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50、不要就是要,想要不能要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27日 02:56 [字數] 391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2013年12月15日星期日第二更

「阿姨,我想……」

「忍著……你還是個孩子……」

張阿姨緊緊地抱著棒子,輕聲說道。

「可我還是想……想的很……」

張阿姨沒有做聲,良久之後,她嘆了口氣。

「我都比你大一輩……你在我眼裡一直都是孩子……如果我讓你……讓你那個了,我都不會原諒我自己的……棒子,你要聽阿姨的話,我們兩個……不能有的。」

棒子當然理解張阿姨的話。他甚至比張阿姨還要清楚話里的意思。

但道理只是用來講的,人畢竟是情感的動物。

對於年輕的棒子來說,他並不像上了年紀的那些中老年,說話不溫不火,思想講究邏輯,凡事步步為營,輕易不動聲色。

這個年紀的棒子,要的是轟轟烈烈,想的是遍山花開。

儘管棒子十分理解張阿姨的話,知道她說的有道理,但棒子還是心焦如焚,口渴難忍。

棒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情。

他掙扎良久,最後哀求張阿姨道:

「阿姨,你讓我摸摸吧……」

「不行的……」

張阿姨依舊在堅持。

「就讓我摸摸,其他的事我給阿姨保證不會有的……」

「這樣不好的……」

「就摸一下下吧,就像母親給兒子餵奶一樣……」

棒子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筋不對了,居然說出了這樣一句連他自己都感到吃驚的話。

可往往脫口而出的話,能讓人卸下肩上的擔子,拋開多餘的顧慮。

張阿姨聽到「母親給兒子餵奶」,心中那高鑄的道德高牆一下子

垮塌了。

張阿姨並不清楚,阻撓她的其實就是心中的那個「理」,一旦給她台階下,她便再也找不到任何拒絕棒子的理由。

「那好吧……我把你當做一個小孩子,你把我看成阿姨……」

張阿姨突然感到自己的下面流出了一股**辣的液體。

她暗暗地夾緊了自己的雙腿,生怕棒子發現自己的狼狽。

棒子顫抖著探入襯衫,伸手捏住了一團綿軟。

飽滿溫潤的感覺讓他有些喘不過氣,他只好挪動了一下自己的位置,好讓下面的那具物件不要再被強行按倒在太緊的褲管之間。

他驚嘆於張阿姨的豐滿,這從孔子面后廂房窗戶上的那個小孔里,他已經有了切身的體會。只是看到和摸到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感受,看著張阿姨褪去全身的衣物時,棒子只是想著上前接近她;而當捏拿著這團讓人血脈賁張的豐滿時,棒子心裡想的,可不是接近她那麼簡單了,已經明了男女之事的棒子,滿腦子都是爬在張阿姨的身上,給她最為深入的探索。

「嗯……」

張阿姨偶爾會忍不住發出呻吟,棒子的搓拿捏揉讓她感到陣陣顫酥,她閉著眼睛,無比享受著那隻輕重適宜的手掌在自己那噴薄欲出的棉花團團上面的耕耘,在享受的同時,張阿姨又滿懷著渴望,渴望中又帶著焦躁,焦躁中產生了乞求。

沒錯。

張阿姨突然有種衝動,她多想放下所有的道德和廉恥,乞求棒子徹底解放自己,讓棒子揭開自己的衣扣,讓棒子鬆開自己的腰褲,讓棒子一件接著一件,將衣物剝離自己的身軀。

張阿姨好想要。

可是張阿姨不敢要。

棒子也好想要。

可是棒子不好意思要。

兩個糾纏在一起的人兒呀,就像兩團慾火一樣,火苗舔舐著彼此,燃燒著自己,火苗你中有我,我中有有你,時而閃爍,時而搖曳,在一個大框框中的柴草里,兩團看不見、摸不著的慾火在瘋狂地燃燒著自己。

「嗯……不要……」

張阿姨僅僅掙扎了一下。

或者說,張阿姨說了反話。

她象徵性地扭了幾扭,然後就心滿意足地任由棒子的滑舌鑽進自己的紅唇,任由棒子的粗喘噴在自己的面頰,任由棒子的雙唇唆吸著自己的柔舌。

雙舌是那麼的靈活,也是那麼的饑渴,一刻不停地撫慰著彼此,訴說著人類最為原始的孤獨。

棒子一邊使勁搓揉著張阿姨的團蒲,一邊盡情地唆吸著阿姨的唾沫。

蜜一樣甜的感覺讓他更加大膽了起來。

他突然將張阿姨推到在了柴草里,摟著張阿姨脖頸的另外一隻手,冷不防地塞進了張阿姨的褲子里。

「不要,棒子……不要……」

張阿姨突然間渾身一顫,慌不迭地連聲叫喚了起來。

「聽話孩子,不能,下面不要……你要聽阿姨的話,昂!上面全給你了行不?」

棒子的手已經劃過了滑滑的芳草,摸到了泥濘的沼澤。然而這次張阿姨是真心的抗拒,她雙手抓住了棒子的手腕,不讓棒子進行下一步的耕作。

「阿姨,我就默默……讓我默默……」

「不行!不能!我知道不能的棒子!我知道你會忍不住,你摸了,阿姨也會忍不住,可是阿姨真的不能和你……真的不能和你那個……」

「阿姨……」

「乖!聽話!阿姨不是不願意,而是為你好,你聽話了,阿姨才喜歡你,你要不聽話,阿姨以後就不理你……」

張阿姨急急地嚷嚷。

棒子垂頭喪氣地從張阿姨的褲腰裡抽出了手。他知道張阿姨那兒已經濕地不行了,就像張手藝所說:「水這麼大1

可是當棒子將手伸出來的時候,他看到四指沾滿了鮮血。

「阿姨1棒子吃驚地將手伸在了張阿姨的面前,「你看1

「嗯……」

「阿姨你咋的了?」

「沒咋的……」

「沒咋的,下面咋流血了?」

「棒子,阿姨來那個了1

張阿姨被棒子一臉驚恐的樣子給逗笑了,她連忙抱住棒子,輕輕地拍了拍棒子的後背,在棒子的耳邊說道:「乖!阿姨沒事,所有的女人都會來那個的。」

棒子當然知道女人會來那個,但棒子並不清楚具體是怎麼回事。棒子曾經偷偷在女廁所裡面撿過帶著經血的衛生紙。

他雖然知道女人的下面有時候會流血,但他並不清楚女人每個月有那麼幾天都會這樣。

棒子只是憑藉著想象,認為女人生完孩子的話會流血,或者和男人睡覺睡得太厲害的話,也會流血。

棒子記得自己那時候總會忍不住地想:這個到底是哪個女人丟下的衛生紙,哪個男人這麼不要臉,把人家女人的下面都給捅爛了!

棒子驚恐不已地想:難道我的那兩聲「嘿嘿」並沒有讓張手藝罷手嗎?

難道張手藝哪個畜生把張阿姨給……

「阿姨1棒子終於忍不住了,「今天下午你是不是和張手藝……」

張阿姨錘了棒子一拳頭,笑著說道:

「你說呢?」

「我說不來。」

「要是……要是我們兩個正在,正在互相脫衣服呢,突然屋外面有人冷笑,你還敢嗎?」

張阿姨說完,「嘻嘻」地笑出了聲。

「到底有沒有啊阿姨?」

「沒有呢1張阿姨摸了幾把棒子的後背,依舊笑著說道,「你也真能亂想的。」

「那為什麼你的下面流血了?」

「說你是個孩子,你還不信1

「我咋孩子了?」

「連女人來例假都不知道啊?」

「例假?什麼是例假?誰給你的假?農民還有假?」

棒子不解地問。

「哈哈……你真是逗死人了1

」阿姨快說,到底咋回事?」

「好啦好啦,阿姨告訴你,就是女人每個月下面都會流血的。」

「真的假的?」

「真的。」

「流的多嗎?」

「不多,但也不少。」

「到底有多少?」

「說不上。」

棒子皺著眉頭想了想,問道:「有一臉盆嗎?」

張阿姨故作生氣地錘了棒子幾下,罵道:「你是恨不得咒女人死呀?人有多少血,流一臉盆那還了得1

「哦。有一缸子嗎?」

「也沒有一缸子。」

「一水杯呢?」

「半水杯都不到。」

「哦,」棒子終於如釋重負地說道,「那我就放心了。可是……張手藝真的沒有和你那個嗎?「

張阿姨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阿姨你為啥嘆氣呢?」

「女人來例假的時候是不能那個的。」

「為啥?」

「會衝撞神靈的。」

「那,為啥張手藝還……」

「他呀1張阿姨皺了皺眉,有些不情願地說道,「他從來沒有管過。有一次我剛好來例假,他不是照樣把我給……」

張阿姨停了下來。

剛才的笑容滿面,變成了一臉愁霧。她像是突然想起來什麼似的對棒子說道:

「棒子,阿姨的事你全都知道了,你可要答應阿姨,我和張手藝的事,無論如何都不能跟任何人說的。」

「你放心吧,我給你發毒誓1

「別發啥誓了,你不說就好。張阿姨知道錯了,不該和張霞的男人搞在一起的。要不是……」

張阿姨停了下來,沒有再說下去。

棒子也沒再問。

棒子清楚,張阿姨想到了張峰。

那個背叛了張阿姨的男人。

「阿姨幫你擦擦。」

張阿姨從褲兜里掏出一條白絲手絹,將站在棒子手指上的鮮血細心地擦拭乾凈,然後抱著棒子,重新躺在了軟和的柴草之中。

四周的暮色開始籠罩連綿的群山,半山腰飄著夢幻一般的炊煙,歸飛的鳥兒嘰嘰喳喳地互相道著晚安,小四輪依舊「突突突突」地辛勤工作著。

霧村越來越近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