯,她就算肥成豬,也無可奈何。」

「是埃」張熊得意的說道,「掙扎了半天,老逼渾身豬油哦不對,渾身冒汗,最後放棄了。於是我就把她摁在辦公桌上,讓她雙手抓著辦公桌,我就一球戳到底1

棒子笑著問:「是不是?這麼容易就進去了?」

張熊吞吞吐吐的說道:「當然,要進去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都怪老逼太肥了,我弄了半天才發現」

「發現什麼了?」

「弄的是兩根大腿。唉,那兩根大腿實在太肥,她並著雙腳,肉擠肉,緊的很」

「這都沒發現?還弄了半天?」棒子無奈的問。

「說了你不信!跟日她的感覺一樣一樣的」張熊說完,眼睛里流露出想望的神色。

「肉縫縫都能滿足你?」

「啥時候你試試,你就知道了。」張熊說完,不吭氣了。

棒子和張熊在籃球架下沉默了良久。

「走吧,快上課了。如果你真的要來個『一回生,二回熟,三四五六七』,那最好不要前半段,直接從後半段開始,也就是找個絕佳的機會摁住她,然後上了她。而且,」棒子說道,「你最好找准地方,別戳錯了。實在不想,就雙手瓣開干1

張熊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你說的也是。直接上,不給她機會。」

「只要你把她上舒坦了,她不會計較前戲的精彩與否。而且,」棒子悄悄的告訴張熊,「你以後找機會讓她吃你的屎,報仇雪恨1

張熊狠狠的點頭應道:「好!就這麼辦1

放學后,棒子目送張熊漸行漸遠,消失在通往校長辦公室的路上。棒子本來打算和張娟一起回家,可是張娟不知時候也不見了蹤影。

「應該自己回去了吧。」棒子覺得有些鬱悶,背著書包,邊走邊琢磨著村長和小娥的事。

俗話說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與其被動的等死,不如主動的出擊。

棒子雖然想到了從村長老婆先下手,然後陷村長與不義,讓他左右不是人,然後以此為把柄,保護自己不受他的欺辱,也保護小娥不被他威脅。

主意雖好,但真正實施起來就沒那麼順當了。

比如:

棒子怎麼接近村長媳婦?

以何種理由接近她才能顯得合情合理,不至於讓她起疑心?

什麼樣的方法能讓撩撥動她,讓她失去防範?

如何讓她親眼看到自己男人拈花惹草的一面,還能讓她替自己守著秘密,不被村長發覺?

諸多的細節,都讓棒子頭疼不已。

「人多力量大,眾人拾柴火焰高。不行的話可以叫上張熊。這樣的話也好有個照應。」

棒子想到此,就朝張熊家走去。

「阿姨您忙呢?」

「棒子?!什麼風把你吹來了?」張熊媽媽看到棒子后笑著招呼。

「哈哈,也是我的錯,應該常常拜訪拜訪您的。」

「哪裡話,見外!你先屋裡坐!張熊咋沒跟你一起來?」

「哦,他今天打掃衛生。對了,我等他有些事,阿姨你忙你的,別管我了。我自個兒對付自己。」棒子客氣道。

「那哪能成!趕緊去屋裡坐,我去給你倒杯水!今兒個在我家吃飯,阿姨給你做拉條子1

張熊媽媽喜氣洋洋的說著,將棒子推搡進了屋子,自己跑到廚房就忙乎開了。

村裡的熱情,體現在一杯水,一頓飯。女人們招呼客人,總是那麼的快樂,那麼的麻利。似乎除了張霞是個例外,其他的女人都是同樣的熱情好客。

張霞在外面若寒霜,不善言語。家裡來人,她也不冷不熱,愛理不理。可能是一個人的緣故,所以讓她覺得不用照顧自己男人的面子,愛咋咋地,能耐我何。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