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7、棒子的相思病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7746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那總不能這麼埋汰你吧?」村長故意說道。

「唉,還能怎麼樣?我只能忍著……」小娥又哭了起來。

村長趁機撫摸著小娥的臂膀,那種滑膩膩的感覺讓他感到渾身發熱,而胯間的那話兒早已翹向了勒在腰間的褲帶。村長今天出門的時候也穿著大短褲,他有意無意地觸碰著小娥那蔥芯一般嫩白的小腿,肌膚相親的酥麻,讓他快要到達發瘋的邊緣。

」唉,可憐的小娥,別怕,有我呢,我就算不當這個村長,也要替你出這口氣,你放心好了1

小娥感激地說道:「村長,你真是好心人。要是真管用,我的苦日子就到頭了。」

村長連忙舉手發誓:「我一定會替你解決好這個問題的小娥!我說道做到1

小娥破涕為笑,村長趁勢一攬,小娥倒在了村長的懷裡。

「村長,你這是幹嘛?」當村長的手掌突然按在了小娥那豐滿的胸脯時,小娥驚叫了一聲。

村長連忙翻身跪在了小娥的面前。

「村長1小娥嚇壞了。

「小娥!我一直都很喜歡你!我和你一樣,結婚這麼多年,我老婆從來都不讓我摸她,不讓我親她,我們夫妻早就名存實亡了,否則我也不至於到現在還沒有孩子啊!小娥你可知道我的苦嗎?我這麼多年來都一個人凄凄慘慘地過著單身的日子,直到你的出現,才讓我感到活著有意義!小娥,我很喜歡你,做夢的時候都夢到你!你就像我的女皇一樣,我甘願做你的奴隸1

村長故伎重演,爬在地上,親吻了小娥的腳踝。

小娥左右為難,她一時失去了主意,不知道該怎麼回復村長這熾熱的「表白」,當聽到村長和自己一樣,一種同病相憐的感情逐漸佔了上風。

她傻傻地坐在原地,低著頭一聲不吭,村長親了她的腳踝,然後又親了她的小腿,嘴巴濕濕地朝她的大腿方向遊了過來,她本想拒絕,但又下不了決心,況且村長的口活早已經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許久沒有過房事的小娥也被這個男人的舌頭弄的又癢又麻,身體也開始有了反應。

村長沒有放過一絲機會,他一邊伸著舌頭舔舐著,一邊悄悄地抱住了小娥的小蠻腰。

小娥連忙起身,想要掙脫村長的環抱,可是村長的雙臂將她牢牢地固定在了原地。她想大喊,可又不敢,她想一腳蹬開村長,可又有些不舍,就在心情極度複雜矛盾的時候,村長的舌頭已經游向了自己的肚臍眼,然後朝著小腹蔓延了下去。

」村長,不要這樣。「小娥已經微微地喘了起來。

」小娥……我好喜歡你……我今天要讓你……舒舒服服的……你相信我,小娥,我知道你一個人不容易,你老公又對你那麼不好……「村長說完,起身放倒小娥,然後把手伸進了汗衫裡面,而他的嘴巴也及時地堵上了小娥的兩瓣紅唇。

村長滿足地搓揉著那對異常飽滿的饅頭,時不時撥弄著頂峰的櫻桃,片刻之後,櫻桃就彈性十足,聽話地挺了起來。

小娥哪裡能受的了這樣的撩撥?她之前所有的經歷就是被歹徒摳過下面,被老公從後面強勢頂入,誰也沒有親過她的嘴巴,更不用說親她的腳踝、親她的小腿,親她的肚臍眼了。

她又是感到屈辱,又是感到快活,心裡一團亂麻,臉上飛暈如火。她嬌喘著拒絕,可是村長越來越大力地揉搓;她努力掙脫,可是村長壓住了她的身體。

她越是反抗,村長越是幸福,如同一隻種豬,早已急不可赦。

幾番掙扎,小娥的汗衫紐扣已經脫落了幾粒,一隻雪白飽滿的大白兔氣勢洶洶地從胸襟處突然跳了出來,晃的村長的雙眼法發直,口水早就流出來了。他急不可耐地一把捏住,上下有致地又推又捏又拉又扯,搞的小娥如同一隻任人宰割的小羊,絕望地輕喚著「不要啊不要」,而身體卻不由自主地扭動起來,小腹也一下一下地頂向村長的胯部。

村長經驗老道,一看就知道小娥已經被他弄服帖了,儘管嘴上這麼說,實際上已經如同乾柴,只等他最後的那把火將其點燃了。

「小娥,我今天要讓你痛痛快快地1村長一邊說,一邊把手伸進了小娥的下身。

「小娥,你的褲衩呢?」

當村長把手伸進小娥的褲子,一下子就摸到了那叢滑滑的水草。褲子裡面空蕩蕩的,他的中指往裡面一伸,就「噗茲」一下嵌進了那道泛著潮水的蜜縫。

「村長,求求你了,不要……」小娥早已言不由衷。

「告訴我,小娥,你的褲衩呢?」村長一邊使勁的摩挲著小娥的私處,一邊湊近小娥的嘴巴,淫笑著問她。

「村長……」

「告訴我,親親的小娥,褲衩呢?是不是早就想著讓人弄呢?」村長不依不撓。

「不是的……早上剛剛洗了,沒來得及……」

村長奸笑著,一隻手依舊在小娥的褲襠里翻飛不已,另一隻手伸下去解開了自己的褲帶。

「騙誰呢小娥!我知道你很久沒有被男人弄過了,你那個畜生一樣的男人又不知道心疼你,估計也滿足不了你,於是你連褲衩都不穿,是不是每天出門的時候都希望有人搞你呢?」

小娥又羞又氣,然而下面的蜜縫裡如同千萬隻螞蟻亂爬,癢的她由不得自己,她只好輕輕咬著自己的下嘴唇,用壓抑的呻吟聲來回應村長的追問。

村長一邊褪去自己的褲子,一邊含起小娥胸前那粒彈性十足的小櫻桃,舌頭如同一把靈巧的刷子,在小娥的紅櫻桃上蕩漾起來。

「啊,村長……村長……」小娥忍不住這番挑弄,渾身一股燥熱,嬌喘吁吁地扭著自己的飽滿圓潤的白屁股,身下的鬆軟土地早已被她磨蹭出了一個小土坑。

「村長,地下臟……」小娥掙扎著想要坐起來,村長急忙一把按住她那柔滑的香肩,朝小娥眨巴眨巴眼睛。

「看我的。」

村長脫下自己的外衣,墊到小娥的屁股下面。他看到小娥又白又大的雙臀蛋子上沾上了土渣,於是忍不住替小娥翻了個身,先是用雙手替小娥拍了幾下,當他看到那片白花花的屁股溝溝里有幾根光滑的毛髮彎彎曲曲地伸出來時,他忍不住流著口水,跪在小娥身旁,雙手用力抓挖開小娥的屁股蛋蛋,他一邊抓,一邊用自己的大腿內側使勁夾住那根粗暴的紅黑物件亂蹭一氣。

此時的小娥幾乎是慾火焚身,雖然她非常不適應村長的唐突,幾欲掙脫逃跑,可是經過村長的一番撩撥,她早已把自己的羞澀拋到了九霄雲外。

小娥內心深處的確也是這麼想的,之所以出門不穿內褲,並非是因為早上剛剛洗過,她內褲多著呢!

各種顏色的,各種款式的,城裡女人有的花樣,她也照樣有。

甚至她還有好幾副著花朵的乳罩,那可是村裡女人很少見過的東西!

她心裡早就琢磨那事兒了!每天晚上一個人躺在黑乎乎的屋裡,總會不由自主地想起男人,每天早上起來,總是感到下身空虛。

她有好幾次想到那次廁所里的強暴,歹徒把手伸進她的下身,那種木木的疼痛對於現在的小娥來說實在妙不可言,讓她回味了一次又一次。她甚至惆悵地想:

要是那次在女廁所發生的事放到現在,那該有多好!要是現在有那麼一個惡狠狠的少年,再來強暴一次她,她也不至於為此事而擔憂后怕!

村長他說的沒錯,小娥不穿內褲,的確是想著讓人弄呢!

可是想歸想,現實當中想要找個自己中意的男人偷情,簡直比登天還難,尤其是在這樣一個沒有多少男人的村落里。

「村長,疼1小娥被村長那雙粗糙的大手給捏疼了。

「疼了就對了1村長奸笑著,朝她彈性十足的屁股蛋子上甩了幾巴掌,然後及其粗暴地一把把她翻過身來,讓她仰著面,正對自己,然後站起身來,將自己那緊緊夾著的大腿內側一松,那根黑紅色的物件一下子掙脫了束縛,像彈簧一樣甩了出來,它揚起黑紫色的光滑頭顱,雄偉地朝小娥展示著自己的鼓脹。

「礙…」小娥檀口輕張,不禁失聲叫出聲來。

「小娥,告訴村長,你想不想男人?想不想?」村長喘著粗氣。

小娥羞地不敢直視,輕輕地把頭轉向另外一邊,嬌喘著說道:「村長,您別這樣……」

「嘿嘿,我就要這樣,一定要你親口說出來1

村長拍了拍自己那根上揚的物件,粗壯的物件隨之抖動了幾下。

「想男人不?」

小娥被村長挑逗得沒了辦法,只好硬著頭皮應付道:「想……」

「嘿嘿,我親親兒的小娥,跟我說說,你想男人的什麼?」

「村長,求求你了,別這樣好不好……」小娥感到有些委屈,可是心裡卻又希望村長接著問下去。

「說!想男人什麼?快點說!你要不說,今天我就不伺候你了,讓你饞死算了1

「小娥雙手捂住自己桃花盛開的粉面,嬌嬌地應了一聲:「想男人的那裡……」

「哪裡?說清楚嗎!到這份上了,你還知道害羞啊?快點!告訴我!想男人的哪裡?」

「想男人的棒棒。」

小娥說完,把臉埋進了自己的胳膊彎。

村長一聽,口水就忍不住流了下來,他興奮不已,上前一把撕掉了小娥的汗衫,那對水一樣蕩漾的白兔子就一覽無餘地跳起了歡快的舞蹈,他跨上小娥的胸脯,將自己的黑紅色粗物埋進小娥那緊緊的乳溝,然後雙手抓住那對白兔子的兩側向內使勁擠著,而他的坐在小娥肚子上的屁股就開始前後運動,情不自禁地做起了抽插的動作。

他一邊前後運動,一邊看著小娥意亂情迷的臉龐。

那雙媚眼欲說還休,那小巧玲瓏的鼻子挺拔俊俏,那隻微微輕張的檀口一片殷紅,尖尖的下巴時不時地朝上頂著。

她無聲地訴說著自己的渴望。

「小娥,你別叫我村長,你叫我哥哥好不好。」

「喝……奧……好……」小娥被村長的粗物弄的焦躁不已,連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

「叫哥哥1

「哥……哥……」

「小娥,想不想讓哥哥干你?」

「想……」

「想不想讓哥哥操你?」

「想。」

「想不想讓哥哥插你?」

「哥哥……快來吧……」小娥連脖頸都紅了。

村長得意的笑了。他從乳溝里抽出自己的物件,然後朝前面挪動了一下自己的屁股,正好坐在了小娥那對雪白的饅頭上,他拿屁股畫了幾個圈圈,被小娥的那對柔軟弄得無比舒服,於是趕緊右手捉著自己的粗壯的物件,開始敲打起小娥的兩頰來,一邊敲打,一邊奸笑著挑逗起小娥來。

「喜歡哥哥的棒槌不?」

「哥哥,不要這樣……」小娥嘴裡說著不要,心裡卻對這根青筋畢露的棒槌愛的死去活來,似乎村長就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蟲。

小娥淘氣地鼓起自己的腮幫子,任由村長敲打著,那根讓她夢魂牽繞的粗物就在眼前不到十厘米的距離晃來晃去,兩顆包在皺巴巴的肉囊里的蛋蛋也跟著晃蕩來晃蕩去,讓小娥的腰肢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活絡如蛇,遊走著,扭曲著,翻飛著,雙腿也不由地上下互擦著,擠壓著,伸展著。

村長盡興地玩了一會兒后,用黑紫色光頭在小娥的櫻桃小嘴上畫起了圈圈。

「今天哥哥滿足你。」

小娥終於放下了所有的顧慮和羞怯,饑渴地伸出了自己濕滑柔嫩的舌頭,開始追逐起村長的那根棒槌,她時不時地舔中黑紫光頭的腦袋,樂的村長嘿嘿地笑了起來,這笑聲鼓勵著小娥,讓她更加大膽放肆起來。

她一把抱住村長的屁股,一口把它吞進嘴裡。

「你個缺男人的小騷逼!還跟哥哥裝!早就知道你想了,還跟哥哥裝什麼裝埃」村長罵了一聲,索性朝前爬著,讓小娥的腦袋正對著自己的胯部,自己的大腿面子恰好可以感傳峰的柔熱。

小娥顯然是饑渴難耐了,村長感覺到小娥那溫熱濕滑的嘴唇緊緊地裹著他的物件套弄,讓他感到一浪高過一浪的爽快。

小娥的確是太久沒有和男人溫存過了,一旦卸下她的鎧甲,擊垮她的防線,她就完全成了村長胯下的奴隸。

我們常常說甲拜倒在乙的石榴裙下,可是在這個深山中的小村落,女人照樣也會拜倒在男人的胯下,只要男的能讓她快活,能讓她成仙,怎麼著就行!

小娥的小嘴被村長的物件撐的滿滿的,在急速的套弄唆吸中,「噗茲噗茲」的聲音如同天籟之樂,讓小娥和村長都達到了興奮的巔峰。

快要窒息的小娥終於扛不住了,伸手摸了摸自己奇癢難耐、洪水泛濫的蜜縫,幾乎用一種嗲得讓人渾身發麻的聲調呼道:「哥哥,哥哥,下面癢。」

村長滿頭大汗地翻身坐起,看了一眼小娥白皙的大腿內側,只見小娥的那片水草早已狼藉,那道粉嫩的窄門微微外翻,新鮮濕滑的肉肉若隱若現,一灘亮晶晶的雞蛋清順著屁股溝子流到了村長的外衣上,居然濕了一大片!

村長擦了擦口水,不禁罵到:「你這個小母狗1

聽到「小母狗」,小娥不僅不氣不惱,反而「騰」地坐起身來,一把揪住村長的粗根,二話不說就要牽向她那濕漉漉的芳草叢中。

「欠操的小母狗!小娥你說你是不是欠操的小母狗?」村長眼睛不滿血絲,像頭野獸一樣地質問小娥。

小娥一手扶著自己那挺拔的雙峰,一手牽著村長的粗物,汗水漣漣、嬌喘吁吁地嚶嚀一聲:

「哥哥,操死我這隻小母狗1

這句話如同興奮劑,讓村長瞬間血脈噴張。他一把舉起小娥的雙腿,兩隻小巧玲瓏的腳丫子於是就朝天頂著,然後雙臂卡住小娥的大腿,讓她保持雙腿開叉的姿勢,看到那道咕咕流水的叢林蜜泉,他再也把持不住,一聲不吭的挺槍直入,無比順利地塞進了小娥的身體。

「小娥雙腳的十個指頭不由自主地一陣內摳,渾身輕輕地顫酥了一下,然後睜著那雙欲說還休、迷離冒水的媚眼,饑渴地盼望著村長的瘋狂撞擊。下面雖已充實,但酥麻癢漲的感覺卻愈發的強烈,這種要命的感覺讓她不停地扭著線條優美的腰肢,似乎無論如何也無法找到一個滿足的方向,只有不停地盤旋、吞吐、移動,才能讓她獲得徹底的充實一般。

村長先是狠命地抵向小娥的體內,他擠壓的太用力,以至於讓小娥的身體朝前移動了數厘米,隨後,他緩緩地向外抽著,而小娥似乎十分害怕村長的撤去,挺著自己的下身,無望的尋找著那根銷魂的魔物。

村長依舊緩緩地抽出,然後緩緩地深入,直到他用儘力氣,到無法繼續為止。就這樣抽插了幾十下,小娥逐漸變成了一個可憐楚楚的天然尤物,兩粒殷紅的櫻桃早已堅挺在飽滿雪白的雙峰上,細膩的脖頸,桃花泛濫的面頰、微張喘息的小嘴,含情脈脈的雙眸,這一切讓村長都感到了空前的快意,他突然停下來看著小娥那無敵的媚態,輕輕地說道:

「小娥,說哥哥操我1

「哥哥快操我。」小娥像說夢話一般重複道。

「說,哥哥,操死我這隻小母狗1

「操死我這隻小母狗1

小娥話音剛落,村長下身突然發力,接連不斷的「啪啪啪啪」聲加上無比有力的重重撞擊,讓小娥一陣接著一陣的眩暈,似乎整個人都飛舞在白雲深處。

「操…死…我…這…只…協母…狗…,操…死…我…這…只…協母…狗…」

在接下來的歡快衝擊中,小娥一直重複著這句話,一刻不停地吐出一個又一個的字,這讓村長徹底變成了一頭瘋狂的畜生,兩隻手死死地抓著小娥的胸脯,下面不要命的捅著,直到小娥既痛快又歡快地尖叫一聲為止。

兩個人同時跌入雲端。

村長「哼」了一聲,然後下面的粗物像機槍一樣射出了數十枚子彈,而小娥只覺得整個身體要騰空而起,蜜縫裡連續噴湧出濃濃的液體。

米漿摻雜著雞蛋清,隨著村長抽出他那根開始發軟的棒槌,「嘩啦」一聲從幽泉中噴了出來。

濺在了村長油光閃亮的毛髮上,濺在了屁股底下的外衣上,濺在了小娥的大腿內側,濺向了周圍的土地。

村長隨後軟軟地爬在小娥的肚皮上,兀自喘息著。

小娥在及其短暫的眩暈之後,幽幽的眨著眼睛,眼睛半開半合,如夢如痴。

她一臉滿足。

小娥提著籃子走在回家的路上,另外一隻手使勁拉著汗衫兩襟。

五個扣子只剩下兩個。

小娥其實一起身就後悔了,她看到村長提著褲子鑽進鬱鬱蔥蔥的玉米地里消失不見,只有聲音飄了過來:

「小娥,想哥哥的時候就言傳,哥哥提供上門服務。」

高潮過後是滿足,滿足的感覺也很快就退潮了,她有種被人欺騙的感覺。

「村長根本就是為了干我1她一個機靈,猛然間醒悟了過來。

出了玉米地,她左顧右盼,直到確認周圍無人之後,才悻悻地朝家走去。

自從和小娥親嘴后,棒子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要麼上課走神,要麼盯著女同學亂看。他像入了魔,一刻不停地尋思著那天和小娥的點點滴滴。

自己為什麼會尿?小娥為什麼親我?我下面為什麼會硬?

一連串的問題讓他覺得無比困惑。這還不算,最讓他苦惱的是自己總是控制不住的朝男女之事想去,他沒有任何相關的經驗,最大的尺度不過是看到電視裡面演的親嘴,那還是《梅花三弄》裡面難得一見的經典鏡頭,在當時已經算得上是千年不遇了。

一到晚上,只要屁股挨到床,他就忍不住要套弄自己的下體。時間一長,整個被子和床單上都是僵硬的白斑。

有一次棒子母親過來給他換洗衣服,不經意間被她瞅見了,母親冷冷地盯著棒子,讓棒子感到羞愧難當,心虛不已。

好在母親沒有說什麼,棒子想,母親一定知道自己乾的醜事了。

這隻能讓他更加心虛,更加自責。

到後來,他開始偷偷地拿母親堆在洗臉盆裡面尚未來得及洗的內褲,把它拿到自己的被窩裡,點著蠟燭仔細地盯著遮羞布處那黑乎乎的垢污,把自己的鼻子湊上去嗅來嗅去,那種怪怪的味道讓他下身腫脹異常,讓他輾轉難眠。

再到後來,他偷偷地鑽進女生廁所,專門找那些沾滿黑紅色經血的衛生巾,偷偷裹進塑料袋后裝進自己的書包,只有四下沒人,他就拿出來貪婪地看,或者貪婪地嗅,或者伸出舌頭舔。

最後,他總是躲在牆角,掏出胯中的寶貝一陣狂擼,直到米漿噴射到衛生巾上為止。

這完全是一個惡性循環。

時間一長,棒子漸漸失去了原先的朝氣,整天懶洋洋的,精神萎靡,連走路都病怏怏的。

棒子的父母忙於農活,沒有發現兒子的異常,而棒子更是羞於啟齒,這讓他的精神壓力越來越大,以至於到後來,他連學校都不想去了,三天兩頭生病,最後就病倒在床上,一躺就是半個月。

鄉村醫生換了一個又一個,誰也沒有查出棒子的病症,只好每次留下十幾粒食母生,讓他健健胃,吃好喝好些。棒子幾乎每天晚上都要套弄自己,一旦套弄結束,他又立即後悔不已。

這種夢魘般的生活讓他生不如死。

最後,他覺得自己真的快要死了。

小娥和棒子是鄰居。

她聽說棒子得了重病,於是在一個明媚的下午,提了十幾個雞蛋前去探視。

推開房門,看到滿頭大汗的棒子急忙往自己被窩裡塞進去一團東西。

具體是什麼,小娥沒有看清楚。

「棒子,病好些沒?」小娥擔憂地問。

棒子有些驚慌失措,應付道:「嫂子,你咋來了?」

小娥一屁股坐在他的床沿上,一臉關切:「你怎麼了?到底哪裡不舒服?我聽你爸媽說,你病的很重。嫂子拿了幾個雞蛋,給你補補。」

棒子欲言又止。

小娥看到棒子神情憔悴,眼圈發黑,整個人瘦了一圈。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