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合體雙修

第1162章 古烈今修皆落寞

[更新時間]2017年06月30日 07:52 [字數] 7319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戀上你630bookla,合體雙修最新章節!

十年,對於修士而言太短。

界河大戰仍然是整個東天津津樂道的話題。

十年當中,寧凡服食了大量的烏賊糰子,整個人的氣血,暴漲了數倍不止。這等氣血數量,比之一些准聖都不弱太多了,當然,和黑繩那種生命力旺盛的怪物還是沒法比的,和血神更烏就更加沒法比了。

同樣氣血暴增的,還有葬月,她的氣血強度,已經超越了一階准聖的範疇,可以真正二階准聖媲美了。

氣血的增強,對於寧凡的實力,自然有這不小的提升。

回神米的耗盡,則使得寧凡的戰鬥力有所跌落,難以超水平戰鬥了。

當日與血神更烏一戰,寧凡將剩下的回神米全部吃光了,沒有回神米,十字光環是無法無限開啟的。

好在寧凡如今的修為,和界河大戰以前截然不同了。現如今,以寧凡全盛狀態的心神強度,可以持續開啟十字光環半個時辰左右,比當年的415息提升了太多。

半個時辰的十字光環,足夠他解決絕大多數的半聖對手了;當然,遠遠不夠他對付一階准聖就是了。

面對準聖,可以自保而無法取勝;面對半聖,已經無敵。這就是寧凡目前的實力定位。

十年過去,葬月的傷勢終於痊癒了。

而寧凡也終於在某一天,悄然離開了殺戮殿。

同樣離開殺戮殿的,還有牛滿山。他給寧凡烹飪了十年的烏賊糰子,也教導了三名義子十年,是時候好好出去逛逛了。

他在河底憋了太久,他要花些時間,在東天的各大星空遊山玩水,尋訪食材,好好玩個痛快。

「哎,為父教導了你們十年,能領悟多少天牛皮紋的精髓,就全看你們三人的造化了。小八,小二,小鴉,你們三個記得勤學苦練,以振興天牛族為己任,不可懈擔」牛滿山即將離開殺戮殿,唯一放不下的,就是烏老八、朱二、鴉天狗。這十年,二人一狗對他還算孝順,故而對於這二人一狗,牛滿山還是稍微動了一點真感情的。

這也是寧凡有意讓烏老八等人牛滿山為父的原因。牛滿山有義子在寧凡身邊,寧凡就更不擔心牛滿山會沒事破壞世界了。

「父親!一路保重1

「阿爸,一路小心,早些回家1

「汪汪汪1

一人二狗全都涕淚橫流,真情流露,讓牛滿山更加感動。

有兒子的感覺真好!

他牛滿山在這個世界上,再也不是孤獨一人了!天牛族還有四個族人,哈哈哈!

「哎,可惜你們堅決不讓為父除掉你們的奴禁,否則為父說什麼都不能讓我天牛族人,繼續給那寧凡當奴僕了。」言及於此,牛滿山又有些恨鐵不成鋼,沒好氣地瞪了烏老八等人一眼。

「一日為奴,終身為奴!小八承諾過要一生服侍寧凡主子,誓言猶在,豈能拋棄主子,請父親原諒1

「小豬讓父親失望了1

「汪汪汪1

牛滿山被烏老八等人的忠義感動了,雖說他不喜歡天天口呼正義的傻瓜,但也希望自己的三個義子,懂得感恩,不會背叛自己,不會背叛天牛一族。

在牛滿山看來,自己這三個義子,連主人都不願背叛,又怎麼可能背叛自己的父親?都是好孩子埃他雖然氣他們不願恢復自由身,卻也感動於他們的赤子之心。

「好好好!既然是你們的決定,為父也不逼你們。為父這便走了,你們三個切記不能將天牛一族的秘術傳出…」

又叮囑了一番,牛滿山才老懷欣慰地飛離了殺戮殿。

而當牛滿山一走,烏老八等人一瞬間變了臉,那變臉速度比翻書還快。

敢情這些人對牛滿山的父親神情,都是裝的!

「嘿嘿,居然想讓貧道背叛煞星!你雖是遠古大修,可煞星日後的成就,卻絕對在遠古大修之上。此刻背叛了煞星,等煞星日後比你還強時,秋後算賬怎麼辦!且跟在煞星身邊,能獲得多少好處,你根本不懂!你卻不知,當初煞星主動要放貧道自由,貧道都沒有同意!世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世人看不穿1烏老八怪笑道。

「烏兄此言大善!給寧老魔當奴僕不僅不是屈辱,反而是一種榮幸,一種機遇!寧老魔為人,外冷而內熱,只要我等盡心服侍,日後獲得的好處,絕對比跟隨任何一個主子都要大的!傻子才想要自由1朱二深以為然。

「汪汪汪1

烏老八等人的真正想法,牛滿山註定是不懂的。不是牛滿山憨厚老實,實在是烏老八等人太善於偽裝真實感情了。

星空某處,寧凡忽然似有所感,朝身後遙遠方向望了一眼。

他的雨念傳來感應,牛滿山已經離開了殺戮殿。甚至於,雨念還將牛滿山等人的對話,傳到他的耳中。

這是牛滿山臨行時的囑咐,可惜這囑咐,似乎只是牛滿山的一廂情願…

寧凡一拍儲物袋,從儲物袋中取出三張牛皮古卷,分別是烏老八、朱二、鴉天狗獻上來了。

早在這三人剛得到天牛族秘術的時候,便爭搶著將這秘術獻給了寧凡。

《天牛皮紋空間卷》,得自烏老八之手。

《天牛皮紋遁甲卷》,得自鴉天狗之手。

《天牛皮紋心靈卷》,得自朱二之手。

據皮卷記載,天牛皮紋最初有十二種,半數失落在歲月長河當中,餘下的六種皮紋,牛滿山也並未全部掌握。

天牛皮紋博大精深,想要全部修成,全部精通,太難。牛滿山擔心三個義子貪多嚼不爛,故而每個人都只賜予了一種最適合他們的皮紋修鍊法門。

卻不料,這三種皮紋修鍊法門,最終都便宜了寧凡。

「,,…其中空間皮紋領悟最難,如今的我居然連皮毛都難懂;遁甲皮紋所需修鍊材料最貴;心靈皮紋反而是最易入門的一種,只需冥想便可修鍊,無需藉助外物。我體內本無天牛血脈,須擇一入門,才能修出天牛血。十年前,我選的是心靈卷,可惜十年過去,我距離真正修出天牛血脈,仍舊差了一絲。從無到有,果然很難…」

寧凡一嘆,將三種皮卷收好,妖靈力催動之下,左目妖星之中,多了一個將凝未凝的天牛星。

隨著他妖靈力一收,左目妖星又一一消失了。

「北天,我必去,那裡的戰況讓我擔心,但想要去北天,卻絕非易事。我能使用的辦法,只有古魔魔腔。可正統的古魔魔腔,修鍊太難…」

寧凡的魔血等級,達到了要求,無法達到要求的,是對空間之力的領悟。

起碼需要達到空間掌位的臨界點才行!

這個要求太高了,倘若寧凡真有這種空間資質,還修鍊魔腔幹嘛,四天九界皆可任意穿梭!

正統魔腔暫時沒有可能修成,如此一來,寧凡只能退而求其次,另外製定計劃,打算自己創造一種修鍊要求較低的,姑且先偷渡到北天再說。

寧凡有著天人第二境的道悟,手中又有正統魔腔的修鍊法門,想要在正統魔腔的基礎上,創造一種偽魔腔神通,倒也不是沒有可能,但過程絕對不容易就是了。

十年當中,寧凡除了吃糰子、修天牛心靈皮紋、夜晚啪啪啪,餘下的時間基本都在研究偽魔腔。

目前為止,偽魔腔的研究進度,才進行到十分之一,便遇到了無法攻克的難點,讓寧凡頭疼不已,這也正是他離開殺戮殿的理由。

寧凡取出搜寶羅盤,也不知以羅盤搜索了什麼,而後羅盤上便出現了一個又一個光點。

距離他所在位置最近的光點,位於化龍星。

化龍星原本不叫化龍星。五百萬年前,化龍星還只是一顆廢棄星,直到有一天,一個道號化龍尊者的人,來到這這顆廢棄星,以大神通為此星開闢靈脈,遷移宗派。自此,此星開始以化龍為名。

寧凡倒是沒有想到,他要找的第一個東西,會在這化龍星之上。

說起來,此星曾經的主人化龍尊者,還是寧凡剛入界河時的部將,有過袍澤之情。

可惜那只是曾經了,此星的主人早已不是化龍尊者,因為化龍尊者已經戰死…

當年的回憶,重現於眼前,讓寧凡微微一嘆。

化龍尊者戰死了。

至於化龍尊者的本命法寶,早已在寧凡返回東天的第一時間,便派人送回了化龍星,交到了化龍尊者的後人手中。

既然恰好路過此星,寧凡倒是不介意散開神念,看看化龍尊者的後人生活是否還好。

這一看,不要緊,寧凡竟看得目露寒芒。

他將神念一收,朝著化龍星降落,此時此刻,化龍宗之內,正在舉行一場小型拍賣會。

此次拍賣會的壓軸之物,不是旁物,正是化龍尊者的本命法寶——黃龍索!

這是一件十二涅法寶,是化龍尊者臨死前,留給後人的護身之器,也是化龍尊者留給後人的唯一遺物。

要知道化龍尊者戰死之時,連全屍都沒有找回…

可此刻,這件遺物卻堂而皇之的出現在拍賣會上…

化龍尊者的後人居然將先祖的唯一遺物給拍賣掉了…此物既然歸了化龍後人,如何處置,寧凡本不會過問,更不會動怒。

讓他動怒的,不是此事,而是其他!

「三百五十一億道晶!沒有人再加價了嗎1主持拍賣會的,是化龍尊者的三個徒兒,皆是舍空修為。

而化龍尊者的嫡親後人,則坐在拍賣會下方。那是一個黑瘦的年輕人,區區渡真修為的他,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三名師伯拍賣掉先祖的遺物,眼中深藏一絲恨意。

豈能不恨!

化龍尊者為守東天,嫡親族人中的強者全部帶去了界河,也最終全部戰死。

剩餘嫡支之中,就數他修為最高了,可區區渡真的修為,又如何守得住十二涅法寶這等珍貴之物。

最終,此物被三名師伯串通外人,強行奪去,並舉辦了這次拍賣會…

不僅黃龍索易了主,就連化龍宗,都不再屬於化龍尊者的後人…

「三百五十二億1又有人報出了新的價格。

「三百五十四億1

「三百六十一億1

「三百八十…」

一名萬古一劫的仙尊老怪,舉了牌子,正打算報出價格,可價格還沒報完,忽有一陣狂風席捲整個拍賣會場,繼而那名仙尊老怪手中的牌子,毫無徵兆地,喀嚓崩為齏粉。

「是誰!竟敢在我化龍宗的拍賣會撒野1

那仙尊老怪還未報價,便被人毀了舉牌,顏面大失,正欲發怒。不過不待他出言,主持拍賣會的三名化龍宗舍空老怪已經冷著臉出聲了。

由不得他們三人不怒!

這裡是什麼地方!這裡可是化龍宗,是化龍尊者的地盤!

雖說化龍尊者已經戰死,但化龍宗的護宗大陣尚在,等閑仙尊都不敢在化龍宗放肆的。

來人的膽子太大了,居然敢砸化龍宗的場子,不想活了嗎!

「哼1

一聲冷哼傳來,帶著無可想象的法力氣勢,將三名舍空老怪震得吐血倒飛!

倒飛中,三人的肉身更是不斷崩潰,竟連來人的一聲冷哼都承受不祝

所有人都被來人的恐怖實力嚇得面色慘白!

那名沒來得及發怒的仙尊老怪,此刻冷汗直冒,暗暗慶幸。在他的認知當中,即便是仙帝強者,也未必能一聲冷哼震碎舍空修士肉身,來人卻能做到此事,起碼是仙帝修為,甚至更強,此人絕對不是他招惹得起的!

還好沒有禍從口出,他真是太幸運了!

「誰來給寧某一個解釋,化龍道友的遺物,為何會被拍賣1

毫無徵兆的,整個化龍宗暴雨驟降,冷冽地殺氣傳遍整個化龍宗。

在絕大多數老怪驚駭欲死的目光中,寧凡一襲白衣,面色冰冷,走進了拍賣常

不是所有人都認得寧凡的容貌。

但經過界河一戰,絕大多數的東天修士,都知道了寧凡的大致容貌。

如此一來,當場內修士發現來人居然是寧凡時,有人歡呼,有人恐懼。

歡呼者,是因為親眼見到了界河大戰的英雄!

恐懼者,是以為內心有鬼!

三名舍空修為的化龍門徒,被寧凡一聲冷哼崩潰了肉身,此刻只剩元神僥倖不死,自然是寧凡手下留情了,要留三人問話。

三人一個個元神小臉因為過於恐懼,幾乎扭曲。他們可是知道的,當日化龍尊者的遺物,還是寧凡派人送回來的。

但他們不知道,寧凡居然關心化龍尊者身後事,關心到了如此程度,居然連如此不起眼的拍賣會都會親自前來!

「殺殺殺殺殿大人!小小小人有有眼不識泰山,請請請大人原原諒小人的出出出言不遜…」

連血神更烏都能打爆的寧凡,要殺他們三個舍空小輩,簡直易如反掌,他們豈能不懼!

嗤!

場內忽有某個二劫仙尊,面帶恐懼,拚命朝拍賣會場飛出。

「如此急於逃命,看來此事與你也有關呢,給我滾回來1

天牛皮紋,空間紋!

寧凡大手一按,那名已經逃出化龍星的二劫仙尊,居然被寧凡跨越空間,直接捉回,隨手扔在地上!

空間皮紋他雖說尚未修鍊入門,但即便只用個皮毛,對付一個二劫仙尊也足夠了。

這一手神通,震驚了無數人!堂堂二劫仙尊,面對寧凡居然連逃命都做不到,這太嚇人了。

「你為何要逃1寧凡懶得看那三名舍空小輩,直接一個冰冷的目光,掃向那名二劫仙尊。

他的煞氣太恐怖了!那是屠戮過上百名仙帝的人,才能擁有的恐怖煞氣!

恐怖到只一個目光對視,被注視的二劫仙尊便直接癱軟在地,牙齒打顫,因為劇烈恐懼,已經一絲法力都用不出了!

「小小小人該死!請請請殺殿大人饒命1那名二劫仙尊終於還是咬著牙,求饒道。

「寧前輩,不能饒恕此人1卻有另一道聲音傳來,那是一個黑瘦的年輕人,是化龍後人。

「化龍道友的後人么…也好,你來給寧某解解惑吧,化龍宗,究竟發生了什麼1

「是1

化龍後人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娓娓道來。

化龍尊者死後,化龍宗已無仙尊坐鎮,甚至連碎念都死完了,可宗派寶庫內的修真資源都還在。

這樣的化龍宗落在一些君心叵測的東天老怪眼中,就如同剝光了衣服了美人,可以任意施為的。

有好幾個萬古仙尊,都盯上了化龍宗這塊香餑餑,暗中一番爭鬥后,最終,萬古二劫修為的寒山仙尊,成了化龍宗背後的新主人。

化龍尊者留在宗派內的三名舍空徒兒,全部在第一時間,投靠了寒山仙尊,並仗著寒山仙尊的勢,欺壓著化龍尊者僅存無。

甚至連化龍尊者唯一的遺物,都被奪來拍賣了。

倘若不是寧凡恰好要到化龍星尋找某物,絕對不會知道,化龍尊者的後人,居然淪為了人人欺凌的羔羊。

烈士為守衛東天而死,死得不值!那些膽小沒有參戰的人,不善待烈士後人也就罷了,居然還在後方欺凌烈士遺孤,此情此景,寧凡豈能不怒!

豈能不寒心!

寧凡忽然很想知道,那些為東天戰死的烈士,他們的後人都是何等處境!

「本殿問你,你可曾參加界河會盟1寧凡對匍匐於地的寒山仙尊冷聲質問道。

「不、不曾…」寒山仙尊冷汗淋漓。

「化龍尊者為東天而死,於你有恩否1

「有、有是有,但修真界本就是弱肉強食,本就是…」寒山仙尊想要辯駁一二,可惜,寧凡根本懶得聽他辯駁。

他知道強存弱亡是修真界的常識!

可在那常識之上,還有著更重要的東西,既然寒山仙尊不懂,那麼寧凡也不指望他懂了。

今日他要以寒山仙尊為戒,讓整個東天知道,欺凌烈士遺孤,是何等下場!

「給你十息,逃吧1寧凡無情道。

「什、什麼1寒山仙尊面色一震,一瞬間聽明白了寧凡的意思。

寧凡要殺他!

不服,他不服!可不服又能如何!他打得過寧凡嗎!

這修真界一切道理,最終都要靠拳頭來說。若沒有相應的實力,誰會管你公平不公平!

「一息1

瑪德居然已經開始計時了!

嗤!

寒山仙尊內心發狠,咬斷整個舌頭,以痛楚刺激神經,令身體暫時脫離了恐懼,恢復了動彈。

而後又一次,拚命朝著拍賣場外逃去。

他逃得十分拚命,一次次噴出精血,借血遁跨越星空!

他無比後悔,後悔自己動了貪念,打了化龍宗的主意,可一切都已經晚了!

二息!

四息!

八息!

十息!

即便寒山仙尊已經逃出極遠,寧凡還是一瞬間將他吸回身前,只一根手指按下,便將寒山仙尊的肉身碾壓崩潰,元神按殺!

何其強勢!

何其霸道!

所有人的都安靜了,有人恐懼,有人羞愧。

「你們三個背師之徒,想怎麼死1寧凡的目光又掃向三名舍空老怪的元神。

以他的情報能力,輕易就從此地一些女修心中,知道了這三人身份、所作所為。

這三人是化龍尊者的愛徒,曾被化龍尊者賦予深深的信任!

若非信任,化龍尊者又怎會留這三個徒兒坐鎮宗派,守護後人。

可這三人辜負了師尊的期望,居然聯合外人謀害師尊的後人。

以寧凡的偏激,是絕對不會饒恕這種欺師滅祖之徒的。那三人也是深知這一點,驚駭欲絕之下,奪路便逃。

可萬古仙尊都逃不掉,他們三個又豈能逃得掉?

隨著寧凡虛空連點三下,三名舍空老怪慘叫而亡,連拍賣會場都逃不出去。

「多謝前輩為我報得大仇1化龍後人見仇人們都死掉了,對寧凡感激涕零,激動地跪在地上,對寧凡不停叩拜。

寧凡搖搖頭,以袖風將化龍後人扶起,又拋給此子一個儲物袋,而後飄然離開拍賣會常

「恭送殺殿大人1

無數修士感慨於寧凡威勢,起身相送,可實際上,寧凡並未離開化龍星。

他身形一晃,飛至化龍星最高的一座山峰,並沒有急著從此星之上取走某物,而是沉默。

正是秋季的化龍星,毫無徵兆地有了寒冷徹骨的秋雨灑落。

寧凡立在秋雨中,看著那無邊雨幕,好似從雨幕中,看到了無數東天修士死戰界河的身影。

又好似看到了無數紫斗仙修為守護紫斗仙域,身死族滅的壯烈身影。

「這就是你們想要守護的世界嗎…」

「這就是紫斗仙皇想要改變的世界嗎…」

看清爽就到

(快捷鍵:←)合體雙修 第1161章 做我的兒子吧!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合體雙修 第1163章 餘生一個痴(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