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合體雙修

第709章歐陽暖死了?!

[更新時間]2014年08月04日 01:34 [字數] 11602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千秋小兒!老夫不得不承認,你那式神通很強。但可惜的是,以很你的修為,施展一次那樣的攻擊便會幾近耗空法力。命仙之下,或許你已再無敵手,但想越過仙人境界,挑戰命仙,絕無勝算!燃命丹1

肥胖命仙雖已重傷,但其強大的法力氣勢,仍遠遠超過寧凡。

他取出一顆火紅的丹藥,服下之後,一步步走向寧凡。

每走一步,血肉便自行燃燒,並以驚人的速度消失,傷勢則飛快治癒著。

十步之後,肥胖命仙行至寧凡萬丈之外,已變得骨瘦如柴。

而其傷勢,竟在十步之內好了大半!

寧凡目光微微一沉。

此人是丹宗強者,自然是一個丹修。

身為丹修,身上的丹藥自是不少,以丹助陣、療傷,真是麻煩的對手。

不能再給他療傷的時間了!

肥胖命仙驟然抬頭,目光森冷看著寧凡,冷笑中,取出另一顆冰藍丹藥,意欲服下。

那是一顆秘法丹藥,可在短時間內大幅提升實力。

寧凡自不會再給肥胖命仙服丹時間,抬手一指,四個虛幻漩渦出現在肥胖命仙的四面。

兩兩漩渦之間,生出一道道洞天光柱,霎時間洞穿命仙的身體。

光柱十字交格,一時間,肥胖命仙竟動彈不得,無法將丹藥喂入口中。

此術正是漩空術的一種施術方式,漩空交格!

此術無法對修士造成傷害,卻可借洞天交匯的力量,將修士所在空間鎖定,無法動彈。

在鎖住肥胖命仙的瞬間。寧凡足尖一點,左手摸入袖中,目光冰冷的沖向肥胖命仙。

肥胖命仙驟然被光柱定住,目光微微一眯。

又見寧凡直衝而來,頓時冷笑不已。

「不錯的神通。可惜此術未修至巔峰境界,否則即便你修為未入命仙,也可憑此術輕易定住老夫,如今么,卻是休想定住老夫半分!碎1

肥胖命仙周身法力一震,四面虛幻漩渦立刻齊齊粉碎。

看著迎面而來的寧凡。肥胖命仙將手中冰藍丹藥屈指一彈,並十指訣變。

這冰藍丹藥既可服食,也可作為暗器施展。

一道道冰焰從丹藥之中流出,頃刻間,丹藥化作了一頭幽藍色的冰焰巨人之虛影,抬手就是一拳。朝寧凡正面擊來。

轟!

這一拳來得太快,寧凡匆匆碎身為墨影,仍被一擊重創,渾身好似裂開一般痛楚。

待墨影重凝,寧凡已越過冰焰巨人,出現在肥胖命仙百丈之外。

他面色蒼白,嘴角溢血。傷勢極重,但眼中卻狠戾不減。

四肢百骸無一處不痛,卻只讓他更加戰意滔天!

翻手一揚,一柄金色小劍出現在左掌之上,抬手便朝肥胖命仙丹田擲去!

另一邊,一擊重創寧凡,肥胖命仙冷哼一聲,對寧凡的自大狂妄相當不屑。

在他看來,寧凡最多再挨冰焰巨人七八拳,差不多就要殞命了。

他承認。寧凡絕對是修道第一步無敵的高手的,可惜即便如此,他也不相信寧凡可以戰勝自己。

「第一步的螻蟻,豈能戰勝第二步的仙人1

肥胖命仙冷笑一聲,正準備掐動指訣。催動冰焰巨人再次攻擊寧凡。

驟然間,肥胖命仙看到寧凡欺近身前,抬手祭出一柄金色小劍!

在看到那金色小劍的一瞬間,肥胖命仙的身體竟不自禁地顫抖起來,面色大變!

從這金色小劍之上,他感受到一股必死的危機感!

這一次金色小劍的攻擊,威能甚至比之前的陰火成山更強一線!

以肥胖命仙此刻虛弱的身體,絕對承受不住這樣一道攻擊!

「不可能!你區區一個碎七修士,為何會有如此之多的強大底牌在身!老夫不信1

肥胖命仙表情猙獰而瘋狂,大手一拍儲物袋,取出一把五顏六色的丹藥,全部一口吞下。

同一時間,金色小劍光華一閃,霎時間化作一千二百道威能恐怖的劍光,形成一重重劍刃風暴,將他捲入其中。

一道道劍光,輕易割裂他的仙人之體!

一道道劍氣,輕易竄入他的體內,肆無忌憚破壞著他的仙脈、元神!

強大的丹藥之力,強行修復著肥胖命仙支離破碎的身體。

他雙目血紅,瘋狂出手,抬手按碎一道道劍光,傷勢越來越重,氣息越來越虛弱,他則越戰越勇!

劍氣在不斷減少,他的生機也在以更快的速度減少著!

會死,會死,會死!

感知到體內越來越虛弱的氣息,肥胖命仙怒而咬牙,將滿口牙齒咬碎!

可恨,他太小瞧寧凡了!

區區一個碎七螻蟻,竟厲害到這種程度,幾乎不弱於他太多了!

但螻蟻就是螻蟻,想要殺他,沒那麼容易!

「碎仙術1

決然之下,肥胖命仙竟開始十指掐訣,施展起一式禁忌之術!

此術在四天仙界流傳極廣,是無數仙人拚命之時才會施展的神通!

碎仙術,以永生跌落仙位為代價,可在短時間內壓下所有傷勢,全力發揮實力,是許多陷入絕境之中的仙人決然施展的損仙保命之術!

碎仙術指訣十分繁瑣,但以肥胖命仙的掐訣速度,片刻間已掐了數百個指訣,完成了一半碎仙術指訣。

「不能讓他掐完指訣1

寧凡周身星光護體,竟一頭衝進劍刃風暴之中,身體立刻被無數道劍光貫穿。

體內傷勢不斷加重,寧凡卻毫無半點遲疑,抬掌一招,回憶之力凝成一柄黑金小劍。

小劍迎風而長,立刻化作三尺之長的黑金長劍。

一劍毫不留情地斬下。削斷了肥胖命仙一條手臂,生生中斷了肥胖命仙的指訣!

「啊1

肥胖命仙慘叫一聲,不可置信地看著寧凡。

他沒有料到,寧凡為了阻他施展碎仙術,竟毫不猶豫地沖入劍刃風暴。同他一起遭受劍光的攻擊,悍不畏死!

他更沒料到,寧凡竟修出了一種道兵,那道兵雖未祭煉過,卻太過鋒利,只一擊。便斬斷他的手臂!

寧凡是一個瘋子,一個不怕死的瘋子,一個持有大道之兵的瘋子!

肥胖命仙真恨自己太過小覷寧凡,若一上來便服下所有底牌丹藥,必定能在寧凡施展底牌之術前,滅殺掉寧凡!

只可惜。世上沒有後悔葯可以吃。

哪一個命仙會對一個螻蟻小輩用盡所有底牌呢?誰又能想到寧凡修為雖低,戰力卻高到了這一步呢?

此刻,肥胖命仙陷於劍光風暴之內,若不藉助碎仙術壓住傷勢,提升實力,強行破去漫天劍光,他必定會死在這數之不盡的劍祖劍氣之下!

搏命!

他想與寧凡搏命。寧凡何嘗不是在與他搏命!

失去一條手臂,他卻再無碎仙搏命的機會了

下一刻,肥胖命仙忽然神情扭曲,幾乎想要仰天大笑!

碎仙術被阻,他必定會死於這場劍刃風暴之中了!

他逃不掉,無路可逃,必死無疑!

橫豎是個死,臨死之前,他必定要拉著寧凡一起死才甘心!

「爆1肥胖命仙勾起一道森然冷笑。

他,要自爆元神。與寧凡同歸於盡在漫天劍光之下!

不枉了,不枉了!

寧凡能在碎虛之時修出道兵,論資質,絕對足以曠古驚世了!

能在死前拉寧凡來墊背,真是很值啊!

「一起死吧1

轟!

一股無法想象的自爆波動。朝整個天台星瘋狂延展,一整顆修真星都處在肥胖命仙自爆風暴的攻擊之下。

山河摧枯拉朽地毀滅,靈氣瘋狂的流失,一個個修國被生生夷為平地!

這就是一位命仙自爆的威力!

此戰之後,這天台星將徹底成為一顆廢棄星,再也無法供任何修士居注修鍊!

「什麼!谷老頭竟被那小輩逼到這種地步,竟自爆了!那小輩竟有這麼厲害么1

高個命仙傾盡一身法力,張開法力壁障,護住整座雲崖山。

以他的修為,想要在同級命仙的自爆波動下自爆都是一件難事,卻不得不分出法力保護雲崖山。

只因雲崖山之中,還關押著魏七。

在歐陽暖隕落之前,魏七還不能死。

這樣一來,高個命仙難以避免地被自爆餘波所傷,雖只是輕傷,卻也是心驚膽寒。

他好歹活了幾十萬年來,還是第一次見到命仙強者被第一步修士逼到無路可走的地步,唯有自爆

幸好剛剛對付寧凡的是肥胖命仙,不是他。

若換成他去,多半會和肥胖命仙一個下場,被迫於寧凡同歸於盡

「千秋小兒,好生厲害的小輩!不過這小輩被谷老頭自爆的威能正面擊中,必定已經隕落。畢竟此子處在命仙自爆的攻擊中心,即便躲入小千界也未必能避開傷害的那谷老頭臨死之前能拉個蓋代天驕做墊背,倒也不枉了」

高個命仙搖頭慨嘆。

經過肥胖命仙自爆波動的洗禮,整個天台星已成為一顆真正的廢棄星。

整顆修真星上除了雲崖山之外,再不剩第二座高山。

或許該換個地方關押魏七了。

谷老頭隕落之時,還需要向那人回稟一番才是。

魏七同樣被餘波所傷。

他被鎖鏈死死捆縛在石壁上,身中無數重封印,無法調動法力。

但他卻並非對外界情形一無所知的。

寧凡來了天台星,他感知到了。

他能猜到,寧凡來此,多半是為救他而來。

而能請動寧凡的,多半是自家小姐了吧。

「哎,那千秋小友為救老夫而來。卻為了老夫搭上性命老夫欠他一個恩情,卻永世無法償還了」

「不知小姐如今身在何處,但願小姐沒有跟來天台星,天台星最危險的,可不是丹宗之人。而是我葯宗的敗類1

一想到自己被擒的過程,魏七便心頭大怒。

他真想破口大罵,罵一罵那個叛徒,卻身中封印,發不出任何聲音。

回想起寧凡那與命仙同歸於盡的悲壯之戰,魏七又大感傷懷。

正傷懷間。忽的見高個命仙走了過來,掏出鎖鏈鑰匙,打開了他身上的鎖鏈。

「魏七!你吃了我丹宗的封仙丹,休想調動半點法力。你中了我丹宗的暗言術,休想開口說話!現在老夫要解你鎖鏈,帶你去另一顆修真星。繼續關押你,奉勸你一句,不要耍任何花招,不要試圖逃跑,否則,老夫不介意半路殺了你1

魏七冷哼一聲,憤怒地看著高個命仙。眼神憤怒,卻並未反抗。

如今人為刀俎,他心中雖然憤怒,卻也不會在此時此刻與高個命仙為難。

沉重的鎖鏈被一一打開,高個命仙剛想把魏七關入洞天寶內帶走,忽的背後傳來一道凌厲的劍光。

卻見一個渾身浴血的黑衣青年,手持一柄黑金長劍,雙目冷漠,身化劍光,朝石室直衝而來!

「千秋小友竟未死!好!好!真是太好了1魏七既驚且喜。

「怎麼可能!此人區區碎七境界。絕不可能在谷老頭的自爆風暴中活命!他是如何活下來的1高個命仙尚在震驚,一個失神,那黑金長劍已直刺面門,再有半寸便要刺入他的天靈!

他早已從之前的拚鬥中,得知寧凡所持之劍是一把無堅不摧的大道之兵。自不敢以肉身硬撼此劍。

但以他的修為,即便之前稍稍失神,也不可能被寧凡這毫無神通的一劍刺中的。

身形一晃,高個命仙化作一道青色遁光,遁出萬丈之外,離開雲崖山石室,踏空而立。

臉上仍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怎麼也想不通,寧凡是如何從命仙自爆的絕境中活下來的。

他自然不知,在肥胖命仙決定自爆的瞬間,寧凡便已身形一晃,遁入玄陰界。

雖說僥倖避過了那恐怖之極的命仙自爆,卻終究被劍祖劍氣所傷。

命仙果然不是他可以戰勝的。

他用盡了所有底牌,才僥倖斬殺了肥胖命仙。

其中之艱苦,不足為外人道也。

加上之前的傷勢,寧凡此刻極其虛弱,連站立都十分困難了。

但他仍是出其不意地離開玄陰界,現出身形,只為救下魏七。

若讓高個命仙將人押走,換個地方關押,或許會喚來更多命仙看守,屆時,便再無救援魏七的可能了。

他答應過歐陽暖,要救魏七,便一定會做到!

撫了撫元瑤玉,一道光華閃現,歐陽暖自光華中走出。

一見寧凡此刻重傷模樣,又見魏七跌倒在地,被寧凡護在身後,心中好似被刀子劃過

五色葯魂感知力十分厲害,她雖置身於元瑤界之中,卻清楚看到了外界大戰的全部經過。

當看到寧凡以碎七修為逼得肥胖命仙節節敗退之時,她幾乎想要為寧凡拍手喝彩。

當看到肥胖命仙自爆之時,歐陽暖眼前一黑,幾乎暈倒在地。她還以為寧凡會死在命仙自爆之下

若寧凡為了幫她而殞命,她一生一世都無法原諒自己。

那一刻,她後悔了,後悔自己向寧凡求助,將他捲入這場是非。

好在旋即便感知到,寧凡遁入了一處中千界寶之內,避過了命仙自爆。

這讓她稍稍放下心來,又大感驚訝,驚訝於寧凡竟會持有中千界寶。

此刻被寧凡放出元瑤界,歐陽暖看著寧凡筆直站立的浴血背影,心中泛起絲絲縷縷的歉疚與感激。

沒有去問寧凡為何持有中千界寶,她不準備問,也不準備將寧凡的秘密告知他人。

她要為寧凡守住這個秘密。

「有沒有辦法讓魏七前輩恢復戰力。」寧凡聲音很低,有些虛弱。

「有!七伯伯中了丹宗的暗言術與封仙丹,這一丹一術,我頃刻可解。只需半柱香時間,七伯伯便可恢復三成戰力,足以對付另一名命仙1

歐陽暖一面回答寧凡的提問,一名取出兩顆丹藥,給魏七服下。

魏七則深深看了寧凡的背影一眼。咬牙道,「十息!小友為老夫爭取十息時間!老夫便是自損,也會在十息之內強行恢復一成法力,滅了那丹宗孽障1

此地還窺伺成一名命仙,根本不可能有半柱香時間留給魏七恢復實力。

「十息是么」

寧凡沒有多言,身形一晃。出現在石室之外,冷冷看著步步逼近的高個命仙。

高個命仙已看到寧凡放出歐陽暖,在給魏七療傷。

他不會給魏七恢復法力的機會,畢竟魏七是人玄中期修為,境界高於他,且擁有道兵。戰力極高。

就算只恢復一成法力,也足以將之滅殺!

要在魏七恢復法力前,滅殺魏七!

歐陽暖已現身,魏七留之無用,可以殺掉了!

「小輩,你以為憑你現在的狀態,能是老夫一合之敵么!疾1

高個命仙不屑地看著寧凡。抬手便打出一道寶光,直取寧凡脖頸。

那是一個帶勾的銀環法寶,一環祭出,可輕易割下第一步修士的頭顱。

寧凡能從命仙自爆下活命,這讓高個命仙難以置信。

這個碎七小輩的手段之多,讓高個命仙自愧弗如。

饒是如此,高個命仙也不認為寧凡可在銀環仙寶的攻擊之下活命。

畢竟這一刻的寧凡,連站立都困難,便是對上碎六碎五修士,都不一定能夠戰勝。

寧凡緊握著黑金道劍。微微一嘆。

如今已是絕境,他果然只能動用那式神通了么

此術後患太大,但如今,似乎再無選擇了

寧凡心中猶豫不決,忽然間。卻見身前的銀環一分為三,其中一環直攻自己,避無可避。

另外二環則繞過自己,朝自己身後的魏七、歐陽暖攻去!

高個命仙還是決定謹慎一些!

他雖深信自己有瞬殺寧凡的實力,卻還是想萬無一失。

萬一寧凡真的還有手段強撐十息,那就不好玩了。

還是先殺了歐陽暖與魏七得好,再慢慢磨死寧凡,才是上策。

決不能給魏七恢復法力的機會!

「呀1環影斬向歐陽暖,歐陽暖痛呼一聲,只覺身軀將被此環一切而二,死於非命。

寧凡目光驟然一變,再無任何猶豫,口中喃喃念出二字,身體已化作血芒消失於原地。

「兵解」

封存於心的魔念,好似找到了一個裂口,從冥輪封印之下,一絲絲地流竄而出,流遍寧凡全身。

寧凡與手中道劍融合為一,周身血光繚繞,化身為血魔之身。

但見血芒一閃,三道環影通通被斬碎,魏七與歐陽暖並未死去!

下一瞬,雲崖山之外,血光衝天!

一個渾身血氣燃燒地血魔,出現在高個命仙前方!

他抬起凶戾的目光,對上了高個命仙,大手一抓,恐怖之極的血色劍光自他掌心狂瀉而出,似要將天地都斬成碎片!

意識漸漸模糊,在寧凡徹底失去理智的瞬間,他看到了對面高個命仙心驚膽寒的神情。

他仿若還聽到了一個女子心痛不已地呼喊聲,有點像歐陽暖的聲音

再之後,便徹底失去了意識

血魔之身做了什麼,他再也記不清了

身體被劍光一絲絲撕裂,被星術一次次縫合,被魔念一次次侵蝕

沉睡,好似快要永遠沉睡在魔念之內

心神世界一片血紅,被魔念侵蝕。

寧凡在心神走迷茫地行走著,不知要走去何方

不知過了多久,他似乎聽到一道聲音在呼喚他。

漸漸的,心神世界中的血紅開始消退。

漸漸的,魔念退回冥輪封印,那封印被人一絲絲的修復。

「是誰是誰在救我」

寧凡很想睜開眼睛去看看,卻感覺眼皮太過沉重。無法睜開雙眼。

內視己身,發現魔念竟被重新封入心臟之中,真是不幸中的萬幸。

耳邊依稀聽到幾個小童的聲音。

「此人錢師祖吩咐過,要好生伺候,不可怠慢」再往後的聲音。漸漸有些聽不清了。

漸漸的,一絲催人沉睡的藥力流遍寧凡全身,寧凡又是沉沉睡去。

這一睡,卻又不知睡了多久。

待再一次醒來之時,寧凡終於睜開了雙眼。

映入眼帘的,是一個簡陋的道舍。

他躺在床榻上。床榻邊,一個小道童拿著一個大蒲扇,正給寧凡閃著風、驅趕蚊蟲。

一見寧凡蘇醒,小道童好似看到了什麼不可置信的事情,驚呼道。

「醒了!醒了!錢師祖撿回的那人,竟醒過來了!我從沒見過有人傷成那樣還能活過來的。錢師祖的丹醫之術真是太厲害了1

被小道童這麼一嗓子呼喊,立刻便有不少小道童湧入道舍之內,來看熱鬧。

這些小道童,皆是一些辟脈修士,一個融靈也沒有

寧凡嗓子火辣辣地疼,腦袋嗡嗡作響,被這麼一鬧。只覺頭疼更甚,微微皺眉問道,

「這裡是哪裡?救我者是誰?與我同行的人在哪裡?」

「這裡是幽海星的百葯宗,救你的是我派錢師祖,沒有人與你同行呀,你是錢師祖撿回來的。」

一名小道童十分恭敬地回答著寧凡所有提問。

他修為低微,看不出寧凡修為有多高,卻見過寧凡重傷垂死的模樣。

那種恐怖的傷勢,他一生都未見過,受了那種都能不死的人。想來必是前輩高手。

他自然是不敢怠慢的。

「幽海星百葯宗?」寧凡強撐著坐起身,目光露出驚疑不定之色。

幽海星不是古辰星域的一顆修真星么!

百葯宗的名字,寧凡曾聽歐陽暖提起過,當時她還交給自己一個暖玉發簪,讓自己有困難時。來百葯宗尋一個錢姓老者求助

那錢姓老者,是否就是道童們口中的錢師祖?

他不是在少澤星域與高個命仙對決么?記得當時迫於無奈,施展了禁忌之術兵解式,再之後的事便不記得了。

後來發生了什麼?

誰將他送來幽海星的?

魏七呢?歐陽暖呢?

嘶!

一思考問題,寧凡立刻感覺識海碎裂般痛處,不由得輕吸一口冷氣。

隨身攜帶的東西都還在,無人翻動過

「哼,倒是個命大的,受了那等重傷之後,還能在魔念反噬下保住性命!昏睡了七年,竟還能醒過來1

一個乾癟老頭身著麻質道袍,道冠歪歪斜斜走入道舍之中。

一見乾癟老者前來,所有道童盡皆跪伏於地,叩拜老者。

「拜見錢師祖1

寧凡則心神一震,自己竟已昏迷了七年!

「免禮免禮,你們都下去吧,老夫要為這個小友治傷了。」

乾癟老者黑著臉,揮揮手,一群小道童立刻恭敬告退。

「想不想知道你為何會出現在古辰星域1

「請前輩告知1寧凡暫時無法下床,只能向這乾癟老者抱拳行禮。

他看不出此人具體境界,卻約略看出,此人是一名真仙!

此人身上藥魂之力極強,起碼是八轉煉丹師。

貌似此人就是歐陽暖所說的那個錢開眼

「是暖丫頭帶你來的1

「歐陽暖?她人呢?」

「死了1

「不可能1寧凡目光一冷,他不信歐陽暖會死!

「不信?不信便看看你體內的葯魂,可是五色?哼1

乾癟老者黑著臉,甩門走出的道舍。

寧凡這才內視己身,霍地發現,自己的葯魂,化作了五種顏色

葯魂的形態,不再是黑蝶,而是五彩之蝶

寧凡依稀記得,歐陽暖的葯魂顏色,似乎就是五色

自己為何會獲得與歐陽暖相同的葯魂能力!

歐陽暖到底怎麼了!

真的如那錢姓老者所言那樣。死了嗎!

「不可能1

寧凡一咬牙,強撐著下了床榻,卻轉而跌倒在地。

他不信歐陽暖會死,但這五色葯魂是怎麼回事!

在他失去理智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

「嗷嗚。嗷嗚」

一個渾身雪白的小毛球,不知從哪個角落竄了出來,撲入寧凡懷中。

它伸出小舌,舔了舔寧凡的手指,引起了寧凡的主意。

這個容貌醜陋的小東西,不是他送給歐陽暖的靈擇么!

記得大名叫寧小球。小名叫毛球

毛球修為已然融靈,輕輕一躍,以妖力在地上寫下幾個文字。

『暖暖娘』,『被困』,『禁地』,『紫薇池』

寧凡目光驟然一亮。想了想,抹去了地上文字。

「歐陽暖沒有死,對么?」

「嗷嗚,嗷嗚」小毛球點點頭。

「她被困在紫薇池?可有危險?」寧凡又問道。

「嗷嗚,嗷嗚」小毛球搖搖頭。

「是么」

寧凡無語地搖搖頭,那個該死的錢姓真仙竟然騙他

歐陽暖沒死,暫時也無危險

還好

也是。錢姓老者一看就和歐陽暖淵源極深的模樣,怎會讓歐陽暖出事

心頭一松,寧凡眼前一黑,又昏了過去。

門外,錢姓老者沒好氣的走了進來,看了看地上的文字,看了看毛球,又看了看寧凡,臉又黑了。

「小傢伙,誰讓你說真話的。滾去找你娘去1

轟!

錢姓真仙一腳踹在毛球身上,這一腳運力十分玄妙,沒有傷到毛球半分,卻一腳將毛球踹飛,繞著幽海星飛了十幾圈。才極為精準地落入百葯宗後山禁地一處紫色幽潭中

這錢姓真仙的一腳之力,真是駭人聽聞

而他渾濁的雙目里,則在踢飛毛球之後,漸漸生出慨嘆之色。

「那個傻丫頭,真是個十足的傻丫頭本源葯魂,怎能隨便分給他人!這下好了,老夫該如何替你續命你這輩子,又該如何見人,還能如何見人」

「葯宗第一美人,歐陽暖,去他娘的第一美人,從此以後,只是個諷刺的稱號罷了」錢姓老者一腳將寧凡踹上床榻,將一顆靈氣逼人的丹藥喂入寧凡口中,長嘆一聲,轉身走出道舍,對侯在外面的小道童們吩咐道。

「老祖我要離開百葯宗幾年時間,你們好好照顧那個臭小子,不可怠慢了1

「是什,什麼!老祖要離開!老祖要去哪裡1一瞬間,所有的小道童都慌了。

「老夫心裡不痛快,要離星遠行幾年,殺幾個孽障,沒空呆在這裡玩了1

「不要啊!這裡可是古辰星域啊,是修匪橫行之地!如果沒有老祖坐鎮,我們百葯宗肯定會被一大波修匪分分鐘屠滅的1道童們哭喊道。

「怕個球!這間道舍里不是還躺著個人么!如果百葯宗有難,你們就讓他出手!告訴他,保不住百葯宗,保不住紫薇池,歐陽暖就無人可救了1

錢姓老者心情煩亂地把一地跪伏道童罵了個遍,而後身化遁光,霎時間離開了幽海星

很快,錢姓老者要離開百葯宗好幾年的消息,傳遍了整個百葯宗。

甚至以驚人的速度,傳遍了整個幽海星!

百葯宗的外門弟子大都是辟脈,內門弟子皆是融靈,擁有金丹修為才可做外門長老,內門長老則俱是元嬰修士。

百葯宗的宗主,是一名化神老頭,另一個身份,是五轉煉丹師。

這樣的修為、身份根本無法在修匪橫行的幽海星護住百葯宗

錢姓老者在百葯宗表露的修為,是碎虛五重天的修為,丹術則是七轉下級。

除了寧凡外,百葯宗上下無人知錢姓老者的真仙修為、八轉丹術

錢姓老者這麼一走,整個百葯宗上下慌亂一片。

其實錢老祖也不是第一次離開百葯宗了,一走幾十年也是常有之事。

但最近古辰星域戰亂連連,幽海星的星都剛剛被一群頭裹青焦テ疲星主被斬!

青巾匪!古辰星域七十二支強大修匪其中之一!

青巾匪的首領,是一個散仙老怪!

此人斬殺了幽海星主之後,最近正在清洗幽海星的老舊碎虛勢力

據說,百葯宗也在清洗之列

百葯宗主本還想著,以錢老祖的『七轉丹術』,或許有辦法請來幾名散仙高手,助百葯宗渡過危機,也助整個幽海星渡過危機。

這下好了,大禍馬上就要臨頭,錢老祖偏偏挑這個時候遠行

如果青巾匪屠戮到門口,誰能救百葯宗於水火之中?

呃,難道真的要去求錢老祖救回來的那個青年出手?

那個青年不是身受重傷了么,不是昏睡了好幾年了么,他不是自身都難保了么,還能保百葯宗?

那個青年究竟什麼修為,難道竟是一名碎虛一重天的前輩不成?

就算真有碎虛一重天的修為又如何?對方可是青巾匪啊!

在青醬缶面前,碎一修士算得了什麼

在寧凡所昏迷的那間道舍之外,百葯宗主與幾名元嬰長老嘆息連連,來回踱步。

百葯宗主已嚴密封鎖消息,不允許任何人泄露老祖離星遠行一事。

幽海星上,每一日都有許多勢力被新任星主屠滅、收編。

一個個修國被戰火吞沒,一晃三個月過去,漸漸的,那戰火燃燒到臨近修國。

最終在第四個月,燃燒到百葯宗所在的古葯國。

當漫天頭裹青醬缶乘著星舟,如蝗蟲過境般侵入古葯國之時,無數古葯國修士跑到百葯宗宗門之外,跪求錢姓老祖出手。

古葯國,只有錢姓老祖一名碎虛修士!

以錢姓老祖的碎五修為,也許不是青巾匪之敵。

但幽海星修士皆知,錢姓老祖乃是一名七轉下級丹師,一身丹術,想必連青巾匪匪首都不敢小覷吧

「求錢老祖救救我古葯國修士吧1

「青巾匪來了,錢老祖難道忍心看我古葯國滅於萬匪之中么1

「求老祖出手,殺修匪,救古葯國於危亡1

無數叩求之聲,依稀傳入寧凡耳中。

又是四個月的昏迷,寧凡昏昏沉沉地醒來,體內傷勢嚴重竟已徹底痊癒!

這四個月以來,他雖然昏迷,卻隱隱感覺體內有一顆能量龐大的丹藥,散著藥力,治癒著魔念反噬造成的嚴重傷勢

那丹藥的品階,怕最低也是九轉

是錢姓老者贈予的丹藥么

「外邊怎麼這麼吵」

寧凡推門走出道舍,映入眼帘的,是一個個跪倒在地、苦苦哀求的百葯宗修士。

在百葯宗之外,還跪著無數古葯國修士!

長空之上,則有數萬頭裹青巾的強者,橫空而過,殺機驚天!

「一句話,告訴我現在的情況1寧凡對一旁一名化神老頭吩咐道,此人便是百葯宗主。

「錢老祖離星遠行,他吩咐了,若古葯宗有難,請前輩出手相救,因為古葯宗若覆滅,失了紫薇池,歐陽暖必死1

「知道了」

寧凡看著滿天頭裹青劍眼中寒芒閃爍。

他神念散開,已察覺紫薇池所在,在那裡,有歐陽暖的氣息。

而一群修匪,正大膽的朝紫薇池進攻!

他們是在找死!

ps:9000字大更,不拆成兩更了,大家明白就好。

(快捷鍵:←)合體雙修 第708章戰命仙,陰火成山!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合體雙修 第710章漏算(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