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2、兩山夾一水,雙峰夾玉根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06日 02:42 [字數] 32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棒子強忍著內心的焦渴,盡量讓黃瓜的頂端像蜻蜓點水、燕子掠湖般輕快地滑過二娘那道嫩得滴水的小縫縫,盡量讓二娘再次緊咬下唇,放浪地出聲呻吟,盡量讓二娘的腰肢隨著他的撩撥輕舞如秋葉飄落,盡量讓二娘的所有枷鎖都在無形的浪潮中化無烏有、悄然消失。

那觀戰一旁的四娘也感同身受,二娘越是享受,四娘越是激動。

四娘那雙星光點點的媚眼一會兒盯著二娘雙腿間的幽泉,一會兒看著二娘那興奮得有些扭曲的面龐,一會兒又大膽熱烈地瞅著棒子,眼神如此迷離,神態如此痴戀。

棒子憑藉著自己的直覺和本能地衝動,就在二娘**著扭著自己的屁股的時候,毫不猶豫地將黃瓜一把塞進了二娘的身體。

「日你媽媽呀……哎喲……」進入蜜縫的剎那,二娘緊閉雙眼,緊攥眉頭,情不自禁地喊出這樣一句話。

「看把姐姐給爽快的1四娘嗲聲嗲氣地隨了一句。

此時的棒子可謂飢腸轆轆,口渴難耐。他那胯間的腫起也憋得讓他不停冒汗,他恨不得掏出它來,讓它親近親近那叢千年期盼的黑草深處。

棒子盯著兩瓣嫩紅色的肉肉緊緊地裹著那根驚人般粗的黃瓜,有些難以置信地喊道:「二娘啊二娘,真的能進去呢1

二娘喘息著說道:「這下子……你個傻子……相信了吧?我……我說過的……憋不破,要不信……你接著戳戳看,我們女人的……下面柔韌的很,和那個……橡皮圈一樣呢……」

四娘靠近過來,腦袋抵著棒子的腦袋,臉幾乎要埋進二娘的雙腿之間,她貪婪地看著這一令人熱血沸騰的一幕,既是滿足、又是渴望,她不停地咽著唾沫,后又微微直腰,將自己那兩團高聳的綿軟抵在了棒子的頭頂之上。

四娘用自己的胸口在棒子的頭頂上畫著圓圈。她問:「棒子,你真是個小天才呢!趁著大家不注意,拿黃瓜就把二娘給入了!棒子你說說,你是不是干過這事呢?」

棒子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緒,盡量以平和的語氣說道:「四娘,我這是第一次見……第一次見女人的逼呢1

「你沒見過,咋能把姐姐弄的那麼舒坦呢?你看看姐姐那副騷樣兒1

二娘睜開眼睛,嬌喘不已地喊道:「妹子!你跟棒子說啥呢?難得人家小夥子願意幫咱們,我也順便你們兩個看看女人下面的功夫!啥騷不騷的,聽著不得勁兒!我二娘就算騷,也犯不著跟一個毛頭小子騷!我不過是讓你們相信,黃瓜再粗,也憋不破一張騷逼;幾把再大,女人也能把它給含住1

棒子一拍大腿,幡然醒悟地應聲說道:「二娘的話太有道理了!我棒子今兒個長見識了!都說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我現在才徹底相信了這一點!而且我發現了一個真理1

四娘浪笑不已,用自己的酥胸擠了擠棒子的臉蛋,然後以一種挑逗的語氣問道:「哦?你還發現真理了?那你說說,啥真理被你棒子給發現了?」

「原來真正的風景不是四川的九寨溝,也不是麗江的清澈水,而是『兩山夾一水,中有清水流』1

四娘和二娘同時發問:「兩山夾一水,中有清水流?」

「兩山是肉山,一水出肉溝,」棒子說著就親了一口四娘湊在眼前的那粒紅紅的櫻桃,羞得四娘朝後一躲,然後又賭氣般地拿自己的兩座綿軟,狠狠地蓋住了棒子的臉。

「偷偷揩油的小老鼠!好討厭1四娘笑罵。

棒子被四娘的兩隻白兔子捂的有些喘不過氣,他趁勢又探手如腿,手掌緊貼著四娘那道流淌不息的長河,從上到下,只捋一把,便將自己的鼻子和臉從四娘的胸脯解放了出來。

「哎呀姐姐!這個棒子好淫邪!總是趁人不留意的時候給人下黑手1

二娘微微笑道:「這不正是你想要的!不過棒子的『兩山夾一水、中間清水流』倒是聽著有味兒!唉,這讀過兩天書的和從來都不念書的,還是有些不一樣的。」

棒子不失時機地湊上前去親了一口二娘的臉蛋,免得因為他和四娘剛才的親昵刺激到她。

看到二娘沒有拒絕,棒子就拿舌尖掃了幾下二娘的耳垂,然後柔聲建議:「我的好二娘,穿著衣服多難受!你乾脆就和四娘一樣,還一對**自由得了!人家能用**欺負我的臉,你憑啥不能用**欺負我的根?」

二娘又羞又氣,她捏住棒子的臉蛋,又恨又愛地擰了一把,然後罵道:「你個棒子!日你媽的小騷逼呢!小腦瓜子裡面到底裝著啥玩意呢?**咋欺負你的根?你倒是說說呀1

「能的姐姐1四娘安奈不住,急忙彎腰下去,雙手扯住棒子的褲腰,想要把棒子的下半身給剝了。

棒子慌忙說道:「四娘別硬來!褲帶還沒解開呢!讓我自己解,這樣能快點1

「那快快的!咱給姐姐示範一下1

「嗯。」

當四娘和二娘看到棒子那根黑紅色的物件上爬滿了彎彎曲曲的『蚯蚓』時,兩人的眼睛里冒出了相似的神態。

那是一種驚喜和期盼的混合。

是一種無言的吶喊。

是一種無聲的乞求。

倘若說的更加直白一些,那麼那兩雙直勾勾的眼睛里,是兩團**裸的渴望。

渴望它來敲響自己的後門,渴望它來潛入自己的花園,渴望它能夠在最短的時間裡進出最多次。

棒子笑道:「二娘,四娘,棒子的物件不成氣候,還請兩位能夠笑納,別嫌棄棒子的小短軟。只要多多鼓勵,傾情照顧,那麼孩子終有一天會變大人,小苗也將長成參天大樹。」

當棒子挺著那根粗物跪了起來時,二娘這才回過神來。她有些慌張地點了點頭,咽著口水說道:「嗯……你說的倒是在理。也別跟我們兩個姐妹謙虛了……你的那話兒……還真的不小呢……」

四娘欣喜的幫腔道:「就是就是!跟這跟黃瓜不相上下的!你個死棒子真是養了好大一隻烏龜,以後娶個小媳婦兒,那還不把她弄的快活死1

二娘說道:「你倆不是要給我示範嗎?我倒想知道,**到底咋欺負你的根1

四娘風情萬種地雙膝跪地,然後盡量挨到棒子的面前,她告訴棒子:「你枕頭放在被子上,然後跪在上面,這樣就差不多能……」

棒子會意,連忙將枕頭墊在自己的雙膝之下,然後挺直了腰板。

不差毫釐地,棒子的大物件剛好於四娘的雙峰位於同一高度。

「來吧。」

四娘右手輕輕握住了棒子的腫起,然後又輕輕地將它迎進了自己的兩堆溫軟的山巒之間,確認它不會滑出的時候,四娘紅著小臉兒,將雙手按在了胸脯的兩側,然後稍稍用力,兩堆綿軟就朝中間方向擠在了一起。

棒子的物件頓時隱沒在了世間至為溫柔綿軟的山川之間。

二娘看的目瞪口呆,她不解的問道:「你們兩個這是幹嘛呢?玩的儘是一些新奇的花樣兒1

四娘媚眼一瞪,嬌聲說道:「姐姐你放心!回頭讓你和棒子玩,我這不過是給姐姐示範一下而已。」

四娘說完,小腰兒就一彎一彎的開始上下運動了起來。

那紅紫色的光頭時不時地探出腦袋,幾乎要觸到四娘的下巴,而四娘也是盡量地底下腦袋,眼睛愛戀不已地看著這副動態的春景。

一旁的二娘這才明白,女人的一雙兒白兔子居然還有這般新奇的功效!她和屠夫這麼多年過來了,在炕上不知道折騰了多少次,各種玩意兒都試過,但就這招,她還是第一次見。

但凡新生事物,正常人的第一反應都是抗拒。

二娘也不例外。

二娘總覺得這個樣子太不像話了,那四娘看起來就像一個不知廉恥的婊子,而棒子看起來就像一個粗俗無比的嫖客。在二娘的印象中,只有面對面的操作才是男女結合的完美方式,老漢推車都有些讓她接受不了。

之所以和屠夫常常採用老漢推車的方式,那是因為她愛惜屠夫,滿意屠夫。幸虧屠夫的那話兒夠大夠粗,無論是正面進還是後面進,二娘都能被弄的欲仙欲死,爽快的喊爹喊娘,罵天罵地。儘管老漢推車讓她老是不由自主地想到畜生之間的交配,不過話說回來,只要屠夫願意,她也就不大排斥。

更何況,除了自己老是想起畜生交配這一不好的場面,其餘的她二娘非常滿意,甚至從後面進來的時候,二娘總是感到更加的充實,更加的飽滿,每一次的衝撞,都能讓她酥到骨頭裡。

看首發無廣告請到

請分享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