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84、辦公室里,女校長給他「額外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5日 15:24 [字數] 40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張大勝先是像狗一樣急促的吸著鼻子,接著雙手迅速地撲下,將那條皺巴巴的東西蓋在了自己的臉上。品書網

「礙…」

一聲**的呻吟,告訴了整個世界,他張大勝有有多麼的滿足,多麼的愜意。

棒子快看不下去了。

「媽的,走1

他扯住張熊的衣服,暗喝了一聲。

「等下等下!再等下1

張熊戀戀不捨,眼睛盯著窗內。

「裡面的兩個都快變成鬼了,你還看?」

「再瞅瞅!再瞅瞅!看看咱校長的那個啥1

張熊興奮不已的低聲說道。

要是換做平時,棒子估計要罵娘了。可是在這種情形下,任何衝動的行為都可能暴露自己的行蹤。

棒子被屋內的這對男女折騰地肚子難受,胃也隱隱作痛。他若撇下張熊獨自離去,那麼就顯得他不夠意思,但是陪著張熊欣賞這般慘烈逆天的戰爭,無疑是對自己至為無情的摧殘。

這兩個年輕人埃

他們原以為懂得大人的生活,懂得大人的情趣,他們甚至覺得自己就是大人,言行舉止,早已脫離了孩子的稚氣。

然後現在看來,他們錯了。

大人的世界,依舊是一個巨大無比的謎團。這個謎團里,充斥著血腥,透露出黑暗。

對於年輕的棒子來說,男女之間的情趣至少有兩個明顯的特徵,一個是純潔,一個是原始。

純潔,是棒子和小娥如蛇般纏繞在一起的時候,他所體會到的一種奇般的美妙。而原始,則是他和張霞在小黑屋裡激蕩的時候,所帶給棒子的直觀感受。

無論是純潔,還是激蕩,它都是令人陶醉不已、念念不忘的。

都是美好的,健康的。

而張大勝和老女人呢?

除了噁心和反胃,棒子平生第一次感到無比的迷茫。

張大勝到底是怎麼了?

或者,他到底是不是張大勝?

之前的棒子心中,這個老女人儘管外貌醜陋,眼睛淫邪,但是在學校大大小小的會議中,她的講話總能讓全校師生為止鼓掌,為之叫好。至少,原先的棒子會以為,老女人是有知識的,有文化的,甚至是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也許還是個高尚的人,是一個對工作極端負責的人,也許還是個大度的人。

張大勝和老女人早已全身心地投入到這出悲苦的戲劇之中,辦公室外面那的蛛絲馬跡顯然無法左右他們酣戰到底的決心。老女人終於採取了行動。當她扭著軟兮兮的大肥臀走到張大勝跟前時,張大勝居然輕輕地哼哼了起來。

當一個人迫不及待地期盼達到一定的程度,就會情不自禁的哼唧開來。

「yousaid,你要喝我尿下的,日ght?」

當老女人分開雙腿,雙腳踩在張大勝的腦袋兩旁時,老女人低下頭來,冷靜地問道。

「就是要喝你尿下的。」張大勝眼睛帶血,瞪的像兩個銅鈴。

「給你說過多少次了,要優雅,elegant,懂?不要這麼粗俗,itsdisgusting!」

老女人說完,就彎下腰來,慢慢地蹲了下去。

「粗俗就粗俗,能喝到小龍女的尿,我死了都願意。」

「不是尿,是瓊漿玉液1老女人強調。

那大腿上的軟肉,已經垂到了張大勝的胸膛上。一團若隱若現黑色,在堆積如山的小腹下側閃了一閃。

棒子沒看清楚。張熊也沒看清楚。

「啥玩意到底?」

張熊激動的咽著口水。

「沒見過?」棒子偷偷的問。

「沒見過。」

「沒事。馬上就能見到了。」

「咋可能!太肥了。」張熊一臉絕望。

的確是太肥了。就連近在咫尺的張大勝,其實也沒看清楚老女人大腿根部的神秘。

當然對於張大勝來說,這才是讓他樂此不疲的一大看點。她老婆的那片黑色,他早已看膩了。別人都說女人的私處是蜜罐罐,是糖壇壇,但張大勝以為自己老婆的那個東西特別難看,特別難聞,特別噁心。

除非張大勝熬不住了,否則他是絕對不會光顧那個被他叫做「三個特別」的老黑窯的。

就算是偶爾光顧一次,他也會逼著自己的老婆用洗衣粉把「三個特別」里裡外外地洗上五遍,洗完之後,還要弄些香草,嚼碎了敷在上面,時辰未到,香草不能取下來。

張大勝老婆之所以對張大勝言聽計從,是因為他老婆是個不識字的農婦。在女人的眼裡,自己的男人是個文化人,而且還是尊敬的老師,祖國的園丁,身上是帶光圈的。

每次張大勝光顧她的老黑窯,她都感激涕零,甚至聲淚俱下的。為啥?

她男人憐惜她,愛她。所以就算讓她洗上九百九十九遍,她也樂意為他洗爛下身。

當然不識字的村婦也有苦惱的時候。

「美不?」

每次弄完,張大勝都要問他女人同樣的話。

「美。」

他女人會照例回答。

可以有一次,答案出現了變動。

在一個電閃雷鳴的夜晚,張大勝從他女人肚皮上爬下來,氣喘吁吁的問:「美不?」

「美。」他女人說道,「可是……」

張大勝大吃一驚。

「可是啥?」他瞪著眼睛喊。

「咋覺得挨不著邊1

他女人說完,不好意思地咬起了指甲。

這對張大勝是個五雷轟頂的打擊。他為此悶悶不樂,茶飯不思。最後還是老女人看出了端倪。在老女人一番威逼利誘的勸導下,張大勝結結巴巴地描述了那天晚上駭人的對話。

老女人卻笑而不語。

「你咋光笑呢?你說是不是我的幾把太小了?」

老女人搖了搖頭,這才慢悠悠的說道:「nonono!不是你的toosmall,而是你女人的toobig.」

張大勝恍然大悟,歡天喜地。

老女人笑眯眯地看著自己過兒,然後又加上一句:「大器晚成。所謂大器,胯中物件是也。晚成者,意思就是說你年紀越大,幾把就越大。別著急,我的過兒。等到你八十歲的時候,你的幾把就像屋頂的椽一樣粗。到了那個時候,沒有任何女人敢跟你說『挨不著邊』。」

真正的人才遭到埋沒,這是國家的不幸。

女人胯中的蜜縫遭到埋沒呢?

當然是張大勝的不幸。

老女人上了年紀,肌肉鬆弛,加上她實在太肥,兩條腿上贅肉一堆接著一堆,堆上加堆,債台高磊。

小腹便便,大如鍋蓋,而且下垂。

親愛的讀者,您可以想象一下。

對於張大勝來說,這是何等的悲催。

他自始至終,都沒能親眼目睹老女人的私密。

熱尿冒熱氣。

裊裊白煙,淡淡升起。

蹲在張大勝腦袋上的老女人朝著自己的過兒放水了。

放水的聲音真箇價大,棒子聽的真切,張熊聽的清楚。

刷拉拉,耍拉拉,帶著節奏,緩急完全符合四四拍的節律。

張大勝張著大嘴,扭著腦袋,想要把流出老女人體內的瓊漿玉液全盤接祝

但事實證明,一切的努力都是徒勞的。

張大勝的頭髮濕了。

臉上掛著露珠。

前胸衣領,貼著皮膚。

尿味瀰漫辦公室,透過窗戶一毫米都不到的縫隙,尿味又大膽地滲出,鑽進了棒子和張熊的鼻子。

「騷死了1張熊捂著鼻子,一臉痛苦地悄聲抱怨。

「沒錯沒錯,像灌肥。」棒子點頭同意。

「過兒,對於這個獎賞,你意下如何?」

「滿意1張大勝已經感激涕零了。

「真的?」

「嗯1

「別總是嗯嗯嗯的!告訴你多少遍了!你可以說yes!」

「噎死!噎死!噎死1張大勝急切而慌亂。

「那麼,」胖女人索性坐在了張大勝的胸膛上,「今天我尋思著要不加點佐料,howdoyouthink?」

「啊?」

「啊什麼啊,我想給你加點作料,你覺得咋樣?」老女人皺著眉頭說道。

「難道這是額外的額外的獎賞嗎?」張大勝激動的亂顫。

「youcansayit.」

「啊?」

「你再啊,我就日你媽。」老女人突然一臉厭惡的說。

張大勝弄了個大紅臉。他自己都對自己的粗俗和無知感到不好意思了。儘管在課堂上,他甚至能夠將集合那一章變態地講上八節課,但對於英文,他幾乎是個文盲。

「對不起,我的小龍女。」

那麼,你準備好了嗎?」老女人低頭望著一臉尿的張大勝,柔聲問道。

窗內逆天,窗外叫天。

「我的天1張熊悄悄的叫喚道,「額外的獎賞是讓人喝尿,額外的額外的獎賞到底是啥!想都不敢想。」

棒子一臉苦相的低語:「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你沒看那個雜碎喝起尿來就像喝健力寶。而且是他主動要求的。」

「有道理。所以額外的額外的獎賞,他也……「張熊一時找不到合適的詞。

「甘之如飴。」棒子補充道。

「對對對1張熊滿足的點了點頭。

「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老女人幽幽地說完,然後叉著兩根肉柱子站了起來。

她身體旋轉了一百八十度。

於是大腹便便對著滿臉胡茬就變成了兩瓣屁股對著一臉騷尿。

老女人雙手扶著張大勝的大腿,重新坐了下來。

或者說,老女人蹲了下來。

因為老女人的兩瓣軟臀,並沒有挨到張大勝的臉。

「你幫我瓣開。」老女人說完,騰出一隻手來,滿把地捏住了張大勝的兩粒蛋和一根蔥。

「疼!小龍女,疼!慢些慢些,輕些輕些1

「哦過兒,要我慢些輕些並不難。openit!」

「哦噴,哦噴,哈哈我知道了!哦噴是打開!小龍女,你說讓我打開啥,我照辦1張大勝連忙說道。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