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38、灶里的火,它沒熄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399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老嫂子,棒子在不?」

張霞一進門就大聲問道。

「還沒回來呢,快進屋裡做。」棒子母親熱情地招呼。

「老嫂子,您別忙乎,我也沒啥事,就是想讓棒子替我接個燈!廚房黑了好幾天了!我一個女人家的手太笨,不會弄那玩意兒1

「霞子,你先進屋喝口水。」

農村人的熱情很直接,然而張霞的熱情卻是裝出來的。她來的主要目的是找棒子,她可不想和棒子的母親糾纏下去。喝水?還是免了吧。

「不了老嫂子!我這就回去了,正在烙餅子,灶火還沒熄呢1

張霞說完,就出門走了。

棒子經過小娥家的時候,他突然想起來一件事。

「這事要是忘了,麻煩就大了!事不宜遲,現在就去問問嫂子去1

棒子連忙折個了大彎,來到小娥家的院門,伸手敲了幾下。

「誰啊?」

「嫂子,是我。」

「咋了棒子?」小娥打開院門,不解的問道。

「也沒啥事,就想問你一個問題。」

「進來再說。」

小娥連忙把棒子讓進院子,然後鎖上院門,轉身看著棒子。

「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小娥一臉的疑問。

「沒。」

「沒事就好。這麼晚了,你第一次來。」

小娥笑著說完,伸手摸了一把棒子的臉蛋。

親密的舉動讓棒子不能自持,他有些蠻橫地從後面抱住了小娥,小腹緊緊地貼著她那飽滿結實的翹臀。

「消停來,不然身體吃不消。」小娥摸了摸棒子的手,輕聲說道。

「嫂子,我問你個事。」

「嗯。問吧。」

「我們做了好幾次,為啥你就不怕懷上孩子??

??

小娥「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小壞蛋,倒是挺會替別人著想的。」

小娥扭過頭來,側眼望著棒子說道。

「嫂子你就說嘛,為啥呀?」棒子抱著小娥撒起嬌來。

「這還不簡單!每次完事後用藏紅花水洗凈下身就行了。如果想要雙保險,就弄些麝香貼在自己的肚臍上。」

小娥一邊用腦袋蹭著棒子的前胸,一邊嬌聲說著。

「你哪來的麝香和藏紅花?」

「這就是你們男人家不體諒女人的地方了。」小娥笑著說道。

「我咋不體諒你了?」

「你體諒嫂子。我說其他男人。日弄完了就提起褲子走了,從來不管女人會不會懷上娃,也不管懷上以後該咋辦。」

小娥的話讓棒子感到慚愧。他不也是這樣的嗎?要不是張娟突然提出這個問題,棒子是不會想到這個問題的。

「其實大多女人都知道這個土法子,而且麝香在我們這裡常見。我們女人家一般都去中藥店裡稱上二兩備著。藏紅花也是常見的中成藥,都能買得到的。」

棒子吻了一下小娥,不好意思地說道:

「我也是突然想起了這個問題,然後覺得害怕。張哥他不在,萬一你懷上了我的孩子,我們兩個之間的事情就遲早要被他知道的。」

「不怕。也不知道他多久才能回來。再說了,他也沒有把我當人看。人活一輩子,求的就是個爽快。我一點兒都不怕。」

棒子有些擔心地放開小娥。

「嫂子,那我也不怕。但我怕你懷上孩子。」

「小壞蛋,你就把心放進肚子里。」

「嗯。那我就先回了。」

「不進屋坐一會兒嗎?」小娥有些不舍的望著棒子。

棒子猶豫了片刻,然後說道:「不了嫂子。我還得去張霞家。」

「去她家幹啥去?」

「說是廚房的燈壞了。」

「哦,」小娥將信將信將疑地答應了一聲,「這樣子埃那你就看看去吧。」

「嗯。」

「路上小心。走慢點。」

「知道了嫂子。我走了。」

棒子捏著手電筒,摸黑朝張霞家走去。經過三伢子的破院時,他聽到裡面傳來了痛苦的呻吟聲。

「哎呦我的媽媽吆1

三伢子不停地喊著這樣一句話。

棒子停下腳步,本想進屋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但一想到三伢子干過的那些事,心裡僅存的一點點憐憫之心也就突然間消失地無影無蹤了。

「死了才好,這樣的淫棍少一個是一個1

棒子狠狠地罵了一聲「活該」,然後頭也不回地走了。

而此刻的張霞心潮澎湃,思緒紛亂。她一個人拉開西屋的電燈,一會兒又關上,獃獃地坐在黑暗中愣上一會兒神,然後又走出院子,來來回回地轉悠。

每當張霞想到小娥的時候,她的氣就不打一處來。

「一模一樣是守活寡,男人都出去掙錢,憑啥她就紅光滿面,憑啥她就有小白臉伺候!不要臉的騷狐狸!你臉蛋兒張的比我俊,你身材張的比我好,但是脫了褲子,指不定誰的嫩,誰的緊1

但張霞同時也擔心。她沒有和棒子打過交道,不知道這個年紀不大的小夥子到底願不願意和自己弄。

「好勾引,只要你叉開雙腿,他們都能排成隊。可這個棒子,萬一不願意可咋辦?我的臉還往哪兒擱1

張霞緊張兮兮地望了望遠處,然後又狠狠的說道:「要是不願意,我就說出去1

正當張霞坐不安的時候,棒子敲響了她家的大門。

「誰?」

張霞問道。

「霞姐,我是棒子。」

張霞連忙衝到門前,伸手拉開了門栓。

「進來。」

張霞冷冷的說道。

棒子有些不解的看了張霞一眼,也沒說話,兀自走進院子。

「咋這麼晚才來?」

張霞面無表情的問。

「哦。放學早,來的晚。這幾天複習功課,準備考試。」

棒子心不在焉地回答。

「是嗎?」張霞冷笑道。

棒子有些不解地看了看張霞那莫名其妙的表情。

「怎麼了霞姐,廚房的燈燒了還是線斷了?我趕緊給你接上,著急回去呢。」

「這麼著急回去,是不是有啥好事呢?」

張霞陰陽怪氣地問道。

「霞姐,你是不是有啥話要跟我說?」

棒子被張霞弄的有些懊惱。

「你說呢?」

張霞「嘿嘿」地笑道。

「說啥?」

「想說繕哆隆!

張霞說完,轉身將院門栓了起來。

棒子被張霞嗆得一頭霧水。

他不知道張霞到底是什麼意思,似乎很不友好的樣子。

「我是不是哪裡得罪她了?」棒子心想,「可是我最近就沒見過她啊1

「霞姐,」棒子躊躇了一會兒,「我先幫你看看廚房的電到底是咋回事吧。」

「不急。那玩意兒不急。」張霞走上前來。

「那,啥急?」棒子問。

「都不急。我們慢慢來。」

「我們?慢慢來?」

棒子瞪大了眼睛,完全無法參透張霞的意思。

「嗯,慢慢來。你先進屋。」

棒子完全搞不懂張霞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看到她那凄冷的眼睛滴溜溜的盯著自己亂看,棒子只好依照張霞的意思鑽進了屋子。

棒子看到張霞的炕上堆著一床被子。而讓棒子感到異常難堪的是,炕邊上搭著一條濕噠噠的內褲。

棒子恨不得拾起這條紅色的內褲塞進被子里。可人家張霞卻絲毫沒有在意,面不改色,目不斜視。

張霞坐在炕邊上沉默了片刻,然後問棒子道:

「今年多大?」

「十五六七。」

張霞掐著指頭算了半天,最後皺著眉頭放棄了。

「今年多重?」

「有一袋水泥那麼重。」棒子答道。

「那我抗得起你。」張霞點頭說道。

棒子完全不知如何回應。他只好閉嘴。

「你,知道啥是女人不?」

棒子點了點頭。

「啥是女人?」張霞目光冷冷地盯著棒子問道。

「和男人不一樣的人是女人。」

張霞又皺著眉頭掐指頭。但這個回答讓她更加迷惑,似乎靠掐指頭數數完全沒法解決問題。她只好生氣地甩了甩手。

「棒子,你想女人不?」

張霞的問題讓棒子措手不及。

「這個嗎,我……」棒子猶豫了一下,看到張霞那冷若冰霜的面龐,終於下定決心,說道:「我一點兒都不想女人。」

張霞滿意的點了點頭,嘟囔著說道:

「我就知道是這麼回事。」

張霞終於驗證了自己的狐疑。棒子不過是一個屁孩子,他根本就不知道啥是女人!女人,顧名思義就是生娃的,而棒子這樣的屁孩子咋可能知道生娃這事呢?

張霞接著想到,騷狐狸精這是**裸的引誘啊!她引誘一個屁孩子呀她!我張霞知人知面不知心,完全沒有看出來騷狐狸精用的是這般下三濫的招式!人家下面癢了就找根嫩球,而可憐的我如果下面癢了,除了用自己結滿硬繭的手摸上兩把,就沒有啥好的辦法了!

張霞越想越氣,到後來恨不得把棒子摁在炕上把他衣服給剝了。

「棒子。」

「霞姐?」

「別叫我霞姐1

張霞突然吼道。

棒子嚇了一跳,他低聲問道:「那我叫你啥好?」

「女人。叫我女——人——1張霞氣呼呼地喊。

「這1

棒子又不知該如何應付。

他又沉默了。

「我告訴你,棒子。女人是用來睡的,也是用來生娃的。」張霞說道,「棒子,你知道啥叫睡覺?」

棒子瞪著眼睛,一個勁兒地點頭。

「啥叫睡覺?」

張霞問道。

「就是躺在炕上,閉上眼睛,啥都不知道了。這叫睡覺。」

張霞皺眉大罵:「我說的是男人和女人睡覺1

棒子連忙賠罪說道:「對不起啊女人,男人和女人睡覺,就是男人和女人同時睡覺。」

看張霞的樣子,她似乎馬上就要爆發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