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合體雙修

第497章古妖靈輪

[更新時間]2014年03月21日 23:11 [字數] 697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古妖的記憶是殘缺不全的。.

在他殘缺的記憶中,寧凡了解到古妖的身份,乃是丹宗宗主的看守爐煉丹爐的童子——白虎童兒。

寧凡更了解到,這白虎古妖為何膽小如鼠。不得不說,這白虎古妖的身世還真是十分坎坷、憋屈。

當年丹宗宗主暗中降臨下界,決心全力培養一個丹魔,令丹魔不斷晉級,最終突破九轉之上的祖丹境界。

他下界之時,便將幾名看爐童兒帶到下界,其中便有白虎童兒。

不曾想,白虎童兒竟趁他忙於設計丹魔之時,盜走了他的三件寶物,並私自脫逃。

當年的白虎童兒,僅僅是金丹後期修為,修為不高,縱然身懷至寶,也無法隨心所欲的驅使。

且他一輩子都在給主人看爐,根本沒有什麼鬥法經驗,戰力低下可想而知。

天道昭昭,白虎童兒盜走三寶數年後,便死在一名下界金丹的修士中,三寶也被下界金丹奪走。

那金丹修士僅僅是金丹中期,低於白虎童兒一個小境界,卻殺了白虎童兒。此事令白虎童兒耿耿於懷,才會在這一次遇到寧凡之時,即便明知寧凡修為低於他,也十分懼怕寧凡。

好在那靈骨玉佩極為不凡,白虎童兒將一絲殘魂藏匿在玉佩之中,竟沒有被那下界金丹發現。

起初,白虎童兒的個姓是膽大妄為的,不然也不敢盜走主人法寶。

但『死』過一次之後,他的膽子就變得異常小,殘魂藏在玉佩中不敢出來,一藏就是無數年。

那玉佩當真不凡,竟有欺瞞天機的效果,寄附殘魂,竟可保殘魂不滅,壽數不絕。

白虎殘魂躲在玉佩中,潛心療傷,不知不覺間,竟被玉佩改造了殘魂,不知如何**出一絲古妖之力。

他的修為,也一鼓作氣地突破元嬰境界。

這下好了,元嬰境界的白虎,無論如何不會輸給一個金丹中期的下界小輩了。

他底氣足了,遁出玉佩,斬殺了那名下界金丹,血洗了他的宗門家族,方才鬆了口氣。

此時距離丹宗宗主下界早過去無數年。丹魔的誕生已經布局成功,丹宗宗主也早已返回上界。

白虎古妖滯留雨界,大有一種天高任鳥飛的感覺,心道自己身懷主人的三件至寶,怎麼說也能在下界闖出一番名堂,而不只是像在上界之時一般,做個區區看爐童子。

有著元嬰修為,白虎古妖欺負一些融靈、金丹修士,倒是綽綽有餘了。他在某個下級修真國,闖出了赫赫威名,縱橫一國,逍遙自在。

不曾想,倒霉的白虎古妖不知如何惹到了一個半步元嬰的魔修。

白虎古妖雖然是元嬰,但只是元初,且戰力低下。

而那魔修偏偏戰力極高,一番爭鬥之下,魔修越級把白虎古妖幹掉了,三寶也被魔修奪走。

萬幸的是,白虎古妖又一次將殘魂藏在玉佩中,躲過一劫。

但他的膽子卻更小了,被人越級幹掉的滋味真是太苦澀了。

白虎古妖將殘魂躲在玉佩中,不知奪了多少年。

他的殘魂再一次被玉佩改造,古妖之力越來越濃,修為也在千年之後突破到了化神境界。

此時,那魔修也早已突破元嬰,但只是元嬰中期。元嬰中期再逆天,也無法勝過化神修士。

白虎古妖底氣又足了,遁出玉佩,幹掉了那魔修,血洗了魔修的宗門勢力。

只是白虎古妖卻開始學會低調。有著化神修為,卻奪在中級修真國**,欺負元嬰、金丹。

他不敢去上級修真國,因為那裡有化神老怪。

他開始異常膽小,雖然有著化神修為,卻連元巔大修士都不敢得罪,生怕又有哪個大修士十分逆天,越級把他幹掉。

可惜,命運弄人,他又一次得罪了一個戰力逆天的大修士,被那大修士殺人奪寶,並將三寶帶到無盡海

「老子又被人越級幹掉了1白虎古妖又一次藏匿起一絲殘魂,躲過一劫,卻在玉佩中發出悲憤的呼喊。

憋屈,真是太憋屈了!

憋屈的同時,白虎古妖的膽子更加小了。

不知過了多少年,藏身於玉佩中的白虎,不斷接受玉佩的古妖改造,漸漸有了煉虛修為。

他又一次遁出玉佩,得意非凡,準備殺了當年那大修士報仇雪恨。但可惜的是,他突破煉虛用了不知多少萬年,那大修士早就壽終正寢了。

得!這下沒法報仇了。

在內海遊盪的白虎古妖,偶然見到了司空妖島的塑像,發現塑像之中香火之力不少,可以藏在這裡**。

他學乖了,這次準備一鼓作氣**到碎虛境界,再在雨界晃悠。

他就不信,等有了碎虛實力,還會被人越級做掉。

白虎古妖跟隨丹宗宗主多年,知曉丹魔的不少情報。。

在司空妖島呆了許多年,白虎古妖不斷突破問虛、沖虛,卻始終無法徹底煉化香火之力。

這個時候,明雀來到了司空妖島於是白虎古妖開始動心思,在明雀接受傳承之時,將明雀與香火一同吞掉,說不定可一舉突破太虛境界。

丹魔是古妖的主人所傾力培養的,私自吞吃掉丹魔,無異於得罪丹宗宗主。

但古妖早在當年便盜走了主人的三寶,背叛了主人,也不怕多背叛一次

「這白虎古妖的經歷倒是坎坷,但每每必死之時,都會遇到大氣運逃過一劫。但很可惜,他遇見了我,招惹了我,卻是難逃一死了」

寧凡搜罷白虎記憶,一口吞吃了白虎殘魂。

旋即取出玉佩、紙散手爐等三件法寶,一一仔細檢查,確認白虎古妖沒有在法寶中藏匿任何殘魂了,方才放心。

這一次,白虎古妖是真的死了。

寧凡沒有立刻離開傘中界,而是細細打量起三件法寶。

他從白虎古妖的記憶中,知道了其主人的身份,知道了三件法寶的來歷,知道了古妖一生的經歷。

但寧凡還是沒有弄清古妖境界的具體劃分、**方法。

沒辦法,白虎古妖都是糊裡糊塗被玉佩改造成古妖的,他能知道什麼古妖境界劃分。

好在白虎古妖終究還是知道一些情報的。

玉佩之中,有淡青色的圓圈形妖紋,一圈套著一圈,好似人的指紋,樹的年輪。

紙傘上有淡紅的圓紋,手爐上有淡金的圓紋。

從古妖的記憶中,寧凡了解到,。這圓形妖紋,名曰『靈輪』!

「古魔身懷魔符,以魔符煉『血』,最強大的魔符,乃是祖符。古妖身懷靈輪,以靈輪聚『靈』,最強大的靈輪,名曰『祖輪』」

寧凡**著三寶之上的靈輪圖案,目光深邃如海,這是他沉思之時才會露出的表情。

想要系統地**古妖境界,第一步就是返祖成妖,凝聚出屬於自己的靈輪來。

魔符可以煉血,提升肉身境界,令古魔的煉體資質超越他族百倍。

靈輪卻可聚靈,提升神念境界,同樣令古妖的修念資質超越他族百倍!

而寧凡若想凝聚出靈輪,至少需要尋得一件扶離老祖的遺物,借用遺物進行祖祭,方才有可能凝聚出靈輪來。

修不修古妖,寧凡實際並不在乎。

但靈輪,寧凡是很想凝聚的。若有靈輪,他**神念的資質便超越尋常修士百倍。

神念的強弱,不但與戰鬥力息息相關,更與煉丹、煉器息息相關,若能**出靈輪,令神念暴漲,自然是一樁美事。

「可惜,扶離一族早已滅族,世人連扶離的名字都未聽說過。我想尋到一件扶離祖妖的遺物進行祖祭,怕是會千難萬難了嗯?這是」

寧凡目光忽然停留在靈骨玉佩之上,又有了新的發現。

玉佩、紙散手爐之上都有靈輪圖案,但后兩者的靈輪有銘刻的痕,並非自然產生。

而玉佩之上的靈輪,卻是本身便存在的,是通過**得到的。

這玉佩本是古妖的一塊遺骨所雕琢,那遺骨之上,本就有那位古妖的靈輪遺留。

寧凡神念稍稍沒入玉佩之中,忽然一驚,發現自己一絲神念竟被靈輪力量所裹祝

但那神念並未損傷,凡在靈輪的滋養下,一絲絲成長著。

漸漸的,那一絲神念,竟變長了少許,提升了一些!

寧凡立刻目光一亮,

「難怪那古妖可藉助玉佩不斷提升修為,原來這玉佩竟可自行提升神念修為」

妖族的修為與神念息息相關,有玉佩不斷提升白虎的神念,白虎的修為自然一路高歌猛進,一路從金丹修至煉虛。

寧凡將神念沒入紙散手爐中,二寶雖同樣有靈輪,卻是人為銘刻的靈輪,無法令寧凡神念增長。

看起來,唯有玉佩上的靈輪,有提升神念的功效了。

「若是把玉佩上的靈輪之力吞噬掉,會如何1寧凡忽然升起一種大膽的想法。

每一個古妖族群,都有各自的靈輪。寧凡是扶離妖血,若要凝聚靈輪,自然是凝聚扶離靈輪了。

這一塊玉佩雖是古妖遺骨所製成,寧凡卻並不知這遺骨的古妖是哪一種妖族。

就算吞噬掉此妖的靈輪,也未必能適合寧凡使用。

但寧凡仍想吞噬掉玉佩上的靈輪,看看是否有助於提升神念修為。

他輕吸口氣,指間**玉佩,描摹著玉佩上的靈輪紋路,將靈輪之中的力量,一絲絲抽出,煉化入體。

那不起眼的靈輪之中,竟蘊含了難以想象的力量。

隨著力量被抽出,玉佩的光華一絲絲暗淡。而寧凡則由於吸收了玉佩中靈輪的力量,使得神念有了突飛猛進的增漲。

他的神念本是窺虛級別,但吸收了靈輪力量之後,竟隱隱有突破問虛神念的趨勢。

而那靈輪之中,更承載了一些殘缺片段,似乎是藏在古妖遺骨之中的記憶。

那些片段中,有玉佩幾次易主的記錄。

那些片段中,有一個青衫老者帶著一行童兒,降臨雨界的模樣。那青衫老者撐一柄血傘,腰懸玉佩,手捧手爐,應是丹宗宗主。

那些片段中,還有這遺骨主人年少之時的記憶,在那記憶中,一名古妖強者正開壇傳法,傳授不少低階古妖**之道。

當記憶閃過這些片段之時,寧凡匆忙催動回憶意境的力量,試圖仔細翻看那些回憶。

他雙目緊閉,漸漸沉睡。

他的心神沉入了古妖回憶之中,陷入一片片往事幻夢之內,試圖窺探靈**道。

那是一個奇異的夢,是玉佩靈骨的主人生前的一段記憶。

夢境中,寧凡所在之處,是一片懸浮於星河之上的小型大陸。

大陸之上,建有一座十萬八千丈的白玉玉台。

玉台之上,端坐了一名披著虎裘的白髮老者,雙目閃爍著炯炯妖芒,正開壇傳法。

玉台下方,則有數百萬古妖在聽講。

寧凡坐在玉台下方,是數百萬古妖中不起眼的一人。

他所坐的位置,應該是靈骨主人當年所坐之處。

在寧凡身旁,一個個古妖氣息強橫,最低都是化神巔峰的氣息,顯然想要聽白髮老者講道,是需要修為資格的。

「敢問帝君,何為妖?」一名氣息在第二步之上的強者,恭敬站起,向玉台一拜提問道。

「妖者,頂立天地之人也。人者,法困天地之妖也。古有人皇,立地成妖,天地為經,萬世一誦,開一紀之太古。亦有妖皇,輪迴為人,立三生三世之量劫,終得不朽」

白髮老者聲音威嚴,侃侃而談。所言所語,傳至玉台十方,令不少古妖沉思不語。

「敢問帝君,何為靈?」又有一名氣息堪比舍空的古妖,恭敬站起,向玉台一拜問道。

「天地無靈,則妖得靈。天地歸靈,則妖靈滅。」白髮老者淡然一語,卻讓無數古妖愈加沉思。

「敢問帝君,何為靈輪?」寧凡忽然站起,朝白玉玉台拱手一拜,提問道。

「靈輪?」白髮老者忽然抬起目光,望向寧凡,稍稍有些詫異,似乎沒料到寧凡會提問。

而一些修為堪比碎虛、命仙乃至真仙的古妖,有些不悅了。

按照帝君的規矩,能向帝君請教的,唯有修為突破第二步的仙人。

就算是碎虛級老怪,在這種大場合下,也沒有資格向帝君提問的。

寧凡的提問,顯然是不合規矩,立刻便有數個仙人冷視寧凡,目光不善,滿是警告。

寧凡面對這些前輩高人的警告,卻全無懼色,仍是古井無波的表情,只望著白髮老者,滿目求知之色。

白髮老者卻擺了擺手,示意眾人無需責備寧凡。繼而望著寧凡,輕輕點點頭。

按照他的規矩,小輩修士是沒有資格提問的,但寧凡不懼強權的表情,卻讓白髮老者有些滿意,故而破例為寧凡開講。

「妖當頂立天地,若心存畏懼,則妖道終究再無可修。你心中無畏,卻是個修妖的良材。」

白髮老者開口一贊,立刻,無數古妖強者紛紛不可思議望向寧凡。

那目光有驚訝,有羨慕,有嫉妒。

驚訝的是一向冷漠、從不贊人的帝君,竟會讚揚一個小輩。

羨慕嫉妒的,是寧凡竟能獲得帝君青睞,怕即將會有大造化了。

「你問老夫,何為靈輪這,就是靈輪。」

白髮老者屈指一點,一圈圈白芒耀世的光環,猶如水波般從其指間擋開。

隨著光環一收,一圈圈年輪般的白色光圈,在老者指間纏繞,正是老者的靈輪。

老者向天一指,藉由靈輪之力,可呼風喚雨,抽天之力,化為己身神念妖力。

老者向地一指,藉由靈輪之力,可移山填海,抽地之力,化為己身神念妖力。

老者向玉台之下一指,數百萬古妖俱都妖血滾沸,只覺一身妖力失去掌控,全部淪為老者的控制!

寧凡同樣切身感受了靈輪的威力,只覺老者一個眼神,都可以剝奪他所有力量!

藉由靈輪,老者連其他修士的妖力都可剝奪,化為己用!

若說古魔的血,是強化己身,修持內天地。那麼古妖的靈,便是天地借法,以他人之矛,碎他人之盾!

這一刻的白髮老者,端坐於玉台上,卻有一種掌御天地的氣勢!

這一處天地,都在老者的掌控之中!

「得靈成輪,即為靈輪1老者補充道。

無數古妖的目光都火熱起來,更有不少人驚嘆道,「這就是帝君的祖輪嗎!好強大的力量!連我等古妖的靈輪力量都可剝奪1

白髮老者輕咳一聲,立刻,玉台之下所有議論之聲都安靜下來,繼而又道。

「輪,是天地的大秘,是道衍的極致。樹有年輪,人有指輪,天有道輪。妖以靈為輪,以輪掌回,世間萬物,皆逃不過一個輪迴。你若懂,則可明真得輪,你若不懂,則永世逃不過一記輪迴。」

白髮老者繼續傳道,所有的古妖都露出茫然之色,唯有寧凡似有所悟,又無法參悟。

殘夢終,寧凡茫然睜開雙眼,白髮老者的話語高深莫測,遠非如今的寧凡可以明悟。

「化靈為輪,以輪掌回」

寧凡眼神漸漸清明,搖搖頭,不再思索有關古妖的訊息。

雖說暫時無法**古妖境界,但寧凡吸收了玉佩之上的靈骨靈輪之力,令神念暴漲,只差一線,便可令神念達到問虛級別。

神念究竟何時突破,需要的僅僅是一個契機。

自白虎古妖手中奪得的三寶中,除了玉佩被寧凡吞噬靈輪、威能大減,其他兩件法寶都還是完好。

黃金手爐也就罷了,血傘可是一件不可都得的小千界寶,寧凡身上又可多一處傘中世界。

「該走了。」

寧凡手持血傘,輕輕催動血傘之上的靈輪,立刻遁出了傘中界,回到了妖島上空。

一個個妖島修士,只見到寧凡與白虎古妖雙雙遁入小千界,心知二人在界中大戰,卻無法判斷誰會勝出。

此刻見寧凡安然無恙的出現,更持有白虎古妖的血傘法寶,自然說明是寧凡勝了。

立刻,妖島之上便有無數驚呼響起。

「什麼?明尊者竟如此強大,憑問虛境界,斬殺了沖虛妖物1

「天吶!沖虛老怪,放眼雨界都是巔峰強者,竟也會敗,這真是不可思議1

毫無疑問,若妖島之戰傳揚出去,寧凡威名又會大漲。

只是可惜,這一次事情會被寧凡封口,不會被傳出

寧凡降落在祭壇之下,對滿面擔憂的蘇顏點點頭,示意她可安心。

目光望向明雀,明雀正眉頭緊皺,除了修為提升,她獲得傳承的最大好處,是多了大量司蒼生前的記憶

她正努力消化這些記憶,怕還需要不少時間,這段時間,自然需要寧凡**的。

「在明雀蘇醒之前,最好將妖島修士的記憶抹消掉」

白虎古妖一語道破了明雀丹魔的身份,本身更牽涉丹宗。寧凡不欲讓世人知曉明雀的丹魔身份,以免惹下更多麻煩。

「抹1

他一揚手,黑色風雪遮天降下,全力催動回憶之力。

但凡沉浸在風雪中的妖島修士,皆是一怔之下,昏迷過去,依次被寧凡抹消掉了不少記憶。

待這些妖島修士醒來,恐怕又要覺得識海劇痛了。這倒不是寧凡所關心的。

隨著時間一點點流逝,明雀的身上,忽而散發出一抹奇異的丹香。

那丹香,隱隱達到六轉下品丹藥的品級

這一刻,明雀忽然睜開眼,雙目之中,時而變換著寒霜般的高貴與冷漠,時而變換著純潔無邪的天真。。

同一時間,天妖界之中,太古冥雀的族中,忽然一片混亂。

在那供奉有歷代冥雀先祖的祖廟之中,其中一座祖像,忽然光芒大現。

「先祖司蒼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何會出現如此異象1未完待續。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合體雙修 第496章丹宗宗主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合體雙修 第498章兵修埋骨之家(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