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合體雙修

第887章這因果不對!

[更新時間]2015年01月07日 07:51 [字數] 7547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蠻閃通道內,寧凡收繳了司命的儲物袋后,一面催動黑星之術癒合胸口血洞,一面對手中一個死不瞑目的頭顱施展起搜魂術。+ .3X.Co

一番搜魂之後,寧凡掌力一吐,將那頭顱震碎成血霧,目光變幻不定。

時隔多年,算計他的仙帝,終於被他查出,經過進一步確認,仇家就是掌運仙帝無疑。

從司命的記憶中,寧凡得知,掌運仙帝一生算計過數千名修士,這其中,有辟脈小輩,也有萬古仙尊,寧凡只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個

「想不到,掌運仙帝算計於我,竟只是為了讓我成為其徒司命的道屍」

「掌運仙帝,南天仙界四大掌位仙帝之一,萬古第八劫的修為以我修為,殺司命足矣,但想向掌運仙帝報仇,還遠遠不夠」

「在司命的記憶中,還提到掌運仙帝的特殊身份,似與蠻荒、太蒼劫靈都有千絲萬縷的關係,但與其有關的記憶,卻皆被掌運抹去,無法看清這種抹去記憶的手法,與抹去我父記憶的手法分明一致,無法復原當年我父,便是這般失去記憶」

寧凡目露追憶之色,忽而狠狠握拳,卻又無奈地閉上了眼。

他向來睚眥必報,這仇自會向掌運仙帝討還,但如今他修為不足,卻還不是討還的時候,只能忍耐

「終有一日,我會殺上掌運仙宮,向掌運老兒清算舊賬,但在此之前,卻是不宜讓掌運老兒知曉,是我殺了他徒兒」

寧凡眼中青芒閃爍,屈掌向前方空氣一抓,竟是從空氣中殘存的血霧中。抽出千絲萬縷的因果血線。

這些血線,是寧凡斬殺司命所造成的因果。

從前的寧凡,自然看不到因果血線,但如今,他已是天地間罕有的幾名天人第二境修士,想要看到因果血線,不難。

自然,以他的渡真修為,最多只能憑天人合一的能力看到因果,觸摸因果。卻無法將因果剝離。

好在他還有先天鬼面,此鬼面卻是有著剝離因果的力量。

寧凡揮手朝臉上一抹,召出鬼面,催動鬼面的力量,將纏繞在身上的因果血線盡數剝離。

如此一來,即便掌運仙帝推演之術再強,也無法推演出這場因果的真兇是誰。

被剝離的因果血線,沒有被寧凡丟掉,而是被鬼面力量封印起來。留作他用。

從司命的記憶中,寧凡得知,掌運仙帝做任何事情前,都會上觀星台推演三次。是其多年來養成的習慣,若能憑推演查出的兇手,他絕不會多此一舉派人另行查探的。

但若是掌運仙帝無法推算出兇手,說不準會用其他方法查明兇手。

了解了掌運仙帝這一習慣。寧凡倒是有了一個計劃

他暫時將封印狀態的因果血線收起,神念則掃向司命的儲物袋。

儲物袋中,都是一些人玄修士常用之物。於他無用,倒是有幾枚蠻閃玉符,引起了寧凡興趣。

那些蠻閃玉符,可隨時開啟蠻閃通道,離開蠻荒古域,返回四天仙界任意仙界。

「有了這些玉符,必要之時,我可隨時離開蠻荒,返回東天。」

寧凡將玉符中的禁制抹去,以自己的精血種下新的禁制,唯有如此,才可發動玉符力量。

收了傀儡,收起玉符,寧凡散去鬼面,遁離蠻閃通道。

在寧凡離去后不久,蠻閃通道的天地內,天空忽的出現一個七彩眼珠!

那眼珠之內,怒火熊熊,一經出現,殺意立刻化作實質般的七彩神光,朝四方瘋狂散開!

只可惜,七彩神光在這蠻閃通道內,並未發覺任何人存在,也無法推演出殺害司命的真兇是誰。

這是掌運仙帝第一次推演,推演因果失敗

寧凡雖未看到七彩眼珠的出現,卻在掌運仙帝推演因果的瞬間,有了一絲感應

掌運仙宮之內,風雷山之巔,掌運仙帝一番推演無果后,狠狠將手中木劍擲於香案,神情既驚且怒。

「哼!竟能遮掩因果,想必斬殺司命之人,身懷某種秘寶,可屏蔽因果。」

「每隔一刻,只可推算一次,一刻之後,老夫才可進行第二次推演,下一次,老夫會動用蠻、劫二力同時加持推演,就不信推演不出行兇之人1

黃河雪谷之外,此刻竟已湧入七名妖族舍空,正與土魔、鐵鴉等人纏鬥。

七名妖族舍空中,單單舍空巔峰便有兩人,舍空初期三人,中期二人。

這些妖修皆是龜族妖修,持有龜族秘符,可無視血河禁空之力,直接殺入雪谷,是第一批殺入雪谷之妖。

其餘各族馳援妖修,隔著血河,無法來到雪谷,暫時在外圍守備。

土魔與鐵鴉道人各自對上了一名舍空巔峰龜妖,二人畢竟只是殘神之體,還要分心維持通道穩固,一時倒也無法擊敗對手,只能拼個平手。

四目魔君已經召出了三具舍空初期屍傀,獨自攔下了三名舍空初期龜妖,同時操控三具舍空傀儡,稍稍有些力不從心。

寒舞仙子則獨自對上兩名舍空中期龜妖,一為瘦高老者,一位矮胖老嫗,二妖竟是一對道侶。

兩名舍空中期龜妖配合默契,聯手之下,便是舍空後期也可一戰。

寒舞仙子本就受傷,更分心催動神通,維持著蠻閃通道開啟,自然不是兩名龜妖的對手,只數個回合交鋒,身上已落下三四道傷口。

縱然如此,寒舞仙子也沒有忘記寧凡的囑託,始終記著要維持通道入口穩固,等待著寧凡平安歸來。

七分法力用於維持通道入口穩固,三分法力則用於對抗兩名舍空中期龜妖。

說不清是什麼心情,大概只是為了回報寧凡的救命之恩吧,若入口消失,寧凡便無法出來了。

那瘦高老者沉默寡言。是個冷漠的性子,道兵為一把毒刀;矮胖老嫗則不斷發出沙啞難聽的笑聲,催動一柄黑霧飛劍,招招直取寒舞要害,並不時桀桀笑道,

「老毒物,你看這人族舍空長得嬌滴滴的,要不要老婆子將她捉回,給你當具毒鼎玩玩?」

「不必,直接殺了她!我只取她元神煉毒即可。」瘦高老者冷冷道。

「呵呵。正合我意!她的元神,送你煉毒,不過她的屍體,可是要留給老婆子餵養屍龜才行!說起來,這人族妮子不知在發什麼瘋,明明身懷重傷,明明實力不如你我二人,竟還敢只出三分力與我們交戰,倒是留了七分力。穩固著那通道入口那入口內,有她重要之人么」

矮胖老嫗陰笑一聲,忽的變幻飛劍方向,不攻寒舞仙子。反倒斬向蠻閃通道,試圖將通道入口斬滅。

寒舞仙子芳心一緊,蓮足一點,阻擋在通道入口前。揮舞著月光匹練,轟飛了飛劍,護住了蠻閃通道。卻也因此露出破綻,被瘦高老者抓住機會,毒刀橫削,手臂再添一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傷口處,更是不斷留下黑血,顯然已經中了妖毒。

「該死!竟是屍龜一族的秘毒」

寒舞仙子嘴唇開始發紫,嘴角溢出的血絲,帶著一絲甜香,令她芳心暗暗一沉。

若非為了保護通道入口,她斷然不會被毒刀削中。如今中了屍龜秘毒,卻是頗為麻煩。若她催動十成法力,倒也可以逼出妖毒,偏偏此刻無暇逼毒。

在妖毒的侵蝕下,她的意識一點點模糊,法力一點點削弱,卻仍未忘記要替寧凡守住通道入口。

明明只與寧凡有數面之緣,但她卻不願寧凡有任何危險,這心情,興許是為了報達救命之恩。

「他進入這蠻閃通道,生死不知,若失了入口,則再難歸來,指不定會有性命之危」

「必須穩固住入口,不能讓入口消失!不能讓這兩名龜妖繼續攻擊入口1

寒舞仙子蓮步越來越虛浮,俏臉也越來越蒼白,呼吸越來越沉重,全憑一股意志在支撐,不容自己昏倒。

矮胖老嫗森然一笑,忽的使了個龜筋法寶,捆住了寒舞仙子一隻皓腕,揮劍直刺其丹田。

「不不好」

寒舞仙子掙脫不開龜筋束縛,眼看就要被老嫗刺中,心中正自緊張,忽見眼前金光一閃,多出一個白衣人影,心頭立刻一松,竟是莞爾一笑。

是他,他平安地回來了

仗劍直取寒舞仙子的老嫗,忽的見前方多出一個白衣身影,自是一驚。

老嫗還未反應過來,已被白衣青年揮手斬出的道劍逼退,神情立刻凝重起來!

那白衣青年,正是從蠻閃通道歸來的寧凡!再一劍,斬斷了束縛寒舞仙子的龜筋。

一見寧凡歸來,土魔、鐵鴉大喜,知是強援出現。

七名妖族舍空目光皆是一變,此刻的寧凡尚未封印雨、戰陰陽的力量,只散去了無法長久維持的抽魂術、戰神訣秘法,一身氣勢仍是堪比舍空,不容眾人小覷。

「你的傷,不要緊吧」寒舞仙子對寧凡道,語氣平淡的好久清水,卻讓寧凡聽出了一絲關切意味。

寧凡被星羅棋子重傷,胸口血洞雖然癒合,氣息卻還是沒有恢復到最佳狀態。這一點,瞞不過寒舞仙子的雙眼。

「我沒事我來擋下這二人便可,你在一旁休息,壓下體內妖毒。」

寧凡微微一嘆,若他遲來一步,寒舞仙子即便不死,也會被老嫗龜妖一劍重創。

以寧凡眼力,自然看得出,寒舞仙子是為了穩固蠻閃通道,分了法力,才會敗得如此之快。

此女就算知恩圖報,貌似也不用這般拚命的。

「老婆子,小心點!此子雖是以秘法提升的舍空修為,並非真正的舍空,但一身神通,卻是不弱,不可小覷1沉默寡言的瘦高老者,目光凝重地看著寧凡。忽的開口道。

「老毒物,你太謹慎了!此子就算施展秘法,也不過擁有舍空初期實力而已,不值一提!你對付此子,我先去殺了那小妮子1

矮胖老嫗森然一笑,率先催動神通,手中黑霧飛劍立刻化作一頭巨龜之影,朝寒舞仙子猛衝而去,根本不準備給寒舞仙子逼出妖毒的機會。

在進攻寒舞仙子的同時,竟還朝著寧凡方向祭出一道黑色寒芒。直朝寧凡眉心擊去。

那是一顆龜齒毒釘,若被此釘釘住眉心,就算是舍空中期修士也會被封住泥丸斃命。

她分心暗算寧凡,自是因為沒有將寧凡放入眼中,卻不知,寧凡同樣沒有將她放入眼中!

時間緊迫,寧凡還有其他事情要辦,不願在此地久留,直接取出了碎念傀儡。

有傀儡擋在寧凡身前。龜齒毒釘僅僅釘入傀儡分毫,並未對傀儡造成實質性傷勢。

但見寧凡心念一動,天地間立刻出現一個霞術羅網,將老嫗罩在其中。唯有老嫗的劍芒穿過霞網,繼續斬向寒舞仙子。

傀儡身形一側,一拳轟出,只一拳。卻立刻形成無法想象的呼嘯勁風,輕易轟碎了矮胖老嫗的飛劍,再一拳。直接隔著霞術羅,將老嫗吐血轟飛,龜骨俱折!

第三拳落,傀儡直接將老嫗半個頭顱毀去,鮮血直流,染紅了地面!

再一拳,老嫗妖魂都沒有逃出,直接被傀儡滅殺在了霞術羅網之內,屍骨無存!

在場的舍空妖修無人料到,寧凡會擁有如此恐怖的傀儡,區區幾拳,便轟殺了一名舍空中期!

傀儡碎念中期的氣息,讓所有妖修心神一顫,面色大變。

土魔、鐵鴉道人也就罷了,早已見過寧凡的碎念傀儡,自然不會奇怪。

但四目魔君與寒舞仙子還是首次見到這具傀儡,皆是吃驚不校

有了寧凡與碎念傀儡的參戰,土魔、鐵鴉道人信心大增,剩餘六名舍空龜妖毫無懸念地被眾人聯手滅掉,竟是無一逃脫。

「土魔,你似乎會一種名為『土洞』的土遁術吧,先帶他們離去,前往此地等我。」

寧凡眼中青芒一閃,朝土魔望了一眼,只一眼,便彷彿洞穿了土魔所有。

隨手拋給土魔一份地圖玉簡,寧凡的語氣不容拒絕。

被寧凡目光掃中,土魔暗暗心驚,荒謬地有了一種被透視的感覺,點點頭,倒也沒有違背寧凡命令的意思。

土老怪曾經使用了一種土洞之術,直接帶著眾人潛入雪谷,隱秘之極。

那土洞遁術,實際上是土魔的招牌神通,有此神通在,土魔想要帶著眾人神不知鬼不覺地離開雪谷,未必有多難。

「你不和我們一起撤離么?」寒舞仙子美目含憂地問道。

「我有些事情要辦,稍後會與你們會合。」寧凡沒有過多解釋,他要辦的事情,是解決因果血線的問題,事關重大。

他雖對寒舞仙子略有好感,但那好感,卻還遠不足以告知所有隱秘。

「明白了寧小友,你小心些,辦完事情,早些與妾身等人匯合。」

寒舞仙子幽幽一嘆,她也明白,交淺不可能言深,寧凡對她有所保留,是正確的做法,只是心裡不知為何,終是有些莫名酸澀。

她終是隨著土魔等人,施展土洞神通悄悄離開了黃河結界。

在眾人離去后,寧凡方才收了傀儡,揮手召出鬼面,滿頭銀絲狂舞,腳踏金虹,縱地飛起,蠻橫地飛越血河,催動鬼面隱身之後,直接撞碎黃河結界,離去。

眾多妖族強者察覺到了結界崩潰的動靜,奈何寧凡直接催動鬼面隱身,無人知曉發生了何事。

同一時間,整個蠻荒古域開始下起暴雨,那暴雨,是寧凡催動的窺天雨術。

借著窺天雨術,寧凡很快在蠻荒第四區找到了毒龍老祖的蹤跡!

沒有任何猶豫,寧凡一路潛行,直奔第四區而去。

蠻荒四十二域,第四區域,妖軍大帳。

此刻,毒龍老祖正盤膝於前線軍營大帳,閉目調息。

對黃河雪谷發生的事情,他已有所耳聞。卻並未放在心頭,只調了些人支援雪谷。

他如今的責任,是坐鎮妖軍大帳,卻是不能輕易離去。

在他調息之際,大帳之外不知從何時開始,下起了瓢潑大雨,暴雨如注,雨聲亂耳,讓他沒由來有了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好似有什麼不好的事情會發生一樣。

毒龍老祖並不知曉。此時此刻,寧凡已催動鬼面隱身,潛入至大帳千丈之外。

千丈距離,已是寧凡潛入的極限,若再靠近,就算有鬼面隱匿,也會被毒龍老祖發現一些風吹草動。

「毒龍老兒,當日你以燭弓七彩箭射我,今日我便還你一份大禮」

寧凡揮手取出封印狀態的因果血線。將之解封,朝毒龍老祖大帳拋去。

那些血線一經靠近大帳,立刻被毒龍老祖發覺,奈何他想要躲時。為時已晚,已被那些因果血線纏祝

「嗯?這是因果之線?古怪,老夫此刻又沒殺人,身上為何會惹下因果。古怪,著實古怪」

毒龍老祖自語三聲,忽的老眼一陰。催動逆靈術,朝妖軍軍營掃開,卻並非發現任何異常,不由得皺了皺眉。

「並無外人潛入大帳么,是老夫的錯覺么」

言罷,毒龍老祖再次閉上眼,調息打坐。

他並不知,自己已沾染上滅殺司命的因果,已被寧凡當成一個替罪羊。

極遠之地,寧凡立在一座矮山之上,十指掐訣,催動雨術,觀察著妖軍軍營的一切風吹草動。

掌運仙帝第一次推演因果,被寧凡感應到了。若寧凡所料不差,再過不久,掌運仙帝還會第二次、第三次推演因果。

掌運仙帝第一次推演因果之時,因果被寧凡剝離封印,故而推演失敗。

這一次,因果已被寧凡解封,並沾染在了毒龍老祖身上。

若掌運仙帝再算一次,多半會算出這麼一個結果

『斬殺司命者,是真龍一族的毒龍老祖/

這自然是寧凡最希望看到的結果,毒龍老祖是其仇人,掌運仙帝也是仇人,兩個仇人互掐,再好不過。

這一切,毒龍老祖被蒙在鼓裡,掌運仙帝也並不知情。

一刻一過,掌運仙帝再次在風雷山之上喚起風雷,推演起來。

第二次推演之時,掌運仙帝的脖頸出,竟相繼長出了兩個頭顱!

若有人在此,必會察覺,掌運仙帝長出的兩個頭顱,竟與七代蠻祖曾經擁有的頭顱如出一撤!

只不過掌運仙帝與七代蠻祖有一點不同,那便是掌運仙帝還有第三個頭顱,那是他本來的頭顱。

他的體內,更有劫血流動,劫念之力亦被他運用到了推演之內。

這一次推演,他融入了劫念、蠻閃之力,精準程度比第一次強了數倍不止。

蠻荒古域第四區域,妖軍軍營上空,忽的出現一個七彩眼珠!

這眼珠神光一掃,立刻在中軍大帳之內,尋到了毒龍老祖,目光一沉,殺機畢露!

「真龍一族毒龍子!想不到殺司命者,竟不是仙帝,而是妖族仙尊1

「好,好,好!你殺我徒,老夫定會讓你龍魂永墮1

南天仙界,掌運仙宮,風雷山之巔。

掌運仙帝緩緩閉上雙目,再睜開時,已然凶芒畢露!

這一刻,蠻荒第四區域的妖軍軍營徹底轟動,無數妖修仰天而望,驚恐地看著那七彩眼珠。

毒龍老祖亦是在第一時間衝出大帳,驚而抬頭。

他從那七彩眼珠之中,察覺到了一股殺機,死死鎖定在他的身上!

若他沒有感知錯誤,那殺機,來源於一名人族八劫大帝!

毒龍老祖尚未反應過來,那七彩眼珠之內,忽的射出萬道神光。下一瞬,毒龍老祖眉心之上,忽的多出一道七彩血印!

在這血印生出的瞬間,毒龍老祖一身妖力,竟是被壓制了三成之多!

「這是掌位血印!唯有掌位仙帝才可種下的追蹤印記,數目有限,正常情況下,掌位仙帝只能同時對數名修士種下血印!一旦種下此印,縱然躲入天上地下,也無法逃過種印仙帝的感知!且此印還有壓制修為的效果,以毒龍老祖仙尊境界,竟也被壓制了三成修為,這血印,好生了得」

極遠之地,暴雨之中,寧凡目光一閃,認出那血印來歷。

蠻荒畢竟是中千世界,就算掌運仙帝再強,終究還不是聖人,不可能跨越無數界面滅殺一名仙尊。

所以,掌運仙帝退而求其次,給毒龍老祖種下了一個血櫻

只要血印在,掌運仙帝有的是時間,隨時隨地追殺毒龍老祖!

此刻,毒龍老祖神情惶恐,欲哭無淚,心中滿滿都是憋屈。

他根本不明白自己做了什麼事,怎麼就惹怒了一位人族八劫大帝,竟不惜對自己種下掌位血印

「不好!這是掌位血印,老夫被一名八劫仙帝盯上了1

「蠻荒不能呆了,必須立刻返回妖靈之地!呆在此地太過危險,那八劫仙帝隨時可能來蠻荒尋老夫的晦氣1

「該死!該死啊!老夫為何會被一名八劫仙帝盯上!誰能告訴老夫,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1

風雷山觀星台上,掌運仙帝閉上雙眼,最初的怒意漸漸平靜。

他的理智漸漸回來,他忽的有了一種怪異感覺。

總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但細細想來,又並未看出有哪裡不妥。

「不對!這場因果有問題1

「殺司命者,不是毒龍子,有人想要嫁禍毒龍子,欺騙老夫1

「看來老夫有必要借用因果棋盤的力量,進行第三次推演了殺司命之人,你,逃不掉1未完待續。。

(快捷鍵:←)合體雙修 第886章斬司命!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合體雙修 第888章此夜黑雪臨(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