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29、你我都是第一次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379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張峰在張慧慧的房門外面轉來轉去,手按在門上幾次,就是不敢使勁用力。他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害怕什麼,莫名的緊張壓的他幾乎喘不過氣來。

中途又有幾次,張峰突然崔頭喪氣地折了回去,可是還沒有走到院子中央,他又不甘心起來。

其實連張峰自己都說不清楚這到底是怎麼了!

他一方面擔心張慧慧罵他輕浮,另一方面又特別害怕失去這個無比美好的夜晚。

像只熱鍋上的螞蟻,張峰就在張慧慧的房門前來來回回地踱了將近一個小時,總算抱著必死的決心,伸手朝房門推去。

門沒有反鎖,只是虛掩著。隨著一聲輕輕的響聲,張峰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月色中的她背對著自己,躺在一個不大的床上。

張峰輕輕地跨了進去,回頭關上了門。

他走到張慧慧的床前,輕輕地喚了一聲她的名字。

「沒睡?」

張慧慧突然說道,她依舊背對著張峰躺在床上。

「嗯。」

「我也睡不著。」張慧慧說道。

張峰鼓足勇氣,將自己的半個屁股放在了張慧慧的床沿上。

「我想你。」

張峰說道。

張慧慧將身體朝裡面挪了挪,悄悄地說道:

「來吧,上來躺會。」

「嗯。」

張峰脫掉鞋子,貼著張慧慧溫熱的身體躺了下來。

張慧慧那緊繃繃的屁股蛋蛋剛好貼著張峰的小腹,而此時的張峰,比一個人在門外徘徊的時候更加緊張了。粗重的?

?吸和狂亂的心跳,在這安靜如水的明月夜裡,居然能夠清晰地聽到。

「小木匠,你為什麼才來?我聽著你的腳步聲。我知道你一直在門外。」

「我不敢進來……」張峰貼著張慧慧的脖頸,輕柔地說著耳語。

「為啥不敢?」

「我怕你罵我。」

「罵你啥?」

「罵我流氓。」

張慧慧突然轉了一個身,比月亮還要皎潔的臉龐正好對著張峰的眼睛,蘭麝般的體香和醉人的呼吸讓張峰感到眩暈。

「我不會罵你流氓。反而會誇你勇敢。你終究是來了。你若不來,今晚我睡不著,你也睡不著。明晚呢?明晚我們兩個還是睡不著。」

「張峰伸手摟住了張慧慧的小蠻腰。

「慧慧,我忍不祝我就來了。」

「告訴你一個秘密,見到你第一天,我晚上睡覺的時候就不鎖門了。」

張慧慧眨了眨她那如同清泉一般的兩隻眼睛。

張峰的心裡猶如暖流激蕩,他無比感激地望著張慧慧。

「我好看嗎?」

張慧慧有些害羞的問。

「嗯。」

「那,你想親我嗎?」

「嗯。」

意亂情迷的張峰被張慧慧問的不知該怎麼做。

張慧慧看到他一副傻傻的樣子,忍不住笑了起來。

「小木匠,你是個老實人。」說完,張慧慧閉上眼睛,將自己的紅唇蓋在了張峰滾燙的臉頰。

突如其來的香吻終究是瓦解了張峰的羞澀。他熱烈的回應猶如閃電過後的雷聲。

緊緊挽住張慧慧的蠻腰,嘴巴死死地纏住張慧慧的檀口,而雙手如同游蛇,開始在張慧慧的香背上肆意的探索。

集聚了萬年的深情,終於找到了發泄的出口,而張慧慧那嬌脆曼妙的腰身,如同一盆紅艷艷的炭火,燃燒了整片森林的茂密,張峰的**,一瞬間成了消融世界的焰火。

火於火的糾葛;雷和電的情的情意。

鐵一般堅硬的物件,死死地盯著那白皙柔軟的小腹。

身上的薄衣,成了最讓人心煩的累贅。

兩團嬌嬌的柔軟,在慧慧的胸前起伏,在張輝的胸膛摩挲。

而那無人知曉的芳草地,此刻藏在白色的內褲中,等待著他的探索。

濕濕的兩瓣紅花,浸透了絲質的窄布。

「白花花的大腿水靈靈的逼,這麼好的地方,不信就留不住你。」

信天游那蒼涼悠長的曲調,在寂靜的山間無聲的回蕩著。嬌喘不已的慧慧,膽大地將小手靠近了心上人的腰褲。

「小木匠……我想你。」

回應她的,是近似粗暴的摩挲和熱吻。

小手探入了心上人的胯部。

那根鐵一般堅硬的物事,觸及了慧慧溫熱的手指。

只是輕輕地一觸,五指如蛇,將它輕柔地握祝

張峰瘋了一般地挺了挺自己的小腹,然後一個翻身,將慧慧壓在了自己的身下。

兩隻顫抖的手,一把撕碎了單薄的襯衣,兩堆白花花、綿軟軟的彈跳,突如其來地暴露在張峰熾熱的目光之下。

此時的張慧慧已經成了張峰的獵物。她享受被男人壓在身上的感覺。她無比滿足,無比幸福。

那兩條有力的大腿緊緊地夾著自己的蠻腰,那粗糙有力的大手已經捏住了自己的雙峰。那如電的觸覺讓張慧慧不能自已地扭來扭去,而下身,猶如乾旱了千年的土地,看到了黑雲從天邊泛起。

濕漉漉的粉嫩,已經讓張慧慧無法把持,她下巴輕揚,醉眼迷離,雙目帶露,柔情如蜜。

她用自己的雙手,探索著張峰的胸脯,她用盡一切的情思,感觸著他那胯下的堅硬抵觸自己的小腹。

上身早已一絲不掛,而褲子已被兩隻粗糙的雙手一把褪下。絲質的白色內褲是張峰這輩子見過最誘人的事物,以至於讓他饞地不停咽著唾沫。

片刻的停頓,猶如黎明前的寂靜。然後是痛快淋漓的一扯。

黑色芳草,粉嫩沼澤。

就這樣拱手送給了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

張峰喘著粗氣,像瘋了一樣脫了自己的上衣,然後脫掉自己的褲子,最後又扯下自己的內褲。

他挺著那根粗壯的堅硬,朝著粉嫩沼澤開了進去。

「等等……」

張慧慧嬌聲呼道。

「讓我好好看看它。」

光潔如同凝脂的張慧慧用胳膊撐起自己的身體,然後用右手握住了張峰的物件。

她鼻子湊了過去,輕輕地嗅了嗅。

「好聞的味道。」張慧慧點了點頭,然後頹然倒地,香汗淋漓地說道:「來吧。小木匠。」

那得令后的張峰,將黑紫色的光頭對準泛濫著蜜液的縫隙,「噗茲「一聲就迫不及待地鑽了進去。

當他滿足地頂到底之後,重新抽出來一截,才發現一道殷紅的鮮血順著張慧慧的大腿根部,流向了她的屁股。

張峰看了看張慧慧,發現她的眉頭緊緊地鎖在一起。

「疼嗎?」

「嗯。」

「對不起。」

「沒關係。」張慧慧伸手摸了摸張峰的胸膛,說道。

「我輕輕地,好嗎?」張峰問。

「嗯。」

柔和的吞吐,讓張慧慧的眉毛漸漸舒展了開來。她感受著下身那憋漲的進出,感覺到下身木然的疼痛漸漸轉化成了一種快意的刺激,而輕柔的動作似乎已經無法達到一種期望的高度。

「再用力一點點,再快一點點。」

張慧慧嬌喘著說道。

張峰聽話地調增著自己的節奏和頻率,每次的深入都是那麼的用力,讓張慧慧的整個嬌軀都朝前不時的滑著。

「礙…」在慢慢的加速中,張慧慧終於忍不住輕輕呻吟了起來。

這種來自天籟的美樂給了張峰無比龐大的勇氣,他開始解除加在自己身上的束縛,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朝張慧慧的體內衝去。

「嗯……礙…」

張慧慧唯有嬌喘,唯有呻吟,唯有醉眼,唯有火熱的**。

張峰終於徹底自由了。

他雙手搓揉著張慧慧那飽滿微顫的雙峰,下身開始任性的衝撞起來。張慧慧整個身體似乎都像彈簧,在張峰的一次又一次深入中,極有節奏地迎合著,也極有韻致地扭動著。

「小木匠……我的…….協…木匠」

張慧慧不停的呼喚著張峰,而張峰用盡了全身的力氣,汗流浹背地擊打著她那早已泥濘的大腿根部。

「慧慧!慧慧1

「協…木……匠……協…木……匠……」

一應一合,一呼一喚。

這是人間最動聽的音樂。

這是人間最熾熱的話語。

這也是人間難得一聞的**。

這種來自上帝、來自宇宙的話語,讓張峰徹底狂野,讓他如同一頭憤怒的雄獅,奔跑在一望無際的大草原上;讓張慧慧徹底陶醉,甘願成為雄獅的獵物,為他奉獻自己的一切,奉獻她的身體,奉獻她的靈魂。

只要胯下的衝擊不要停歇;

只要體內的進出不要減弱;

只要那雙不停搓揉著自己胸脯的大手更加用力;

張慧慧就滿足。張峰就幸福。

而張峰此時的念想,就是摧殘這副美妙絕倫的身體。

張慧慧居然無比的願意。

愛欲竟然是這般的令人不解!也是這般的令人佩服!那「啪啪啪啪」的擊打聲和「噗茲噗茲」的摩擦聲,能讓人放下所有的痛苦和不甘,讓人忘記所有的不快和委屈。

只要你願意。

女人啊!

急促的呼聲。

火山的噴發。

大山的倒塌。

張慧慧像是死過一回,慢慢地轉了轉她那香汗沾濕了頭髮的粉臉,櫻桃小嘴兀自長著,眼睛深深地閉著。

她被一股接著一股的熱流滋潤得氣絕。體內的那種滿足,讓她喪失了所有的意識。

張峰大汗淋漓地拔了出來,倒在了張慧慧的一側。

兩個光溜溜的身體,緊緊地抱在一起。

月光漫撒。

群山也睡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