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09、不是不放心,是不好意思

[更新時間]2014年02月11日 19:22 [字數] 373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是時候了。..

棒子端起自己腫脹,順利的埋進了沼澤地。

小娥快意的叫了一聲,腦袋深深的埋進了自己的雙臂之間。她雖然看不到棒子的表情,但她能夠感受到棒子的熱情。

身後的每次深入,都是探入谷底的落床。

每次的砥礪,都是渾身的渴望。

顫抖著,喘息著,激烈的撞擊著。

汗水讓皮膚泛著月光,熱量讓兩人越來越浪。

棒子賣力的耕耘,小娥盡情的享用。

一進一出,一唱一和。

或跌落雲端,或升入天堂。

那種不可言說的摩擦,讓小娥快樂的胡言亂語,讓棒子爽快的失去理智。

棒子對女人越來越了解。小娥功不可沒。

想當初的棒子,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樣子,羞澀而膽怯,不敢抬眼看上小娥一眼。而如今,他緊緊的盯著小娥的身體,側頭看著胸前劇烈震蕩的兩團綿軟,雙手卡著小娥的腰腹,不停的在撞擊中聆聽著小娥那既痛苦又滿足的呻吟。

棒子的征服欲是小娥勾引出來的,而被征服的感覺,恰恰是小娥所希望棒子給她的。

乾的越狠,小娥越開心。

「我的好棒子1

當小娥**著喊出最後一句話語,她的整個身體開始了劇烈的抽搐。棒子感到自己的腫脹似乎被一隻有力的小手緊緊的握住又鬆開,反覆不下十次。那順著小娥光潔大腿內側流淌出一道道乳白色的汁液,預告著小娥徹底的癲狂和愜意。

棒子稱火打劫,拼盡全力,做了最後的衝刺。當一股股濃熱噴薄而出,棒子和小娥兩人雙雙倒地。

只剩下喘息,沒有任何多餘的言語。

猶如暴雨戛然而止;猶如狂風停止呼吸。

所有的渴望,瞬間化為疲憊的滿足。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消逝。

「棒子?」小娥的臉上掛著汗珠,烏黑的頭髮濕濕的。

「嗯?」

「想叫你老公」小娥羞澀的說完,將臉貼在了棒子的胸膛。

棒子挽著小娥光滑的肩部,微微笑著低語:「想叫你就叫!怕我沒有這個福分,娶個像你這麼漂亮的媳婦」

小娥幽幽說道:「謝謝你棒子可是我比你大,老的快人老了就不漂亮了,你就開始嫌棄了。」

棒子笑道:「老有老的好處。人家七八十歲的人還干那事呢,我們這才幾歲呀!」

「你就懂得哄我開心。七八十歲了,咋可能呢。」

「我親眼見過的。」

「我不信。」

棒子本來想說說自己上山大柴時看到的一幕,可是想想還是算了。他擔心這樣的故事會破壞他和小娥之間的氣氛。

「嫂子,村長那邊的事,你不要怕。有我在呢。」

棒子愛憐的摸著小娥的背脊,悄悄的說道。

「棒子,你就別擔心我了。我沒事的。你也別招惹村長了,別讓我替你擔心,好不好?」

「嫂子你多慮了。我有法子收拾他。」

「你有什麼法子呀?民不跟官斗,胳膊擰不過大腿的。」

「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棒子笑著說道。

「我才不要呢!你這身體,是我的心疼疙瘩。」小娥摸著棒子的臉,痴痴的說道。

「嫂子你聽我說。他村長能騷擾你,咱就不能騷擾村長的老婆?」

小娥驚訝的抬頭問道:「你的意思是說」

「沒錯。從他老婆身上下手。既要讓他老婆知道村長是個啥樣的人,又要讓村長知道他老婆是個啥樣的人。」

小娥撒嬌的擰了一把棒子的胳膊,不情願的嚷嚷:「不要不要!我不要你去招惹那個女人1

「為啥呀?」

「那個女人不好1

「和你比呢?」

「沒我好1小娥羞的把臉藏了起來。

「當然沒你好了,人老,是非多,而且還虛榮。」

「你倒是觀察的挺仔細嘛!老實說,是不是早就打上人家的主意了?」

「沒有呢。平時接觸就能感覺的到的。」

「這倒也是,」小娥說道,「那個女人總讓我怕怕的,跟村長一樣一樣的」

棒子不經意間摸到了小娥的雙腿之間,他將沾滿米漿的手舉到小娥的面前說道:「嫂子你看。」

小娥捂著鼻子,紅著臉兒說道:「羞死了羞死了!你咋這麼討厭呢1

棒子在小娥的**上擦了幾下,那綿軟鼓脹的胸脯頓時呈現出亮晶晶的一片。

棒子滿足的舔了舔自己的手指,說道:「那個***,說不定還在門外等著欺負你呢。他萬萬沒有想到,你會和我在雨潭……」

「被你干著……」小娥說完,笑著捂住了自己的臉。

「沒錯。你說他是不是有病!聽說霧村的許多女人都被他欺負過,難道他還不滿足?」棒子說道。

「唉。仗著自己是村長,看見女人就上……他媳婦居然有臉逢人便說她男人的好:『我那男人,炕頭上熱乎著呢!爽快著呢!舒坦著呢/我都懷疑他們從來沒幹過那事。」小娥笑著說道。

「是埃老女人了都,而且還一臉的不知足。看起來想老妖精。」

「嗯呢。」

棒子想了想,然後說道:「嫂子,我們回,去看看他到底還在不在你家。」

「嗯呢。萬一還在咋辦?」

「沒事,如果還在,你就到我家來。」

「不行的,你媽媽在呢,會發覺的。」

「她睡的早,睡的實。早上咱早些起來,她也發現不了。」

「嗯。」

兩人一臉幸福、磨磨蹭蹭的穿好衣衫,然後手挽著手,輕快的離開雨潭,朝霧村的方向走去。

村長在門口焦渴的等著。

他時不時的側耳傾聽,探頭觀望,但屋內一點兒動靜都沒有。

「日***,說個悄悄話都說半個小時,操!什麼幾把棒子,耽誤老子的好事1

村長憤憤的罵著,急的在門口不停的踱著步子。

大概過了近一個小時,村長終於忍無可忍,一腳蹬開院門,邊走邊喊:「我說你們到底在說個啥球東西咧,這麼長時間還沒有說完1

可是當村長跨進屋子,發覺空空如也后,他才覺得哪裡好像不對頭了。

「怪不得一點兒聲音都沒有,這人上哪兒去了呢?」

村長疑神疑鬼的跑到上屋,然後又鑽進廚房,後來到後院轉了一圈,依舊沒有找到小娥。

他皺著眉頭想:「咋平白無故的就……」

村長越想越氣,越想越不對頭。

「我是不是被***棒子給騙了?他們能上哪兒去呢?還有,他們是從哪兒走的?我一直就在院門外,沒看到他們出來埃」

村長在後院轉了兩圈,這才注意到後院院門虛掩著。

「操它大爺!原來如此1

憤怒的村長在院子里轉了幾圈,然後跑進小娥的屋子,一把將枕頭摔在地上,然後就掏出自己的物件,沖著小娥的枕頭擼了起來。

當一團團百色的骯髒射向小娥著牡丹的枕頭面子時,他才像個泄了氣的皮球,喘著氣提起褲子,然後出門而去。

「你個騷逼,給臉不要臉!還有這個棒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小毛賊1

棒子牽著小娥躡手躡腳地走到前門,然後又繞到後面,看到屋內燈還亮著,院內寂靜無聲,棒子湊近小娥的耳朵,悄悄說道:「走了。」

「我們進去在看看。」小娥不放心的說道。

「好。」

走進屋內,小娥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枕頭。

「奇怪,枕頭咋在地上呢?」

小娥說著撿了起來。

「哎呀,上面濕的1小娥將枕頭拿到鼻子上聞了聞,然後做出一副噁心的表情說道,「棒子你聞1

棒子聞過之後很快明白了。

「這個***,欺負不上你,就欺負你的枕頭1

「好噁心。」小娥皺著眉頭說道。

「今晚就枕著自己的衣服睡了。」

「嗯。你也趕緊回家啦,嫂子會想你的。」小娥說著,回頭緊緊的抱著棒子,「記得經常來,嫂子給你做好吃的。」

棒子笑著說道:「不用那麼麻煩的。你下面就夠我吃的。」

「討厭鬼!下面都被你乾的疼呢。」小娥紅著臉吻了吻棒子的面頰,然後自顧自的爬上炕躺了下來。

她疲憊的搖了搖手,說道:「再見棒子,替我關燈。」

第二天一到學校,棒子就注意到張熊低著頭,滿腹心事的坐在後面發獃。

「哥們,如何?」棒子走進前去,拍了拍張熊的肩膀。

「沒事了。」

「什麼叫沒事了?不開除了?」

「說不上,暫時不開除了。」

「怎麼回事?」

「不方便說。」張熊有些慌張的掃了一眼教室。

同學們有的在做作業,有的在閑聊,有的在睡覺。

張娟雙手拄著自己的腦袋,閉著眼睛打盹。

「那我們找個地兒?」棒子建議道。

「唉……走。」張熊垂頭喪氣的離開滋味,喪魂落魄的朝操場走去。

「到底是咋回事?」一走到籃球架下,棒子披頭就問。

「你不知道,我他娘的……」張熊欲言又止,一臉委屈。

「到底怎麼回事,你就直說嘛,我這人你還放心不過?」

「不是不放心,主要是不好意思,都他娘的是啥嗎。操。」張熊悶聲說道。..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