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8、一聲不吭的女人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266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張霞的話讓張手藝多少有些反應。本來他從早上五點爬起來,一刻不停地忙碌到晚上十二點,加上他之前娶過媳婦,有過房事,所以並不像第一次和女人**的年輕小夥子那樣毛躁。

那些年輕人就算剩下最後一口氣,也要掙扎著爬上女人的肚皮。

張手藝進入洞房的唯一想法就是美美地睡上一覺。

不曾想這張霞,說的話居然這樣的傻,也是這樣的直!

既然她都準備好了挨球,我要是不讓她挨一頓,豈不是白白浪費她的感情,讓她白白準備了一天!

張手藝搖了搖頭,解開褲帶,脫下褲子。

張霞瞅了一眼,臉上終於浮現出一絲怪異的表情。

她問道:

「你啥時候硬?硬到底的時候告訴我一聲,好讓我有個思想上的準備,別偷偷地把人弄死就好。」

張手藝被張霞弄的啼笑皆非。

張手藝的物件,其實已經硬到底了。

張手藝咳嗽了幾聲,說道:

「張霞,已經硬了1

「啥?你說啥?」

張霞又瞅了一眼張手藝的胯部,抬起頭來,一臉的不解。

「硬了!你看不出來?你看這角度,朝天挺著,像機關槍一樣。你再看這上面的血管!像蚯蚓一樣!你過來,過來捏兩把,看有多硬1

張霞聽說已經硬到底了,難以置信地看看張手藝的臉,再看看張手藝的根,最後她挪動碩大的屁股,坐在張手藝的對面,伸手捋了一把。

「呀!真箇價硬1

「難不成我還騙你?」

「就這麼粗了,不會再變了嗎?」

「這已經夠粗了。」

「真的不會再粗了?」

「不會了。」

張霞長長的出了一

口氣,說道:

「我媽說的不準,才這麼大,咋能捅死人呢1

說完,張霞站在炕上開始脫上衣。她「蹦蹦蹦」地解了紐扣,手腳麻利地脫掉了紅絲綢做成的上衣。

張手藝看到張霞的肚子上系著一個紅肚兜。

「現在都什麼年代了,還穿這個東西?」

張手藝一看到張霞脫衣服,就不由地感到燥熱,本來他以為張霞就穿了一件,可結果裡面還有一個紅肚兜。

真是多餘!

張手藝忿忿地想。

「抓緊時間1張手藝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在張手藝的催促下,張霞賭氣般地一把扯掉蒙在肚子上的紅肚兜,然後又一把捋下了自己的紅絲綢褲子。

張手藝儘管對女人不陌生,但他依舊被張霞滾圓雪白的蛋蛋和碩大的兩堆綿軟給挑撥地饑渴難忍。

儘管張霞顯得有些笨拙,有些手足無措,但那新鮮的氣息讓他難以把持。

張手藝依舊坐著,而此時的張霞卻赤條條地站在自己的眼前,只見她緊閉著雙眼,腦袋微微仰起,兩隻拳頭捏的緊緊的,一副慷慨赴義的大無畏模樣。

張手藝覺得有些好笑,就抱著張霞的腰,引著她轉了個身。

取代那叢黑黝黝的亂草的,是張霞緊繃繃的溝蛋子。

張手藝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兩隻手抓住張霞的屁股蛋蛋,使勁朝外掰了一把。

這下子他看真切了。

那道幽深的溝壑里,透出一股奇異的香氣,濕津津的兩瓣粉嫩,也是盡情地朝外泛著。

紅紅的,嫩嫩的。

張手藝把自己的鼻子塞進張霞夾在兩個屁股蛋蛋中間的那道縫隙,使勁地吸了幾鼻子。

沒錯,張霞的那兒比跑掉的那個要香。

也要新鮮。

張霞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她始終閉著眼睛。

張霞心裡很害怕,但她在故作堅強。她對母親所謂的「挨球」一事其實充滿了滿了恐懼。

萬一疼的受不了怎麼辦?

萬一真的把腸子給搗爛了怎麼辦?

萬一把下面憋破了怎麼辦?

萬一……

這麼多的顧慮,讓她對今晚即將到來的暴風雨感到絕望。然而張手藝的那根物件也並不是起初想象中的那麼可怕,看那樣子,頂多就像小孩子的胳膊一樣粗,長也不算長,總之,它不至於像母親說的那樣,腸子都被搗爛吧。

而此時此刻,張手藝塞進屁股溝溝裡面的鼻子噴著熱氣,讓她感到下身一陣麻酥瘙癢,有種說不出來的受用。

張霞的下面,已經流出了水水。

儘管絕望、恐懼,但第一次的懵懂和躁動,讓她情不自禁。

張手藝用右手食指捋了一把那道**的縫隙。當他注意到張霞隨著自自己的撫摸而輕輕一顫時,他笑了。

張手藝站了起來,他從後面抓住張霞的兩隻手腕,胯下的粗物剛好被張霞滾圓的屁股蛋蛋夾在中間。張手藝心滿意足地做了幾個淺蹲的動作,胯下粗物被白嫩肥膩的屁股蛋蛋摩的很舒服。

「張霞,扶牆。」

張霞一聲不吭地將雙手貼在牆上,看起來像個被警察搜身的罪犯。

「不是這樣,要彎腰。」

張手藝說道。

張霞弓了弓腰,雙手下滑了寸許,依舊扶著牆站著。

「咋回事!見過狗和狗乾的樣子吧?」

這個形象的比方讓張霞一下子明白了,也讓張霞更加緊張了,她見過狗和狗在田間小路上干那事,最後拔不出來,鏈在一起,吐著大舌頭喘粗氣。

那該多疼!

好強的張霞咬牙切齒地彎下了腰,兩隻手離炕不過一米,大白屁股一覽無餘地朝張手藝撅著。

「就這樣,剛剛好。」

張手藝又擼了兩把,端著那根粗物,朝張霞的屁股溝溝裡面塞了進去。

張手藝一進去就大力地抽送起來,他看到張霞的屁股擰來扭去,似乎十分受用的樣子。

張手藝於是衝撞的更猛烈了。

「啪啪啪啪」的響聲就像熱鍋里炒黃豆,連張手藝自己都忍不住,時不時地哼唧幾聲。

可奇怪的是,他怎麼都聽不到張霞的叫聲,甚至連張霞的喘氣聲都聽不到。

「難道是我真的不行嗎?」張手藝想到此處,重新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勢,兩隻分開的腳並在了一起,然後托著張霞的腰往上提了提,好讓自己全身的力氣都能集中在腰胯位置。

張手藝想到鬧了洞房的那個小夥子的話。

難道真的是弄不動的女子?

張手藝的第二輪衝鋒不能用激烈來形容了,那是一種喪心病狂的撞擊。

不要命似地連續作戰,讓張手藝很快就噴涌而出。

他哼哼唧唧地抽動了十幾下,整個人都伏在了張霞的背上,可是張霞依舊一聲不吭。

「天啊,這女人果然是個霸王花,我連吃奶的力氣都使上了,她居然連哼唧一聲都不!這得多大的傢伙才能滿足她呀1張手藝憤憤地爬下張霞的後背,側身躺了下來。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