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當前位置: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 書庫首頁 > 武俠仙俠 > 合體雙修 > 第890章紅芒之下,一襲白衣!

合體雙修

第890章紅芒之下,一襲白衣!

[更新時間]2015年01月16日 04:23 [字數] 823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寧凡走出房『門』,看到的第一眼,便是夜空之上,多出了一尊巨大暗影。{哈

那暗影高踞於蠻蒼之巔,離地不知有多高,等閑渡真修士,縱然窮數月之力,也無法飛上穹蒼之巔,看清那暗影真正面貌。

即便寧凡習得窺天雨術,也無法令神念化雨,延伸至那等高度,窺探天巔之貌。

他眼覆青芒,『洞』穿夜『色』,也只能依稀看出,那暗影的本尊,是一尊古像。

那古像暗影突兀地出現在夜『色』中,好似從無盡虛空中直接降臨一般。

古像的雙目,起初尚是一團幽暗,但隨著時間推移,忽的『射』出兩道有如實質的紅芒,猛地俯瞰向整個蠻荒!

這一刻,非只寧凡一人,整個蠻荒的生靈,都有了被人殺機鎖定的感覺!

以殺機鎖定眾生的,赫然就是穹蒼之巔的那尊古像!

緊接著,便有一道老者之聲,從天而落,猶如雷霆轟鳴,頃刻傳遍整個蠻荒!

「古像一轉,塵陣開,囚蠻蒼萬靈1

在聽到這聲音的瞬間,寧凡面『色』立刻一變。

這句話,他在渡真幻境中聽到過!當初七代蠻祖血祭蠻荒之時,便曾說過這樣一句話語,這話語,分明是催動太古逆塵陣的咒訣!

這話語中蘊含的殺機,似要葬送整個蠻荒,亦在所不惜!

隨著這話語一落,夜空上的古像暗影驀然轉動起來,傳出轟隆隆的沉悶聲響。

整個蠻荒地底,立刻便有萬千紅芒受到指引,破地而出,在大地之上勾連成陣,蠻荒百分之四十的地界,瞬間便被血『色』陣光淹沒!

「太古逆塵陣!有人在穹蒼之巔,催動此陣。試圖血祭蠻荒1

寧凡目光一震,沒有任何猶豫,騰空飛起,沐著風雪,屹立於夜空之上,黑髮隨風獵獵吹動。

催動雨術,寧凡神念融入夜雨,驟然朝整個蠻荒散開。

曾經,妖族試圖解封太古逆塵陣的破碎殘陣,卻只成功解封了四成。餘下六成,被人族仙尊毀去。

故而,如今的太古逆塵陣無法覆蓋整個蠻荒,只能血祭百分之四十的地域。饒是如此,已在整個蠻荒範圍,造成驚世殺戮!

蠻荒四十二域,除了妖族七域、人族五域外,尚有三十個未佔領區域。

三十個未佔領蠻域,共有十七個。淪入了太古逆塵陣之中,成為了人間煉獄!

蠻荒古域,第五區域。

某座名為中山城的蠻城,剛剛經歷一場蠻獸攻城。此刻正享受著獸『潮』退去的片刻平靜。但這平靜,旋即便被裂地而出的血光所打破!

城牆上,數百名守城士卒正在蠻僧的指揮下修復蠻像,城中。很多人已經遍體鱗傷,長街之上,處處都是坍塌房屋。凝固的污血,凍硬的殘屍,那些殘屍,有人有獸,足可見之前獸『潮』攻城之慘烈。

城中倖存者各個面『色』凄然,不知能否撐過這寒冷的雪夜。

但當血光降臨的一瞬間,城中數萬百姓表情定格,來不及發出慘叫,一個接一個地爆體而死,屍血一滴滴融入了大地之中。

偌大的中山城,一瞬間成為一座空城,寒風吹過殘垣,沒有任何回應,好似嗚咽。

整個第五區域,除中山城外,共有四十九萬蠻城,無一倖免,全部罹難。

蠻荒古域,第十二蠻域。

某座名為孟公城的蠻城,數十名大儒冒著大雪,在孟公山下講著最後一堂課。

孟公城大儒很多,蠻僧很少。此城向來是第十二蠻域無數蠻人嚮往已久的儒學聖地,但在蠻獸的一**襲擊下,此城早已瀕臨毀滅

城中百姓知道,只要再來幾次蠻獸攻城,他們便會死於蠻獸之口。

他們知道自己生命將近,他們畏懼著死亡,有的人在抱頭痛哭,也有一些儒生,臨死不懼,冒著大雪,聽先生們授課。

這是最後一課了他們信奉天地君親師,信奉生死有命,只是他們仍有不甘,不甘於身為卑微的凡人,無法選擇自己的命運

「老夫一生所學,全在一個儒字。老夫自以為學究天人,死到臨頭,卻仍是不明白,何為儒儒,當為人之所需,當順應天命,當明尊卑,當對蒼天心懷敬畏,不可逆了倫常!老夫自問一生順應天命,教化眾生,遵從天意,心中無逆,但天意到頭來,卻讓老夫去死,卻讓老夫教化的千千萬萬無辜百姓去死,這是為何1

「我輩儒生,敬天法祖,天卻屢屢降劫,棄吾生死於不顧1

「老夫一生追求之儒,是對是錯!敬天,是對是錯1

一名白須極地的佝僂老儒,正在風雪中悲呼,但他的悲呼聲,很快便中止,下一瞬,整個孟公城慘遭血祭,無一倖存

蠻荒第十二區域,共六十二萬蠻城,全部城破命絕,罹難者無數。

第十三蠻域,第十五蠻域,第十六蠻域一個個未佔領蠻域,接連被血光淹沒。

天蠻城所在的蠻荒第八區域,僥倖沒有處在太古逆塵陣的殘陣覆蓋範圍。寧凡明明該慶幸,但他笑不出來!

整整十七個未佔領蠻域被血祭,只十餘個呼吸,便有數千億蠻人,被太古逆塵陣奪去『性』命!

「妖族散養逆嬰,暗中解封殘陣,為的便是今夜之血祭么!他們血祭蠻荒,目的是什麼」

「若非我泄『露』了妖族殘陣消息,令殘陣毀去六成,恐怕今夜整個蠻荒,都會被太古逆塵陣血祭,便是天蠻城,恐怕也無法倖免」

寧凡負手立於雪空之上,目光冰冷,朝穹蒼之巔的暗影望去。

古像暗影,還在轉動,漸漸的,整個蠻荒都有了崩潰之徵兆。

「古像二轉,塵陣逆,血吞仙修1

穹蒼之巔。再次響起一道老者之聲,在這聲音落下的瞬間,被太古逆塵陣血祭的十七個未佔領蠻域,天崩地裂!

那崩潰繼續擴散,引動整個蠻荒界不穩。

首先崩潰的,是蠻荒的天空,天空好似鏡子般碎裂,大片大片的破碎,『露』出無盡虛空。

整個蠻荒古域,好似成了無盡虛空中懸浮著的一塊大陸。

緊接著崩潰的。是蠻荒界的大陸!

虛空最高處的古像暗影,忽然『逼』近,從天而落,重重砸落在第二十二蠻域的大地之上。

第二十二蠻域,本沒有被血祭,但被這古像巨影一砸,立刻便有一股毀滅級的崩潰巨力,撞擊在蠻荒大陸之上,並瘋狂散開!

整個蠻荒大陸一顫之下。頃刻破碎成數萬個破碎大陸,在虛空中散『亂』地下沉。

寧凡目光再次一震,天蠻城所在的蠻荒第八區域,直接破碎成三千多塊陸地。紛紛朝著虛空之底緩慢下沉。

直到寧凡催動法力,這塊破碎大陸才漸漸浮祝

整個天蠻城中,無數蠻人跌倒在地,是被之前的地殼變動搖晃震倒。

一個個蠻人的目光。驚懼而惶恐,他們從未見過蠻荒的天地破碎,從未見過虛空!

虛空風暴驟然襲來。直接捲走了一段城牆,瞬息已將那段城牆吹出百萬里範圍!

那城牆之上,赫然站著仙蘿莉、柳妍、趙蝶兒及數百名士卒!

「爹爹!救命1

仙蘿莉第一個喊了出來。以她的雷霆神通,本不會被虛空風暴吹走,但此刻不知為何,她竟提不起太多雷力,渾身軟綿綿地,難以動用神通抗衡風暴。

不止是仙蘿莉,就連碎虛修為的柳妍,此刻不知為何,修為同樣受到了壓制,法力運轉滯澀。她本是碎虛修為,此刻卻只能發揮化神級法力,根本無力抗衡虛空風暴,俏臉有了一絲緊張。

至於趙蝶兒等人,只是凡人,就更加無力抗衡虛空風暴了,早已被虛空風暴驚得無法言語。

寧凡心中一緊,直接一步邁出,橫跨百萬里距離,阻擋在虛空風暴的前方,五指一按,將風暴直接捏碎。

再一催神通,將斷裂城牆挪移百萬里,帶回天蠻城放下,心中方才一松。

好險!他竟未注意到,隨著古像第二轉,破碎的蠻荒界中多出了一股禁仙之力!

一想到仙蘿莉、柳妍、趙蝶兒三『女』險些葬身虛空,寧凡額角竟罕有了滲出一絲冷汗。

趙蝶兒是他看著長大的,視如子侄;仙蘿莉、柳妍與他相處數十年,感情亦深。

若這三『女』真的葬身虛空,那場面,寧凡無法想象

「寧小友!此地出了何事,蠻荒古域竟破碎了,此地竟多出了一股極強大的禁仙之力1

寒舞仙子等人紛紛飛上城牆,各個目光震驚。

一襲藍衫輕紗的葬月仙妃,亦落在寧凡身側,美目滿是凝重。

寧凡沉默搖頭,沒有回答眾人提問,只是目光凝重的運轉勢字秘,在天蠻城所處的破碎大陸上布下大陣,隔絕了虛空風暴的侵襲。

他同樣很想知道,蠻荒古域為何會多出如此強大的禁仙之力!

對第一步修士而言,破界之光有如夢魘,就算是散仙級人物,也懼怕破界之光如虎,一個不慎便會被破界之光滅殺。

對第二步修士而言,禁仙之力有如牢籠,除非是萬古境老怪,否則無人能正面抗衡禁仙之力。

禁仙之力不會殺人,只會壓制修士修為,根據禁仙之力的強弱不同,種類不同,壓制的效果也是各不相同。

此地的禁仙之力是因太古逆塵陣而形成,這一點毋庸置疑。

仙蘿莉本就在雷體進化關鍵時刻,身上並無法力,只能調動雷力形成神通,受到禁仙之力壓制之後,幾乎再難調動雷力、形成神通。

柳妍本是碎虛修為,但卻被禁仙之力直接壓制兩大境界,只能發揮化神中期實力。

反倒是趙蝶兒等沒有法力的凡人,不懼禁仙之力。

葬月仙妃、土魔、鐵鴉道人此刻修為堪比舍空巔峰,在禁仙之力的壓制下,只能發揮渡真巔峰實力,竟是生生被壓制了一大境界!

此刻,寒舞仙子只能發揮渡真中期實力。四目魔君則只能發揮鬼玄巔峰實力。

寧凡復又查探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目光不解。

旁人的修為,皆被此地禁仙之力壓制,偏偏他的修為,沒有受到半點壓制

尤其是劫血力量,不但沒有受到壓制,反倒還有少許增幅!

「此地禁仙之力很強,可將第一步修士修為壓制兩重大境界,對第二步修士,則可壓制一重大境界的修為但此地禁仙之力。卻對我無效」

寧凡沉默少許,忽的一拍儲物袋,相繼取出古魔傀儡、斗篷傀儡兩具傀儡。

古魔傀儡是舍空初期修為,一經放出,卻被壓制到渡真初期修為。

斗篷傀儡本是碎念中期修為,一經放出,則被壓制到舍空中期修為。

「連傀儡都會被禁仙之力壓制修為么但我的修為,卻沒有受到任何壓制」

「唯有修為達到萬古以上,才可無視禁仙之力。就連葬月仙妃、土魔、鐵鴉這些曾經的萬古老怪,一旦修為大損,便也無法無視禁仙之力,我卻可以無視」

寧凡沉『吟』不語。將傀儡收起。

虛空之中,忽有一群蠻獸朝此地橫衝而來,殺機凜凜。

那群蠻獸尚還極遠,卻已被寧凡遙遙看到。與那些蠻獸同行的。竟還有一些妖族強者,似是指揮者,正驅逐著蠻獸四處殺人!

寧凡目光一掃那些蠻獸、妖修。立刻一凝。

來臨此地的妖修,修為受到了壓制,但蠻獸的修為,卻沒有受到任何壓制,反倒在禁仙之力之下,實力略增

這一點,正如寧凡體內劫血的增幅一般。

「若我沒有猜錯,此界的禁仙之力,不禁蠻獸,不禁萬古,不禁太蒼劫靈1

來臨的蠻獸有四五千頭,修為最低都在碎虛之上,最高者,乃是一頭舍空初期蠻獸!

來臨的妖修,只有兩人,原本皆是渡真老怪,但在禁仙之力的壓制下,只能發揮鬼玄實力。

那兩名妖修神情甚是桀驁,一見此地某塊破碎大陸竟還有倖存者,立刻冷笑不絕。

「有趣,這塊大陸之上,不僅有蠻人倖存,竟還有幾名修士在此,很難聞的氣味,是人族修士的味道1其中一名紫面妖修冷笑道。

「人族么,那便殺了吧!此地有三名渡真巔峰,在被禁仙之力壓制前,他們定是人族舍空巔峰無疑!我等全盛之時,也不過是渡真,若是從前,見到舍空巔峰老怪,必須繞道而行,但如今么呵呵,我等奉敖玄仙尊之令,馭蠻獸殺敵,有蠻獸在,何懼舍空巔峰1

另一名禿頭妖修森然一笑,對身後的蠻獸群下達了屠城命令。

他們率領的蠻獸群中,有一頭舍空初期蠻獸,蠻獸不懼此地禁仙之力,擊殺三名曾經的舍空巔峰,不難!

滾滾獸『潮』來臨,凶焰滔天,密密麻麻的獸『潮』,直接引得天蠻城中無數蠻人驚呼。

土魔等人,無不『色』變,若未受到禁仙之力壓制,他們自不懼怕舍空初期蠻獸。但此刻修為壓制,看那舍空蠻獸卻是忌憚極深。

那舍空蠻獸距離天蠻城尚還極遠,卻已直接散出殺機,隨機鎖定到葬月仙妃身上。

葬月仙妃:「!!1

她感覺自己一定是倒了八輩子霉,要不然怎麼會從堂堂九劫仙帝,淪落為寧凡的舍空僕從。

這霉運還沒消退有木有!尼瑪天蠻城那麼多人,舍空蠻獸一來,就盯她一個,有木有!

她瞬間『欲』哭無淚!

「靠之!這畜生盯上老娘了,它想先殺老娘1葬月仙妃鬱悶了。

「老娘修為受到禁仙之力壓制,無法發揮全力!若是現在對上那舍空異獸,勝算渺茫啊有木有!要不是這禁仙之力,老娘就算元神殘破,也能一個打你十個1葬月仙妃悲憤了。

「風緊扯呼1

葬月仙妃想要往後退點,讓其他人先上,對抗蠻獸。

明明是這麼決定的,但身體卻並不聽使喚,在寧凡下命令前,她已經不由自主地走到寧凡面前。微微一側,將寧凡擋在身後,完全一副母『雞』保護挾雞』的姿勢。

「她是誰!竟然主動保護爹爹,莫非是爹爹的新媳『婦』1仙蘿莉眼睛眨呀眨,她還沒見過葬月仙妃。

「她是誰氣息有些熟悉,只是,我見過她么」寒舞仙子略有困『惑』,這困『惑』,同樣在土魔、鐵鴉道人眼中出現。

葬月仙妃沒『露』過真容,一直以來都躲在寒舞仙子識海之中。被假雀神子放出后,始終以月光形態示人,直到寧凡將她收為劫奴,才令她變回人形,氣息也與月光形態有了些許差異,自然也就沒有被寒舞仙子等人認出。

「面臨舍空蠻獸攻城,她竟捨身保護前輩,定是與前輩關係匪淺吧」柳妍幽幽一嘆。

「尼瑪!老娘控制不了身體!明明想跑路,身體卻不由自主想保護這小霪賊!!!萬惡的劫禁!!1葬月仙妃幾乎想要吐血三升。

寧凡原本冰冷的目光。忽然有了幾分笑意,似笑非笑地對葬月仙妃道,

「不錯。身為劫奴,你忠心可嘉。懂得在緊要關頭保護主人,這很好。」

葬月仙妃俏臉一『抽』:「」尼瑪!老娘一點也不想保護你!老娘恨不得把你剁成餃子餡!

她想罵寧凡幾句,可惜劫禁不允許,話到嘴邊。就是罵不出來

「不過,你們修為被禁仙之力壓制了,對上舍空蠻獸。還是不要出手了。你先退下,這一戰,我一人足矣1

話音未歇,寧凡身形一晃,消失於城牆之上,直接出現在天蠻城前方,阻擋在無數蠻獸前方,目光冰冷如三冬之雪。

被寧凡命令『退下』,葬月仙妃身體不由自主,立刻後退,對身體的順從大感羞恥。咬了咬『唇』,美目朝寧凡瞪去,卻忽的一怔。

不知是不是她的錯覺,她竟隱約覺得,寧凡修為沒有受到禁仙之力壓制這感覺真是太荒謬了!

但旋即,她便驚呆了,發現自己根本沒有感覺錯誤。

寧凡獨自阻擋在近五千頭蠻獸前方,長風吹動,白衣獵獵作響,目光卻是冰冷無情。

他的身上,依舊是渡真中期的氣息,沒有受到任何壓制!

「寧小友的修為竟未受到壓制1寒舞仙子『露』出驚喜之『色』。

她雖不知寧凡為何修為未受到壓制,但她知,既然寧凡修為未損,對付一個舍空初期蠻獸,輕而易舉!

寧凡的雙目之中,忽的紅芒一閃,那紅芒之中有一股源於血脈的威壓,只一個眼神,竟讓數千蠻獸顫抖起來,好似看到了什麼可怕之物!

「古怪!此人什麼來頭,竟能讓舍空蠻獸都為之惶恐!就連老夫,方才都有了些許心悸之感」紫面妖修皺眉道。

「此人此刻是渡真中期修為,未被禁仙之力壓制前,應是一名舍空中期渡真中期,不足為懼!群獸聽令,殺了此人,而後,屠城1

禿頭妖修再次朝群獸一聲令下。

他話音才剛落,卻立刻驚得面無血『色』。

這一刻,寧凡解封了雨『陰』陽、戰『陰』陽,一身氣勢立刻堪比舍空初期!

他分明站在虛空長空,卻好似腳踏著天地間所有雨、戰道則,給人一種浩大、不可戰勝之感!

那氣勢,還在提升!

從前的寧凡,體內擁有法力、『精』氣、妖靈力三種力量。

此刻,寧凡在那三種力量之中,再次融入第四種力量——劫血的力量!

如今的他,已是六星殘血太蒼劫靈,多出劫血之力,實力自然又是大進。

四種力量匯聚於身,寧凡氣勢自是一漲再漲,但力量一多,便難以壓制,竟有了幾分走火入魔之感。

好在寧凡旋即便揮手一抹,召出鬼面,化作鬼面銀髮之相。

借著先天鬼面的力量,寧凡硬是壓下了四種力量的躁動,令四種力量趨於平靜。

再次催動戰神訣,施展『抽』魂之術,諸多秘法加持之下,寧凡一身氣勢,已完全堪比舍空中期修士!

更因為調用了劫血之力,此刻的寧凡一襲白衣,鬼面銀髮,周身都是銀白,偏偏周身上下,籠罩著一層不祥、邪祟的紅芒!

紅芒之下,一襲白衣!

而其眼神,則由於動用劫血的緣故,愈加冰冷無情,魔『性』深重。

那是太蒼劫靈才有的魔『性』!

紫面妖修與禿頭老者自問見過許多魔修,但似寧凡這般魔『性』之人,卻是平生第一次遇見!僅僅對上寧凡一個目光,竟險些失去神智,淪為劫奴!

「舍空中期!這是什麼秘法,竟能讓他修為暴漲至此1

「是是他!鬼面銀髮!他是毒龍老祖『欲』殺之人!殺了他,便能獲得帝丹雛丹一枚!一定要殺了他1

「殺了他1

二妖命令還未出口,寧凡殺戮已至!

沒有人能夠看清寧凡的身法,所有人能夠看到的,僅是一道紅芒一閃而逝,沖入蠻獸群中。

在寧凡的手中,握著黑紅『色』的蠻閃,有如雷霆!

沿途所過之處,任何阻擋蠻獸,皆被寧凡抬手滅殺!

就連那舍空初期的蠻獸,鼓起勇氣想阻止寧凡前進的紅芒,都被寧凡抬手一掌,拍落長空,慘叫墜落。

此地蠻獸雖多,但以寧凡之神通,十息之內,足以滅盡所有蠻獸!

但他沒有滅盡蠻獸的意思,只身形一晃,便即出現在兩名妖修面前,屈指連點,指間纏繞著劫念紅芒,朝二人眉心點下!

這兩名妖修,能夠『操』控麾下蠻獸!

寧凡要做的,是將二妖奴化,藉以『操』控此地所有蠻獸!

「啊1

隨著兩聲慘叫聲傳出,兩名妖修被紅芒之海淹沒

虛空之巔,漂浮著一座巨大蠻像,長著兩個頭。

若寧凡在此,必會發現,這雙頭蠻像,分明與七代蠻祖樊莫空容貌一致!

古像正一點點轉動著,它完成了第一轉、第二轉,但想完成古像三轉,卻是困難無比。

在古像頭顱之上,盤膝著兩名妖族仙尊,一為敖玄仙尊,一為毒龍老祖,正施展全力,令古像完成第三轉。

忽然間,敖玄仙尊睜開雙目,輕咦一聲。

「古怪,老夫種在兩名屬下體內的生死禁制,無法感應了,但這二人,命牌卻並未碎這禁制,明明唯有隕落之後才會消去」

敖玄仙尊正自不解,忽的目光一凝,站起身來,將此事拋諸腦後。

那兩名屬下之事,最多令他不解,卻不值得他太過重視。

但眼下,忽然到來的兩名人族仙尊,卻不得不讓他重視。

「**,妙言!好,很好!你們總算找到這裡來了1

敖玄冷冷一笑,朝虛空之上望去。毒龍老祖亦是起身,怨毒一笑。

虛空之巔,徐徐現出一男一『女』兩個身影,正是人族仙尊——**、妙言兩位仙尊。

二人此刻面『色』,皆是難看之極,蠻荒出了如此之大的變故,他二人不可能不來查探原因。

「毒龍子!竟然還有敖玄!你們究竟在做什麼,竟封鎖了整個蠻荒,並令蠻荒崩潰1

妙言仙尊俏臉一沉,嬌斥道。,--34025+dsuaahhh+24493753--

(快捷鍵:←)合體雙修 第889章蠻荒亂之序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合體雙修 第891章四方雲動(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