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51、「光天化日之下,居然...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7日 02:56 [字數] 3923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2013年12月16日星期一

感謝、的支持和建議!

前面章節略有改動,三伢子闖入小娥家后,在最後進入的剎那,藏在草叢中的張霞因嫉妒而生狠,遂將一紅磚丟至小娥院中。三伢子大驚,於是立即翻牆遁逃。

其餘情節未變,特此說明,給大大們帶來了不便,敬請諒解!改動的一章名稱為:「差點被強暴」。

霧村的寧靜,來源於群山的庇佑;而霧村的純樸,則是村民的靈魂。

都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這話一點都不假。

群山惡水容易逼出土匪,好山好水往往孕育英靈。

霧村雖然不大,村民雖然不多,但霧村冬暖夏涼,土地肥沃,女人勤勞,孩子無慮。

爬過那道梁,就能望到家。

張阿姨不好意思地看了一眼棒子,扭捏了半天,才吞吞吐吐地說道:

「要不你先陪阿姨回家吧,阿姨給你做好吃的……」

棒子本來想著就此分開,各回各家,但心裡總是放下不下張娟。上午被老師那樣羞辱一番,擱誰誰急,而且張娟的腳還沒好,她就掙扎著跑了那麼遠的距離!

自己挨打挨罵,這都不算個事,但張娟一個女孩子家,怎麼能受得了那樣的謾罵?

「好吧阿姨,我順便去看看張娟。」

棒子心事重重地答道。

「咋這麼晚?媽你幹啥去了?」

當張娟看到棒子和母親一同進來的時候,百般無聊的她先是一驚,然後滿心不悅地問道。

「你咋回來的?」張阿姨並沒有回答女兒,而是笑著反問道。

「要你管1

?

?娟皺著可愛的眉毛,嘟著紅紅的小嘴。

「我啥時候管得住你呀!整天價皇太后一樣作威作福,還好意思說。行啦行啦,我今兒個去了趟巫鎮,買了點中藥。」

張阿姨充滿愛憐地看著女兒說道。

「真的嗎?」

張娟依舊生著悶氣。

「這瘋丫頭,連你媽都不信1張阿姨摸了摸女兒的腦袋,附身下去,親了一口張娟那烏黑透亮的頭髮。

棒子不禁羨慕地想:

看這媽媽,看著女兒,連頭髮都跟別人不一樣!

「你問棒子,看媽媽有沒有騙你。」

張阿姨說完,起身鑽進了廚房。

張阿姨一走,張娟就故意將頭扭在一旁,看都不看棒子一眼。她似乎是真的生氣了,但棒子又弄不明白張娟到底是生媽媽的氣,還是生自己的氣——或者,她是在生兩個人的氣?

棒子苦笑著搖頭。他想:女人的心啊,真是比海還深,比山還高。

該笑的時候,她們哭了;

該哭的時候,她們笑著;

男人覺得苦的東西,她們覺得甜;

男人為了名兒情願去死,她們卻笑著說道:真是長不大的孩子!

「娟。」

棒子訕訕地站了一會,最後打破了這凝固的沉默。

而張娟依舊別著臉兒,不願理他。

棒子又不要意思地站了一會兒,突然拍了拍自己的腦袋,急忙把手伸進褲兜里摸了起來。

張娟憤憤地瞪了他一眼,嘴裡嘟囔了一句「二杆子」,起身扶著牆壁,一瘸一拐地走進了屋子。

棒子從褲兜里掏出了三樣東西,藏銀手鐲,蝴蝶發卡和紅銅發簪。

他猶豫了片刻,然後將蝴蝶發卡和紅銅發簪重新塞進了褲兜。

「看我給你買了啥1

棒子一跨進屋裡,就舉起藏銀手鐲在張娟的面前晃蕩著。

張娟第一眼看到手鐲的時候臉上露出了驚了驚喜,但隨即她又沉下了臉,鼻子里「哼」了一聲,皺著眉頭,忍著腳疼,起身換了個離棒子遠點的椅子坐了下來。

「娟你不要動了好不,你要討厭我,我離你遠點就是了。」

棒子感到莫名其妙地委屈。

啥事你就不能直說嘛,我有不知道你咋的了,我好心好意跟你說話,你連理都不理我!棒子心想。

「還是我離你遠點1

張娟終於開口了,儘管還是一副氣嘟嘟的樣子。

「還是我離你遠點,還是我離你遠點……」

棒子心裡不是滋味,有些賭氣地後退了幾步。

「我今天去買葯了,也買上了……逛街的時候看到這幅手鐲挺好看的,就給你買下了……我也不知道我咋惹你生氣了,早上背你回家的時候你還好好的呀!我想不來我哪裡錯了。」

「真想不來還是假想不來?」

張娟看到棒子帶了情緒,終於主動結束了冷戰。

「真的想不來,娟你直說!我哪裡錯了,你說我改!我說話算話1

「你改你改!你要是心上真有人家,你就知道人家一個人在屋裡淖濤叮∥抑道你去買葯,知道巫鎮很遠,但你咋這麼晚才回來?我從你走就一直等你,等到天黑還看不到你人!你改啥改1

張娟忽然一股腦兒地說了開來。

棒子注意到張娟的眼角濕濕的。他嘆了一口氣,什麼都沒有說,只是徑直走上前去,將張娟一把抱在了懷裡。

「不要你抱!你鬆開我!你個沒心的壞人1

張娟的眼淚突然像斷了線的珠子,一粒一粒地滑過光潔的臉龐,落在了棒子的肩膀。張娟掙扎了良久,終於還是心甘情願地放棄了,她變成了一隻溫順的綿羊,蜷在了棒子的懷裡。

「娟,我錯了……車真不好坐,下午五點半才等到一個小四輪……我正巧碰到你媽,我們一起回的。」

棒子等到張娟安靜下來后,在她耳邊悄悄地說道。

「哼!你們男人家說話,我才不信呢!你是逛大街去了,看妹子去了!你還哪裡記得我呀1

張娟哽咽著。

「哪有!你冤枉好人哩!我要是心上沒你,給你買藏銀手鐲幹嘛-…來,戴上試試1

棒子連忙捉起張娟的左手,作勢要給她套進去。

「討厭的很!哪有這麼戴的1

張娟破涕為笑,左手掙脫了棒子。

「你就沒聽說過男左女右嗎?說!你是不是把我當男人了?」

「我!我一直把你當清水裡的荷花,我咋把你當男人!你噁心死人了你1

棒子啼笑皆非的笑罵。

「那你為啥給我戴左手?」

「我不知道戴這個還有講究……」

「不知道你還敢亂戴?」

「我咋就亂戴了?」

張娟滿意地笑了,她朝棒子伸出了右手。

「我不敢戴了。」

棒子垂頭喪氣地說道。

「想死?」

張娟狠狠地剜了一眼棒子。

棒子苦笑著,終於將它戴上了嫩滑的手腕。

月亮初升,銀光閃閃。

張娟滿意地笑了,她重新倒進了棒子的懷裡。

「老嫂子,棒子回來了嗎?」

張霞一把推開棒子家的院門,大咧咧地跨進院子,盯著正在給豬伴食的棒子母親問道。

「哎呦!是張霞呀!吃了沒?」

「吃了。你吃過沒?」

張霞有些不耐煩地客氣了一下。

「還沒呢!你先坐。」

「不坐了老嫂子。我過來找棒子。」

「哦,他呀!現在野了,管不住了,三天兩頭地不回家,有時候到大半夜還不見人影!孩子大了能把人愁死!你說你把吃的給他做好,把穿的給他縫好,他還給你吹鬍子瞪眼睛!都說孩子好,孩子好,我看呀,這孩子就是催命的鬼魂,討債的判官!白眼狼似的……」

「老嫂子,」張霞皺著眉頭,粗暴地打斷了棒子母親的話,「我就問棒子在不在。」

「……棒子他呀,還沒有回來,」棒子母親被張霞驚到了,她停下手中的活,直起腰來,看著張霞問道,「你找他有事呀?」

「他給我接的燈,又不亮了。」

「這孩子1棒子母親氣地將那面給豬拌食的木板扔進了豬槽里,「幹啥事都是虎頭蛇尾!從小到大就是這個德行!丟三落四的,啥時候才能讓當媽的消停……」

「老嫂子,棒子來了你給他說一聲行吧?」

棒子母親不得不憋回說了一半的話,點了點頭。

「好的,好的,他來了我就跟他說……不坐一會兒嗎?」

「不坐了,黑燈瞎火的,我還等棒子給我修燈呢1

從棒子家出來,張霞正好看到一隻小花狗追逐著另外一條小花狗。

「狗日的東西1

張霞突然火冒三丈,拔腿追了上去。小花狗回頭一看,發現是氣勢洶洶的張霞,連忙將尾巴朝屁股溝溝里使勁兒一塞,撒開四條腿不要命的逃了出去。

它哪裡還顧得上勾引另外一隻小花狗!已經被教訓過一次,而且被教訓地半死不活,小花狗可長了心了。

「狗日的東西,光天化日之下,居然……」

氣喘吁吁的張霞終於停了下來,她雙手駐著自己的膝蓋,眼睛盯著小花狗逃走的方向,咬牙切齒地罵著。

「流氓呢你1

當張娟發覺棒子的褲襠里撐起了帳篷,她面若桃花般笑罵了一聲。

「咋又成流氓了?」

「你咋這麼沒出息,說硬就硬1

「咋又沒出息了?」

「那不硬就有出息了?」

棒子嬉笑著。

張娟咬著嘴唇,狠狠地掐了棒子一把。

「哎呦1

棒子疼地喊了一聲。

「棒子你咋的了?」

廚房裡傳出了張阿姨的聲音。

「哦阿姨我沒事不小心磕到桌子上了1

棒子連忙喊了一嗓子,張娟捂著嘴巴,「絲絲絲絲」地笑個不停。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