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32、彌補昨夜的遺憾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417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棒子一放下張娟,雙手就摸向了她的腰部。張娟急忙拍了一下他的手背。

「猴急猴急的!昨晚不是都那個了嘛,你怎麼還這麼急……」

「書上不是說了,一日不見,如隔三秋。」

「我們不是天天都見嗎?」

「不是那個意思,這句話是說,只是日了一次,後面日不成了,所以就感覺好像過了三年一樣難熬。」

張娟聽到棒子嘴裡說著粗話,有些不高興的說道:

「你以後不要跟我說日日日的,聽著刺耳,我不喜歡這些話!噁心1

「咋這兒人不都這麼說嗎?」棒子有些不好意思地辯解道。

「人人都說,不見得你就能說!人人都沒素質,你也跟著沒素質嗎?」

張娟明顯是生氣了。

「娟,對不起。」棒子低下頭來。

「行了。以後可別在說那些粗話了。錯了能改,就行了。」

張娟說完,猶豫了一下,然後又左邊看看,右邊看看,確認麥柴垛後面比較隱蔽后,才伸手解開了自己的褲帶。

「昨天夜裡,我覺得下面漲疼漲疼的,你順便看看是不是腫了。」張娟說完,輕輕地把褲子推到了膝蓋位置。

棒子看到那叢黑油油的芳草組成一個撩人的倒三角形,而芳草下端則緊緊地隱藏在豐滿白皙的大腿根部。由於張娟並腿坐著,所以棒子無法看到她那粉嫩粉嫩的兩瓣花朵。

棒子伸手按了一下自己的下身,急忙伸手插向那叢芳草的下沿,想要重溫一下昨夜的芬芳,然而張娟嗔怒著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背,嘟著小嘴喘息道:

「你又不老實!你先幫我看看腫了沒。」

棒子急的像熱鍋上的螞蟻,即使把腦袋塞進

張娟的懷裡,鼻子湊近那叢芳草,但依舊看不到自己真正想看的兩瓣。

「我看不到。」棒子幾乎是帶著哭腔說道。

「你大概看看就行了……」張娟紅著臉說道。

「看都看不到,咋大概啊?人家走馬觀花的,起碼還能看到花,我現在連花都看不到,只能看到草……」

棒子無奈地說。

張娟緊緊抿著嘴唇,想了一會兒,這才像是下了莫大的決心,慢吞吞地翻身跪在地上,把自己白花花的屁股蛋蛋朝向了棒子焦急難耐的臉龐。

當棒子看到那兩瓣胖嘟嘟的白色隆起如同兩瓣小小的香蕉整齊地排在一起的時候,他這才心滿意足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巴,湊近張娟的溝壑,輕輕地嗅了嗅那股淡淡的芳香。

「張娟紅著臉兒,扭頭嬌聲問道:「咋樣?」

「好著呢,不但沒腫,而且嫩得很。」棒子的聲音中帶著顫抖。

張娟羞地快要不行了,她急忙把頭轉回去,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幾口氣。她能感到自己的那道粉嫩被棒子的呼吸輕輕的吹著,而那種如同羽毛輕輕撩撥的呼吸讓張娟覺得好癢,她幾乎是下意識地扭了扭自己曼妙的腰肢,而這個動作並沒有逃過雙目含著慾火的棒子。

白皙飽滿的圓如同芭蕾舞演員一樣在棒子的眼前晃來晃去,惹的棒子下面的那根腫脹跳了幾跳,越發的難受起來。

棒子伸出自己的雙手,用手掌輕輕地托住了張娟的臀部外側,然後忍不住把臉貼在了那道陷進去的溝壑。

棒子特別喜歡聞張娟那裡的味道,是一種從來不曾聞過的芬芳。這種淡淡的清香如同春天的暖風,如同夏夜的清涼。這種芬芳能讓棒子在瞬間調動全身的力量。

棒子無法拒絕內心的衝動,用舌尖從下到上的颳了一下。

「嗯……」張娟輕輕地嚶嚀一聲,腰肢朝左輕輕地擺動了一下。

?

「棒子……癢。」

「娟,我想。」

「要遲到的……」張娟喘息著說道。但她並沒有改變自己的體位,依舊跪在地上,雙臂扶在麥柴上,纖細的腰肢沉了下去,滾圓緊繃的屁股升了上去,那道柔滑的曲線無比完美地訴說著少女的無敵春色。

「沒事!你放心,不但沒事,而且老師會表揚我們兩個1

「嗯?」

「一個是助人為樂,一個是不言放棄。」

「是嗎……」

張娟的聲音已經變得不像平常一樣那麼穩定,而是帶有一點輕微的顫抖,音調也要比平時高出不少。對於棒子來說,張娟此時此刻的聲音無疑是**裸的撩撥。

偷食禁果之後的張娟是帶著遺轟然她害怕自己懷孕,但當棒子那滾燙的白漿噴了自己一身的時候,她就按耐不住地開始胡思亂想。

她假設從棒子那根物件裡面一次又一次噴出來的東西當時是在自己的體內,那會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夜裡她一遍又一遍地假設,一浪又一浪的衝動。後來她就忍不住伸手摸向了自己的蜜縫,再後來她就把自己那根纖細的中指伸了進去。

她一邊來回地動作,一邊回憶著和棒子在麥柴垛上的點滴。然而自己的手指怎麼都沒有那種溫暖和那種膨脹,棒子能將自己撐得滿滿的,每一次的進出都讓她刻骨銘心。

她一邊摸索著胸前的兩團綿軟,一邊加快手指的扣挖。在最後的跌宕起伏中,她在滿足和遺憾的交織中沉沉地睡去。

「那你……」

本來張娟要說「快點」,但她終究沒有說得出口。並不是張娟難為情,不好意思,而是張娟害怕棒子會因為趕時間而「草草」收常既然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那麼就要讓棒子彌補她昨天夜裡的遺憾,她不再打算告訴棒子射在外面。

棒子埋頭耕耘著自己的桃花源,絲毫沒有在意張娟的那半句話。棒子極其賣力地用自己的舌頭頂進那兩堆鼓鼓的香蕉中間,濕滑溫潤的感覺不僅讓張娟欲仙欲死,棒子也感到自己欲仙欲死。張娟的每一次喘息和每一次扭動,對棒子來說都是對自己勞動的極力讚揚和褒獎,棒子已經對女性有了足夠的經驗,知道張娟的形體語言到底意味著什麼。

棒子的舌頭讓張娟的桃花源變成了一片沼澤地。透亮透亮的水水,覆蓋了兩瓣鼓脹的香蕉,在清晨的光芒中閃爍著晶瑩的點點。

棒子的嘴巴周圍和鼻尖上都沾上了一層,一根黑色彎曲的芳草不知什麼時候粘在了棒子的臉頰。

「哦……」

張娟滿足地呼喚了一聲,面部朝前,抖了抖自己的頭髮。那黑黝黝的短髮像波浪一樣跟著張娟抖了幾抖,然後又遮住了張娟泛著紅暈的粉色脖頸。她忍耐著下身越來越明顯的酥癢之感,身體之內的火山在繼續集聚著巨大的能量。她的額頭滲出了細細的汗珠,櫻桃小嘴呼出淡淡的白霧,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變成了兩譚秋水,深不可測的秋水中釋放著勾人心魄的**。

「棒子……」

張娟嬌聲呼喚。

棒子用舌尖最後頂了一頂那道縫隙的最深處,然後伸手將張娟的褲子朝下捋了捋,接著並膝跪在了張娟的後面。

「娟,你想要嗎?」

這時的張娟早就忘記了上學是否遲到,興許,張娟連上學的事、或者自己是不是一個學生都忘記了。管它呢!和此時此刻的纏綿比起來,那些不過是過眼雲煙,都是上部了檯面的東西。

張娟似乎是有氣無力地點了點頭,輕輕的哼了一聲。

「嗯。」

張娟想要。她想要棒子的深入。

因為張娟的蜜液,已經順著那道蜜縫,反向流到了芳草地。

亮晶晶的一片,已經說明了一切。

棒子呼吸粗重無比,他為了節省時間,沒有解開自己的褲帶,而是拉開前門的拉鏈,把憋在裡面的粗硬物件一把掏了出來。

二話沒說,他就用右手滿把子捏住了它,把它送到了它應該去的地方。

和第一次完全不同的是,物件的黑紫光頭無比順利的被那道紅嫩紅嫩的蜜縫一口含了進去。

「哎呦1

進入的剎那,張娟的臀部朝前縮了縮,然後又左右輕輕地擺了幾擺,這幾個看似簡單的扭動,卻讓張娟恰如其分地含牢了自己日思夜想的膨脹。

空虛終於變為滿足。

渴望終於得到實現。

棒子明顯地感到了自己的物件有種被吞吐吸納的美妙。

棒子覺得不可思議。自己還沒有任何動作,而近期手指套弄的摩挲之感是怎麼來的?

他使勁收縮了一下自己的肛門,好讓自己的物件能夠準確地迎合張娟下面的吞吐。

「棒子……棒子……」

張娟的聲音中帶著懇求,帶著念想。

無需說出「快來」二字,棒子早已心領神會。

張娟想要棒子的進入。

棒子抬起頭來,深深地吸了一口氣,然後摸著張娟那嫩滑無比的腰肢和小腹,將張娟的衣服朝前使勁推了推,好讓自己看到那兩團顫巍巍的飽滿。

棒子最喜歡看到那兩團綿軟垂向地面。當站著或者躺著的時候,女人的兩團不會像跪著一樣那麼大。

棒子稍微側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緊緊地盯著那兩團仙桃一般的柔軟,下身朝前頂了幾頂,滿足地欣賞著隨之顫抖的白色小山,然後雙手扶在了張娟的蠻腰兩側,開始了野獸一般的抽送。

「礙…棒子……」

起初,張娟痛快的叫了一聲棒子的名字,然後開始了不停的哼哼。

哼哼的聲音是滿足,是鼓勵,是享受,是發情,是浪蕩,是**,是乞求……

哼哼的聲音要求著棒子,要求他更加猛烈的頂撞,讓那血脈賁張的「啪啪「聲釋放集聚成山的慾火,讓那發浪的呻吟聲更加囂張。

唯有更加痛快的深入,才能讓她徹底折服;

唯有快速的進出,才能讓她釋放全部的嬌羞難當。

棒子的這次是默默無聞的進攻。而張娟的這次是閉著眼睛讓自己升入天際。

兩廂的配合,應驗了一句老話:一個蘿蔔一個坑。

蘿蔔不停地插進了坑。只是這坑,越來越泛濫成災,越來越濕滑難當。

「嗯……哼…….礙…哦」,種種最熾熱的叫喊,給了棒子莫名的快意,似乎是在戰場殺敵,一種痛快淋漓的感覺,讓棒子很快就爬上了巔峰。

如果當時有人在場,一定會被棒子的激烈嚇上一跳。最後十幾下的疾風驟雨,簡直如同畜生在互相廝殺,那種不要命的擊打,讓張娟失去了聲音,讓張娟全身痙攣,讓張娟的臉上浮現出無法描述的肌肉抽動,讓張娟的腰肢成了蝴蝶的翅膀,不停地閃著優美的弧度。

張娟閉著眼睛,感受著**辣的十幾下。

擊打著自己的體內。

欲仙欲死。

張娟坍塌了。

她的紅嫩里,噴出了**之液。

那芳草下面的柴草上,沾著一坨又一坨的粘稠。

整個臀部,大腿內側,芳草地和小腹下側,都蒙上了如夢似幻的一層光亮。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