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體雙修 武俠仙俠

合體雙修

第865章燃血一怒

[更新時間]2014年12月13日 01:24 [字數] 9921
選擇背景顏色:
選擇字體:
選擇字體大小:

真幻祭壇地底,建有一個遠古血池,布著重重封櫻

血池之中,收容著十億真龍妖修的殘魂,為血池提供能量,溫養著池底一道七彩光芒。

這些殘魂皆是目光空洞,修為大都在第一步之中,只有六千殘魂,擁有第二步氣息。

自第一次界戰開始,蠻荒古域之中,真龍一族每每有強者隕落,都會有一絲殘魂,收入血池。

此血池名為祖魂池,是真龍族溫養秘寶之地!

隨著遠古血池的解封,池底一道七彩光芒,一飛而出。

等閑妖修根本看不清那光芒是何物,在那光芒騰空而起的瞬間,立刻便有一道攝人心魂的恐怖氣勢,朝整個真幻祭壇壓下!

真幻祭壇之上,扎著一個草人,身上血光極濃。草人三丈開外,立著一個紫發龍角的老者,正是毒龍老祖。

毒龍老祖身後,尚有百餘名龍族妖修守衛在此地,皆有著第二步修為。但在那氣勢降臨的瞬間,除卻毒龍老祖,所有妖修面『色』漲紅,有了被山嶽鎮壓的沉重感,紛紛朝那光芒跪伏於地,方才威壓稍減。首發合體雙修865

那威壓繼續朝著整個暮雪蠻域擴散,一域妖修,無論是不是真龍族人,全部承受不住威壓,跪伏在漫天飛雪之中。

「這就是祖弓之靈的威壓么!真是可怕1無數妖修誠惶誠恐地垂下頭,不敢去看那道光芒。

便是仙尊修為的毒龍老祖,望向那光芒的神情,都不敢有半點不恭。

一向『性』格傲慢的毒龍老祖,此刻竟是朝那光芒長揖到地,恭敬道,

「後輩妖修毒龍子。懇請祖弓現身1

「哼!又要藉助老夫的力量殺人么,想老夫當年何等風光,追隨祖龍征戰天地。所殺皆是萬古仙修,如今卻只余靈體。盡殺些渡真、舍空的小輩寂寞如雪,老夫的人生,真是寂寞如雪1

雪空之上,七彩光芒一收,現出一個布滿紫金鱗片的龍角長弓,弓身好似彎月,鑲嵌著幾顆寶石般的龍珠,弓弦卻是銀『色』。有寒芒閃動。

說話的,赫然竟是這龍角長弓。一聽龍角長弓感慨之語,毒龍子苦笑一聲,卻也不敢隨便『插』嘴。

「嘿嘿,今日老夫心情不錯,便助你一次!小輩,你可知借用老夫力量,需要付出什麼代價1

「待『射』殺此人之後,晚輩必定獻上人族女修千人,投入祖魂池。供老祖享用1毒龍老祖恭敬答道。

「嘿嘿,果然懂事1

龍角長弓不再言語,弓身微微一顫。立刻失去浮空之力,向下方墜下。

毒龍老祖不敢怠慢,立刻屈掌一招,接住長弓,目光再看那草人之時,寒芒畢『露』!

「鬼面小兒,今日,便是你的死期1

「一真一幻燭龍現1首發合體雙修865

毒龍老祖一手持弓,一手單手掐訣。念念有詞,雪空之上。立刻浮現一尊百萬丈之巨的冰龍虛影。

那虛影傳出的寒氣,使得整個暮雪蠻域的大地開始冰凍三尺。

一呼一吸間。傳出凜凜威壓,在這虛影面前,任何妖修都顯得如此渺校

冰龍森寒的妖氣,傳出暮雪蠻域,並一路朝著整個蠻荒散開。

這一刻,整個蠻荒四十二蠻域,全部開始飄落雪花。

天都蠻域之中,*仙尊抬了抬眼皮,卻是不以為然地搖搖頭,自語道,「燭弓已現那無名舍空,怕是難逃一死」

附近另一處矮山之上,妙音仙尊早已擺好祭壇,一手持黃紙仙符,一手持後天桃木劍,美目泛起一絲凝重。

「毒龍子還是決定動用燭弓不知憑妾身神通,可否阻他殺人」

神族五域之中,無數四天修士走出洞府,望著漫天飛雪,目光震撼。

南境無雪,若是飛雪現,必是燭弓出,要以七箭殺人!

「哎,看來那無名前輩剿滅毒龍衛一事,觸怒了毒龍老祖七箭書一出,那名舍空前輩危險了」

慕蘭城中,正盤膝煉化真幻之力的寧凡,驟然睜開了眼,自然感知到外界飛雪異象。

「七真七幻箭來了么1寧凡目光一凝,走出洞府,令柳妍、仙蘿莉留在城中,自己則架起金虹,飛至勾陳蠻域一處骸骨遍地的荒原。

該來的,躲不掉!

他便在這裡,迎擊毒龍老祖的七箭書!

這是一場交鋒,是寧凡與毒龍老祖之間,跨越無數蠻域的交鋒!

「箭書顯靈1

毒龍老祖自儲物袋中取出一個玉冊,祭向長空,單手訣變。

那玉冊只有七頁,每一頁,都是一支七彩箭,可配合龍角長弓,隔萬域殺人!

「鬼面小兒,受死1

毒龍老祖暴怒的聲音,傳遍整個暮雪蠻域,屈掌一招,立刻便有一頁玉冊,化作一道時虛時實的七彩箭,飛入毒龍老祖手中。

銀弦開,真幻生,七彩出,殺機臨!

對著污血草人,毒龍老祖彎弓便是一箭,七彩箭光離弦『射』出,將那污血草人洞穿,霎時間,箭光消失。

遠在勾陳蠻域的寧凡,瞬間察覺到一股空前的危機感。

頭頂上的雪空,忽然撕開一個漆黑幽暗的空間裂縫,並有一道七彩箭光破空而出。

在這七彩箭光來臨的瞬間,寧凡生出空前危機感,好似面對的不是一道箭影,而是一個俯瞰蒼生的巨龍!

那箭光來勢太快,在寧凡做出反應之前,胸口已傳來痛感,已被箭光洞穿。

被此箭『射』中的瞬間,寧凡面『色』立刻一白,吐血連退。

普通渡真、舍空,若被此箭一箭『射』中,不死也要重傷。但寧凡並非渡真,這一箭雖對他造成傷勢。並沒有想象中巨大。

「黑星之術1

寧凡抬手向天一指,雪空之上立刻出現八萬三千顆漆黑星辰。

黑『色』星光沐浴下,寧凡胸前血洞一點點癒合。傷勢瞬間痊癒。

然而其體內,卻有一道道七彩光芒肆虐。是七彩箭所留。

對渡過真橋的真仙而言,那七彩光芒殺傷力極大,可崩潰真橋,毀人道行,奪人『性』命。

但對寧凡這等未上過真橋的修士而言,卻是並無太大傷害,只對寧凡造成了些許昏沉之感。

「好厲害的箭光若我已入渡真,即便不死於此箭之下。也必定重創瀕死1

寧凡目光凝重,目光四下一掃,卻並未發現穿透其身體的七彩箭。

此箭,已回到毒龍老祖手中,好似道兵一般,心念一動即可收回。

箭已遁去,雪空之上卻忽然傳開一陣陣仙樂之聲,並浮現一個千手神祗的巨影,抬手朝之前箭光『射』落的方向抓下。

寧凡目光微微一變這仙樂,這神祗虛影。似乎是某個大能修士施展而出,目的是想保護自己

「是萬古仙尊的氣息,從天都蠻域方向傳來是有人族萬古仙尊想要助我對抗七箭么。卻不知是誰」

「可惜七箭書箭光太快,未能被此人防住好生厲害的七箭書,連萬古仙尊也難以防禦么」

極遠之地,正在施法的妙言仙尊,美目一震。

「好快!以我施法速度,竟無法阻止箭光來襲1

「不過還好,那無名修士似乎沒有被一箭滅殺下一次,妾身定要阻下箭光1

天都蠻域之中,*仙尊微微搖頭。他早就知道,妙言仙尊攔不住七彩箭。

只是令他意外的是。那來歷神秘的無名修士竟沒有被一箭滅殺

「古往今來,硬受七箭書一箭而不死的渡真舍空可絕對不多此人硬受一箭不死。倒也足以自傲。但可惜,三箭齊出之時,即便此人擁有舍空巔峰修為,也必死無疑的」*仙尊淡漠自語。

暮雪蠻域之中,真幻祭壇之上,毒龍老祖冷冷一哼。

草人之上的血光未散,他倒是沒有料到,寧凡能硬受一箭不死。

「哼!只憑一箭之威,殺不死此子么1

「三真三幻離燭凝1

隨著毒龍老祖指訣一變,雪空上的冰龍巨影,立刻在寒光之中變作一個遠古銅燈的虛影。

銅燈之上,有著一個妖龍油脂製成的蠟燭,並未點燃。

隨著虛影一變,龍角長弓的威壓立刻暴漲,但見毒龍老祖屈掌一招,又有兩道玉冊書頁化作七彩箭光,與之前那道箭光一併,三箭在弦,被毒龍老祖彎弓『射』出。

同一時間,骸骨荒原之上,寧凡心中警兆叢生。在這一刻,雪空之上同時撕開三道空間裂縫,並從中閃爍出三道七彩箭芒!

以寧凡修為境界,竟仍是來不及做出任何防禦,不過這一次,妙言仙尊施法召出的千手神祗,擋在了寧凡身前!

那千手神祗出手太慢,無法抓出箭光,卻試圖憑身體阻止箭光降臨。

三道箭芒『射』落,被寧凡前方的神祗巨影擋祝

那神祗巨影乃是妙言仙尊的神通之一,即便是萬古仙尊的攻擊,也未必能轟開神祗防禦。

但三道箭芒卻似能直接洞穿巨影一般,直接穿過巨影,並瞬間穿透寧凡身體,在寧凡胸口留下三個血洞

「可惡!擋不住1妙言仙尊不甘地咬著唇,忽然間,又有了驚訝之『色』。

「哦?三支七彩真幻箭,竟仍未殺死那名修士?」

心知自己的神通絲毫無法阻止七彩箭的降臨,妙言仙尊微微一嘆,撤去神通,俏臉略有遺憾之『色』。

縱然寧凡未死於三箭又如何,待五箭出,多半還是會死

「我,幫不了他可惜了」妙言仙尊幽幽嘆道。

「嗯?三箭齊出,此人也未死?古怪不過若五箭出,此子斷無存活之理。」*仙尊終於睜開雙目,皺了皺眉。

真幻祭壇之上,毒龍老祖心念一動,收回三支七彩箭。望著血光未散的草人,面沉如水。

其身後妖修,則紛紛有了震撼之『色』。

「老祖欲殺之人。竟未死於三真三幻之箭1不少妖修暗暗心驚。

毒龍老祖面『色』有些不好看了,他沒有想到。七箭書三箭齊出,也無法『射』殺寧凡古往今來,可從來沒有任何一名渡真、舍空,能在三支七彩箭的攻擊下不死的

「此人莫非不是舍空,而是碎念!不,不會,若是碎念,老夫七彩箭根本不可能傷到他」

「傷而不死或許此人有什麼神通護綴性』命哼!是妙言在幫他么1

毒龍老祖直接將寧凡未死的原因。歸結到妙言仙尊的出手上。

他自是沒有想到,寧凡壓根不是渡真修士,這才是被三箭『射』中也未死的原因。

「哼!有妙言相助又如何,仍是逃不過隕落的下場1

「五真五幻燭火燃1

毒龍老祖再變指訣,雪空上的燭燈虛影,忽然燃起淡金『色』的妖火。

龍角長弓,威壓再漲,這一次毒龍老祖攝過五支七彩箭,同時『射』出,這一次的箭芒。帶著熾熱溫度。

骸骨荒原之上,寧凡才剛剛借黑星之術治癒胸口血洞。

雪空上的千手神祗之影,正一點點消逝寧凡心知。那是那名仙尊知曉無力阻止箭光,收回了虛影。

「連那名萬古仙尊也無法阻止七彩箭么」

「幸而我不是渡真修士,否則之前硬受三箭,並定真橋崩潰而亡」

長空之上,驟然裂開五道空間裂縫,『射』出五道箭光,箭光一現,妖火立刻在長空點燃。

寧凡眼中青芒閃爍,在空間裂縫出現前。已伸出手掌,做出預判。朝身前狠狠一抓。

下一瞬,四道劍光洞穿寧凡的胸口。卻有一道箭光,直接被寧凡抓在手中!

妙言仙尊都來不及捕捉的箭光,竟被寧凡預判擒住一道!

只可惜,被寧凡擒住的箭光一顫之下,從寧凡掌中掙脫,透肩而過,留下一個可見白骨的血洞

五箭齊中,即便寧凡並非渡真,受到的傷勢也已不容忽視。

箭創處,燃燒起紫金『色』的妖火,使得寧凡箭創根本無法癒合。

即便黑星之術,也只能稍稍壓制妖火,無法起到任何治癒作用。

寧凡試圖熄滅傷口上的妖火,卻震驚的發現,這些妖火無法撲滅!

「這是輪迴之火1

寧凡倒吸了一口冷氣,從這妖火之中,他察覺到一絲輪迴之力,很弱,卻不容忽視。

收了驚容,寧凡目光一沉,催動體內一絲輪迴之力,終於熄滅了妖火。

至此,身上五個猙獰血洞才開始在黑『色』星光下一點點癒合。

「此子竟未被燭弓箭火焚殺1

妙言仙尊檀口微張,驚訝地合不攏嘴,她可從來不知,有哪個舍空修士能夠抵擋燭弓箭火。

若非那燭弓只剩弓靈,便是她這等萬古仙尊也難敵燭弓箭火

這一次,*仙尊終於『露』出動容之『色』,一步邁出洞府,踏立雪空。

這一刻,真幻祭壇之上,毒龍老祖不可置信地看著污血草人,面『色』難看之極。

「不可能!縱然有妙言相助,此子也不可能身中箭火不死!他,為何未死1

「且老夫的七彩真幻箭竟傳來一絲感應箭落的瞬間,其中一支七彩箭,竟被此子擒於掌中!連等閑仙尊都無法捕捉的箭光,此子何德何能能夠抓住!這究竟是巧合,還是說,此人預判出了七彩箭的路徑」

一直以來,毒龍老祖對寧凡始終有一絲輕視,畢竟二人之前有著巨大修為差距。

但這一刻,那輕視卻逐漸淡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偏執的殺意!

「老夫不信,七箭齊出,此子還能不死1

「七真七幻燭火滅1

燭火虛影,在這一刻熄滅,傳出寂滅般的死氣!

七頁玉冊在這一刻,全部化作七彩箭光,被毒龍老祖連『射』而出。

七箭齊出,蠻域上空的白雪。全部化作黑雪。

一股空前的危機感,在寧凡心中升起,這一次。他甚至沒有看清空間裂縫的出現,已直接被七箭透體而過!

竟是先有了被『射』穿的感覺。才看到空間裂開、箭矢『射』出的一幕!

身上的七個血洞,流出的血,全是黑『色』!

肆虐的黑『色』箭氣在寧凡體內蔓延,瘋狂剝奪著寧凡一切生機,寧凡面容開始蒼老,皮膚開始褶皺,身上不斷有死氣傳出。

七箭齊出,沒有常產生箭火傷害。卻在寧凡體內留下足以致命的死氣!

死氣中的輪迴之力,數倍強於寧凡體內的輪迴之力,超出了寧凡可以抵擋的範疇!

「此子,應該會死於七箭死氣之下」*仙尊自語道,語氣篤定。

但下一瞬,*仙尊目光忽的圓睜,倒吸一口冷氣。

覆蓋整個蠻域的黑『色』風雪,在這一刻,雪影崩潰!

骸骨荒原之上,寧凡放棄了以輪迴之力抵擋輪迴死氣的打算。他的眼中閃過一絲猩紅,周身迸發出滋滋作響的蠻閃極光。

體內輪迴之力不足以抵擋這輪迴死氣,寧凡便以同等級別的劫念之力。抗衡輪迴!

仗著體內劫血之力,寧凡直接將輪迴死氣吞入血脈,將之煉化。

在這些死氣消散的瞬間,寧凡容貌恢復如初,七大箭創在黑『色』星光下癒合,而漫天黑雪,在這一刻崩潰!

「七箭齊出,又如何1

寧凡屈指連點,立刻有七道黑紅『色』的蠻閃極光透指而出。轟落在即將撤回的七道箭影之上。

預判,又是預判!

箭影本不會被等閑攻擊造成損傷。但被蠻閃擊中,卻立刻出現了細微裂痕。

當七箭重歸毒龍老祖手中之時。毒龍老祖的眼中,有了一絲駭然!

寧凡不斷預判出七箭回程路徑,並施展出比蠻獸更為精純的蠻閃,對七箭造成了傷勢!

「怎麼可能!七箭齊出,竟也未殺死此子,反被此子傷了箭矢1

「難道憑藉七箭書的神通,也無法殺死此子么!老夫不信1

毒龍老祖目光震撼,竟有了瞬間失神。

下一瞬,他的眼中『露』出猶豫之『色』,似有什麼事情難以決斷。

數息之後,陰狠冷笑!

「想不到世間竟有舍空能正面抗衡七箭既然殺不死你,老夫便殺你至親,無論如何,也要消一消這心頭之恨1

「請祖弓助我1

毒龍老祖一把祭起龍角長弓,七彩光芒之中,長弓化作一個駝背老者的模樣。

「小輩,你確定要用這種手段,對付一個人族螻蟻?」駝背老者掏著耳朵,神情有些猥瑣。

「晚輩確定!請祖弓出手1毒龍老祖殺機畢『露』道。

「罷了既如此,老夫便助你一助!吞1

駝背老者驟然張口一吞,直接將七隻七彩真幻箭吞入腹中。

大手一揚,又朝著祭壇下的祖魂池抓去,竟是將祖魂池內的十億殘魂全部取出,融入體內。

下一瞬,駝背老者搖身一晃,化作一道七彩極光,朝著草人猛然『射』落。

那七彩極光,一經『射』入草人體內,立刻撕裂空間,出現在骸骨荒原上空。

寧凡灑落地面的血『液』,被七彩極光取走了一絲。

七彩極光搖身顯化,化作一個龍角長弓,銀弦之上,有七支箭影對著虛空方向。

沒有對準寧凡,卻是對準了寧凡的至親!

七箭書,可隔萬域殺人,此弓已取寧凡血『液』,憑藉一次感應,七箭連『射』,足以滅殺七名與寧凡關係最近的至親!

這一能力,毒龍老祖無法使用,唯有祖弓弓靈親自『操』作才能施展。

寧凡眼中青芒連閃,微微一詫。詫的異是這七箭攻擊方向,竟不是朝向自己。

下一瞬,寧凡的眼中忽然有了無法想象的怒意!

在取走他一絲血『液』之後,七箭箭簇之上,竟有了一絲雨界界力的氣息。

寧凡驟然有了一種心驚肉跳之感這七箭不是想攻擊他,而是想攻擊他雨界中的至親紅顏!

龍角長弓更是傳出一道人『性』化的蔑笑,那笑聲,微微有些詫異。

「呵呵。此箭一出,這小輩的至親必死無疑只不知,這小輩的至親會在四天哪一天」

龍角長弓傳出冷笑之聲。它自然不知,箭矢對準的方向不是四天。而是下界。

只可惜它沒有機會『射』出箭矢,因為一道不顧一切的身影已擋在七箭之前,目光如癲如魔,一身殺意好似九幽寒冰。

「你若敢『射』出此箭,我便讓整個真龍族陪葬1

這聲音落下的瞬間,龍角長弓周身空間,忽然好似凝固一般,被生生定住!

數之不盡的黑線。從虛空中『射』出,俱是虛空之力凝成,將長弓死死捆住!

這是寧凡領悟威字訣、勢字秘后,傾盡一切施展出的定天之術,只為定住七箭『射』出!

下一瞬,寧凡催動蠻閃之力,化作一道黑紅巨爪,狠狠抓在長弓之上,幾乎將長弓直接裂作兩段!

龍角長弓慘叫一聲,大驚之下。試圖掙脫虛空黑線與黑紅巨爪的掌控,卻發現根本無法掙脫。

一經困住長弓,蠻閃在勢字秘的催動下。化作一個結界,將長弓及七箭直接囚封!

囚封長弓的,不僅有蠻閃的力量,更有一股無法想象的恐怖妖力,如執念燃燒!

「怎麼可能!本弓靈親自出手,就算是仙帝,也休想阻我開弓『射』箭,此子為何竟能阻我!等等,這是祖血的威壓!此子體內竟有祖級妖血。且竟然點燃了此血!他瘋了么!他竟點燃了祖血1

真幻祭壇之上,毒龍老祖雙目圓睜。因為過於震驚,而無法言語!

就算是妙言、*兩位仙尊。也定然不明白寧凡為何能正面擒下祖弓弓靈。

但毒龍老祖,卻看出了端倪!

「定天之術!扶離祖血!此子竟修成了東妖祖的最強秘術!且此子,竟還是一名擁有祖血的扶離妖祖!此人為了阻下祖弓開弓,竟點燃的祖血,施展了定天之術!瘋子,此人是個瘋子1

毒龍老祖無法想象,為何四天陣營之中,會有寧凡這等祖血妖修,且還隸屬禁忌的扶離一族!

他更無法想象,寧凡竟會如此瘋狂,不惜捨棄一滴祖血,也要阻下祖弓!

祖血毒龍老祖是真龍一族的妖祖之一,他的妖血級別,便是祖血級,然而他也只有一滴祖血而已。

若是他,斷然捨不得燃燒祖血,但寧凡卻捨得因為寧凡,已然瘋狂!

骸骨荒原上空,寧凡雙目爆發出驚天殺機,直接將一滴扶離祖血點燃,燃盡!

以他的修為,本不足以定住祖弓,強行定住祖弓,反噬亦是極其恐怖,直接令他重傷。

但見到祖弓竟試圖傷害自己雨界中的至親,寧凡沒有任何猶豫,捨棄了一滴扶離祖血,施展出了超出極限的定天術!

這七箭,他不容祖弓『射』出,絕不容許!

寧凡可以容忍毒龍子以七箭書對付自己,畢竟既為敵人,自當無所不用其極。

但毒龍子千不該萬不該,不該把主意打到寧凡至親身上。

每個人,都有不可侵犯的禁地毒龍子,觸犯了寧凡逆鱗!

燃血一怒,則必須讓毒龍子付出代價!

「以我扶離妖祖之令,妖箭,裂1

寧凡一字喝出,天地間,立刻出現一隻黑蝶扶離的巨影,祖血之威『亂』天動地!

這威壓一經散開,立刻使得七箭表面的一層妖力防禦有了裂痕!

「崩1

體內劫血之力被催動到極致,蠻閃極光刺穿七支箭矢,竄入箭矢內部,自內而外炸裂,使得壓制狀態的七支七彩箭,相繼崩潰!

七箭崩潰,立刻便有七道箭光碎散開來,奪路欲逃,卻被寧凡冷笑一聲,吞入腹中。

「七彩箭靈么,倒是意外收穫爾等,逃不掉1

寧凡吞入腹中的,赫然竟是七道箭光中的七彩箭靈。

隨著寧凡劫念之力一催,直接將箭靈靈智抹去!

普通神通,做不到這一點,劫念之力,卻可做到!

!!!

在七道箭靈靈智抹去的瞬間,毒龍老祖好似被無形巨拳轟中,在真幻祭壇上抽身連退,竟是受到反噬!

「七真七幻箭竟然毀了!老夫的七真七幻箭,竟被一個螻蟻毀了!老夫的七彩箭靈,竟被一個螻蟻奪了1

毒龍老祖驚怒的吼聲,傳遍整個暮雪蠻域,睚眥欲裂。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七真七幻箭竟會被寧凡毀去,即便萬古仙尊,也不應有能力毀箭才對!

此子,憑什麼!

他的蠻閃之力從何而來,他根本不是蠻獸,且就算他是蠻獸,也不應擁有如此精純的蠻閃之力!

這一刻,龍角祖弓平生第一次面對一名小輩之時,有了畏懼情緒。

此刻的它,被蠻閃結界困住,嘗試了數次,竟是無法逃離!強行闖結界,便會被蠻閃結界滅殺!

「人族螻蟻!你好大的膽子!毀了七箭書也就罷了,竟還敢設結界困住老夫,你可知老夫是誰!若你敢動老夫半根毫『毛』,等待你的,將會是整個真龍族的怒火!速速放了老夫,否則」

「聒噪1

寧凡眼中寒芒一閃,五指一抓,蠻閃結界立刻收攏,化作一道道黑紅符文刻印在祖弓之上。

立刻,祖弓傳出了殺豬一般的慘叫,漸漸的,竟是被蠻閃符文封印,再也無法發出半點聲音!

再次施展妖靈力,在祖弓之上種下禁制,寧凡一抬手,直接將徹底封印的祖弓收入儲物袋!

祖弓之靈,被他直接封印奪走!

施展定天術,以蠻閃設結界,毀七真七幻箭,封印祖弓,一連串的動作,僅數息便全部完成!

寧凡目光冷冷望向北境方向,借著祖血之威,竟彷彿洞穿一切,直接望見真幻祭壇上的毒龍老祖!

「毒龍子!今日一箭之仇,我,記下了1

「來日,必報1

一股扶離祖妖之威,在妖族七域凌厲擴散,無數修為不濟的七域妖修,直接被這威壓直接壓服在地上,動彈不得,目光驚恐難明!

這聲音,不斷回『盪』在毒龍老祖耳中,形成一連串妖力風暴,在其識海炸裂。單論妖血威壓,寧凡遠在毒龍老祖之上!後者只擁有一滴真龍祖血,而寧凡的妖血祖血數量,即便毀了一滴,也還有三滴!

本已受到反噬的毒龍老祖,識海驟然被攻,立刻咳血連退,目光駭然。

他能感受到,寧凡修為不高,只是一個小輩,但憑藉燃祖血的瘋狂,憑藉體內剩餘祖血妖威,竟是一吼之下,跨界傷到了自己!

「燃燒了一滴祖血,此人體內竟還有三滴祖血!怎麼可能!滅族已久的扶離一族,竟還有這等恐怖的妖祖遺留1

一股寒氣驟然自腳下直衝天靈,令得仙尊修為的毒龍老祖,心神竟是顫抖了一下。

今日一箭之仇,寧凡記下了!

來日,必報!

不知是畏懼了寧凡燃血一怒的瘋狂,還是畏懼了寧凡的妖血潛力,又或是震怒於寧凡毀七箭、奪祖弓的瘋狂之舉

毒龍老祖強行穩住心神,眼中殺機畢『露』,身形一晃,竟是不顧傷勢,直奔勾陳蠻域的方向而去!

必須奪回祖弓、箭靈,必須滅殺寧凡,必須將未來的隱患扼殺於搖籃之中不惜一切代價!

「一定要殺了此子1q

(快捷鍵:←)合體雙修 第864章七真七幻箭 合體雙修目錄(快捷鍵:回車) 合體雙修 第866章此生不可渡真(快捷鍵:→)
Copyright© 2012-2013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All Rights Reserved 扒書網_熱門小說,最新小說,免費小說閱讀網 本站所收錄作品、社區話題、書庫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上一章 合體雙修目錄 下一章