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合體雙修

第339章舍空境界!

[更新時間]2013年12月30日 02:20 [字數] 5490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望著那渾身是血的冷漠青年,元瑤的心,好疼好疼。

她無法想象,寧凡經歷可何等苦戰,遭受了何等折磨,才積累了如此沉重的傷勢。

一直以來,元瑤都有意無意避著寧凡,因為現實提醒她,有些事情,是想也不可想的。

只是這一刻,她無法隱瞞自己的心,當她看到寧凡如此重傷的模樣,她無法壓抑心中的恐慌。

「他會不會死,他不可以死…」

「若他死了,若他死了…」

她的香肩,在顫抖,甚至,她不敢去看此刻的寧凡。

她不敢觸碰寧凡的身體,因為寧凡周身沒有一處皮膚是完好模樣。

元瑤咬著下唇,咬出鮮血,眼露悲絕,眼淚流了下來。

「不值啊,不值礙為了守護我,付出這麼大代價…不值!我明明什麼都無法給你…」

重傷的寧凡,明明抬起手指都乏力了,卻仍是艱難地抹去臉上污血,露出一貫人畜無害的笑容。

對元瑤的自責,更是不以為然的搖頭。

「北瑤小姐,你來得太慢了…若我死了,你豈不是要守活寡?」

「呸!休要胡言1

元瑤眼淚都流到唇邊,偏偏又被寧凡一句話氣笑了。

這個臭小子,總是這麼氣人。都傷成這樣了,還有心思開自己玩笑。

說起來,之前寧凡借來的元神,究竟是誰的,為何氣息好熟悉…

元瑤搖搖頭,此刻不是想這些的時間。

只要看到寧凡未死,她便安心了…

心頭一安,元瑤鳳目冷寒,有些帳,要好好和這群界獸算算了!

「謝謝…之前你護了我。此刻開始,由我護你1

她的鳳目很冷,很冷,從未有如此憤怒過。

即便是被這些界獸口口聲聲,罵作賤婢,她不在乎。

只是看到寧凡被界獸所傷,她的心,無法冷靜!

「你們,不該如此激怒我的…剛才是你,一步步踏傷他的?」

元瑤婀娜的嬌軀。驟然間一步邁出,蓮步踏下!

那纖柔的錦鞋,似乎嬌弱乏力,但這一步之下,一股震撼人心的氣勢,一霎之間,席捲了足足百萬里虛空!

在這一步之下,百萬里虛空好似畏懼,不住顫抖!

在這一步之下。三名界獸皆是猛然吐血,面色大變!

「賤、賤婢,你恢復修為了,不好。速走!她是舍空期,我等絕非其一掌之敵1

兩個黑袍老者,毫不猶豫地掐決,試圖開啟界門。逃之夭夭!

之前囂張之極的斗篷大漢,此刻牙關顫抖,全盛之時的元瑤。讓他連反抗的勇氣的沒有!

只是那界門剛開出一個縫隙,下一刻,元瑤秀足一抬,恨恨一跺。

一重重虛空,在一股無法阻止的崩潰之力撕裂,那撕裂迅速擴散開,兩道界門剛剛浮現,便立刻被元瑤一腳踏碎。

三名界獸,剛剛欲逃,卻在她一步之下,再次吐血,尤其是斗篷大漢,早已傷勢極重,在元瑤踏下兩步之後,轟得一聲,真仙級強悍的妖身,就此崩碎!

「啊1

斗篷大漢慘叫一聲,肉身俱滅,只剩一道妖魂,神情恐慌,驀然跪地,朝著元瑤方向倒頭就拜,死死叩頭求饒!

「仙、仙子饒命,之前是黑木一時糊塗,才會追殺仙子,請仙子恕罪…」

而另兩名真仙,眼見元瑤強大,對視一眼,皆是目光一狠,催動背上祖符。

「祖符,碎1

二人一人有6道祖符,一人有7道,其他的都在從前的死斗中用掉。

祖符崩碎,何其厲害,足以炸毀天殿。

但元瑤看也不看祖符之光,素手屈指一點,一層層法力盪開,竟封鎖了所有祖符之力,再一點,二人所有祖符就此煙消雲散,蕩然無存,一股莫大的指力隔空點在二人胸口,重重吐出鮮血,竟已重傷!

面對元瑤,這兩名真仙竟毫無還手之力!

這一幕,落在數百萬裡外的北天天驕眼中,竟皆錯愕!

「這女人是誰,太強悍了吧!才一出現,兩步之下,就讓三名真仙駭然欲死1

「不知,她的修為太高,不是我等可窺探的,甚至我等修為太低,除非她願意,否則連她容貌都看不到1

「隨手重傷三名真仙,令堂堂渡真境界獸跪地求饒,難道這女人…是舍空境的老怪1

「可我明明看到,這女人是從陸北儲物袋跑出來的…難道說,這女人是陸北家中的前輩?」

舍空境界!

一想到這個境界,北天天驕的心頭,皆是頭皮發麻。

修真七境,為第一步境界,從辟脈到碎虛,需要明悟一個虛字。

在虛字修成之後,方可破碎虛空,飛升成仙,突破到仙人境界。

修仙三境,為第二步境界。剛剛突破碎虛巔峰、飛升成功的高手,便是第一境界——命仙境界。

命仙分人仙、鬼仙。人仙明悟『生』,鬼仙明悟『死』,當修士達到命仙巔峰之後,可不老不死,壽數無涯,但隨之而來的是小天劫、大天劫。

比命仙更高的境界,是真仙!

真仙共分三等境界,關鍵是明悟一個『真』字。修真修真,為的便是領悟道真。第一等真仙為渡真境界,第二等真仙則是舍空境界。

三名界獸,僅僅是渡真期修為,但元瑤,已是舍空境高手!

莫看二者只差一個境界,但這一境界的差距,完全是天壤之別!

若硬要打個比方,就好比碎虛老怪與元嬰修士的差距!

不可戰勝!沒有任何元嬰修士,能戰勝碎虛老怪!

也從無任何渡真修士,能戰勝舍空!

即便是元瑤封印修為到碎虛,面對兩頭界獸,尚且斬殺一人重傷一人。

此刻她全盛狀態,殺三名界獸,若螻蟻!

以元瑤的全盛修為。若她不願誰看到她的容貌,即便不帶上面紗,舍空期之下,誰又能看清她的容顏!

這批北天天驕根本不知,元瑤就是遺世宮宮主,他們更加不知,元瑤根本不是寧凡長輩,而是寧凡女人!

儘管不知,但這批北天天驕對寧凡的敬畏,已無以復在。

「這陸北。究竟是什麼身份!難道是十大秘族留在下界的遺腹子?否則為何能有舍空老怪貼身保護?舍空老怪,那可是足以一掌覆滅下界九界的狠人!縱然放在上界,每一個舍空老怪,都是屈指可數的存在,無人敢惹…陸北,不能惹1

「媽的,我袁家老祖也不過才人仙修為,平日老子能得到老祖一點提點,都是千恩萬謝。乖乖。這陸北隨身帶一個舍空期打手,什麼人敢惹他?什麼人敢動他1

這批天驕,早已傳凡是男修,無一不對寧凡敬畏不已。

反倒是女修。一個個更加犯花痴,幾乎將寧凡當成了夢想之中的白馬王子。

在她們眼中,寧凡雖然瘦弱些,但模樣不算差。陰柔的時候很特別。冷漠的時候又很酷很帥氣。

實力驚人,戰績輝煌,能敗紫川。說不定已經把林素也幹掉了。

人品實力一等一,更重要的是…人家動不動能拿出個舍空期打手!

標準的高富帥!

這批少女,雖然都是各自宗門、勢力的翹楚人物,但少女愛英雄,本沒有不對。

就好似男人愛美女一樣,本性而已。

他們在此圍觀,甚至不少人準備向家族傳音通秘,稟報此地發生的重大變故。

只是一個個天驕,剛祭起傳音飛劍,取出傳音羅盤,卻毫無徵兆,就此崩潰,並立刻,傳來一道冰冷高貴的女子聲音。

「任何人不許在此逗留,不許將此地之事通報家族,如違此令,本宮必殺之1

嘶!

一個個北天天驕毛都嚇豎了。

他們被威脅了,被一個舍空期老怪威脅了?

他們敢不聽話嗎?不敢啊!

「撤,速度撤!老夫有言在先,在撤回北天天界的路上,誰若敢以秘術傳訊,說漏此地之事,莫怪老夫殺人無情1

一個半步煉虛的老怪,目光冷冷掃過一批青俊,語帶威脅。

人家元瑤都說了,讓這群天驕滾,且不允許傳訊,這名老怪不敢不聽,只是他怕有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傳訊給家族,惹怒元瑤殺人、牽連其他無辜群眾。

所以,他必須把醜話說在前頭。

這老者一席話,立刻引得無數人支持。

「元明老祖說得有理,誰敢傳硯位舍空前輩,就算你是天驕俊傑,老子也朝殺不誤1

「誰敢傳音,我就殺誰1

「老子同意1

元瑤一席話,直接讓數萬天驕乖乖屈服,更無一人敢違逆。

當威名強橫到一定程度以後,甚至不需要念禁,就可讓人不敢違背命令!

北天天驕這次是徹底走了。

三名界獸,除了跪了的斗篷大漢,兩名真仙各是面色恐慌。

「元…」

「我叫北瑤1元瑤擔憂看了寧凡一眼,生怕寧凡知曉自己身份。

她怕,從前她不敢告訴寧凡身份,此刻更加不敢告訴。

從前不敢,因為怕寧凡對自己圖謀不軌。

此刻不敢,是怕連累寧凡。

她與寧凡不可有結果,即便此刻保護寧凡,也不可在一起,只因元瑤是遺世宮宮主,是一個極其特殊的身份。若逾越規矩…她會死,寧凡也會被無數勢力滅掉。

鳳目冷冷掃向三名界獸,斗篷大漢猶在叩頭謝罪,兩名界獸心魂一顫,一咬牙,亦是跪下。

「北…北瑤仙子,我等魯莽,都有得罪,這一切,都是大長老的命令,我等也是聽命行事…」

「大長老么…」元瑤咬牙,卻沒有多言,似乎早已猜到幾分。

鳳目淡淡望向寧凡,再一次看到寧凡的傷勢。她的心頭再次一疼。

她從不是一個毒辣的女人,但今日,她要毒辣一次!

「給本宮跪,沒用,我要你三人,給陸北叩頭1北瑤臉若霜寒。

「什麼!我等堂堂渡真境真仙,豈可跪拜一個化神螻蟻1

啪!啪!啪!

卻見元瑤身影一傾,好似動了一下,卻又似站在原地沒動。

只是三名高手的臉頰,皆無端被轟出一道凹陷的恐怖掌櫻半片臉上齒骨俱碎!

這赫然是元瑤以快到恐怖的速度,所打的!

「你們罵我可以,罵他,不行1

「可惡…」

三名真仙皆有傲骨,這傲骨可以面對元瑤屈服,但面對寧凡屈服,比殺了他們都難受…

只是若不想死,他們便必須向寧凡叩頭。

三人咬著齒關,好似受到莫大痛苦。最終朝寧凡十叩九拜。

元瑤的臉上,露出怨恨的冷笑。

這個表情,她平生第一次露出,曾經她責怪寧凡對白魔宗下死手歹毒。

今日她才明白。若是重要的人被人所害,再善良的人,都會歹毒!

「你們叩頭了,但。我還是不會手下留情的…本宮不喜殺人,卻更不喜他受傷。陸北,你被他們追殺。損失了兩具傀儡是么…現在,本宮送你三個!祭傀之術1

元瑤心中的疼,都化作手中一道紫芒,一指點出。

起初是一道紫芒,最終卻分出三道,沒入三人體內。

那紫芒一經入體,立刻化作紫火籠罩三人,紫火焚體,三人痛不欲生,慘呼而死,眼露怨毒。

「你…不守信!我等已跪…」

「我從未說過,會放過你們!傀,現1

滋滋!

在紫火之中,三具高手妖魂俱滅,只留下大好的肉身。

元瑤的一言一行,寧凡始終默默注視,沒有干涉,只是看到元瑤含恨殺了三人、更將三人煉成傀儡,寧凡不免有些憐惜元瑤了。

「你不必勉強自己的…殺人,從來不是一件快樂的事,我知道,你不喜歡殺人。有你幫助,由我出手殺人,或許好些。」

「可他們,傷了你…」元瑤的目光,再無之前半分高貴,只有迷茫、顫抖。

自責,歉疚,畏懼…畏懼寧凡若死,她會如何瘋狂。

噗!

一口鮮血噴出,元瑤俏臉立刻蒼白,指尖紫火燒了一般,便停歇,只留下三具半成品的傀儡,眼前一黑,幾乎昏迷。

她實際上根本沒有徹底恢復修為…

只是看到寧凡有難,她不願再等,以自損為代價,強行將龐大的法力煉入仙脈,險些沒有重傷致死。

「北瑤1

寧凡目光有些緊張,將元瑤扶住,一探元瑤內息,方才發現,此女根本沒有徹底恢復修為,僅僅是強撐著來救自己…

「對不起,這三具大好的真仙屍首,煉製傀儡卻失敗了…」

元瑤恨自己沒用,或許,她即將與寧凡分別了,或許再不會相見了。

臨別之際,想給寧凡煉製三具仙傀,都辦不到么…

半成品,區區半成品,只相當於煉虛初期,護得住寧凡么…

「這三具傀儡,我很喜歡,煉虛初期么。正好,以我的修為,若是控制碎虛、仙人傀儡,定是控制不成,甚至可能被傀儡反噬1

寧凡作怪地捏捏元瑤手腕,毫不吝惜地對這三具界獸傀儡予以表揚,並立刻收入儲物袋。

被寧凡這麼一摸,元瑤好似恢復了力氣,沒好氣地抽回手,鳳目掙扎。

「上一次荒唐,是最後一次…你,注意分寸1

對受傷的寧凡,元瑤真是又心疼、又生氣。

明明傷個半死,還來調戲自己,要色不要命么!

「不過…謝謝…謝謝你一路保護我,若有機會,北天之上,我會報答1元瑤認真道。

當寧凡面對三名真仙都沒有出賣她時,她無法不感動。

「怎麼報答?」寧凡的目光故意在元瑤豐滿的酥胸掃了一眼。

「你…休想1元瑤微微緊張,藕臂橫抱胸口。

絕對不可以與寧凡發生第三次荒唐!一次是意外,二次是無奈,第三次自己會泥足深陷!

一定要守護自己的底線!未完待續。。

ps:

更新快無彈窗純文字

(快捷鍵:←)合體雙修 第338章元瑤動怒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合體雙修 第340章帝星傳承(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