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7、別吃啦,姐姐的那裡不好聞!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0日 05:18 [字數] 357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為了表示彌補,第二更完了之後,準備在2點之前奉上第三更?

四娘看了一眼棒子那濕漉漉的物件朝天而舉,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對不起了,四娘休息休息。」

「沒關係。」

「你木頭呢棒子!姐姐還沒……不行你就上姐姐去。」

四娘猶豫了一下,說道。

棒子自然明白。

棒子也是這麼想的。

當四娘稀里嘩啦地「丟」了之後,二娘就停下了黃瓜的動作。她騰開了自己的雙手,兩隻手掌此時已是按在了兩團滾圓的綿軟之上不停的搓揉不已,而黃瓜兀自翹在了自己的雙腿之間。

不用說,二娘心裡歡喜。

二娘原以為,棒子這個年輕的娃娃不過是送牛奶的好小伙,可是當她看到棒子氣定神閑地和四娘糾纏不休、奉陪到底,二娘的心兒就從不屑到佩服,從佩服到羨慕。

持久的堅挺,最能讓男人變成女人心中的阿哥。全村的女人沒有誰不知道村長的。因為村長在女人肚皮上折騰的時間長的不可思議。當三五成群的女人們在黃昏時分走在一起打趣時,個個都要針對村長的持久耐力插上一嘴。

事實在口耳相接的打趣中摻雜了水分,變成了傳言,傳言再經過加工發酵,變成了古諺。古諺慢慢地變味,最後就成了富有傳奇色彩的神話。

神話的極致,是說村長沒吃沒喝,干他那黃臉婆幹了整整三天。

有些婆姨還繪聲繪色的說:她當時就守在村長家的門外,最後她餓的著不住了,於是叫來自己的好姐們接著受。好姐們也餓的受不了了,於是換上了好姐們的好姐們。好姐們的好姐們最後也餓的著不住了,然而村長竟然還在和他的黃臉婆叫喚。

「我的好二娘,棒子甘願做你的黃瓜,好不好?」

二娘依舊搓揉著自己的兩團,眼睛水水的望了望棒子。

「二娘,成不成?」

棒子又問。

「成。來。」

二娘嬌言,語詞簡短。

棒子於是提臀坐起,將大物件挺到了二娘的面前,絲毫沒有了剛剛開始的羞恥之感。

「二娘,你先摸摸。」

當光頭距離二娘的面部只有一兩厘米的時候,棒子說道。

「不摸了吧……」

「你摸摸,這樣你也好和黃瓜做個比較。」

二娘在棒子的堅持下,有些不好意思地伸手捏了捏棒子的大物件,然後又紅著臉兒點了點頭。

「二娘,咋樣?」

「挺好的。」

「和黃瓜哪個好?」

「都好。」

「二娘,你這不是白說了嗎!你實心告訴棒子:到底是黃瓜好呢,還是我的那話兒好?」

二娘擰不過棒子,只得說道:「那話兒好。」

「好在哪裡?」

「這個……」

二娘已經被棒子逼的面紅耳赤了。

要知道二娘和屠夫滾炕頭的時候,兩個人是沒話兒的。從開始到結束,除了二娘快活地亂喊亂叫,屠夫始終都是一聲不吭。

二娘唯一能夠聽到的聲音是屠夫粗重的喘氣以及在屠夫噴涌而出的剎那,屠夫嗓子眼裡冒出來的「哼哼」氣。

「好在哪裡嗎,親愛的二娘?」

棒子說著,就朝前挺了挺自己的腰腹,物件不偏不倚地抵在了二娘的鼻尖上。

二娘的神色從為難到煩躁。

她終究是受不了這種說來說去的絮叨。

二娘一點兒都不習慣。

要干就幹嗎,嘴巴里說個啥?二娘憤憤地將棒子的物件撥開,然後罵道:「日你媽媽的個小騷逼呢!你個小淫賊,為啥這般不正經?你想日就來嘛,我也沒說不讓你日!你咋就這麼逼叨逼叨逼逼叨呢?你說的我都不知道咋弄了1

棒子看到二娘有些不開心,連忙彎腰下來,雙手捧住了二娘的臉蛋,狠狠地在二娘那紅潤肥厚的雙唇上親了一口,后又伸出舌頭,舔了舔二娘的一隻耳垂,一時間弄的二娘心緒紛亂,激情昂揚,再也顧不上什麼說話不說話了。

她半是迎合、半是推辭地扭了扭自己的腦袋,然後又扭了扭自己的腰肢,雙手不知何時輕輕地放在了棒子的腰部。二娘的眼裡,滿是棒子那根紅紅的物事。

明明是物件比黃瓜好,可是這個討厭的棒子明知故問!

本來二娘是要用自己的嘴巴含含棒子的物事的,但因為棒子的多嘴,她硬是忍住了沒含。

「二娘,那咱就開始吧。」

棒子說完,坐在了二娘的面前。為了讓二娘能儘快地投入其中,棒子開始對二娘展開了挑逗和鼓勵。

棒子用那火辣辣地雙目罩住了二娘,然後伸手捋了一把自己的物件。

這一捋,自然是滿手的粘液。棒子雙手合在一起搓了搓,然後又握住自己的物件,開始使勁套弄了起來。

可是棒子還沒有套弄幾下,二娘就連忙伸手按住了棒子。

「別捋了別捋了!再捋就出來了1

二娘說道。

棒子故意問道:「啥出來了?」

「你不知道嗎?」

「知道啥?」

「我的老天爺!你就……唉,慫出來啊1

「出來就出來了,咋的了?」

「出來了你就弄不成了1

二娘氣的喊了起來。

「咋就弄不成了?我咋聽不明白呢二娘1

「唉。一會兒你就明白了。反正你先不要捋。」

「可是我想捋的呀1

「你咋這麼心急呢?二娘告訴你,二娘的下面也能幫你捋1

「我不信。我剛剛弄了四娘的下面,咋感覺不像是捋……」

「我是我,妹子是妹子!你咋這麼實心眼?以後你跟女人弄多了,你就知道每個女人都下面都不一樣的。」

棒子搖頭說道:「二娘,我咋覺得你的和四娘的一樣。」

躺在一旁的四娘疲憊的笑了笑,然後說道:「棒子,聽我姐姐的,別那麼多話了。要弄就快快弄,姐姐都快被你急死了的。」

二娘感激地看了一眼四娘,然後對棒子說道:「二娘讓你嘗嘗二娘的功夫1

棒子驚喜地說道:「真的嗎?太好了1

說完,棒子就迅速爬到二娘的雙腿之間,然後不由分說的朝二娘的兩瓣柳葉中間撅起了嘴巴。

二娘嚇的連忙雙手推住棒子的面龐,急急說道:「幹啥幹啥,你想幹啥?」

棒子無辜地說道:「二娘,你剛剛不是讓我嘗嗎?咋的了這是?」

二娘又好氣又好笑的說道:「我讓你嘗的意思是讓你的那話兒嘗,又不是讓你的嘴巴嘗1

棒子委屈的說道:「咋的了,下面能嘗,上面為啥不能嘗?」

二娘說道:「下面撒尿的,聞起來騷哄哄的,你咋嘗嘛1

棒子雙手扶在二娘的大腿上,抬著臉兒撒起嬌來:「不,我就要嘗!二娘你就是嫌棄棒子,故意不讓我嘗的1

二娘依舊推著棒子的腦門,有些無奈的說道:「我跟你說的是心裡話!下面真騷哄哄的,我自己都能聞到,你難道就沒聞到?」

「二娘你胡說啥呢?我聞到的是茉莉的清香,聞到的是白瓜的飄香,聞到的是桃花的粉香,就是沒有聞到騷哄哄的奇香。」

四娘側過頭,微微閉著眼睛說道:「二娘,你聽聽人家這張嘴兒!換成是我,早就讓他嘗了。就算咱的下面騷,也是棒子自願的,你有啥害怕的。」

二娘本來想反駁四娘,但是找不到合適的話兒,正在猶豫的時候,棒子不由分說地朝前一擠,嘴巴就蓋在了那片濕漉漉的沼澤。

棒子當然算是經驗豐富,輕車熟路。

他滿足地伸出舌頭,僅僅是拿舌尖輕點二娘的那粒硬邦邦的小突起,二娘就很快從擰來扭去變成了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綿羊。

二娘心裡想:去他娘的,有啥不好意思的呢?這舌頭就靈活的!把我給快活死了!

當然如此。

棒子的舌頭總能照顧到二娘最為敏感的地方。除了如蜻蜓點水一般的蘸,還有粉刷匠一般的刮。

刮是更進一層的顫酥。

每當棒子儘力伸出舌頭,從下到上地刮上一路的時候,兩道濕漉漉的柳葉會被柔軟地撐開,而裡面的粉嫩也會受到舌頭兩側的親密照顧。

那如電擊般的感覺會接二連三地湧向二娘的身體各處,讓二娘快活地不知道該咋辦。

原先的二娘是主動。

可是在棒子麵前,她終於成了被動。

她只是不知所以地躺著,雙腿也不知所措的開著,憑著棒子的舌尖遊走在那道不缺水的溝壑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享受,就是體味,就是比起眼睛,接受浪潮般襲來的快感和激烈。

棒子從二娘那不斷蠕動的蜜縫看出了二娘的獨到之處。

二娘說的沒錯。

棒子親吻過的花里,就數二娘的神奇。普通的情形下,蜜縫在未被物件進入的時候,它是半遮半掩的。然而二娘的呢?

一會兒張開如同一個黑窟窿;

一會兒緊閉起來,從中擠出一團黏糊糊的清亮膠液。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