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都市娛樂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

1、少婦的誘惑【求收藏,求票票】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12日 14:04 [字數] 688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小學四年級的時候,棒子就有些不正常了。

棒子清楚地記得是什麼事讓我開始不正常的。

那是一個盛夏的黃昏,忙碌了整整一天的鄉親們三三兩兩地坐在一起聊天下棋,女人們則在廚房裡升起了炊煙。放學歸來的棒子把書包隨手一扔,就急著去鄰居家看電視了。

當時有一個叫做《恐龍特級克塞號》的日本動畫片。

當一身制服的主人公鑽進發射裝置,電視里傳來「人間大炮,一級準備!人間大炮,二級準備!!人間大炮,三級準備!!1的時候,棒子整個人簡直都激動得要瘋了,似乎射出的不是一個帥哥,而是一團精液。

棒子和往常一樣跑進鄰居張勝利家裡,可奇怪的是屋裡沒人。

不要讓棒子吃飯,可以,不要讓棒子睡覺,也行;但是不看《恐龍特級克塞號》,絕對不行!

棒子急的蛋疼,抱著電視摸了半天,也沒把電視咋地。

電視一點反應都沒有。

其實是棒子不知道,看電視是要把電源插頭深深地插進插座里。

心急如焚的他走出屋子,剛準備大喊一聲:「救命啊!著火了1

恰在此時,西屋裡傳來了呻吟聲。

這不是張解放老婆小娥的聲音嗎?

棒子想:「不對呀!今天早上我上學的時候,還看到她一臉紅光地給小雞餵食呢,怎麼突然就生病了呢?」

說起這個小娥,可是村裡數一數二的「騷婆姨」。所謂「騷婆姨」,其實就是具有城裡人的習氣。

也就是說,小娥是村裡唯一一個抹口紅、刷牙齒的女人,也是村裡唯一一個穿旗袍的女人。

小娥是村裡公認長的最好看的,小夥子們坐在一起的唯一共同話題,就是圍繞小娥盡情發揮。

「要是能摸兩把,死了都值1

小娥長得十分俊俏,瓜子臉,柳葉眉,杏眼小嘴,關鍵是胸脯飽滿,腰細臀肥。

而且她十分喜歡孩子,對村裡十幾歲的毛頭小子都十分友好。

孩子們去她家看電視,她總是熱情地招呼來招呼去,又是送茶,又是倒水。

這也是孩子們喜歡去她家的原因之一。

那個時候並不像今天的家庭一樣電視是必需品,全村上百戶的人家,有電視的總共不到十家。

大概是因為張解放外出打工,長期不在她身邊的緣故吧,家裡就她一個人,也的確夠冷清的。如果生病了,連個照顧的人都沒有。

想到這裡,棒子走近西屋,輕輕地揭開門帘,想看看小昧聳裁床。讓她居然痛苦地呻吟出聲音來。

當時的棒子怎麼都想不到,這一進屋,就是他不正常的開始,而且往後越來越不正常。

小娥並沒有生玻

棒子看到她蜷在被子里,長發凌亂,香汗淋漓,被子裡面像是藏了一隻兔子,在不停地動著。

當小娥發覺棒子進屋時,她驚叫了一聲,然後猛地坐起身來,被子一側露出了她那雪白的大腿。

雖然只是驚鴻一瞥,但棒子明白:

小娥沒穿褲子。

當時的林棒子一下子就懵了,手足無措地站在地上。

他應該是用手指扣著炕邊,應該是扣了一個小坑,應該是眼神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小娥,應該是滿面紅霞飛舞,應該是身上火熱一片。

但棒子的確記不起當時他到底怎麼了,總之那一瞬間似乎是380V的高壓電流直接戳到了他的腦門上,人已經處於半痙攣狀態。

小娥急忙用她那白皙纖細的雙手整理了一下,好讓裸露在外的雪白肌膚藏在被子下面。棒子看到她臉上騰起了兩片紅暈,額頭上滲出了細細的汗珠,如千萬顆的珍珠一般,裝飾著她那如同明月一般的臉龐。

她輕輕地籠了籠自己已經凌亂的長發,然後沖棒子笑了一下。

「棒子你放學啦?」小娥問道。

棒子這才從慌亂中醒悟了過來,滿臉通紅地說道:「是啊嫂子,我來看動畫片,可是北屋沒人......又聽到你在這邊輕輕地叫喚,我還以為你生病了呢,所以......」

「棒子,你就當嫂子是生病了吧,只是......」小娥頓了一頓,扭頭看著窗外,眼神變得凄迷,「今天的事你知道就行了,不要給別人說了好不好?」

「好的,我不會亂說的,嫂子你就放心好了。」林棒子忸怩地說道。

也許是小娥發覺了棒子的不自然,她回過頭來默默地望了他一會兒,然而臉上露出一絲神秘的笑容。

「你今年幾歲了?」小娥笑著問道。

「十三了。」棒子難為情地回答。

「十三。嗯。長大了。」小娥點了點頭。

「嫂子要不你就先忙,我回去了。」不知道為什麼,棒子言不由衷地說了這麼一句話。可實際上棒子不願意就這麼回去。

他滿腦子都是剛才進屋時看到的一幕,而且他的身體第一次有了反應,一種不受他控制的反應。無論他怎麼努力,怎麼告誡自己,他的褲襠還是不爭氣地鼓了起來。

棒子發覺自己下面的異常后,慌亂地扯著衣角往下拽,趕緊遮掩起來。

「棒子,你在門口等我一會兒好不好?我先穿個衣服,回頭給你放電視看。」小娥說道。

林棒子倉皇出屋,站在院子里。抬頭看到蔚藍色的天空上飄著一朵又一朵的白雲,周圍的樹木上有喜鵲在嘰嘰喳喳地叫喚。這些平時早已司空見慣的風景顯得那麼不真實,又顯得那麼惆悵。

屋內傳來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小娥在穿衣服1棒子腦海中無數個聲音同時在大聲地喊叫。他急忙捂住耳朵,然而聲音卻更大。他只好大口地喘氣。

「棒子,來吧。」小娥從屋裡走了出來。

「嫂子,我先上趟廁所。」棒子急不可耐地衝進了廁所。

棒子抖索著解開腰帶,把褲子褪到了膝蓋。他看到自己那向上堅挺的小弟。

棒子突然感到無比絕望:「這個樣子,怎麼去屋裡看電視呀?小娥一眼就看出來了」

小娥在外面喊了一聲:「棒子,電視開啦1

「馬上就來了。」棒子麵紅耳赤地答應。

棒子被自己身體的反應嚇了一跳。他第一次注意到自己的弟弟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頭頂已經全然一片紫色,上面青筋暴露,看起來就像一個被惹怒了的烏龜。

「不行,我一定得想想辦法,我不可能在廁所躲一輩子的1棒子焦急地想到。

有了!當棒子提起褲子,把手伸進褲子口袋的時候,突然間靈光一閃。

「我好聰明啊1棒子想到,「手在褲兜里,小娥也注意不到。我用手按緊我的小弟弟,不就問題解決了?」

本來小棒去廁所是想撒尿的,他感到下面憋的難受。可是他努力了好一會兒,卻連一滴都沒有擠出來。最後,棒子只是看到小弟弟的頭頂缺口處滲出了一點點亮晶晶的粘液。

棒子確定這不是尿液,因為棒子拿手指蘸了蘸,發覺黏黏的,滑滑的。

「快點啦,已經開始啦1小娥的聲音傳進廁所。

棒子趕緊繫緊腰帶,右手插進褲兜,偷偷按住了很不安分的它。

「你要是再呆一會兒,最愛的動畫片就結束啦1小娥笑著說道。

「嗯……謝謝嫂子……」棒子滿臉通紅。

小娥側眼望了望棒子,被他害羞的樣子逗樂了。

「不是說自己都十三歲了嗎?還害羞呀!看你臉紅的。」小娥微微笑著說。

棒子的臉更紅了。

棒子不知道該怎麼應對小娥的話。

小娥話裡有話。

他一邊努力告訴自己千萬不要想剛剛小娥在屋裡穿衣服的樣子,可是越是控制自己,就越不由自主地胡思亂想。他只好盡量裝作正常的樣子,右手一直使勁地按著,早已滿手的汗水,胳膊也在輕輕顫抖著。

「都是大男孩了。嫂子問你,學校里有沒有漂亮的姑娘?」小娥被棒子的樣子逗樂了,笑吟吟地問起他來。

「有呢……」

「真的嗎?能不能給嫂子說說,你們班裡誰最好看呀?」

「張曉華好看。」棒子忸怩了半天,才從嘴裡擠出來幾個字。

「吆,棒子眼光不錯嘛。張曉華是挺漂亮的。」小娥側著腦袋,眨巴眨巴眼睛,接著逗起了棒子,「那你告訴嫂子,張曉華哪裡漂亮?」

「這個……嫂子我說不上,就是覺得好看。」

「總有原因的,比如她眼睛吸引到你,或者頭髮吸引到你,或者鼻子吸引到你……你仔細想想看。」小娥半是開導,半是逗弄。

棒子努力想了想,可是腦袋裡面只有小娥。

「那就鼻子好看吧。」棒子搪塞道。

電視正在吼著:人間大炮,一級準備!人間大炮,二級準備!!人間大炮,三級準備……」

平時,棒子早就激情澎湃地跟著電視吼起來了。可是今天的棒子從進屋到現在,看都不看電視一眼。他一直都在躲避著小娥的目光,可無時無刻不再渴望著小娥的關注,或者無時無刻不想著觀察小娥。

他好想仔細地看看小娥,從頭到腳,從外到里,讓他看個夠。

「張曉華可是酒糟鼻哦。」小饋

「不是不是!我說錯了!是臉蛋1棒子慌亂地解釋。

「張曉華是紅臉蛋哦。」小娥接著打趣。

「那……胸脯1

當棒子因著急而情不自禁地喊出「胸脯」的時候,他知道自己說錯話了。

多難為情呀!可是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覆水難收,話已出口。棒子十分清楚,當著女孩子的面談論女孩子的胸脯,這不僅是下流,而且是冒犯。在相對封閉的農村裡,女孩子都很保守,男孩子和女孩子基本上都不會有什麼來往,要是大家看到有男女走在一起,那麼流言蜚語可以在一夜之間傳遍整個校園的角角落落。

棒子低著頭說道:「嫂子,對不起,我不是這個意思……」

然而讓棒子覺得意外、甚至讓棒子有些感動的是小娥的大方和寬容。

小娥抿著嘴巴笑了笑,半是責備、半是解嘲地說道:「也沒什麼錯嘛。張曉華的胸脯的確挺好看的,吸引到你們這些半大的孩子,也不怨你呀。只是……」小娥臉紅了紅,「以後要好好學習哦,不要總是盯著人家女孩子的胸脯,這樣會被老師懲罰的,也會被你的同學們嘲笑的。」

棒子感激地望了一眼小娥,重重地點了點頭:

「嫂子謝謝你,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那,你告訴嫂子,該怎麼做?」

「不要看人家女孩的胸脯。」

「嗯……那嫂子問你,不看女孩子的胸脯,你看女孩子哪裡?」

小娥抬起芊芊玉手,掩住嘴巴。

棒子一時語塞。「今天嫂子到底是怎麼了?她之前可從來不跟我們談論這些的呀1棒子有些不解地想到,「不過之前可能沒有機會單獨相處的緣故吧?畢竟這些話題好像不適合在大庭廣眾之下談論的。」

棒子想了想,告訴小娥道:「嫂子,那我以後看臉。」

小娥「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棒子你好可愛,其實你想看女孩子哪裡你就看,不用太擔心的,說不定女孩子也喜歡被你看呢。」

「真的嗎?」棒子半信半疑。

「嗯。嫂子不騙你。我擔心的是你想看而不敢看。這樣的話,女孩子還以為你不注意她,你自己呢,也可能把自己壓抑的難受。」

棒子一邊聽小娥說,一邊偷偷地側了側身,盡量背對著小娥,然後抽出插在褲兜的右手,輕輕的抖了抖。右手又酸又麻,全是汗水!

而不爭氣的小弟弟就像一根鬆了綁的彈簧,小帳篷又撐了起來。

棒子有些懊惱,他對自己感到了失望。

小弟弟的異常,今天還是第一次。原先都是早上剛剛起床的時候才會這樣,而且解決的辦法很簡單:跑到廁所,把尿射到那堵牆上,小弟弟馬上就服服帖帖地耷拉下來。而今天呢?

一個人的時候也就無所謂了,偏偏是在小娥面前!

「棒子?」小娥輕輕地呼喚了一聲。

棒子猛地一驚,趕緊轉過身來。

他的慌亂暴露了自己。小帳篷驕傲地朝小娥頂著。等到棒子意識到自己的窘態后,已經晚了。

小娥的目光落在了小帳篷上。

當棒子重新把手插進褲兜,再次按住它的時候,小娥早已面泛紅霞,一隻小巧玲瓏的小手按在自己那飽滿的胸脯之上,胸脯起伏不已。

「棒子,不准你胡思亂想啊,否則嫂子會生氣的。」

「嫂子對不起,真的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也恨自己,丟死人了。」棒子羞地無地自容。

「棒子,你實話告訴嫂子,是不是已經知道哪些事了?」不知道為什麼,小娥也有些害羞了。

「嫂子,我不知道你說的那些事是什麼事,你能說明白點嗎?」棒子有點茫然。

「就是那事啦,男孩子和女孩子之間的事。」小娥聲音開始發嗲。

「知道一些的,可是我……」棒子不知道該不該說。

「怎麼啦?告訴嫂子呀,嫂子又不是十四五歲的小姑娘1小娥側著頭,一邊撫弄著烏黑的長發,一邊問著小棒。

棒子注意到小娥的眼神有些迷離。

「就是男孩子牽女孩子的手,還有……」棒子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鼓足勇氣說道,「還有親嘴。」

小娥「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哈哈,我說你們這些半大孩子,怎麼這麼不老實呀!已經親過人家女孩子的嘴啦1

「嫂子你誤會啦!我聽朋友說過,但自己沒有親過的。」棒子連忙解釋道。

「真的?嫂子不信。」小娥狡猾地眨著眼睛。

「我發誓!真的沒有親過!就張彪給我說他親過女孩子的嘴。」

「那,你想不想親女孩子的嘴?不許撒謊哦。」小娥壞笑著。

「我……」棒子忸怩不已。

「想就想,不想就不想,這還有什麼不好說的呀?」

「想1棒子不得已說了出來。本來棒子當著小娥的面說不出來,可是看起來小娥一點兒都不介意。儘管棒子早已面紅耳赤,渾身發燙。

不知什麼時候,小娥已經站在了棒子的身邊了,小帳篷幾乎要觸到了小娥的旗袍上。旗袍開叉很高,雪白的大腿若隱若現,如同一把熾熱的火焰,滾燙的熱浪一陣接著一陣朝棒子襲來。

棒子心醉神迷,兩條腿不由地開始發軟。

「你遲早要親女孩子的嘴的。」小娥看著棒子的眼睛,「可是你可要小心了哦,如果第一次不會親,把人家女孩子弄疼了,以後你可能就永遠都親不到了。」

恐龍特級克賽號早已經結束了,幸福喜慶的《新聞聯播》開始了。然而誰也沒有再看電視一眼。

棒子的眼睛早已經被小娥曼妙的身材、水盈盈的眼睛、飽滿的胸脯給吸引住了。而小娥的目光一直都在棒子的兩個地方:棒子的眼睛;下面的小帳篷。

小帳篷大概鼓了半個多小時了。棒子臉上的汗珠已經開始匯聚,沿著兩鬢緩緩流了下來。

「你要願意,嫂子教你怎麼親嘴,可不可以?」

棒子如同做夢一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小娥看棒子沒有言語,不禁莞爾:「不可以呀?那就算了。反正嫂子是為你好了,以後你要是親不了人家女孩子的嘴,你可不要後悔哦。」

「嫂子……」棒子顫抖著說道,「……教我1

小娥有些害羞地說道:「那你先閉上眼睛。」

棒子聽話地閉上眼睛。

棒子感到了溫暖的呼吸吹在了自己的臉上,接著嘴巴被輕輕地堵上了。

軟軟的,滑滑的。

棒子腦子突然一熱,感到一股血衝上了腦袋,意識極度高亢,一種從來不曾有過的快感像電流一樣瞬間灌注全身的每一個毛孔。

棒子感覺自己尿了。

和撒尿不一樣的尿。一下接著一下,往外面噴涌。每噴一次,棒子就忍不住向後縮縮,棒子甚至聽到自己在輕聲呻吟。

那種滾燙的液體從尿道里滑過的感覺,棒子從此以後,永遠都記在了心裡。

當棒子滿頭大汗地睜開眼睛,小娥就像擁抱自己的孩子一樣輕輕地把棒子擁在自己的懷裡。

「好了好了,乖。」小娥輕輕地撫摸著棒子的背。

棒子把臉埋在小娥的黑髮里,閉著眼睛感受著自己胸前軟軟的一團東西。

棒子的小帳篷不見了。

整個襠部濕漉漉的。

當棒子離開小娥的懷抱時,感到自己有點兒狼狽。他說不清楚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本來是驚濤拍岸,浪比天高,可那泡煞風景的「尿」,讓一切都在瞬間歸於風平浪靜。

棒子晚上躺在床上,看著窗外的月亮。月亮兩頭尖尖的,被漫天的繁星包圍著。

按照以前,棒子早已經墜入夢鄉了。可是今天晚上怎麼就那麼清醒!

棒子滿腦子都是小娥,而且永遠是剛進小娥閨房時的那一剎那:小娥縮在被子里,被子表面在劇烈抖動著,當小娥發現自己時,她那麼地驚慌失措,被子邊緣露出了雪白的大腿……

小娥沒有穿衣服……

小娥到底在幹嗎?

棒子下面又硬了。

這次棒子不是按住它。這次,棒子像報仇似地拿兩隻手握著它。他使勁兒地攥著它。它似乎很享受棒子的雙手。握得越緊,它便越舒服。

棒子無奈的鬆開了它。然後又揭開被子,看到它已經冒出自己那黑紅色的腦袋。腦袋缺口處,又滲出了一點亮晶晶的粘液。

棒子用食指沾了一點,放在自己的鼻子上聞了聞。

草腥味。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我和留守村婦的那些事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