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4、顯山露水,凹凸有致,白皙嬌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8日 11:01 [字數] 360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有一首詩是這麼寫的:「曾經滄海難為水,除卻巫山不是雲。取次花叢懶回顧,半緣修道半緣君。」

當然,還有「孔子登東山而小魯,登泰山而小天下」之說。

古人的淫雅,在於半遮半掩,半含半露。

「猶抱琵琶半遮面」的欲拒還休最是有味道了,於是花柳粉巷的才子佳人們纏綿悱惻之餘,總會用濃詞艷詩緬懷那床笫之間的風流韻事。而直白的描述是不好的,在他們眼裡,自然流於膚淺和低俗,於是巫山**就成了男女**的代名詞。

這雲村,這霧村,還有這巫鎮,這綿延無邊的層疊山巒,竟然如此巧合地佔全了「巫山**」四字的真韻,生活在這裡的女人們,個個都顯山露水,凹凸有致,白皙嬌嫩,自然質樸。

女人的俗,是惡俗。

女人的雅,是高雅。

女人總是那麼的極端,要麼給人天仙般的感覺,要麼給人夜叉般的晦氣。

張霞是個地地道道的男人婆。

怎麼看出來她就是一個男人婆呢?

手掌上擠滿老繭;胳膊上是緊繃繃的肌肉;臉上帶有凶神惡煞般的神氣,關鍵上床之後,她的生猛威武,幾乎無人能敵。

可是在棒子的眼裡,張霞不是一個好女人。當張霞第一次為棒子褪下褲子,當張霞第一次為棒子撅起屁股,那股刺鼻的騷味讓棒子幾乎喘不過氣。

僅憑這一點,棒子就將她歸於下下品之列。而年輕氣盛的棒子無論如何也無法拒絕赤身**的女子,可是**過後,巨大的壓力總像影子一樣跟隨在棒子的一側,而且隨著次數的增多,棒子感到這個影子也越來越黑。

然而二娘和四娘卻完全是相反的感覺。從棒子的角度講,他這是第一次不那麼毛躁。

相比之下,原先的棒子被物件牽著鼻子走;而現在的棒子則是褲襠那話兒的主人。

儘管物件一如既往的雄壯,一如既往的腫脹,可是要不要進入異性的身體,則是棒子說了算,不是它幾把說了算!

人家二娘的那對大白兔子除了大、圓,還有飽、漲。

物件嵌套其中,算是天衣無縫,水到渠成。也難得有如此巧妙的組合!

相比之下,儘管四娘的綿軟嫩的似乎能擠出水來,儘管四娘的殷桃紅的能滴出血來,可是她的綿軟不如二娘的大,不如二娘的鼓,也不如二娘的滿。

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勝一浪;

青出於藍而勝於藍。

二娘儘管從來沒有嘗試過那一雙**來「欺負」男人胯中的大物件,可是真正欺負起來的時候,就那麼捋上幾下下,男人就開始倒吸氣,女人就開始超舒服。

怎麼描述那種**的感覺呢?

二娘邊搓邊想:嗯,儘管我覺得自己像個騷娘們,但說心裡話,那根東西還真的熱烘烘的,香噴噴的!

鋼管雖硬,不如這般溫熱;

香蕉雖滑,不如這般刺激;

黃瓜雖粗,不如這般精緻。

二娘也像四娘一樣,盡量低著腦袋,以便將那光不溜秋、紅紫紅紫的頭兒進出溝溝時的神態給看個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視覺的刺激當然也是打開二娘下身閥門的鑰匙,當二娘的目光含著熱切的期盼,緊盯著棒子的物件,二娘的柳葉葉中間,就忍不住地擠出了一浪又一浪的潮濕。

潮濕練成了片,沾滿了她的溝壑。

芳草絲,掛玉露。

露珠晶瑩,兀自閃爍。

「二娘唉」

棒子既無辜,又多情地輕聲喚道。

「嗯?」

二娘捨不得抬頭,兀自應聲道。

「二娘唉,我的那話兒很舒服哎。」

「二娘知道。二娘也舒坦的很1

「可是二娘,還能更舒服哎。」

二娘停頓了一下,讓大物件隱沒在兩座峰巒疊嶂的中央,然後抬起頭來,一動不動地望著棒子。

在一旁自己撫弄自己的四娘終究是忍不住了,她焦急地爬上前來,臉蛋兒湊到了棒子那堆凌亂的黑草跟前,醉眼含情的對二娘說道:「姐姐姐姐!能不能讓我先試試?」

二娘白了一眼四娘,用一種含情帶痴的音調說道:「棒子還沒說呢,看把你個騷逼急成啥樣兒了!一點都不知道體恤姐姐的負心人1

棒子笑道:「二娘四娘,棒子既然答應了伺候兩位,棒子就不會半途而廢。你們放心好了。兩位都是我的仙女,我自然要把每一個都要從頭到腳地服侍舒坦了才行。」

四娘拿臉蛋蹭著棒子小腹處的那叢黑草,嬌滴滴地說道:「棒子呀,你給咱說說!姐姐和我,哪個你更中意?」

二娘瞪了一眼四娘,然後又推了一把。

棒子笑道:「一個是嫦娥,一個是西施,你讓我咋比嘛!四娘嫩的出水水,二娘熟的流蜜汁,各有各的好,各有各的妙1

二娘和四娘被棒子的話給逗笑了。

「來,姐姐,讓妹子耍耍撒1四娘笑著將棒子的大物件從二娘的雙峰之間掏了出來,然後緊緊地握在自己的手掌之內。

「姐姐,你看好了撒1四娘有些嬌羞地對二娘說了一句,緊接著伸出香舌,在棒子的光頭上舔了一下。

二娘搖著頭罵:「過時了過時了。我這麼給你說吧妹子!只要是個女人,誰沒吃過幾把?這個我不稀罕,我吃的次數比你吃過的飯還要多。」

四娘嚷道:「姐姐你可真會享福!按你這麼說,你是不是天天吃你男人呢?你倒是說說,你男人和棒子相比,哪個更有滋味?」

二娘紅著臉罵:「小騷逼。明知道我沒吃過棒子的,你叫我咋比1

「這有啥難的!給你就是了。」

四娘一手握著棒子的物件,一手扶在了二娘的脖頸處,稍稍用力,又紅又紫的光頭就戳到了二娘的鼻孔處。

二娘起初抗拒,腦袋輕輕搖擺。可是沒有幾下,她就張嘴含祝

棒子感覺到自己的全身骨頭都酥透了。

二娘不愧是經驗老道。棒子居然絲毫不會覺得有任何不適之處。

之前有人含過棒子的物件,棒子自然舒服到了天上,可是美中不足的是,棒子總會感到硬硬的東西刮的自己有些疼痛。

但二娘的嘴巴,就像棉花團團一般,緊緊的裹著,然後又滑滑地磨著,尤其是那如蛇般遊走在光頭上的香舌,更是靈活到了極致。

棒子幾乎無法忍受這種巨大無比的刺激,棒子卻又一頭熱汗地享受著這種電閃雷鳴的舒服。

至為敏感之處,被至為敏感之物不停地含弄,不停的唆吸,不停地舔舐,不停地亂攪。

可想而知這種與天齊高的刺激,這種與地等厚的快意!

棒子強忍著沒有喊叫出來。

他居然也像剛才的四娘和二娘,咬著自己的下嘴唇,呼吸粗重的像頭犁地的老牛,兩個屁股蛋蛋一陣緊一陣松,腰桿也開始輕輕的晃。

棒子情不自禁,也失去了自控的能力。

「哎呀!好想日你1

閉著眼睛享受著陣陣「襲擊」的棒子,忍不住說出這樣一句話。

二娘聽過之後,吐出那根被自己含弄的濕漉漉的大話兒,然後用手背擦了擦流下嘴角的唾液,喘著說道:「棒子你說啥?」

棒子這才紅著臉兒、流著汗兒說道:「沒說啥。」

四娘在一旁捂著嘴巴,偷偷的笑了。

二娘依舊質問道:「我聽到了。」

「聽到啥了?」

「棒子你給我裝!我看你能裝到啥時候。」

「我沒裝啊,我真的啥都沒說的呀1

「哼哼!不說也行!老娘不幹了!給你含,你一點都不領情!妹子!你也別理會這個不知好歹的小淫賊!你不也說過嗎,離開男人,咱照樣耍1

二娘說著就把四娘撲倒在了炕上,四娘大笑著摟著二娘的脖子,而二娘的一隻手伸進了四娘的大腿里,一隻手按在了四娘的胸脯上。

「咋樣,我像男人不?」

「嗯,像像像1

「舒坦不?」

二娘一邊摳挖著,一邊問著。

四娘不停地扭動著身體,浪聲喊道:「舒坦著呢!就讓那個不知好歹的人在一旁給咱倆當燈泡,姐姐你說好不好1

「那是。當電燈泡都便宜他了!我真想把他趕出去得了。」

「姐姐要趕他出去,妹子我也沒啥意見。」

棒子臉兒紅一陣,白一陣。

看著情況,不說是不行了。

棒子咳嗽一聲,對兩個抱在一起的女人說道:「我剛才說:『我想日你。』」

二娘回頭望了一眼棒子,這才從四娘身上爬了下來,她用手理了理自己的頭髮,然後說道:「這兒有兩個女人,你到底要日哪個?」

棒子說道:「哪個讓我日,我就日哪個。」

「要是沒一個願意呢?」二娘眨著眼睛問。

「要是每一個願意,我就收槍回家,自己裝子彈,自己扣扳機。」

二娘「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妹子,你願意讓棒子日嗎?」

二娘回頭問四娘道。

「我聽姐姐的1

二娘看著棒子說道:「看到了吧?我想讓你日,你就兩個都能日上;但是我不想讓你日,你就一個都日不上。」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