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3、張霞的心事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509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棒子的眼睛紅紅的,他急不可耐地問:

「後面咋弄啊嫂子?」

「我把屁股溝溝撅起來爬著,你站在我的屁股溝溝後面,就可以弄了。」小娥說這些話的時候,都快要羞死了,可是一想到村長那副崢嶸的丑相,再看看白白凈凈的棒子,她不禁鼓足勇氣,引導起了棒子。

「站著也可以呀?」棒子喘著粗氣問。

「可以的。」說完,小娥就雙手爬在床上,雙腳站在地上,屁股朝棒子翹著,腰盡量下壓,形成了一條優美光滑的曲線。

當棒子看到小娥屁股溝溝里那道隱隱的縫隙泛濫著愛液時,差點因激動而暈了過去。

他什麼話都沒有多說,提著自己的粗物,朝屁股溝溝裡面嘗試著塞了進去。

起初幾次,他沒有成功,光頭部位總是「醋溜」一下朝斜向下方向滑走了。後來小娥從後面探過自己的玉手,輕輕地捏住棒子的粗物,朝自己的蜜縫裡面拉了過去。

棒子輕輕地朝前挺了一下,粗物就「噗茲」一聲鑽進了粉嫩的長河。

「礙…」小娥叫了一聲。

棒子感到前所未有的刺激,他側了一下身體,剛好看到小娥的兩隻白兔子朝下垂著,隨著小娥輕輕的晃動,白兔子前後震顫著,翻飛著,這種視覺上的衝擊讓棒子不由自主地加快了抽送的速度,「啪啪啪啪」的肉肉撞擊聲夾雜著小娥「哦哦啊氨的叫喊聲,讓棒子體驗到了征服的快感。

棒子雙手卡在了小娥的腰肢,以避免以為自己的撞擊而讓小娥的身體朝前晃去。卡好之後,棒子徹底釋放了自己的能量,憋著氣,瘋狂地插到底,又插到底……

棒子似乎要將剛才對村長的憤恨全部發泄到這次的衝鋒中,他緊緊地咬著自己的嘴唇,眼睛盯著小娥光滑的脊背,腰部就像裝了彈簧一樣,讓自己的小腹一刻不停地拍打小娥的屁股蛋蛋。

「啪啪啪啪……」

「礙…礙…棒子……棒子……」小娥幾乎喘不過氣,隨著每次的衝鋒,小娥都忍不住叫出聲來。

「嗯……」棒子突然哼了一聲,雙臂環住小娥的腰,使勁地朝自己的胯部后拉,而自己的胯部和小腹,又拚命地抵住小娥的屁股蛋蛋,一陣陣電擊般的強烈刺激感讓棒子的粗物成了射擊水彈的利器,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力量,粗物每射一次,小娥就顫酥一次,前後不下十次,讓兩個人最後都癱倒在了床上。

棒子不敢久留,念念不舍地和小娥告別後就回家了。第二天一大早,他找來一根麻繩,提著一隻糞桶上小娥家了。

他用糞瓢乘了半桶灌肥,然後把繩子系在糞桶的掛鉤上面。

一個極其簡單的機關,只等夜幕的降臨。

棒子忙完以後就上學去了,小娥也忙了些家務,然後提著籃子到自家的菜園子裡面去割韭菜,順便再摘一些草莓。

這些草莓還是棒子在大前年種下的,當初只有一株,如今分了炕頭大的一片,綠油油的甚是可愛。前段日子,草莓開始冒紅了,只是吃起來很酸,得稍微等等才好。想著棒子晚上要來,小娥感到很開心,她得給棒子做頓好吃的,犒勞犒勞她。想到這兩天和棒子的溫存,小娥心裡甜甜的。

走到半路,小娥碰到了張霞。

張霞也跟小娥一樣,剛結婚不久,張霞的老公就外出打工了,到如今已經三個年頭了,除了年底給張霞寄來一筆可觀的錢來,人影兒都見不到。沒有辦法,張霞只好忙完家裡忙地里,當完女人當男人。長年的辛勞讓她膀大腰圓,走起路來虎虎生風,這樣一個具有男性肌肉和風範的女性自然是許多老人眼裡的香饃饃,誰家婆婆要是看不慣自家的媳婦,總是拿張霞來隱射:

「看看人家張霞!一樣是女人,區別咋就這麼大呢?1

張霞曾經為自己驕傲過,誰說女子不如男,關鍵時候當牛使!叫那些看笑話的人把眼珠子捋直了,好好看看我張霞,照樣能掄起一個家!一個人當兩個人使,你們誰有這個本事,站出來給老娘瞧瞧!

看是時間久了,張霞就覺得沒意思了。畢竟名聲不能當飯吃,她自己的苦惱誰來管呢?老公三年不回家,在外地見過她老公的人說他外面有了女人,張霞不信。她清楚自己的老公,是個對自己百依百順的老實疙瘩,而且她老公面貌平平,身材矮小,哪個沒出息的女人會看上他?

一年不歸家,她一點都不在意;兩年不歸家,她心裡有些慌張。這都三年了,他還是沒有回來,會不會真的在外面有了女人呢?張霞開始還能夠說服自己,認為自己的老公不可能幹這事,但最近她完全是一副六神無主的樣子,甚至許多時候,她做夢都是老公摟著另外的女人睡覺。她不怕吃苦,她不缺力氣,但如果她老公背地裡偷腥吃,她說什麼都原諒不了,說什麼都要和他算賬!

怎麼個演算法?張霞憤憤的想:

把那話兒剁下來喂狗吃!我叫你在外面鬼混!你老婆成天價忙死忙活,還不是為了讓你掙點錢回來,生個娃,過個日子,還不是為了在村裡活的有臉面,活的闊氣,再別叫旁人看不起!

張霞今天出來挑水,正好在路上碰到了小娥。看到小娥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張霞的嘴角上翹,露出一絲不屑的神情。

「哎呦,這不是我們的賽西施嗎?一大早的,幹啥去呀?」張霞大老遠就直起嗓子喊了起來。

「張嫂啊!我去園子里看看去,順便摘些菜。」

小娥笑著說道。

「賽西施啊賽西施,你看看你,再看看我!一個是天上的仙女,一個是地上的蛤蟆1

「張嫂,說啥話呢!這村裡村外,誰不誇你能幹!我這樣,人都瞧不起!長得好看要是能當飯吃就好啦1

小娥笑著回應道。

「呵呵,人張的俊俏,嘴巴更靈巧!行啦,你忙去吧,我去窟泉挑兩桶水1

張霞朝小娥搖了搖手,打了個照面就走了。

張霞看到小娥的臉蛋兒紅撲撲的,眼睛裡面水水的,屁股蛋蛋兒翹翹的,她就心裡開始打鼓。

不對呀!都沒男人,這小娥咋就這麼水靈呢?再好看的女人,要是沒有男人的滋潤,也不過是乾巴巴的一張皮!張霞邊走邊想,突然腦子裡面鑽出一個大膽的猜測。

她憤憤的想,小娥一定有粒飧鏨Ш狸精,肯定勾引了誰家的老公!

當張霞跳著兩桶滿滿的水,汗流浹背地爬山時,她暗暗打定了主意。

棒子在學校里熬了一下午,終於聽到了下課的鈴聲。他迫不及待地把課本和文具塞進書包,背起來就衝出了教室。

「喂,棒子你等等。」

棒子回頭一看,原來是班長張娟。

「啥事啊張娟?」

「啥事?今天是你大掃除1

棒子一拍腦袋,這才想起今天值日,他氣嘟嘟地把書包仍在講台上,走到教室後面的牆角,拿起掃把。

「咋這麼倒霉呢1棒子罵了一句。

「什麼?輪到你你就倒霉?別人不倒霉?」張娟聽到棒子的抱怨后,走上前來。

「就倒霉,怎麼滴?」棒子的脾氣上來了。

「哎呦!能的很啊1

張娟看到棒子梗著脖子,不禁感到好笑。

「本來家裡有事,我趕著回去!你說這值日咋就掄到今天了?」

「不行我就幫你唄,要不了幾分鐘就幹完了。」張娟說道。

棒子聽到張娟說要幫自己打掃衛生,不禁感到心中一熱。要知道張娟可是學校里有名的校花,個兒高,條兒直,人緣好,朋友多,儘管有無數的人打著她的主意,有無數的人有事沒事給她獻殷勤,但她都是微笑著拒絕,和誰都沒有緋聞。而且作為班長的她平日里很照顧其他同學,誰要是病了,或者家裡有事了,她總是主動地幫他們補課。

這樣一位女神級別的人物居然這麼爽快地幫助自己,棒子的感激自然就不難理解了。

「班長,大恩不言謝1

張娟笑吟吟地彎下腰去,伸手去拿簸箕。

棒子原先和張娟是面對面地站著,張娟這一彎腰,胸前的風光就不可避免地泄了出去。棒子被張娟白襯衣下面的飽滿刺激的夠嗆,連忙閉了閉眼睛,深吸一口氣。

張娟把簸箕放在第一排的課桌上,然後從走到最後,開始把凳子一條一條地翻個往課桌上架。

張娟不停地彎腰,不停地起身,站在張娟身後的棒子簡直看的痴了,他直勾勾地盯著張娟那滾圓緊湊的屁股,竟然看的忘記了打掃衛生。

這個時候張娟轉身望了一眼棒子,她發現棒子睜著一雙火辣辣的眼睛看著自己的屁股。

「我說棒子,你傻站著幹嘛?讓我一個人打掃啊?」

張娟的話讓棒子打了一個激靈,趕緊拿起掃把和簸箕,悶頭一陣狂掃。

「哎呀你慢點掃,掃把壓低一些,土太大了,嗆1

張娟看到棒子動作誇張地掄著掃把,塵土頓時滿屋飛揚,她忍不住提醒了一下。

張娟當然不是傻子,她剛才懂得棒子為何直勾勾地盯著自己的屁股。

可以說,張娟早就習以為常了,無論是看門的老大爺,還是上課的老師,當然學生就更不用提了,個個都如狼似虎的,眼神貪婪而淫蕩。

倒是和他們不同的是,棒子的眼神中只有熱烈,似乎還帶著一點羞澀。

張娟心想,棒子和其他男生有點兒不一樣,是個羞澀的大男孩。

跟那些垂涎三尺的哈巴狗比起來,棒子是個可人的同學。

張娟搖頭輕笑,覺得自己有些荒唐。她和棒子同班一年了,棒子坐前排,她坐後排,除了偶爾找棒子借塊橡皮之類的瑣事,他們兩個就沒有說過幾句話。

今天幫他,主要是被他懊惱的樣子給逗樂了。張娟從來沒有見過棒子在同學面前發過火,她原本以為這是一個從來不會惹事的乖乖男,可剛才他那副凶樣,完全顛覆了以往的印象。

「棒子,你家裡是不是有什麼事,這麼著急回去?」張娟邊抬椅子,邊問棒子。

「也沒啥大事,主要是……」棒子差點說出了口,幸虧忍住了。

「咋了?」張娟停了下來,側著腦袋問他。

「我媽病啦。」他撒了個謊。

「那你就趕緊回吧,衛生我幫你掃。」

張娟大度地說道。

棒子有些不好意思了,連忙說道:

「沒事沒事,掃完再走,掃完再走。」一邊說,一邊揮起掃把一陣狂舞,搞得張娟不停地咳,最後實在受不了了,就跑到棒子跟前,朝他背部搗了一拳。

「你太勇猛了,我得出去歇口氣,嗆死了1

張娟捂著嘴巴衝出了教室門。

「啪1

「哎呦1

棒子聽到張娟叫喚了一聲,連忙扔下手中的工具,走出教室,這才發現張娟側身躺在地上。

「咋這麼不小心!被門檻給絆了吧?」

棒子連忙附身下去,抓住張翠的手腕,想把她拉起來。這一抓不要緊,棒子從今往後又念念不忘了。

張娟可不是一般的細嫩滑膩,手腕處皮膚就像嬰兒的臉蛋一樣,讓棒子懷疑自己到底抓住的是一把胭脂呢還是張娟的手臂呢。

他面紅耳赤地拉了一把,結果張娟痛苦地叫了一聲。

「我的腳腕1

棒子一看,張娟的腳腕已經腫得看不見腳踝了。

「這可咋辦?你能不能站起來?」棒子焦急的問。

「不行了,我的左腿根本就使不上力。」

「哎呀,咋辦呢1棒子急的站起來,又蹲下,反反覆復地念叨。

張娟疼的滿頭大汗,她皺著眉頭說道:

「棒子,你先扶坐起來。」

棒子又拉張娟的手臂。

「別!別拉我手腕,扶我腰好不好?腿都使不上力1

棒子一下子又面紅耳赤了,他猶豫了片刻,單膝跪地,左臂從張娟的正面挽住了她的小蠻腰,右手則斜放在張娟的脊背上,然後才小心翼翼地雙臂均勻用力,把張娟扶了起來,張娟疼得直吸冷氣,整個上身不敢用一絲一毫的力量,她只能把全身的重量完全倚靠在棒子的臂膀上,這樣才勉強坐了起來。

而此時此刻的棒子卻難為情的要死,因為小娥胸前凸起的兩團柔軟距離自己的鼻子還不到十公分的距離。

「棒子1

「啊?」

「看什麼呢?」

「哦……」

「我都疼成這樣了,你還1張娟責備道。

棒子趕緊把臉朝旁邊一撇。

張娟嘆氣道:

「這可怎麼辦?家都回不了了。」

棒子連忙說道:

「我背你回吧,你的腳都腫成這個樣子。」

「還不都是因為幫你幫的1

「是啊,可是……」棒子不知道該不該說。

「可是什麼?」

「可是你也不怎麼小心,否則咋摔成這個樣子?」棒子一邊忍受著內心的愧疚和良心的譴責,一邊替自己開脫。

「要不是你把整個教室搞得煙霧瀰漫的,我跑出去幹嘛啊?我腳都摔斷了,疼的要命,你倒好,先把自己撇的乾乾淨淨的。」

張娟眼裡含著淚花。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