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武俠仙俠 > 合體雙修 > 第118章這是,我的道!(第一更

合體雙修

第118章這是,我的道!(第一更

[更新時間]2013年11月01日 22:36 [字數] 5854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寧凡回頭,神情忌憚望著身後的瘦小老頭。/../

矮小不過五尺高,乾瘦如柴,面如殭屍冷漠,一襲黑色羽衣,身上籠著黑霧,滿頭亂髮如刺蝟,雙目血紅,但皮膚卻是白的滲人料想經年累月,在無光之地居住造成。

此人一出現,便給寧凡極其強烈的危機之感

碎虛!

開口便以冥羅果為代價,開口便以生死為要挾,這老頭,沒有給寧凡任何回絕的餘地,便提出自己的請求。

寧凡目中寒芒閃爍,他不喜歡這種被威脅的感覺即便對方,是碎虛老怪!

他心思百轉眼前的老頭,言辭不多,說明其性格孤僻。雙目凶光畢露,應是那種一個照面、直接捉人的性格。這種人,從性格看,應不屑與自己廢話半句。他想要自己做什麼,直接以修為壓制,即可!

但此人,沒有出手捉寧凡,僅僅是出言威脅是看在女童面子上,還是另有原因

隱隱的,寧凡感覺,那老頭的目光,似乎對自己煉丹的地脈妖火——黑魔炎,忌憚極深的樣子。那忌憚隱藏很深,但以寧凡眼力,還是發現了端倪。

古怪碎虛老怪,會忌憚單一一種地脈妖火?!

黑袍老者,周身黑霧,似有屏蔽神念之效,讓人無法窺探他修為。這手段,對碎虛老怪而言,有些畫蛇添足、多此一舉了且這黑霧氣息,給寧凡一絲極其眼熟的感覺,而立刻,他便想起,自己在何處,見過此黑霧。

冥羅果的果核之上,有著相同的氣息!女童錦囊中,萬年靈藥的陣禁,同樣有此氣息!

寧凡似乎有了猜測,他劍念一斬,立刻破去老頭身上黑霧,終於,看清了老者修為。

「劍念?1

老頭微微一驚,惜語如金。驚訝之後,見寧凡一副瞭然之色,面色一陰。

「你,看到了1

「不錯,我,看到了說吧,你有什麼事,求我幫忙。若你能給的報酬足夠,或許,我會答應。」

寧凡露出莫名微笑,但對老頭,再無之前忌憚極深的模樣。

這老頭,確實是碎虛老怪但並非本尊前來。且這老頭,對自己的黑魔炎,有著天生的畏懼

蛛絲馬跡中,寧凡發現老頭泄露的氣息,而劍念斬開黑霧,他發現了老頭的真實身份。

老頭不是人,而是,樹!一棵成精的老樹,一棵,冥羅樹!

來此地的,僅是老頭一段根須分身,從冥墳九層,一路穿刺而來,有著碎虛氣勢,但法力神通,僅僅是化神期模樣。

這一切,似乎是冥墳的特殊壓制了對妖物,高境界妖物,無法穿行低境界土層。

冥羅樹,是一種極為奇異的樹,見不得一絲火光,否則將立刻枯萎老頭冥羅樹成精,若是本尊,或許憑法力可抵禦地脈妖火但他來得,僅僅是化神級分身,對上寧凡五品靈火——黑魔炎,恐怕不需動手,便會枯萎!

短短時間,寧凡通過種種跡象,發現了老頭的弱點,並打消了對老頭的畏懼。若老頭真是碎虛親至,並提出要求,或許寧凡沒有選擇的餘地,但老頭既然有諸多弱點,自己若還被他威脅,則貽笑大方!

老頭滿面陰沉,他神念一直鎖定女童,擔心其有閃失,好在寧凡並未對女童做什麼,而老頭,自懶得現身。

但親眼目睹寧凡煉丹術突破五轉后,老頭的心中,卻升起一個想法。

他要捉了寧凡,留在冥墳,作為女童的專屬煉丹師!若有五轉煉丹師幫助,或許,女童體內的『虛毒』

以他碎虛修為,受到冥墳壓制,無法來到第五層,故而,只能派樹根分身捉人。

但分身來臨,卻發現,寧凡手中,掌握著恐怖的地脈妖火五品妖火,若是本尊,倒也不懼可惜區區一樹根分身,由於冥羅樹的特殊體質,只曉得被火光一照,恐怕立刻會分身枯萎消亡。

所以,老頭打消了直接捉拿寧凡的想法,而是以冥羅果利誘,暗中釋放威壓,以生死威脅首先,逼寧凡答應自己要求,待將其帶入冥墳第九層后則一切,都在自己掌握之中!那時候,他給不給寧凡應得的報酬,兩說。而寧凡,想要再離開冥墳,根本無可能!

老者一句威脅,實則暗藏無窮兇險,若是常人,或許攝於碎虛之威,心思慌亂,無從細想,中了老者圈套。

但寧凡見的碎虛,已經有骨皇、涅皇、小貂、雲不舒等人,碎虛,他不是沒見過,更有仙帝傳承,豈會被老者一個碎虛名頭給震祝

寧凡沒有慌亂,而是從老者言行之中、氣息之內,看出破綻。

此刻寧凡微笑不語,望著老頭,他倒要聽聽,老頭對他,有何請求。若是請求不難,他倒是極其願意獲得幾顆冥羅果的。

但,若老頭想讓自己進入冥墳九層,那是想都別想!

而老頭想要再以生死威脅自己,無可能!

「阿,阿公你不要生氣,餅哥哥是好人」女童怯怯地說道。而唯有看著女童,那老頭,才會露出一絲和藹目光。

「明雀,你還小待你長大,就會知道,人心險惡若非為你,我是無論如何,不願接觸人族的1

老頭眼光對上寧凡微笑目光,心頭含怒。

被自己威脅,寧凡竟然不生氣,還笑人類果然城府極深,卑鄙無恥喜怒都不寫在臉上。

老頭並不懂,寧凡為何會笑。笑是一種表情,是一種鎮定自若的處世原則,與心情無關,更以悲喜無關。

「老夫『冥羅』,如你所見,老夫僅僅一具樹根分身,奈何不了你,也確實有事相求具體什麼事,還請閣下來冥墳第九層后,與老夫好好商量一番。」

「我不入九層甚至,不入第六層1

寧凡收了笑容,後退三步,並猛然一跺腳,一道黑魔炎,被寧凡踏入地面之中。

而立刻,地面中,一道樹根被滋滋一聲,焚為飛灰,而名為冥羅的老頭,立刻悶哼一聲,似乎微微受傷。

偷襲?!老頭竟然趁說話之際,以根須偷襲寧凡!

「你誘我入第九層,並以根須偷襲我卑鄙無恥的,究竟是誰冥羅果,我不要了,幫助之事,就此作罷在你是明雀阿公份上,我不殺你分身,你若再阻我,我有辦法,通過斬你分身,讓你本體都受到一次傷害1

寧凡目光一寒,收了丹鼎,熄了地火。若非因為此地僅在老頭掌控之中,有無數化神妖獸窺伺,他斷然不可能對老頭這麼客氣,更不可能不殺其分身

「哼!想走!老夫確實奈何你不得,但這一墳之妖,俱聽從老夫命令,老夫或許殺不得你,但不讓你走,你,走得了么1

老頭目光一冷,神念似乎向四周,傳遞了什麼命令,而立刻,一個個化神級妖獸,帶著兇狠目光,朝寧凡一步步走來這,是威脅!而這威脅,顯然比老頭分身,難以對付!

氣氛僵持之下,一旁的女童,急切地一跺腳不知為何,她不願看到這個剛見一面的餅哥哥,和阿公鬧矛盾。

「夠了!阿公,你若傷害餅哥哥,我就,我就再也不吃『葯』了1

女童眼中,帶著一絲黑芒劇烈閃爍,而立刻,一股妖族之主般的威壓,讓所有化神妖獸,俱是蟄伏於地,瑟瑟發抖起來。

妖獸,畏懼碎虛老妖的冥羅,卻更加畏懼女童!

只是此黑芒一閃之後,女童的臉上,立刻露出痛苦之色,似乎讓黑芒劇烈閃爍,對她而言,極其艱難。

而一道道玄異的黑色紋路,隨著女童越來越痛苦的表情,開始浮現在其面容之上並有一對黑色的羽翼,自其脊背後,刺破衣衫,長了出來!

痛,鑽心之痛,女童幾乎在羽翼長出的一刻,便痛苦一呼,昏死過去

而老頭,則在目睹女童異變之後,露出駭然之色。

「不好,她妄動那股妖力,『虛毒』又開始發作了必須立刻給她吃藥1

虛毒,在上古時期,是一種極厲害的毒,產自太古冥雀的尾翼黑羽,融合了太古冥雀一身虛空之力與至毒。成年太古冥雀,尾羽虛毒,毒死真仙都輕而易舉。

很久之前,老頭便發現明雀體內,有著虛毒他施盡手段,為其壓制毒素,但最後震驚地發現,這毒素之厲害,遠超其預料,以他碎虛修為,根本無法抹除!

老頭以數種萬年靈藥配製了某種藥液,勉強將虛毒壓下,只要明雀不妄動妖力,則不會引發毒性。而每隔一段時間,吃些葯,就能一直壓制此毒。

他不懂煉丹術,配製的藥液,並不能根治虛毒,且漸漸的,虛度似乎對那藥液生了抗性,漸漸難以壓制。一旦虛毒徹底爆發,明雀或許會死所以,他在獲知寧凡突破五品煉丹術之後,動了心思

只是他萬萬沒料到,小明雀為了保護寧凡,竟然動用那禁忌妖力,導致虛毒,提前發作!

老頭心急如焚,此刻,再無與寧凡勾心鬥角的閑心這一次,不知明雀能否熬過這一關,能否活下去

他的眼光怒火中燒,好似要把寧凡吃了!

「若明雀死,老夫燃燒妖魂,萬劫不復,也要衝出冥墳,將你碎屍萬段臭小子,你滾吧!滾出冥墳1

老頭拎起昏迷的女童,立刻便要飛遁回冥墳第九層。

但寧凡並沒有離去,他眉頭一皺,卻仍叫住了老頭。對這老頭,他著實好感寥寥,但對女童他卻難以避免,有了一切關心。

「等等1

「你還想怎樣1老頭憤怒回頭,在見到寧凡眼中,同樣有一絲擔憂之後,怒色稍減。

「她不是中了虛毒若我沒看錯,她之前使用的力量,應該是太古王族冥雀的,『妖冥之力』你的葯,我不知具體是何物,但多半,是壓制虛毒之效壓制,不是幫她,而是,害她1寧凡目光凝重。

「妖冥之力!王族冥雀!不可能!她是一個小小丹魔,是老夫親眼見她長大1老頭心頭一凜,身為妖族,不可能不知道太古冥雀大名,更不可能不知曉,王族冥雀的恐怖。

他親眼見一個丹魔成形,長大,化作一個女童好好一個丹魔,怎會是太古冥雀,怎會是妖族巨擘這,簡直是胡言!

但,被寧凡這麼一說,老頭也覺得,女童體內的神秘力量,確實像是傳說中的王族冥雀,妖冥之力。

太古冥雀為妖族巨擘,而王族冥雀,則為萬中無一的存在。唯有王族冥雀,方能誕生妖冥之力,而憑此力量,王族冥雀,可輕易震懾其他妖族。

明雀這小丫頭,一出生,就對妖族有莫名克制,或許正是這克制之力,讓自己,對其生了好感若這力量真是妖冥之力,則一切都說得通了

老頭目中露出掙扎之色,但深思之後,已有三分相信了寧凡看似荒謬的論斷。

丹魔,如何成了王族冥雀,老頭不明白但事實,卻似乎是如此了。

若此妖力是妖冥之力,則此虛毒,本該是明雀獲得的莫大好處,一絲絲煉化,可能幾十年過去,她不是煉虛高手,也達到了化神境界只是這虛毒,卻被自己一直以藥液壓制而藥力,更在無形中,滋養了虛毒,讓那虛毒,越來越強橫

若明雀徹底煉化這虛毒,或許,已經足以突破煉虛期了但,如此恐怖的毒力,不是她一個金丹期小丫頭,能夠吞噬!

若明雀死,必定死於虛毒失控而虛毒之所以失控,竟然是自己一直壓制,所害!

「你有幾成把握,她身懷妖冥之力」老頭苦澀地閉上眼。

「七成」寧凡淡淡道。

「呵呵,你這麼一說,老夫卻有八成把握了難怪這虛毒,竟然還能吸收藥液之力滋長,老夫,懂了如今明雀,可還有救」

「虛毒一散,必死無疑,冥墳九層,寸草不生」

「呵呵,小友,你低估了這虛毒之力若虛毒散,豈止冥墳九層必死無疑,就連地底十萬丈之上,方圓十萬里,也要,灰飛煙滅!小友,我不與你廢話,你可有手段,救一救她1

「有,三成把握」

「三成」

寧凡微微閉上眼。

生死有命,他只有三成把握救回女童女童的體質太怪,虛毒的等級,也未知太多的不確定,能有三成把握,已經難得。

「是么,三成老夫連一成把握都沒有你若肯救明雀,有什麼條件,你說吧1老頭目光一閃,凜然道!

「我有三個條件第一個條件,你得交一絲真魂,在我手上,如此,若你對我不利,我隨時可讓你重傷1

「這可以1老者微微遲疑,遲疑的,倒不是交出真魂,而是因為寧凡第一個條件,竟不是索要好處,卻是自保。

「第二個條件,我要使用你的萬年靈藥有此靈藥,我救人成算,可提升到七成1

「七成!這個當然可以1起初聽到寧凡索要萬年靈藥,老頭還不屑,但聽說這些靈藥,是為了提升救人成功率,更能有七成機會,救回明雀,老者立刻一口應下,大喜過望。

「第三個條件,我還沒想好若是救活這小丫頭,我會以此條件,索要報酬若是治療失敗,則虛毒必散我不認為此虛毒,能波及地面十萬丈以上的國度但我相信,冥墳之中,我,必死」

寧凡大有深意看了老頭一眼。老頭之前說虛毒擴散,會毀掉地面十萬里國度,絕對是虛言相欺,為的,便是讓寧凡心存無路可逃的想法,冒險為明雀解毒。

若沒有這個威脅,老頭不能保證寧凡會不會離開冥墳他卻不知,寧凡為人有諸多缺點,但對恩,卻從來是有恩必報。

女童對寧凡,恩情微不足道,但若不是為了幫寧凡解圍,也不會妄動妖冥之力,更不會觸動虛毒,陷入險境。

但這對她,或許也是機緣若無此事,寧凡或許就此離去,不會知此女虛毒被耽誤,而終有一天,此女會虛毒爆體而死。

救明雀,七成成算,若成功,則寧凡無恙。若失敗,則虛毒爆發,冥墳不存,他必死於冥墳。三成死亡幾率,足以讓一般修士望而生畏,但對寧凡而言,有七成幾率,足夠讓他冒一次險。

若不救明雀,則寧凡自問,自己究竟修得什麼道!若不救明雀,自己最後對恩的一點堅持,都將變得可笑!

他會救明雀,但不是因為老頭的威脅,更不是為了索取回報僅是因為,道心的堅持!

他徐徐逃出一塊傳音石,點出一道法訣,傳音給了薛青。

「薛青,你帶紙鶴、小藍、思思速速離開冥墳1

這險,他決定自己冒,卻絕不願連累紙鶴等女子!對薛青等人,他沒有給出任何解釋。

這是,我的道!

寧凡的眼中,一絲道心蛻變,正緩慢、但驚世駭俗地進行著!雨之神意,竟在此道心蛻變下,同樣緩緩蛻變!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