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合體雙修

第377章化神巔峰

[更新時間]2014年01月15日 22:41 [字數] 648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精血徐徐補全,白髮轉黑,模樣如初。

數月的療傷,在五顆本命星辰的黑星治療下,饒是寧凡傷勢之重,都徹底痊癒。

「黑星之術,果然玄妙,若無此術,我此次所受之傷,精血之傷倒也罷了,但生機絕對難以補全…」

寧凡呼出一口濁氣,活動筋骨,確定一切無礙后,露出滿意的笑容。

望著金色水晶,寧凡不再猶豫,決心服下此物。

這塊水晶蘊滿了光陰之力,足以扭轉百倍時光。

其能量之大,決不可直接一口服下,需要以不少靈藥調和。

這種調和之術,在亂古記憶中罕有提及,但在兮然所贈的丹術中,恰好提到不少方法。

寧凡一拍儲物袋,取出一個玉碗,以數十種靈藥研磨藥液,旋即將水晶浸泡在藥液中。

水晶散著淡金色的蒸汽,徐徐熔化在藥液中。

那藥液起初是深青之色,但在水晶融化后,化作純金之色。

端起玉碗,寧凡目光如炬,輕輕抿了一口藥液入腹,立刻放下玉碗煉化。

僅僅飲下一口藥液,立刻,全身好似灼燒一般,血脈沸騰。

體內的熱浪不斷增加,其皮膚竟翻起漲紅紫色。

寧凡不免有些駭然了,這種情形他極為熟悉,分明是吞噬過多藥力、法力爆體的徵兆!

他僅飲下一口藥液,但這一口藥液起碼蘊含了萬甲法力,相當於一口吃下一百顆雷玄丹!

縱然是寧凡三力合一達到18萬甲,都險些被這一口藥液撐爆仙脈。

好在雖達到臨界點,但終究沒有爆體就是了,一次煉化多少藥液,寧凡還是有分寸的。

「煉1

寧凡閉目煉化藥液,努力吸收藥液中的金色力量。

他終於意墅完全小覷了第七層水晶的藥力。

七日之後,寧凡吸收全部藥力,法力提升11400甲。

他再次服下一大口藥液,煉化七日,法力提升12200甲。

第三口,第四口…

兩個月後,寧凡將所有藥液煉化完全,法力一共提升109400甲。

服食金色水晶,並無藥力減弱,亦未使得法力虛福

畢竟這水晶乃是最為精純的光陰之力。其實丹藥可比。

看著玉碗之上殘留的粘稠藥液,寧凡極沒有形象的將碗舔乾淨,法力又多提升了500甲。

收起玉碗,寧凡內視己身,目光火熱。

在服食水晶之後,他的法力從28320甲,突破到了138220甲!

一塊水晶,幫助寧凡提升十萬甲的法力,此物當真逆天了!

虛空之中。忽而現出無窮銀色火雲,火劫滾滾降下。

這足以讓尋常化神頭皮發麻的天劫,直接被寧凡一口吞入腹中,供日月碑吞噬。

內視之後。寧凡忽而一皺眉。

他發現,自己仙脈之中,多了一絲東西。

一絲…金色血線!

那一絲金色血線,極其細校若非寧凡看得仔細,絕對發現不了自己體內多出了這個東西。

嘗試著仔細探查那金色血線,但神念剛剛籠上金色血線。立刻,金色消失無影,好似熔化在血液中,再也無跡可尋。

「那是什麼東西1

寧凡一皺眉,反覆催動法力,卻沒有感覺多出任何能力,亦未發現有任何法力滯澀的副作用。

這就奇怪了。

這一絲金色之血,分明是吞噬水晶之後出現,卻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

「難道是遺世宮種在水晶之中的印記1

想到這個可能性,寧凡立刻頭皮發麻,他可不喜歡被一群仙人們追殺。

待反覆確認后,體內消失的金血,亦不像是任何印記,他方才面色陰晴不定起來。

法力暴漲是喜事,但寧凡卻高興不起來,若不弄清金血為何物,他不安心。

一連思索了十日,寧凡始終內視己身,等待那金血的再次出現。

第十日,寧凡仙脈之中,一絲金血再次成形。

這一次,寧凡沒有再給金血消散的機會,直接以神念將之一卷,迫出指尖。

感知著指尖一絲金血,寧凡若有所思,面色卻漸漸舒緩。

「原來這金血,是一絲光陰之力融於血液中,姑且稱之為『光陰之血』吧。此血對我應無害處,只有好處,藉助此血,我可施展一絲光陰之力…」

寧凡輕舒一口氣,轉而目光一肅,指尖纏繞起一絲紫金色風煙。

他望著這一指風煙,沉默不語,從前他不明白風煙為何是紫金,如今卻領悟。

那紫色沒有改變,金色卻加深了一絲。

紫色的,是仙皇的道,金色的,是光陰的力量!

此術是寧凡自己感悟而來,模仿輪迴。

如今他才了解到,自己當日是從光陰的角度模仿輪迴之力。風化一切的力量,靠得便是金色的光陰。

一寸光陰一寸金…

將光陰之血收回體內,寧凡心中一定,這光陰之血,有助於提升風煙一指的威力,倒非禍是福了。

一塊水晶提升十萬甲法力,還可生成一絲光陰之血。一時間,寧凡還真有偷走其他六塊水晶的衝動。

他終於明白,堂堂紅**皇為何會偷水晶,怕紅雲看中的並不是水晶中的法力,而是想領悟光陰的力量。

水晶雖好,但也要有命享用。

且不說寧凡偷不走剩餘六塊水晶,縱然能偷,也絕對不智。

第七層遺世塔,因為失去水晶而毀,但罕有碎虛來遺世塔,誰會知水晶失了。

若連前六層遺世塔都毀掉,怕是立刻,寧凡偷盜水晶的事就回曝光。

這顯然是不智的。

收起所有心思,寧凡平心靜氣,試圖將狀態調息至巔峰。

法力的短板已然補上。神、妖、魔三種力量皆突破了化神中期。

接下來,寧凡會試圖讓三力融合,就好似融合三種神意一般。

雨意、山意、扶離之意境,被寧凡融合成一副畫圖,那意境,是對七梅的追憶,是一種要將所有往事冰封於輪迴的決心。

有了意境初步融合的經驗,三力融合不會太難。

寧凡的目標,是要突破種族的限制,抹滅神、妖、魔的所有痕。

從今日起。他不是神族,亦非妖族,更非魔族…

他,只是寧凡!

三日後,寧凡目露精光,冷喝道,「凝1

在這一字念出,萬里之內俱都開始黑雪飄落,寧凡周身籠上紫光。好似披上紫衣,身後浮現一棵梅樹,血紅的梅花,黝黑的樹榦。

這一副畫圖。利用了三種神意。三種神意迥然不同,性質截然相反,卻被融合唯一,靠得。是寧凡心中一絲執念、回憶。

他從不執著自己的種族,他只執著自己能否擁有庇護家人的實力。

神也好,妖也可。魔也罷…無論哪一條道路,他終究都是寧凡。

「融1

三力開始融合,這種創舉自亂古之後,便無人能做到,想不到在這修真後世,會又有一個寧凡,三力同修!

魔氣與妖力融合,妖力與法力交疊。

寧凡的身上,一霎魔氣騰騰,一霎神性凜凜,一霎妖氣森森。

三種截然不同的氣質,在最終,卻齊齊消弭無蹤。

一月之後,寧凡睜開雙目,眼中沒有神族的慈悲,沒有魔族的嗜血,沒有妖族的詭譎。

有的,只是如同往常一般,隨和的表情。

「我,就是我1

他豁然站起,三力融合之後,仍是法力為主導。

但這法力,卻達到293130甲,已突破化神後期,甚至距離巔峰,都只差一線!

他只需一念變幻,這近30萬甲的法力,可隨意變作魔氣、妖力。

他走得道路,並非神妖魔之路,而是一條截然不同的道路,這條路,在亂古之前,曾有人走過,在亂古死後、古之大帝死絕,再無人走過。

此乃上古修真之道!

天空之上,再次現出火雲,這一次,火雲尚未凝聚,便被寧凡一掌拍碎,吞下所有天劫銀火。

這一次的天劫足以對化神後期造成重傷,但寧凡的實力豈會在乎這等程度的傷害。

「只差一線,便可再次突破,不如一鼓作氣…突破化神巔峰1

寧凡一拍儲物袋,手中握著的,是一枚煉虛巔峰的道果。

衛玄所贈道果,共五枚,一枚碎虛一重,四枚煉虛巔峰。

這道果,以寧凡化神中期的修為服用,只會爆體,以化神後期的修為服用,勉強可吸收道果的三分之一藥力。

一枚煉虛巔峰道果,起碼蘊含了5萬甲法力,以寧凡如今修為,服下這種級別的道果太過浪費,起碼要到突破煉虛之時服用、才是最好。

不過事急從權,為了再一次突破境界,也顧不上浪費了。

以數十種靈藥調和道果的力量,寧凡吞下道果,法力暴漲近2萬甲。

當法力達到312500甲之後,寧凡一口氣衝破平靜,周身升起化神巔峰的強橫氣勢,腳下的星辰都為之顫抖。

突破,化神巔峰!

虛空之上,再一次形成銀火天劫。

這一次的火劫,威力已堪比半步煉虛的絕殺一擊,不容小覷。

這一次火劫,足以讓洞虛級別的高手焦頭爛額!

寧凡沒有再仗著日月碑取巧破劫。

周身纏繞起黑色魔火,五指一抓,星辰大地之魂,被其攝入手中,吞服體內。

在施展抽魂之術后,寧凡氣勢徹底提升至半步煉虛。

若說從前的他是越級殺人,如今的他卻與內海七尊完全同級,實力提升絕對非同小可。

「三昧火掌1

寧凡一掌拍出,一道千丈火掌騰天而起,迎著火雲拍去。

所謂的天劫血雲,被這一掌拍中,直接消隕了十分之一。

沒有仗著任何法寶擋劫,寧凡眼露無懼之色。周身法力俱都匯在掌心。

他回憶起嚴中則的掌力,回憶起毀滅南牢國的一掌,心中明悟越來越多…

掌心之中,原本只有一道掌印,但隨著寧凡法力的灌入,第二道掌印隨即浮現,雙掌合一。

「碎1

這一掌掌印,赫然已有兩千丈之巨。

在拍中劫雲的一刻,剩餘劫雲立刻宛如摧枯拉朽般崩潰。

這一掌耗盡寧凡的氣力,這一掌。非煉虛修士不可擊出。

事實說明,寧凡對三昧火掌的運用,甩了炎尊者好幾條街。

憑炎尊者的資質,都絕對無法凝出第二層掌印的。

「不愧是凡虛級法術。」

寧凡張口一吸,將漫天碎火吸入腹中,盤膝而坐,恢復法力。

距離離開丹塔,已時日無多,與其再做修鍊。不如穩固一下化神巔峰的境界。

遺世塔**度過126年,寧凡的骨齡,已接近500歲。

500歲,修鍊到化神巔峰。寧凡不敢說資質無人可比,但絕對足以自傲了。

只是到了這一步,寧凡愈加意識到突破煉虛的艱難…修為到了化神巔峰,服食化神初期的道果都幾乎效果減半。

從化神巔峰。到半步煉虛,這20萬甲子的法力,怕是會很難提升了。

一年。對修士而言不過極短而已。

但這一年中,陸青卻做了一件事情,一件讓他追悔不已的事情。

他意識到北小蠻與寧凡有些不清不楚,於是他擅作主張,向遺世宮回稟了這個消息。

不曾想,這個消息一傳回,竟為小姐惹下如此麻煩。

南塔之內,陸青望著大殿中桀驁不馴的一行人,心中只有自責。

「陸青!是你讓他們來得?」北小蠻秀眉很冷,她不喜歡這種被人背叛的感覺。

「四小姐,是屬下考慮不周,若知會如此,屬下絕不敢做出此事…屬下,悔矣1陸青滿面懺愧,他將北小蠻、寧凡的關係回稟,只是不想小姐越陷越深。

卻不曾想,會惹下更大的麻煩…

「後悔有什麼用!把他們給我趕走1北小蠻粉拳緊握,若非知曉陸青是一番好意,她絕對不會放過陸青的。

美目掃過大殿,這一行人共49人,皆是化神。

為首者,是一名黑衣青年,其名…西門夜!

這是北小蠻最最最噁心見到的人,那種噁心,是發自內心的厭惡。與對寧凡的討厭,完全不一樣。

「西門夜,我不會跟你走的1北小蠻冷冷道。

「呵呵,你是我未婚之妻,我帶你走,還容你說個不字么?北小蠻,我告訴你,以你刁蠻個性,加上低劣資質,我西門夜是絕對看不上你的。我二人之婚約,只是西門世家與遺世宮的結盟條件。且我今日分神下界,更是徵得的大長老的同意。你應該明白,若是大長老同意,縱然是你娘親,都護不住你1

黑衣青年目光很冷,他根本不在乎北小蠻,但聽說自己未婚妻在下界跟別的男人廝混,這頂綠帽讓他心生殺意,恨不得立刻殺了北小蠻。

「你若乖乖跟我走,我可不責罰你。若你不從,我便打斷你的手和腳,將你帶回北天,你,自己選擇1

「大膽1

陸青、石兵俱是大怒,縱然這是大長老為北小蠻定下的婚約,縱然這婚約關乎遺世宮的大事,縱然西門世家實力絕強…他二人,也絕不容小姐受到侮辱!

二人一步踏出,化神氣勢橫掃開來,隱隱更有氣勢相合的氣勢。

尤其是石兵的氣勢,被寧凡提升到化神中期,極其強橫。

西門世家的49人中,有30人都是化神初期,被石、陸氣勢一衝,立刻有些氣息紊亂。

目光皆是暗暗詫異,倒不是詫異陸青,而是詫異石兵。

不是說守護北小蠻的傀儡是個化神初期么,怎會是中期!

其他19人,卻無一人色變,9名中期,5名後期,3名巔峰,2名半步煉虛。

那黑衣青年西門夜,正是半步煉虛,且這半步煉虛的身體,竟還只是他的分魂而已!

此人,不是紫川、林素之流…此人的資質,冠絕北天,為此代青俊中、北天四子之一。

自號…西皇!

被石、陸二人氣勢衝撞,西門夜面不改色,妖異的黑眸閃過一絲不屑。

「北小蠻,你在消磨我為數不多的耐心。聽說你在下界戀上之人,是個化神中期的修士,戰力堪比半步煉虛…是叫周明么,你若不跟我走,我就…殺了他1

「誰戀上周臭明了!等等,你不可以殺他1

北小蠻一霎驚慌起來,她知道,眼前的西門夜有多可冷血、可怕。

「果然,你很在乎他礙」

西門夜目光更冷,這綠帽他是戴定了。

其目光一掃陸青、石兵,就好似在看跳樑小丑一般。

一個眼神,卻帶著幽暗如夜的魔力,好似虛空般的目光刺出,下一刻,陸石二人如遭重擊,皆是吐血倒飛,竟是被西門夜一個目光…重傷!

一個目光,重傷石兵,此人的本尊究竟是什麼修為!

北小蠻忽而升起一絲無力感。

「你…碎虛了…」

是了,這西門夜的本尊,已然突破碎虛了。

他的分魂縱然只有半步煉虛的實力,但也非同小可,縱然是煉虛初期都可一戰。

「哼!你以為我西門夜是誰,會和你一樣,只有化神修為么!北家四位小姐,也唯有你大姐、二姐能讓我稍稍側目,其他之女,不值一提1

西門夜言辭冰冷,一步踏出,大手一抓,便朝北小蠻抓去。

北小蠻試圖躲避,卻被西門夜一個眼神掃中,喉間一甜,溢出血絲。

眼中滿是怨恨。

不是誰都能欺負她的,不是!

「小姐1

石兵、陸青俱是大驚,尤其是陸青,最是悔恨。

若早知會讓小姐蒙受如此屈辱,他絕不會向北天回稟此事。

堂堂北天四小姐,卻被西門世家隨意欺凌,且還是大長老的意思。大長老在想些什麼!

被抓回西門世家,被當作鼎爐糟蹋么?

轟!

在這一抓即將轟在北小蠻身上時,一道好似鬼魅般的白衣之影,驟然浮現在大殿中,一把攬住北小蠻的腰肢,一遁之下,閃過西門夜一爪,顯露一旁。

「你是誰1西門夜望著那驟然出現的白衣青年,神色一冷。若他沒有看錯,那白衣青年的遁速,已達到煉虛初期的級別。

「我是…她包養的鼎爐…周明。」

寧凡冷漠道,臉上卻有一道血痕,即便其遁速堪比煉虛,仍被西門夜一爪抓傷。

此人,好強橫的實力…與以往見過的所有天驕,都不同!

未完待續。。

(快捷鍵:←)合體雙修 第376章前代雨皇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合體雙修 第378章半招,我勝了!(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