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武俠仙俠 > 合體雙修 > 第1168章 世界如謎,不知為知

合體雙修

第1168章 世界如謎,不知為知

[更新時間]2017年07月17日 11:46 [字數] 8555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誰能告訴老身,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何連紫雷道君這等大人物,都來養道山問罪了1飛鳳仙王心急如焚,哪顧得上身體虛弱,立刻便要起身,出去看看外面的狀況。

幾名侍女阻攔不得,只得攙扶著飛鳳仙王,走出房門。

不只是飛鳳仙王,此時此刻,整個真雷族四十萬族人,都因為紫雷道君的到來,亂成了一鍋粥。畢竟在真雷界,仙帝強者乃是至高無上的存在,隨便哪個仙帝都有碾壓真雷族的實力,不得不慎,不得不懼。

雖說早有心理準備,但當金雷、木雷二位仙王真的看到紫雷道君到來,還是有些緊張。

不過一看到寧凡鎮定自若的神色,二人又感到內心一定。

「此人既然故意引紫雷道君前來,自然有辦法對付此人,我等只需靜觀其變即可」二人如是想道。

紫雷道君負手立於養道山上空,眼皮都懶得睜開,神情倨傲無比。

區區真雷族,他絲毫不放入眼中,若非有人傷了雪山三尊,打了他的臉,他甚至不屑於踏入這片靈氣貧瘠的雪域。

這是一個成名已久的六劫大帝,和大部分的封族雷修相同,他的身體完全由精純的雷力構成,妖異異常。在其體內,更有不弱的古妖氣息散出,那等古妖氣息,已達到祖血級別的古妖層次,頗有幾分凌厲。

「老夫再說一次,傷了雪山三尊的狂徒,給老夫滾出來1

隨著紫雷道君一聲怒吼,在其背後,一道紫電凝聚的巨大靈輪驟然幻化出來,赫然竟是其古妖靈輪。

他的吼聲回蕩天地,每回蕩一次,便會有一部分真雷族人被震得悶哼咳血,強如飛鳳等真雷族仙王,都隱隱承受不住此人威壓!

「此人居然是祖血古妖我剛入此界斬殺的那兩名雷妖,雖也身懷一絲古妖血脈,但那血脈卻極弱。此人則不同,他的古妖血脈十分純正,顯然已經習有所成,且竟連靈輪都凝聚出來了。末法時代,四天之內,妖族因為某些變故失去了妖靈力,已很難誕生古妖了,最多只能誕生些模仿古妖而修的偽古妖。偏偏這真雷界與世隔絕,使得此地妖修並未失去妖靈力,依舊能夠誕生古妖」

寧凡目光微微一閃,身形一晃,已出現在長空之上,一拂袖,竟詭異的消散了紫雷道君的天地一吼。

白雪紛飛中,寧凡與紫雷道君隔空對峙。見寧凡終於現身,且居然輕易便破了他的妖吼,紫雷道君面色微微有些難看。

更讓他意外的,是寧凡十分面生。他本以為欺負雪山三尊的人,是真雷界某個成名已久的仙王,但看起來,似乎不是。

「此子身上沒有封天雷妖的氣息,他不是我封族成員,這點可以肯定;此子要麼出身於中等族群,要麼就是一個下等真雷族,總之來頭不會太大,這一點,沒什麼好擔心的此人的修為同樣無須忌憚,雪山三尊說他是一名巔峰仙王,不過在老夫看來,他的仙王氣息遠遠沒有觸及大圓滿境界,弱,太弱1

「從此地遺留的煞氣來看,此子之前還在此地擊殺過封族雷修巡邏者,哼!區區中下等的修士,竟敢擊殺我封族雷修,真是找死1

紫雷道君心思飛轉,目光快速地陰沉了下去,冷哼一聲,對寧凡倨傲道,「小輩報上名來!老夫手下不殺無名之輩1

「」寧凡好似沒有聽到紫雷道君的問話一般,根本懶得作答,而是朝飛鳳仙王所在的雪山方向望去。

飛鳳終於出現了

面對這個風燭殘年的老嫗,寧凡說不愧疚那是假的。他嘆息一聲,開口傳音,對飛鳳仙王說了些什麼。

起初飛鳳仙王還在思索寧凡的身份、目的,但當她聽到寧凡傳音的一瞬間,忽然呼吸一滯,繼而滿面死氣,老淚縱橫。

「飛鳳大人,你、你怎麼了1幾名侍女一下子慌了。

「沒什麼,讓老身緩緩就好只是一個故人去世了而已只是他再也回不來了而已」飛鳳痛苦的閉上眼。

另一邊,紫雷道君則被寧凡的無視激怒了!

「大膽!老夫以仙帝身份問你話,你竟敢無視老夫1

但見紫雷道君渾身妖靈力一催,雷妖靈輪中頓時雷光閃爍,飛出了數以百萬的細小蚊蟲。

那些蚊蟲通通是以雷力所化,形貌奇特,難以叫出名稱。

每一隻蚊蟲都有命仙修為,百萬蚊蟲當中,甚至還包括了幾隻仙王巔峰的蚊蟲,鋪天蓋地的出現,給人以頭皮發麻之感。

「這就是仙帝老怪的手段嗎!竟能以雷力變化數百萬仙蟲,倘若這數百萬仙蟲席捲而下,我真雷族絕對會被這些仙蟲吞噬一空1金雷木雷二位仙王,被紫雷道君的通天手段鎮住了。

無數真雷族人驚恐不已,發出驚呼,整個真雷族地蟲鳴聲、人驚聲匯聚在一起,嘈雜不已。

「蟲術么」

寧凡神色沒有任何波動,只抬手一指,雪空上頓時顯化出了太素雷圖。但見太素雷圖一卷,數百萬由雷力凝聚而成的仙蟲,俱都被雷圖捲走;雷圖撐開,所有仙蟲化作了飛灰。

靜!

死一般的靜!

整個真雷族誰都沒有料到,寧凡竟能一招秒殺數百萬仙蟲,其中甚至包括數名仙王蟲!

一些對真雷族歷史有所了解的老輩修士,更是隱約看出了太素雷圖的底細,呼吸開始急促!

太素雷圖!

這不是封印一來,真雷族最傑出的人物所創造的神通嗎!

此子和那位大人究竟什麼關係!連十二雷尊都模仿不出真正的太素雷圖,此子居然能夠使用!

「太素雷圖!你你你,你究竟是誰1紫雷道君第一次露出驚恐之色,一切只因為曾經的太素雷帝,憑藉此圖,給封族雷修留下過巨大恥辱與重創!

但更讓他驚恐的還在後面。

隨著寧凡再次抬手一點,雷圖忽然調轉方向,朝他席捲而來。

紫雷道君面色大變,閃身欲躲,卻哪裡躲得開,因其身體為雷霆所化,根本無法避開太素雷圖的吸力,一身保命手段全都在這一刻無效化!

他被直接吸入了太素雷圖!

隨著太素雷圖一卷,他的肉身直接成了飛灰,只剩妖魂昏迷不醒,被寧凡放出雷圖,擒走。

冷!

徹骨的冷!

這一刻,寧凡的沉默背影落在真雷族眼中,儼然成了一個絕世凶星。堂堂仙帝修為的紫雷道君,竟被寧凡隨手滅掉肉身,擒下妖魂,這一幕,太過震撼人心!

原來高高在上的仙帝,也會如螻蟻一般被人碾壓嗎!

能夠碾壓仙帝的寧凡,實力究竟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仙帝古妖,不過如此,是我過於高估此人的修為了么?還是說,我的太素雷圖對於此界的封族雷修,天生存在剋制,能讓對方連逃命都做不到」

以寧凡的浩瀚法力,加上太素雷圖的雷嬰、雷雀圖靈,能夠憑此術秒殺紫雷道君這種人物一點也不奇怪。

讓寧凡奇怪的是紫雷道君明明想要逃跑,但在太素雷圖之下無力做到此事,一切逃跑手段都被無效化了。

「看來我對太素雷圖的研究,遠遠沒有透徹,此術當中還有很多秘密,是我所不知的」

擒了紫雷道君的妖魂,寧凡沒有第一時間將之煉為萬靈血滅殺。

這是因為擒下紫雷妖魂的瞬間,寧凡從整個真雷界之中,感受到了一股意志層面的阻礙。

有一股龐大的意志,不允許他抹殺紫雷道君。

那股意志,很眼熟,赫然竟是紫斗仙皇的意志力量

「是紫斗仙皇,在阻止我殺人么當我試圖進入真雷界時,這股意志沒有阻止;當我滅殺低階雷妖時,同樣沒有阻止;但當我想要滅殺仙帝時,它卻阻止了」

寧凡眉頭一皺,這一刻,他陷入了兩難的境地。

一面,是有恩於他的紫斗仙皇。

一面,是有恩於他的太素雷帝。

寧凡有生以來,頭一次覺得自己當年答應太素雷帝的請求,有些草率。

他不知道真雷族對紫斗仙修做過什麼天怒人怨的事情,若沒有這等大仇,他們豈會被紫斗仙皇鎮壓。

作為此界的監管者,封族雷修們有著負責監視真雷族的職責,自己滅殺低階雷妖,紫斗仙皇或許不會反對,但若是滅殺仙帝,極可能引起此界監守者的力量失衡,使得真雷族坐大此事是紫斗仙皇不願看到的。

紫斗仙皇想要打壓真雷族。

太素雷帝卻想要拯救真雷族。

寧凡原本打算直接以武力,鎮壓了封族雷修,將真雷族救走,但眼下他卻有了猶豫,有了兩難。

紫斗仙皇如此排斥真雷族,莫非他低估了此事的嚴重性,又或者,這裡面有什麼他不知道的內情

既然有過承諾,寧凡一定會解救真雷族。但或許他的解救方式,不應該是暴力解救;或許,他應該先了解一下真雷族被鎮壓的來龍去脈,重新制定方案

內心有了計較,寧凡沒有強行滅殺紫雷道君的妖魂,而是暫時將他封在雷圖之內。

在所有真雷族修士敬畏的目光中,寧凡重新降落在了養道山之上,和飛鳳仙王傳音了些什麼。

而後,飛鳳仙王便突然宣布,寧凡是真雷族的貴客,是來自表世界的人,是太素雷帝請來的救兵。此刻她有事要和寧凡商談,不允許任何人打擾。

最終,飛鳳仙王將寧凡帶至養道山的真雷族密地。

原處,只留下金雷、木雷仙王目瞪口呆。

他們居然從始至終,猜錯了寧凡的身份!

罕有人知,在養道山山腹之中,藏有一處密地,那是真雷族復興的全部希望。

飛鳳仙王在前面領路,帶著寧凡走出這片山腹密地。

寧凡在後面跟著,他看著前面顫顫巍巍的飛鳳仙王,心中暗暗嘆息。

他已經將太素雷帝道消人亡的事情,告訴給了飛鳳仙王,亦將太素雷帝囑託的丹方,交給了飛鳳仙王。從始至終,對於太素雷帝的事情,飛鳳仙王沒有多問一句,但寧凡看得出來,這個老態龍鐘的女子,很傷心,越是不言,越是沉默,那傷心便越刻骨。

「前輩節哀」寧凡終於還是勸道。

「呵呵,節哀?沒有那個必要,又不是年少多情的小兒女了,哪有那麼多兒女情長,哪有那麼多痛徹心扉。只是有些遺憾罷了,當年他不聲不響離開真雷界,留我在這裡等待;如今等來了結果,卻又是這般結果他在表世界,一定活得肆意縱橫吧?」飛鳳仙王終於還是詢問了太素雷帝的事情。

「表世界?」

「你不知道世界表裡?看來你並不是睜眼修士呢,能來到真雷界,怕是用了什麼特殊手段吧。老身也不是睜眼修士,自我真雷族被封印算起,其實只誕生過太素一個睜眼修士,也只有他一個人,能從里世界,走到表世界,去尋求辦法,解救我真雷族。山有內外,水有深淺,這世間的一切,其實都有表裡之分,世界也不例外。在真界有這麼一種說法,表世界的一切,都是虛幻;里世界的一切,才是真實。這種說法,老身也不知真偽,但想必有幾分可信吧」

「前輩是說,晚輩生活的四天九界,其實只是世界的表象,所見到的一切都是虛幻的?」寧凡搖搖頭,對於這種說法,他向來是嗤之以鼻的。

真也好,虛也好,那並不重要。若他的所有溫暖,都只是虛幻,那他寧可虛幻一世,何必追求什麼勞什子的真實。

「呵呵,都說了老身不是睜眼修士,這種說法是對是錯,老身又怎麼知道呢。不說這個了,給老身講講太素吧,老身想聽聽他走出真雷界以後的事。」

寧凡點點頭,將搜集到的太素雷帝事,一一講述給飛鳳仙王。

實際上,對於太素雷帝的事,寧凡基本也都只是聽說,那些事太古老了,經過太多的流傳,已漸漸背離真實性,反而更偏向於故事性。

但飛鳳仙王還是聽得津津有味,就好像她始終陪在太素雷帝身邊,親眼目睹了太素所有事一般。

對於太素當年的不告而別,她不是不怨,不是不恨。但更多的,卻還是思念吧

「能成為表世界屈指可數的掌位大帝,太素果然走到哪裡,都不會埋沒。若非真雷族的血脈限制了他,以他的資質,他大概能走到更高境界吧」飛鳳遺憾道。

「真雷族的血脈,限制了太素雷帝么」寧凡沉吟不語,不知在想些什麼。

二人一時無話,不知走了多久,前方昏暗的密道,忽然傳來了一絲血腥味道。

那裡有一個密室,密室當中,別無他物,只有一個巨大無比的血池。

當寧凡走入密室,看到血池的瞬間,關於真雷族的一些奇異之處,他終於有了答案。

難怪真雷族修士,會有巨大的修為斷層

「你說你想知道我真雷族被封印的前因後果,這些事本是我族禁忌,不可以告訴外人的,但你不同,你是太素信任的人,所以老身信任你,但你必須保證,今日所聽所聞,絕不可告訴給第二人。此事,你可能做到1飛鳳仙王忽然十分嚴肅,問道。

「可以。」寧凡點點頭。

「如此便好。讓老身想想,該從哪裡給你講述這個故事呢。先說說我族秘法吧。在我真雷族,共有三種秘法,皆需要以血為引來施展,故而這個血池是不可或缺的。秘術之一,名為血脈聚合術,可通過大量獻祭族人,來強行拔高某個族人的修為。小友應該注意到我族族人當中,有著巨大的修為斷層了吧?那些人去了哪裡呢?哎,他們就在這個血池裡。為了我族復興,他們獻出了自己的生命,若非有他們的犧牲,以我真雷族世代居住的這片靈氣貧瘠之地,怎麼也不可能誕生萬古強者的老身也好,金雷木雷也好,就連曾經的太素,都是基於族人的大量犧牲,才能走到這般境界所以,小友可以理解我們這種人肩上背負的責任,有多麼沉重嗎」

「果然」隱隱有了猜測的寧凡,聽了飛鳳的講述,並沒有太過驚訝,但也被那種義無反顧的犧牲震撼到了。

「我族秘術之二,名為血雷掌控,可通過大量獻祭族人,令某個族人掌握血色雷霆的驅使方法。這種血色雷霆,據說是真界八部神雷之一,喚作夜叉神雷,據說是某個名為紅夜叉的太蒼劫靈所創。由於是走了捷徑才掌握的夜叉神雷,自然和真正的夜叉神雷威能差距極大,但也足以橫掃末法時代的諸多雷霆了。」

「紅夜叉!太蒼劫靈1寧凡目光陡然一變。

他怎麼也猜不到,會在真雷界聽到這個名字。

當年他曾和一隻名為青那羅的先天雷靈交過手,從那名雷靈手中,他得到了一個骨鞭。

據說那個骨鞭,是以一個名叫紅夜叉的女子之骨,所製成。

可寧凡偏偏又從那名女子骨骼當中,感受到了紅衣的氣息。

紅衣是他在雨界遇到的奇女子,為何會與太蒼劫靈、紅夜叉扯上關係,寧凡不知。

且他還曾在吞噬塵樹中的劫主意志時,於幻夢中,見過那個紅夜叉一面

雨界的紅衣,機緣巧合學到了太素雷帝的血色雷霆,故而縱橫雨界,厲害無比。

此刻寧凡卻又得知,太素雷帝的血色雷霆,是從一個名叫紅夜叉的前輩那裡學到了

這一刻,寧凡好似看到了無數紛亂的因果線,交織在真雷界。

他又似乎從紅衣、太素雷帝、紅夜叉的因果循環中,看到了什麼,待要深思,卻又無法明悟關鍵。

飛鳳沒有注意到寧凡的震驚,接著道,「我族第三秘術,名為逆命之雷。可通過大量獻祭族人,令某個族人回到過去。這種回到過去的方法,並不是真的時間倒流了,而更像是一種輪迴入侵。是以輪迴局外者的身份,強行入侵到自己不該出現的某段輪迴,親眼見證那段輪迴的所有過去。當然,入侵后,你無法改變任何事,也基本上不會有任何人,察覺到你的入侵若是察覺,則就連這種察覺,也都在輪迴之中,逃不出,走不掉。」

「哦?真雷族居然還有如此神奇的秘法,居然能夠以局外人的身份,回到過去?」寧凡還未從紅夜叉的驚訝中恢復過來,又被真雷族的逆命之雷驚到了。

入侵輪迴,回到過去!

這樣的說法,和古魔一族的上品魔腔橫渡輪迴的說法,似乎很像,有著極大的共通性!

「看來搜寶羅盤指明的第五種東西,就是這逆命之雷了,若我能領悟這一秘術,將其精髓融入到我的偽魔腔當中,定能讓我的偽魔腔完成度大增1

寧凡雖然想得到這逆命之雷的修鍊法門,但當然不會在此刻開口的,而是由著飛鳳仙王繼續說下去,沒有打斷。

「當年太素就是用了這個秘術,回到了過去的某段輪迴。我不知道他看到了什麼,我只知他回來以後,自稱在那段過去之中,遇到了一個前輩,而那個前輩,給他指明了一條道路,一條可以拯救真雷族的道路也是在那時,他萌生了念頭,最終不告而別,離開了真雷族」

太素雷帝曾以秘術回到過去,遇見過一個前輩

寧凡露出回憶之色,回憶的,是當年太素雷帝的話語。

「當年的太素雷帝,好像真的提到過,他是受了某個前輩的指點,才來救我的」

「當日魔羅一戰,曾有一個紫衣神秘人現身,一掌斃了魔羅魔念,風華絕代我曾以為那個神秘人就是紫斗仙皇,但此刻再想,卻真的不像」

「當年我因為見到疑似紫斗仙皇的人出手,才會認鬃逡皇攏不會忤逆紫斗仙皇,故而一口答應了此事;如今來到真雷界,我的所見所聞,卻是紫斗仙皇並不想放走真雷族,這與我當年所見相違背那個紫衣神秘人若不是紫斗仙皇,又會是誰此人想必就是指點太素雷帝的前輩高人了但魔羅大帝又說,他曾在六道輪迴中見過此人,此言何解」

寧凡目光一陣茫然。

先是紅夜叉,后是逆命之雷,種種因果糾葛,讓他有些看不清自己,看不清輪迴,看不清過去未來了。

太多的因與果,無法對應,這種感覺,就好似你看到的風景,明明是白雪皚皚,但你卻感到了炎熱,感到了灼與燙

錯了

有什麼東西錯了

錯的不是那些因果

錯的是我

「我所經歷的人和事,之所以會有一些地方因果認知混亂,那是因為,我所經歷的人和事,未必都處在同一個時間線我所遇到的人,有些來自於過去,有些來自於未來,有些來自於其他輪迴時空修士自以為能看清過去未來,但其實他們看到的,根本只是他們臆想中的過去未來。真正的修真界歷史,沒有過去,也沒有未來,有的只是一個個圓,周而復始,彼此交錯」

這一刻,寧凡忽然有了頓悟,似明白了什麼,喃喃自語。

飛鳳一詫,不知道寧凡在說什麼,也根本聽不懂,但她卻能判斷這些話語裡面,包含了至高無上的感悟,是如今的她無論如何也無法企及的。

「這世間,先有雞還是先有蛋先有果還是先有因先有過去還是先有未來先有我還是先無我是先有蝴蝶,還是先有寧凡」

寧凡越想越深,他好像在這一刻,因為一些頓悟,觸碰到了世界的真實,但這真實太高深了,太禁忌了,是如今的他所無法觸碰的東西!

噗嗤!

一道血箭噴出,寧凡目光恢復焦距,從頓悟中蘇醒,苦笑。

「因果混亂又如何過去與未來讓我困惑又如何只要一路走下去,總能找到答案。」寧凡長舒了一口氣,恢復了正常。

沒人知道寧凡頓悟到了什麼,飛鳳更不知道。

「恭喜小友有所突破。」飛鳳老懷欣慰,恭喜道。她雖然不懂寧凡領悟的是什麼,但卻看得出來那是很高深的東西。太素委託的人,果然不是等閑,或許這一次,真雷族真的能在此人手中獲救吧。

「由老身給小友講解真雷族的歷史,太過麻煩,小友何不藉助逆命之雷的秘法,自行回到過去,見證我真雷族的興衰?」飛鳳仙王建議道。

「不是說使用逆命之雷的秘法,需要獻祭大量真雷族族人嗎?此事不妥。」寧凡皺眉,拒絕道。

「不,那是對普通人而言。因為普通人缺乏使用此術的某種前提條件,故而需要獻祭來幫助。這一切,恰如同掌握夜叉神雷。但若是對小友這類特殊修士,是無須獻祭的。老身的祖父,就是一個無需獻祭就能回到過去的異類。而他的身上,恰有一種和小友類似的道悟氣息或許小友也能做到此事也未可知。」

說話間,飛鳳將一卷古老皮書遞給了寧凡,其中記載的,赫然竟是真雷族第三秘術——逆命之雷!

此術,是寧凡來到真雷界的目的之一,卻不料,會以這樣一種近乎贈送的方式得到!

他甚至都沒有開口索要

「你擒了紫雷道君妖魂,卻不殺之,想必你的內心對於是否拯救真雷一族,尚有一絲迷茫。老身不會強迫你拯救真雷族,要如何做,你可以在看過真雷族的過去以後,自己決定。近些時日恰是十二雷尊舉辦雷府道果大會的日子,在大會結束前,他們就算知道紫雷道君被你所擒,也無暇親自出面對付你,而會等到道果大會以後。有了紫雷道君的前車之鑒,等閑真雷界仙帝,怕也是不敢擅自前來的,而是會選擇等待雷尊親自出面」

「你有十日。十日後,雷府道果大會結束,十二雷尊必定親自出面,來此擒拿你。」

「十日內,你可自行領悟逆命之雷,嘗試著回到真雷族所在的過去;十日後,大軍來到時,你是去是留,是救我族還是不救,都隨你。我族已經在紫斗仙皇的奴役之下,活了太久太久,便是繼續這般苟活下去,也無妨的,你不必為難,不必和太素一樣,為了責任,拋卻情感」

飛鳳言罷,嘆息離去。

空蕩蕩的山腹血池,只剩寧凡一人,沉默。

許久,他才翻開記載逆命之雷秘術的皮書。

皮書的第一頁,寫著這麼一段卷首語。

「不要問輪迴是什麼,重要的是你選擇相信什麼。」

「不要問過去與未來,這世界無終亦無始。」

「不要去尋找答案,答案將是你無法承受之重。」

寧凡目光陡然一變。

若他沒有看錯,這卷逆命之雷所有的字跡,赫然竟是他的字跡!

字跡的相似,難道只是一種巧合么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