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3、叢林蜜泉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747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你個騷逼。」歹徒冷笑道。

小娥突然感到下身一緊,接著感到一種木木的疼痛。

歹徒臉上露出殘忍的笑容。

他趁小娥不注意,猛地將四隻手指戳進了小娥的私處。

殷紅的鮮血頓時染紅了歹徒的手指,也染紅了小娥的大腿內側。

小娥的處女膜就是這樣丟失的。

但小娥並沒有丟掉自己的貞操。

當時,小娥的同伴呻吟聲越來越大。而持刀威脅小娥的老大也從褲襠里掏出了自己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女廁所外面隱約傳來了人聲。

正在搗弄小娥同伴的那個歹徒第一個敏銳地聽到了廁所外面的異常。他突然停下了瘋狂的攻擊,豎著耳朵聽了幾秒。

接著拔出、提褲子、系腰帶,一氣呵成。然後一把扯住小娥同伴的頭髮,窮凶極惡的說道:

「記住!要是透露半個字,我會把你戳成肉泥1

同伴含著眼淚,一個不停的點頭。

而威脅小娥的「老大」,也提了提自己的褲子,粗大的東西像彈簧一樣,奇般地鑽了肥大的褲子裡面。

臨跑之前,他對小娥說道:「記得保密,否則後果自負。」

小娥的同伴第二天就輟學了,第三天就外出打工了。過了幾年,同伴珠光寶氣地回來了。

有人說她在外面賺了大錢,也有人說她在外面傍了個大款,還有人說她在做小姐。

只有小娥知道其中的原因。

小娥膽戰心驚地過了幾個月,又自卑自憐地憂鬱了幾個月,後來慢慢的放下了。

「畢竟,我這不算什麼失身,而且,」小娥心想,「這也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保住了性命,也沒有被歹徒玷污,我有什麼好傷心的呢?。」

然而小娥怎麼也想不到,處女膜的破裂會給自己未來的婚姻帶來如此大的隱患,也會給她未來的夫妻生活帶來如此大的傷痛。

張勝利算是一個本分的人。他的確很能吃苦。在霧村,他的確是眾口皆碑的好人。

無論年幼老少,都羨慕小娥和張勝利兩個。在他們眼裡,這一對鴛鴦是村裡未婚男女的標本,男的壯實,女的漂亮;

男的本分,女的溫潤。

張勝利包了所有的農活。小娥的工作就是保證張勝利的一日三餐。

張勝利即便是從早忙到晚,挑一天擔子,他半夜裡照樣有精神、有力氣一次次地進入小娥的身體。

可是小娥從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厭惡。他每次所用的姿勢都是一樣,那就是讓小娥跪在床上,他從後面進入。小娥和他說過幾次,希望能讓她躺在床上,只要讓她躺著,他想怎麼弄,她都配合。可是張勝利一聲不吭。一到晚上,照樣像只發情的野獸,托起她的屁股,蠻橫地從後面進去。

小娥絕望地發現,張勝利只是把她當做一個洩慾的工具。

小娥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那種委屈、不甘、屈辱,讓小娥度日如年,甚至有許多次,小娥都想著一死了之。

直到後來,張勝利慢慢地減少了房事的頻率,小娥學會了讓他在數分鐘之內就一射了之。

可以說這樣的結果是皆大歡喜。一個是例行公事,一個是減輕自己的痛苦。

「挺好的,」小娥暗暗想,「不愛我也沒有關係,反正我也不愛你。我是你名義上的妻子,你也不過是我名義上的丈夫。你想在外面亂搞,我也絕不會過問你,也不會吃你的醋。」

自從張勝利外出打工之後,小娥越來越快樂,越來越開心。她覺得陽光更暖了,天空更藍了,就連小鳥的叫聲都更加歡快了。清晨起來,看到青草帶露水;中午小憩,貓兒陪她打呼嚕;黃昏出門散步,晚風輕撫她那一頭烏黑的秀髮,飄逸、悠然。

小娥覺得自己就像遺落人間的天使。

可是好景不長,可憐的小娥又陷入到無盡的煩惱之中。

霧村村長張解放今年剛過四十歲。張解放當村長當了十幾年,他的工作就是貫徹執行當和國家的方針政策,尤其是計劃生育。經過他手的婦女已經不計其數,他早已練就了一雙火眼金睛。

誰家媳婦懷上了孩子,幾個月了,第幾胎了,他都了如指掌。因為他的老婆,一個62歲的老太婆,唯一的愛好就是打聽這些事。

一到晚上,老太婆一邊給村長暖著被窩,一邊絮絮叨叨地給自己的老公說著。

「王家媳婦有懷上了!那就是個慫罐子!去年11月生了一個,這才不到一年!老頭子,這個消息真真兒的,我今天早上見到她了,小肚子鼓鼓的!至少三個月了吧。你說說看,這些不要臉的女人,日弄日弄就能懷上孩子!唉,我怎麼就這麼命苦喲1

老太婆又開始了嘮叨開她那重複了上萬遍的話。

村長張解放一直沒有孩子。那個瘦巴巴的老太婆並不清楚懷不上孩子的真正原因。張解放年輕的時候再外面闖蕩,他唯一的愛好就是逛窯子。俗話說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逛來逛去,張解放不知什麼時候染上了花柳病,起初的時候渾身奇癢,後來下身開始潰爛化膿。最嚴重的時候,他就像死人一樣躺在簡陋的工地帳篷里,靠工友給他一日三餐,勉強熬著日子。他以為自己要死了,好在後來遇到一個好心人,墊錢給他,讓他去醫院住院治療。

在醫院躺了一個多月,每天打點滴,病總算是治好了。但醫生最後告訴了他一個不幸的消息:

「我說老張,你的附睾已經硬化了。」

「醫生,你什麼意思?」

「你的精子質量可能不行了。」

「你他媽的能不能說清楚一些?」老張有些氣急敗壞。

「也就是說,你的精子活力不夠,大多數都是死精。你以後可能生不了孩子了。」醫生說完就出門走了,留下一臉茫然的張解放,無助地坐在病床上。

張解放的老婆毫不知情。她總以為是自己的問題。她總覺得自己虧欠老公,曾有好多次,她到處打問哪裡有「借腹生子」的買賣,最後打聽到了一個,是雲村的一個寡婦。她偷偷塞給寡婦一千塊錢,然後就悄悄地把她帶到了自己的家裡。

「老嫂子,這能行嗎?我害怕。」寡婦有些猶豫。

「怎麼就不成?只是讓你幫我們生個娃兒,又不是讓你做我家的小媳婦,你怕啥?咱說好了,就這個月,你每天晚上等天黑來我家,早上天未亮你就回家去,要是路上碰到人,你就說走親戚去了。神不知鬼不覺!我這段時間給我家老張吃好一些,補補他的身體!你別看他上了點年紀,可是在床上,不比年輕小夥子差勁1

「老嫂子,你說什麼呢,人家不是那個意思……」年輕的寡婦紅著臉說道。

「哼!跟我就別裝大姑娘了,都是過來人!告訴嫂子,多久沒和男人那個了?」

寡婦紅著臉,扭捏不已地說道:「兩三年了……」

村長老婆追問:「實話告訴嫂子,你想不想男人?」

寡婦害羞地回頭望了望門外,生怕有人偷聽她們的談話。然後默默地點了點頭。

「那就對了!這事兒,我看能成!一來你可以賺不少錢,而且還能睡睡男人;二來呢,我們也有了後人。放心吧,我家男人是村長,不會虧待你的。」

村長老婆用手狠狠的捏了一把寡婦的大屁股,湊進寡婦的耳朵,神秘地眨了眨眼睛:

「而且我給你說哦,我家男人的那兒可不是蠟槍,不小的!今晚上你就知道了,你就偷著樂吧你1說完,村長老婆又使勁地拍了一下寡婦的大屁股。

村長老婆心裡懸著的石頭總算是落了地,但不知道怎的,她感到有些難過。

剛剛在捏寡婦屁股的時候,她感到了飽滿和彈性。

而自己的屁股呢?

早已經變松變軟了。

記得當年20歲的她最喜歡背對著自己的老公脫褲子,因為她知道自己滾圓的屁股能讓自己的老公在頃刻間變得百依百順。她讓老公爬下,老公不敢跪著;她讓老公學狗叫,老公不敢學雞鳴。這是每天晚上最讓她感到驕傲和充實的遊戲。當她看到自己的老公跪在自己的面前,顫抖著雙手搓揉著自己照樣富有彈性的大屁股,然後又伸出舌頭順著自己的大腿一路舔上去,那副既可憐又可愛的樣子讓她感到作為一名女人的優勢。

然而隨著歲月的流逝,她的面容不再光滑如玉;她的身體不再凹凸有致,她的胸脯不再堅挺如初,她的屁股不再震蕩如乳。

隨著歲月的流逝,村長在面對一絲不掛的自己時,不再是個低賤的奴隸。他從當初的百依百順變成了現在的暴虐王者。幾個月才能盼來和老公溫存一次,而且這難得的一次都是她手口並用,埋在丈夫的胯間折騰半個多小時。有那麼幾次,正當她含著老公那綿軟的物事吞吐不已、口水淋漓的時候,村長的鼾聲居然響了起來。

唉。歲月不饒人,人總會變老。她也就認了。好在老公只要硬起來,總是能讓她體驗到野獸般的瘋狂。那如同雨點一般的衝撞,讓她渾身上下的每個毛孔都釋放出酣暢淋漓的火熱。這也算她苦等之後的獎賞吧。

村長老婆一邊想,一邊布置起了房間的大床。今天晚上雲村的寡婦要來,她還沒有給村長說過。不過村長老婆幾乎有完全的把握,確信這事一定能成。畢竟村長也和自己一樣,盼星星,盼月亮,不就是想要一個大胖小子嗎?

如今她終於找來了願意給他們生個孩子的寡婦,也給了寡婦半年的積蓄作為報酬。寡婦這邊是沒問題了,老公這邊問題也不大。

村長老婆唯一擔心的是她的老公會像他們兩個一樣,就算怎麼撫摸、含弄、挑撥,胯間的那話兒絲毫沒有半點的起色。倘若到時候真的無法和寡婦那個,那麼她也就認命了。

就當老天爺對他們的懲罰吧。天意如此,人力何為?

人的命,天註定,胡思亂想沒有用。

村長老婆對這句話是深信不疑的,從嫁給村長的黃花姑娘到現在一身贅肉的中年婦女,她的心兒從驕傲充實變得寂寞空虛,她知道這不是村長的錯,也不是自己的錯。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註定的。

「對了,應該把我們新婚時的嫁妝拿出來,床鋪都太陳舊了,萬一事情不順利,豈不是影響老公的心情。」她想到,「盡量讓房間溫馨一些。對了,院中花園的茉莉花開了,每次我聞到茉莉花的香味,總是忍不住身體發燙,耳朵發燒。不知道雲村那寡婦是不是和我一樣?」

村長老婆趕緊跑到院子里,摘下一束茉莉花,揉碎了,偷偷地撒在床單底下。

村長老婆滿腹心事的布置完房間,然後坐在桌子邊出神。

太陽快要落山的時候,村長從外面回來了。

「老婆,快去做飯!一會兒我還要給全村的人喊話呢。」村長一邊脫鞋,一邊說道,「咦!今天這是怎麼了,大紅大綠的。」

「老公,你過來。」

「怎麼了這是?」村長緊張地湊近老婆。

「我想給你說個事。」她欲言又止。

村長盯著自己那滿臉褶皺的老婆,不禁皺了皺眉。

「說吧,到底是什麼事?神神叨叨的。」

「我想到了一個生兒子的辦法。」她突然冒出了這麼一句。村長內心一驚。

難道老婆跟別人亂搞?村長心中暗暗一驚。他清楚自己是生不了孩子的。

「什麼意思?怎麼生?」村長故作輕鬆地問道。

「我幫你找了一個生孩子的人。」

「啊?」

「雲村的寡婦。我已經跟她商量好了。今晚她就來了。」村長老婆紅著眼睛,委屈地說道。

村長這才長出一口氣。

原來如此。

「好事,好事。」村長想到,「這個糊塗的老婆,她到現在還蒙在鼓裡!真是上天的安排啊,不找張三,不找李四,偏偏找來雲村的寡婦,真是無巧不成書。」

村長心裡早就樂開了花,但是表面上做出一副為難猶豫的模樣,面色凝重地跟老婆說道:「你這樣干能成嗎?你也不想想,人家寡婦就願意跟我上床?再者說了,我要是跟這寡婦干那事,那我於心何忍?我只和我老婆干那事,跟其他女人,打死我都不幹,刀架在脖子上都不幹!你就死了這條心吧,我親愛的女皇上1

村長老婆「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愛戀不已地摸了摸村長的臉蛋,無不憐惜的說道:「都怪我是塊鹽鹼地,不長莊稼,無法給你老張生個大胖小子。我虧你的。這不算啥的,你不要有什麼顧慮,我知道你的老毛病,一有顧慮,下面就起不來。萬一起不來,我這就白忙乎了,大胖小子也就抱不上了。你說是不是?放心吧,我知道你心疼我,我跟你這麼多年,不會想不通的。」

村長依舊做出一副痛苦的樣子,說道:「老婆,我不想這麼做,我不想對不起你……」

村長老婆「霍」地站起來,氣嘟嘟的說道:「哼!你今晚干也得干,不幹也得干!關鍵的時候要是硬不起來,我就拿剪刀給你齊根剪了1

村長眼看時機成熟了,立即「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一邊摸著老婆的屁股,一邊把臉埋進老婆的兩腿之間。

「老婆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你就饒了我吧,不要剪了我的老根,你剪了,以後我就無法服侍你了!我努力還不行嗎?今晚我努力好不好?」

村長老婆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像對待孩子一樣撫摸著村長那微禿的頭頂,說道:「起來吧,別讓我失望就成。都是為了這個家,都是為了你。」

夜幕降臨,牛羊歸家,炊煙瀰漫在半山腰。

雲村的寡婦摸黑進了村長的家門。

寡婦出門前特意將自己打扮了一番。她從箱底翻出了那件白色的三角內褲。蕾絲邊緣,一指來寬的遮羞布讓寡婦不禁粉面微紅。還有一件是粉紅色的胸罩,同樣也和那件內褲一樣,都是她的心上人送給她的禮物。每次他來的時候,都要求寡婦穿上這兩件東西,寡婦記得他說過,穿上這兩件東西,他硬的快,乾的爽。

寡婦也很喜歡這兩件東西,每次穿在身上,她覺得自己能年輕十歲。在一個又一個寂寞的夜裡,寡婦就拉上屋裡所有的窗帘,然後打開大燈,在鏡子面前一件一件地脫光自己的衣服。

這是寡婦一天當中最享受的時刻。

她愛著自己美麗的胴體。每當她脫光了站在鏡子面前打量自己的時候,寡婦總會有種想哭的衝動。

那顫巍巍的兩座玉峰。

小腹溝處那濃密的黑草。

滾圓的雙臀。

滑膩的大腿。

最是讓自己滿意的,是自己那枚性感的嘴唇。

心中的那個他,不知多少次探入到自己的檀口!

寡婦總是一邊想,一邊忍不住輕輕地搓揉自己那兩粒依舊粉嫩殷紅的櫻桃。

硬硬的,好舒服。

下面濕濕的,好癢,好酥……

今夜她要和村長睡覺。

這讓她心裡既緊張又興奮。

如果事情順利,她不僅能得到物質上的報酬,而且還能極大的滿足自己內心深處按捺已久的熾熱欲情。

畢竟,他已經好久沒有找過自己了。

她輕輕地敲響了村長的門。

似乎是在門口等候已久,她剛剛敲了三下,門就無聲無息地開了。

村長老婆一把將寡婦扯了進去,然後趕緊將門反鎖,然後又找來一根木棒,將門使勁地頂祝

「你可來了。」村長老婆照例狠狠地掐了寡婦的屁股。

「老嫂子,說哪裡話呢,這麼大的事兒,我能不上心嘛?盼望著能給你們生個大胖小子呢。」寡婦世故地應付道。

「唉,要是能懷上,我就謝天謝地了1村長老婆看起來有些傷感。

「還得看你家男人的。這種事……」寡婦欲言又止。

「你這個狐狸精!不說我也知道。只是我男人有時候力不從心,還得你多給他弄弄。」

「是嗎?你是說他不行嗎?」

「說什麼話呢!不是不行,是沒那麼快硬起來1

「那可怎麼辦?」寡婦故作憂慮的說道。

「唉,你先多給他摸摸吧,萬一不行……就用嘴巴舔……你也別怪我多嘴,我實在沒辦法的時候常常這麼做的……都是過來人,也不要難為情!說白了都是為了能有一個後人,你說是不是。」

「老嫂子你說的對,只是用嘴巴……真不好意思呢1寡婦的臉早已變得通紅了,只是在暮色的掩蓋下,村長老婆並沒有看出來。

「你看看你!都憋了幾年了,還不好好利用機會泄泄自己的陰火?嫂子不是說了嗎,都是過來人1村長老婆的語氣裡帶著情緒。

寡婦懂得適可而止的道理。她拉了拉村長老婆的手,偷偷的說道:「老嫂子,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那不就成了?諾,村長等著你呢,去吧。」村長老婆指了指房門,神情黯然地進了西屋。

村長老婆一走,寡婦的呼吸漸漸短促了起來。

伸手輕輕推開房門,寡婦悄悄地呼喚了一聲:

「村長?」

一隻大手像鐵鉗一般卡在了寡婦的胳膊上,接著,寡婦的身體就失去了平衡,側身倒在了一張柔軟的大床之上。

「輕點1寡婦盡量壓低聲音。

「我的小賤貨,想死你了1村長早已按捺不住內心的衝動,兩腿夾著寡婦的臀部,一隻手伸進了寡婦的襯衣。

「老死鬼!討厭!怎麼還是這麼心急1寡婦貼緊村長的耳朵,嬌喘吁吁地說道。

「小賤貨,好久不見你了,還以為你忘了我了-…」

寡婦伸出那雙芊芊玉手,輕輕地堵上了村長的嘴巴。

寡婦朝門外望了望。村長馬上就明白了她的意思。

村長把嘴巴湊近寡婦的耳朵。

「還是你考慮周到!要是被那老婆子聽到,麻煩就大了1村長的手早已經捏住了寡婦胸前那團柔軟的飽滿。而寡婦也是心如火燒,嬌軀如蛇一般不停地扭動著。

「是呀,她不知道我們兩個其實早就那個了。要是知道,她怎麼會找我給你生孩子呢1寡婦一邊喘著,一邊咬著村長的耳朵說著。

村長的小弟弟早已憤怒地挺了起來,寡婦的眼神已經變得迷離,她摸索著找到村長的褲襠,隔著一層衣服,她緊緊地攥住了那根讓她無數次欲仙欲死的魔棒。

「好想你,我的村長,我的山大王1寡婦終於把持不住,軟軟地躺在了村長的懷裡,任由村長的大手在自己的胸脯上遊走、搓揉。

那一浪勝過一浪的渴望,讓寡婦拋下了所有的嬌羞,赤裸裸地渴求著村長的深入,渴求著村長的衝撞,渴求著那滾燙的液體再次噴入自己的下體,那是蝕骨的快意,是徹底的高潮,是她這輩子最難拒絕的念想!

寡婦緊緊地夾著自己的雙腿,不停地交叉磨蹭著。她感到自己的下面好像空虛了幾千年,急不可耐地需要徹底的填充。

「來,村長,干我。」

寡婦呻吟道。

這次村長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急不可耐。他將寡婦放在床上,然後拉上窗帘,開了燈。

寡婦那凹凸有致的身體一覽無餘。

果然是蕾絲邊的內褲,遮羞的那道白絲布只有數厘米寬。兩邊鑽出了兩叢濃密的黑草。村長咽了咽唾沫。

因為村長發現,寡婦的蜜穴,早已泛濫成災,濕了一大片。就連黑草上,都沾著亮晶晶的愛液。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