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31、我想看看你的桃花源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37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我那天其實是不小心看到阿姨您……」棒子麵紅耳赤,結結巴巴地說道。

「這麼說你真是看到了?」張阿姨微微有些尷尬的笑著說道。

「我本來是想看看三伢子為啥老是鑽進草叢不出來,沒想到我剛剛鑽進去,就看到……」

「我就想不明白了,女人尿尿有啥好看的!貓貓狗狗也撒尿阿,咋不去看呢?」張阿姨一邊給棒子碗里加了一勺醪糟湯,一邊說道。

「我……」棒子羞得臉快要栽進碗里了。

「還有阿,從草叢後面真能看到我們尿尿嗎?」

「嗯。」

「不是有牆擋著嗎?」

「草叢位置比較低,而且便槽以下都是空的,所以……」

棒子感到自己的下面漲的有些難受。他腦海里總是盤旋著一副模糊的畫面,那幅畫面中,張阿姨一把褪下了自己的褲子,光油油的屁股蛋蛋恍得棒子眼花。一股刷拉拉的清流從黑乎乎的溝壑里冷不防的流了出來,撒的到處都是……

「棒子?」

張阿姨喊了一聲,棒子這才猛得回過神來,面紅耳赤地看了張阿姨一眼。

「你可不要學三伢子那個老光棍!你真想看,就再等等。到時候張阿姨給你張羅個心疼的媳婦兒,你想咋看就咋看。」

張阿姨意味深長地望了棒子一眼,然後走出廚房,站在院子里喊起女兒來。

棒子看著張阿姨那凹凸有致的背影,腰細臀肥,肩膀柔滑,兩條長長的腿是那麼的勻稱。棒子羨慕地想:我要是張伯伯的話該有多好!有這麼一個漂亮?

??媳婦兒,我棒子還學什麼習,上什麼課!我就是像老黃牛一樣累死在田裡,我也十二分的願意!

當張娟睡眼朦朧地扶著門框望向廚房時,棒子三步並作兩步地跑了過去,連忙扶著她的胳膊。

「好點沒有,娟?」

想起昨夜在麥柴垛上那醉生夢死的纏綿,棒子心中充滿愛憐。

他柔情脈脈地看著張娟問道。

「還行。你昨天答應的哦,要背我上學的哦。」

張娟揉著眼睛說道。

「說到做到。我一直背到你的腳完全恢復為止。」棒子語氣堅決地說道。

張娟滿意地笑了。她抬頭瞄了棒子一眼,然後在棒子的攙扶下一拐一瘸地進了廚房,和棒子麵對面坐在餐桌上。

「棒子。」

「嗯?」

「你咋不等我,自己先吃呢?」

「張阿姨讓我先吃的。」

「我媽說啥就是啥啊?那我呢?」張娟嘟著嘴巴,氣哄哄地說道。

「你不是還在睡覺嘛。」

「那你就更不應該先吃了,人家還沒睡醒,你就先吃上了1

「好了我錯了。你也別生氣了。」

棒子訕訕地說道。

張娟看到棒子一副為難的模樣,忍不住笑了。

「這還差不多。以後你可要聽我的話,而不是我媽或者他媽的話。明白嗎?」

「明白。」棒子如釋重負。

上學的路上。

當棒子背著張娟走到那堆麥柴垛旁邊時,張娟提議休息片刻。

氣喘吁吁的棒子放下張娟,有袖子擦了擦汗,回頭看著張娟,笑著說道:

「記不記得上周我們的語文課是啥內容?」

「掃興。好端端地,說語文課幹啥啊?」

張娟皺著眉頭說道。

作為學生來講,最讓人頭疼的事恐怕就是上課了。

老師無一例外地在上面唱著催眠曲,學生也無一例外地和睡眠坐著殊死的抗爭。

毫無意義的課朄課本攤在眼前,方程式似乎在肆意地辱罵著自己。

而那些所謂的「大作」,讀起來拗口的要命。之乎者也的古文和面目不同的英語單詞,讓人內心狂躁無比。

可是有什麼辦法?

無論是男老師女老師,老老師小老師,他們不是都說嘛:

你們這幫沒出息的東西!要是不好好學習,女的長大了只能做妓女,男的長大了只能當孫子!

只有考上名牌大學,才能飛黃騰達,雞犬升天,「一帆風順,鵬程萬里」,才能走進高等社會的圈圈,從舔別人的屁眼變成自己的屁眼被舔,從跪在地上裝孫子到沾上白鬍子裝爺爺!

當然,如果你們到時候能夠開個四個小輪子的光亮車車,抱個穿著裙子露著大半個**和整條整條大腿的妖妹子,趾高氣揚地衣錦還鄉,「大風起兮雲飛揚,威加海內兮歸故鄉」,多風光,多輝煌!

棒子依舊記得數學老師張大勝給全班同學描繪藍圖時的情景。

張大勝站在講台上義憤填膺地罵了半個小時「飯桶,狗屎,垃圾」后,突然換上一張痴獃狀的面孔,張嘴說道:

「但如果你們好好學了,把分數日弄上去了,考了個狗日的名牌大學,清華,北大,啥啥啥,你們一出來,就是我的爺!就是我的婆!你們要是還記得我這個老師,記得我給你們上過課,我日他媽的就給你們擦皮鞋!你們到了那個時候,要啥有啥!要吃狗日的狗肉,狗肉就是一臉盆!要吃驢球,驢球就是三十根!你們要是想女人,那些電視上的大妹子都脫光了鑽你的被窩,你左手捏著白蛇娘娘的大屁股,你右手搓著張慧芳的大**1張大勝醋溜一下把自己吹到下嘴唇的鼻涕吸了進去,然後掃了一眼班上的女學生,手舞足蹈地說道。「還有你們女娃娃,更要好好學!你不好好學,只能嫁個豬,豬還罵你挨球的貨!你要是死命學了,分數就刷刷地上去了,分數刷刷地上去了,好大學就為你敞開它的大門了!你們一進去,就是女大學生!女——大學生啊1張大勝咽了咽唾沫,接著說道,「當大官的就要找你的啊!你們當慈禧太后的可能就大大的有了1

說完這些,張大勝目光掃遍教室的角角落落,撕扯著嗓子吼道:「你們這群狗日的東西!到了那個時候,你們想啥就有啥,你們想咋弄就咋弄1

棒子記得每次張大勝說完,班上就群情激奮,個個像打了雞血一樣雙眼血紅,抱著課本瘋狂地學到天黑。

但是棒子心裡對這個老師、或者說是對這樣的老師充滿了鄙夷。他心目中的老師和張大勝差得太遠了!棒子有好幾次覺得張大勝不應該當什麼老師,而應該做屠夫。無論從外形還是心靈,張大勝都是一個渾然天成的好苗子。可能不需要費力栽培,他就能茁壯地成長為一名合格的人民屠夫。

所以棒子非常能夠理解張娟的反應。皺眉頭已經算克制的了,換成別人,恐怕嘴裡早已經罵開「日他媽」了。然而棒子說上課的事則是另外一層意思。

「上周的背誦課文是啥?」

「別提背誦課文的事了好不好?我不要聽!你這人好討厭!這是什麼地方啊,你忘了?昨天晚上的事你這麼快就忘記了嗎?」

張娟捂著耳朵,不停地嚷嚷著。

「娟,先聽我說。我們上周的課文是『桃花源記』。是不是?」

「嗯。最討厭古文了。」張娟嬌聲叫著。

「可是我一點兒也不討厭。」

「你當然不討厭了,你背熟了不擔心,我呢?我還沒背熟呢。」

「你不用把桃花源背在背上,桃花源就長在你的身上。」

棒子賤賤的說道。

張娟的粉嫩的臉蛋一下子就紅了。她罵道:

「好呀棒子!你是變著法兒欺負我呀!我叫你欺負我,我叫你欺負我……」張娟一邊說,一邊用粉拳砸著棒子的後背。

棒子呵呵地笑著說道:「我昨天晚上福大命大,不小心鑽進了桃花源。誰能想到,我棒子的桃花源居然長在校花的身上呢。」

「好呀棒子,油嘴滑舌呀,看我怎麼收拾你1

張娟故作生氣地捶打著棒子,然而她那雙粉拳不過是給棒子撓痒痒,惹的棒子心急火燎地一把把她攬進懷裡,左手極不老實地捏了幾把張娟的兩座小饅頭。

「不要!大清早的,人多1惶恐的張娟連忙看了看路的兩端,急忙說道。

「你要害怕,我們換個地方?」

「討厭的很!快遲到了,你還亂想1

張娟看到棒子那座高聳的小帳篷,緋紅著臉,羞答答地說道。

「看到你就忍不住亂想。由不得我的。」棒子趁張娟不注意,又捏了一把她的翹胸。

「你說你咋跟驢一樣,一看到母驢,那根……東西就垂下來了,沒出息1

棒子呵呵笑道:「要是看到母驢沒反應,這頭驢肯定已經被煽了。」

棒子的話把張娟逗樂了,她笑的花枝亂顫。

「我想我的桃花源了。」

棒子扭捏地說道。

「不準在大白天想1

「我白天晚上都在想1

「你討厭的很1

「我現在尤其想1

「正經點1

棒子突然吻了吻張娟的眼瞼,柔聲說道:

「我說真的,很想很想。」

張娟又四下望了望,有些為難地說道:

「那咋辦?大清早的,難道你還要……」

「娟,讓我看一眼也好。看完了就背你走。」

「不。羞的很!還是趕緊走吧,要遲到了。」張娟的脖子都是一片淡淡的粉紅色。

「你要是不讓我看,我今兒個就不背你了。我一個人上學去。」

「你敢1

「有啥不敢。」

張娟氣的掐了一把棒子的胳膊,然後說道:

「這樣,你把我背到麥柴垛後面,我就給你看。可千萬別讓人發現了,發現可就完了。」

棒子二話沒說,一把背起張娟就繞到麥柴垛後面。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