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6、被強暴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3528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三伢子絲毫沒有因為小娥的喊叫和求饒而放鬆手中的搓揉。

他享受地看著小娥滿臉的痛苦和慌張,得意地笑了。

「騷逼,讓不讓我日?」

「讓!讓!輕……輕點,你輕點,輕點!疼……疼死了1小娥無望地掙扎著,告饒著。

「那你就老老實實地,讓我日個夠。」

「好,好!你輕點,輕點1

心滿意足的三伢子淫邪地笑了,呲著那張噴著臭氣的嘴巴,露出滿嘴的黃牙。

三伢子雙眼布滿了血絲。

他終於鬆開了卡在小娥脖子上的手。

「你個騷逼。還不讓我日!你媽逼的。」

三伢子說著,朝小娥的下身摸去。

」哎呦!騷逼還穿鬆緊褲呢!說!為啥穿鬆緊褲?快說1

小娥絕望地看著野獸般的三伢子,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他。

本來一切都是給棒子的。

都是讓棒子來享用的。

然而所有的準備,卻讓這個渾身散發著異味的淫棍給霸佔了去。

小娥穿鬆緊褲,本來是為了給棒子一個驚喜,為了讓棒子順順噹噹地剝光自己。

而現在呢?

「騷逼,為啥穿鬆緊褲?是不是等你的棒子呢?」

三伢子抓住小娥的褲管,朝下一扯。

「狗日的棒子!艷福不淺埃」三伢子伸手狠狠地揪了幾把小娥胯間那黑黝黝的芳草,流著口水說道。

小娥慘叫了一聲,然後無比可憐地哀求道:「三伢子,求求你了。」

小娥做了最後的嘗試。

「求?求我日你嗎?你個騷逼!放心吧放心吧,把你的心放到肚肚裡!嘿嘿……」

三伢子野獸般的面龐因激動和焦渴而顯得猙獰扭曲,一雙血紅的眼睛盯著小娥那片芳草地。他突然抓起小娥左腿的小腿肚子朝外使勁一掰。

小娥的雙腿徹底被分開了。

「好逼都他媽的被狗給日了1忿忿的三伢子一邊自言自語,一邊跪在了小娥的雙腿之間,他上衣來不及脫,就直接捏著那根布滿蚯蚓的堅硬粗物,朝著小娥的那兩片嬌嫩花朵摧殘了過去。

小娥感到自己的下身有種肌肉撕裂般的痛楚。

小娥心裡清楚,沒有愛液就沒有快樂。那種乾澀的摩擦,是種刻骨銘心的折磨。

三伢子是強行進入的。

三伢子在進入的剎那,也一樣疼痛。那種毫無濕滑下的摩擦並非想象中的美好。

然而對於三伢子來說,再疼也不覺得疼。

他熬的太久;等的太苦。

他已經不是正常人的口味,也不是正常人的心態。他腦海中唯有插入。

他有些痛恨女人。個個花枝招展的,就是日不上。個個淫聲浪語的,就是不給日。他媽的都是什麼玩意?別人能日,我不能日,憑啥?

懷著這樣的憤恨,他把小娥當成了泄憤的獵物。

他甚至沒有注意到那根粗物冠狀溝出的包皮連接處已經撕裂,鮮血已經流了出來。

他呲牙咧嘴地朝前挺著自己的胯部,好讓這次深入進行的徹底。他看到小娥張著那張殷紅的小嘴,眉頭皺著一起,他有種說不出來的激動和滿足。

「騷逼的逼,果然緊的很。」三伢子說完這句話,就開始像畜生一樣抽送了起來。

越日搗,越滑膩。

三伢子越爽快。

鮮血的潤滑使得這次抽插慢慢地順利起來,小娥也由剛才的疼痛難忍變得有些把持不祝

當她感到有東西在自己的下身進出的時候,無論理智上多麼地排斥,身體的本能卻讓她多多少少也會有舒服和麻酥的感覺,幾乎是無意識的,小娥的腰肢開始輕輕的旋轉著,扭動著,上抬著。

小娥配合著那根粗壯的東西,似乎迎接著它賣力的幹活。

好多次,小娥都忍不住想叫。但她始終沒有叫出來。小娥心裡跟明鏡似的,她知道此時此刻的自己是被三伢子強姦了。和村長那次不同的是,這次是徹底的暴力和語言的威脅。村長是個採花高手,小娥幾乎是甘願上鉤,和村長的整個過程都是愉快無比,小娥也是全身心投入,但這次不同,三伢子猥瑣的外形、粗魯的言語、暴力的手段和滿身的異味讓小娥感到十分反胃。

要不是授人以柄,不得不被他日弄,小娥就算死,也不願意和這種人睡覺。

三伢子的雙手狠命地捏著小娥胸前的雪白奶子,粉嫩的肉肉從手指縫裡憋了出來。

連搓揉都沒有,三伢子只是大力地捏著,似乎小娥那柔軟的兩團成了三伢子衝擊小娥下體的著力點,那兩團讓無數男人忍不住吞口水的柔軟,此刻卻是三伢子出力的手柄。

「日死你,日死你,日死你……」

每深入一次,三伢子就說一句「日死你」,隨著「啪啪啪啪」的聲音越來越密集,「日死你」三字變成了「日你」,後來又從「日你」變成了「日」。

到了最後,乍聽之下只有「啪啪啪啪」的肉肉撞擊聲和「日日日日」的粗重喘息聲。

小娥的下唇居然咬出了血。

小娥一面忍受著下身越來越酥癢的渴望,一面忍受著快要情不自禁喊叫出來的想望。

她一面躲避著三伢子從口鼻里噴出的臭氣,一面又對自己胸前的那雙粗手產生了莫名其妙的好感。那種大力的搓揉,畢竟是小娥第一次體驗,原先無論是自己的老公,還是和村長或者棒子,自己那兩團柔軟嬌嫩的白色無一例外地受到了空前的呵護,而如今卻被三伢子無情地摧殘著。

這種被摧殘的感覺有種無法言說的美妙,那是一種被征服的快感和被壓迫的投降,種種奇怪的感覺摻雜在了一起,讓小娥進退為難,只得要緊嘴唇,拚命保持著自己的矜持。

她想,即使今天被你三伢子日弄爽快了,我也絕對不會流露出半點,否則不是鼓舞了這個畜生。

三伢子自然沒有顧念這麼多,他要的其實非常簡單,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捅進小娥芳草地下面的粉嫩蜜縫,一次又一次地深入到小娥的身體。

徹底的報復。徹底的衝擊。徹底的爽快。

三伢子所有的快感都集中在孤獨了二十多年的那根堅硬上面,他憤憤的想:今天把我的棍子喂的飽飽的,它實在是太可憐了,太恓惶了,忍了二十幾年才日搗第一個逼。

不過三伢子又得意地想:第一次,就日到一個這麼漂亮的逼!你看她的奶子!又大又軟和;看她的臉蛋,嫩得能擠出水!你看她的腰,水蛇腰!你看她的,彈簧一樣!

激烈的「啪啪啪啪」聲似乎要將屋頂掀翻,而小娥終於忍受不住劇烈的刺激,嗓子裡面發出「哼哼」的聲音,三伢子依舊在呲牙咧嘴地拿自己的小腹擊打著小娥早已開始泛濫愛液的大腿根部,鮮血淋漓中摻雜著濕滑粘膩的愛液,讓小娥的整個大腿內側都一片狼藉,床單上更是斑斑點點,如同一朵朵肆意盛開的桃花。

「哎呦,我日你媽1

三伢子終於仰著脖子大叫了一聲,整個身體幾乎要縮成一團,下面那根滾燙粗壯的硬物中射出了一團又一團白漿漿的東西,一滴不剩地衝進了小娥的小腹之中,而小娥,也半閉著那雙迷離饑渴的醉眼,瘋狂地收縮起自己的腰肢,恨不得要把三伢子整個人都從她的下面給吸進去。

三伢子掙扎著跪了起來,他瞅了一眼小娥張開的雙腿之間,得意、滿足爬上了他的臉龐。

「今兒個先日一次,都說一回生,兩回熟。我過段時間再來。騷逼你等著哈。」

他跳下床去,匆匆地穿上衣服,然後一溜煙地不見了。

三伢子出門而去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門外草叢中還藏著一個二十八歲的女人。

自從張霞和小娥打了照面后,張霞的心就像貓兒抓一般的痒痒。一模一樣是留守在霧村的女人,男人都一樣出去在外面打工了,都一模一樣的下地幹活,憑啥她小娥就能水靈靈的,是個男人見了她,都要停下手裡的夥計,跟她嘮上幾句,你看他們那副德行!哈喇子都流出來了,不就是個女人嗎?我張霞難道就不是女人了?我張霞憑啥就忙死忙活的,晚上睡在被窩裡一個人摳逼?

都說女人有第六感。這句話有它的道理。自從張霞看到小娥滿面春風、胸脯和屁股顫巍巍的樣子,她就確定小娥有男人。但是她又不知道小娥這個騷貨到底和誰搞在一起。

也許是出於嫉妒,也許自己本身已經有了這方面的念想,張霞回去后再也不像往日般鑽進廚房弄吃的。她獃獃地坐在炕頭,整整坐了一下午。天色慢慢昏暗的時候,她終於下定決心,拿了一把鐮刀,提了一隻草籠,就朝小娥家門前的那片草地走去。

她打定了主意。

她一定要弄清楚小搞在一起。

剛來到那片茂密的草地,張霞就看到光棍三伢子晃悠悠地來到了小娥家院門前,她看到三伢子像做賊一樣左顧右盼地張望了一會,然而伸手敲響了小娥家的院門。還沒有敲幾下,她又看到院門「茲呀」一聲開了。

三伢子閃了進去。

張霞幾乎驚呆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小娥居然和這樣的貨色搞在一起!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